“哦?”風致有些驚訝,“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我想,雖然這地圖沒有將那出奇異之地的位置標註正確,但穿越森林的道路我想他們是不敢作假的,不然,他們的地圖憑什麼賣得出去。”

“嗯,繼續說。”風致讚賞的點點頭。

“道路兩旁的範圍內應該不可能是,否則,早就應該被人發現了。所以那個奇異之地,應該是在離開道路較遠的位置。”

“不過這樣的位置在這麼大的一片森林中,還是有不少的,大部分都被一些三級的或四級的靈獸佔領着。只有這一處,一片空白,沒有標註着靈獸。不能不說這裏面一定有問題。”

風致讚賞之色更濃。“除此之外,你還想到了什麼。”

“我想製圖之人不標註,肯定是想獨自佔有。如果我們現在前去的話,可能有兩個結果。”

“哦,你想說哪兩個?”

“第一,這處寶地已經被他們佔領,納爲私有領地,爲了不暴露,所以纔將地圖故意標錯。”

“第二,雖然這處保底沒有被他們掌握,但仍然是他們覬覦的目標,爲了防止他人插手,所以才故意標註錯誤的信息。”

“嗯,分析的不錯。老夫經過多般考慮,,也覺得這一處地方最有可能。”


林清雨:“。。。老師你真的考慮了啊。”

“臭小子少廢話!”風致佯怒,“你還是想想怎麼能到達那個地方讓你療傷吧。”

林清雨皺了皺眉頭,“難。”

“哦,什麼叫難?”

“如果事實是第一種情況,我去那個地方無疑是去送死,他們怎麼會留下一個知道他們祕密的人活在世上。”

“如果是第二種情況的話。”林清雨抿抿嘴,“能夠將這片森林的靈獸種類及其領地標註的這麼清楚,想來這個製圖背後的勢力絕對不小。可仍然不能佔領那處寶地,這足以說明那雖然是寶地,恐怕也是能令人喪命的危險之地。”

“那你打算怎麼辦。”風致問到。

“我不知道,不過車道山前必有路,我想,先去那裏看看再說,有二師傅幫我隱藏,我想應該不至於那麼容易暴露自己吧。”

“這個倒是沒問題,武仙以下的強者,很少又能發現我的隱藏祕籍的。”

“嗯,事不宜遲,我看還是趁夜出發吧。早到一日,早些開始療傷。”林清雨打定主意抱起小狐狸,跳下了樹幹。

黑夜來臨,月亮又圓了一些。

幽幽的月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照到枯葉覆蓋的泥土上,顯得斑駁而靜雅。

森林中,林清雨抱着小狐狸飄然越過,儘量不發出一絲聲息。

“小心些,這周圍已經不下五頭三級的靈獸了。”風致凝重的提醒着。

“嗯,二師傅幫我掩蓋好氣息,我儘量不發出聲音。”林清雨在腦海裏傳音道。

此刻的林清雨無比謹慎,這些三級靈獸的氣息,都不在原地圖上標出,看來的確有鬼,若是有人輕信地圖,輕入此地必然會吃一個大虧,說不定性命都無存。

小狐狸窩在林清雨的懷裏,一動不動,原本挺翹的小鼻子拱在林清雨的臂彎中,小腹緩緩的起伏着,看起來呼吸的很慢,看來它也覺察到了危險的氣息。 青青的父親再次拿出一本功法,對左悠揚說道:「來到我們兇手禁地也算有緣,我這有一本功法叫裂天掌,可以打破空間的束縛。是裂天虎一族的本命神通,不過人類修士也可以修鍊。」

