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跟在兩人身後寒武,看著李逸晨的眼神也是微微有些變化,以他的實力,哪怕是跟上養魂境初期的速度也能做到,但寒武知道,自己大多時間都是在天崖海閣那邊修鍊,無論是修鍊環境還是修鍊的功訣也遠勝北州這邊,可是李逸晨出身北州居然有這番能耐,那到令人多少有些意外。

看來這小子敢於以合體境中期修為就去闖天崖海閣,多少還是有著幾分自己的自信。

「好了……今晚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終於在經歷了三天三夜的漫長奔行之後,前方帶路的寒鐵衣終於停了下來。

「這裡休息?」前方兩個養魂境後期的強者不由疑惑道。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奔行對於普通人來說,絕對可以稱之為地獄般的歷程,但是對於境界到了他們這個地上步人的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尤其是在照顧李逸晨和方雨軒的速度之下,他們甚至都沒感覺到有什麼疲憊之意,所以自然沒誰覺得有休息的必要。

「前方便是一線天,通過之後,便算是進入天崖海閣的域內了,但是因為這個隘口有一些特殊性,我們遠風鏢局的通行之時乃是明天,所以只得在這裡多等一天了!」寒鐵衣當即解釋道。

一線天?大家顯然有些疑惑,不過此刻還是只得暫時停了下來。

「其實大家馬上就要進入天崖海閣,這也不算是什麼秘密,既然不走了,我就給大家講講吧……」似乎為了安撫眾人,也為了打發多餘的時間,寒鐵衣當即講了起來。

天外山脈環繞著天崖海閣,但其實其縱深並不如同其他人想象的那麼長,按他們這樣的速度,其實最多再有兩天便可直接進入天崖海閣最外圍的城池。

但是越是靠近天崖海閣天道之氣也就越發的濃郁,這一點大家也有感覺,當然這也是這段時間他們毫不疲憊的原因之一。

當然在這樣的環境下,接下來這一段路若是遭遇到妖族的話,那麼肯定也是強大的妖族,所以他們只能走絕對安全的路線。

那麼這個一線天也就成為必經之地,但在一線天雖然沒有強大的妖族,但卻生存著一批刀口舔血之人。

對於從這裡經過的人類或者妖族,他們都會雁過拔毛,當然殺人是絕對不行的,可是除了殺人之外,他們卻有不少的手段令人心甘情願的交出自己的一切。

至於妖族,若是太強大的從此過,他們則潛伏起來,若是不那麼強大的,估計就只能成為他們獵殺的目標了。