左悠揚也沒有客氣,直接上前接了過來。

楊恆從大廳出來之後,被阿虎帶到一座小山上的一個小屋裡。

小屋雖然也是用木頭製作而成,但也是相當的精緻典雅。他一來到小屋裡就那隻小玉瓶拿了出來,然後把瓶蓋拔開。

一股極其精純的龍氣從玉瓶里散發出來,很快就彌散到整間小屋子。其中還帶著一股淡淡的龍威,讓人忍不住心生膜拜之意。

這滴金黃色的龍族精血只有黃豆般大小,發出一陣微弱的亮光。

楊恆把這滴精血分成了三份,然後把一份滴入一個茶杯里,往裡面灌入茶水,仰頭喝下了一半。

一股精純龐大的力量隨著茶水湧入他的身體,他體內的傷勢在迅速恢復,肉體也在瘋狂的吸收這股力量。

過了快一天的時間,楊恆才把體內的這股力量吸收完,他的傷勢也已經全部恢復,然後他又把剩下的一半茶水給喝了下去。

他這次的傷勢比上次血鬼神人自爆的時候還要重,原本以為要好多天才可以恢復,沒想到會得到龍族精血這麼逆天的東西,讓他的傷勢這麼快就痊癒!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楊恆才從屋子裡走出來,迎面碰到從他屋前經過的左悠揚。

左悠揚一邊打量著他,一邊驚訝的問道:「你身上好像有一種淡淡的龍族氣息。是不是把那滴龍血全部吸收完了?」

「沒有,只是吸收了一小部分而已。現在還吸收不了這麼多。」楊恆回道。

他僅僅是吸收了三分之一,練體就已經突破了「雷源練體神訣」的最後一重,雷源體,他的身體可以比的上一般的靈級上品法寶。

「龍族的東西果然不一般!走吧,青青早就說要等你出來帶我們四周轉轉,我都在這等你兩天了。」左悠揚說完就朝著青青住的房間走去。

楊恆對這個凶獸禁地也很是好奇,快速跟了上去。

在青青和阿虎的帶領下,楊恆和左悠揚兩個人很快就將整個凶獸禁地轉了一大半。

楊恆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這裡也有老人和小孩,也會洗衣做飯,只是這些人都有著驚人的實力。

「青青!」一行人正逛的起勁的時候,聽到有人在後面親切的喊著青青的名字。

緊接著,一個體形高達,長得有點妖艷的男孩子跑到了眾人前面。

「龍武凱,你沒看到我有客人在嗎?請你不要來打擾我好嗎?」青青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他們好像不是我們凶獸禁地的吧?怎麼會是你的朋友,你什麼時候認識他們的?」龍武凱問道,同時有些敵意的看著楊恆和左悠揚。

青青臉色已經顯得很不耐煩,開口喝道:「我什麼時候交的朋友還要像你報告不成!你快點走開,我還要帶他們去玩。」

「我要挑戰他們兩個外來人!」龍武凱突然指著楊恆和左悠揚大聲說道。

青青一把推開龍武凱,罵道:「你個王八蛋,趕緊給我滾!」

龍武凱往旁邊一閃,揮著拳頭就朝著楊恆砸了過去。

楊恆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看出這個十四五歲的龍武凱對青青有意思,誤把他和左悠揚當成了競爭對手。

龍武凱只是普通的一拳,沒有使用靈氣,拳頭上卻含有千鈞之力,破空前行時還有一絲的龍吟聲。

楊恆估計龍武凱肯定是也是龍族後代,他也舉拳迎了上去。

拳風如罡氣,奔騰不息,兩個拳頭還未接觸到,兩道拳風就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砰」的一聲悶響。

兩個拳頭隨後也撞到了一起,兩人同時往後退了幾步。

楊恆的手臂就像脫臼了一般,這龍族的果然不一般,一個比他小了好幾歲的男孩身體都要比他強。

「我去告訴我爹,就說你們這些外人不僅隨意闖進我們凶獸禁地,還動手打我。」龍武凱怒氣沖沖的說完之後又從原路跑了回去。

「別理他,我們去前面看看。」青青邊說邊往前面走去。


楊恆看到龍武凱蠻橫不講理,還怕會給青青的父親惹來麻煩,看到青青不以為意,他也放心了下來。

四人很快就遠遠地看到了一座巍峨的巨山,青青開口:「這座山一里的範圍不能靠近。」

「裡面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啊?」左悠揚好奇地問道。

「不知道,我父親不讓我隨便問,也沒告訴過我為什麼。」青青搖了搖頭。

楊恆看著眼前的這座巨山,他身體的某些地方發出一絲輕微的共鳴。

他猜想可能是他吸收了一些龍族精血的關係,而這座巨山肯定隱藏了一些和龍族有關的秘密。

不過他也沒問什麼,青青都不能隨便開口問的事,他更不方便開口。

「是哪個王八蛋打傷了我的兒子!」一道憤怒的咆哮聲突兀的在兇手禁地中響起,在上空不停的回蕩。

很快,一個穿著金色長袍的中年人帶著龍武凱落到楊恆一行人前面,指著楊恆喝道:「你是打傷了我的兒子?」

一股強大的龍威壓來,讓人呼吸變得有些困難。

楊恆不卑不亢地回道:「是你兒子主動要挑戰我的,再說我也沒打傷他,前輩你這麼興師動眾的,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哼,還敢狡辯!我龍族的子孫豈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比的。他挑戰你,你就敢打他,我看你是找死。」中年男子說完,身上的氣勢也開始暴漲。

楊恆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他根本沒想到這對父子如此的野蠻強橫,而且這個中年人的修為比要之前的皮羽楓厲害無數倍。

要是對方真動手,他根本沒有一點還手的機會。

不過他看到對方身上雖然氣勢嚇人,但並沒有殺機,似乎不是真的想動手殺他,他心裡也沒這麼擔心。

不少兇手禁地的人朝著這邊圍了過來,青青的父親也從空中落到楊恆旁邊,一改之前溫文儒雅的氣質,冷聲喝道:「龍千華,這兩位是我的客人,你這樣喊打喊殺的到底什麼意思?」

龍千華也強勢的喝道:「龍泗,你的客人就能動手打我兒子不成?你當這凶獸禁地是你一個人的嗎?」 林清雨悄無聲息的快速前行着,夜色替他掩蓋了身形,一身黑衣的林清雨穿梭在密林中,就宛若一隻幽靈野豹一般。

“停下,這裏有大傢伙。”風致急促的喊道。

林清雨趕忙止步,靠在一棵樹後,微微喘息,眼中驚疑不定。

“二師傅,怎麼了。”

“四級靈獸的氣息。”風致語氣凝重。

“四級靈獸。。。武宗的實力麼。”林清雨心臟跳的很快。

“看起來,應該是第二種情況了,這裏還沒有被製圖背後的那些人佔領,不過被一頭四級靈獸霸佔着,也和第一種情況沒什麼區別了。”林清雨苦笑。

“二師傅,能查探出是什麼靈獸麼。”

“這一點做不到,我只能感受到他的氣息和大致的實力。不過這股氣息充滿了灼熱感,應該是火屬性無疑了。”

“那我們怎麼辦,要不要佈陣滅殺掉他。”林清雨眼中浮現出一絲煞氣。

“這個不容易。”風致搖搖頭,“無論是你還有小狐狸,都沒有能力啓動那樣的陣法,想要滅掉他,還真的不容易。”

“那我們該怎麼辦。”林清雨問到。

“等,現在的我們沒有任何機會。”

“嗯,可是二師傅,要等到什麼時候。”

“不知道,準備長期等下去吧,四級靈獸的智慧已經很接近人類了。要等上十天半個月也不是沒有可能。

“嗯。我去四周看看,有沒有可以暫時容身的地方。”

“不用了,你從側面繞過去,對面不遠處有個不大的山洞,比較隱祕,暫時就在哪裏棲居好了。”

林清雨按照風致的指點,小心翼翼的繞過這超級靈獸的地盤,慢慢的找到了那個山洞。

“小狐狸,你先睡一會兒,我來警戒,等會兒換班。”林清雨做好了打長久戰的準備。

小狐狸嗷了一聲,從林清雨懷裏跳出來,走進山洞,沒一會兒,細微的鼾聲傳了出來。


林清雨回頭瞅了一眼身體蜷成一團的小狐狸,眼中滿是寵溺與愛憐,一路過來,小狐狸幫了大忙,到現在一直都緊繃的神經,看起來,它的確是累了。

林清雨打起精神,努力的注視着四周。

他又何嘗不累呢,爲了安全,只能是如此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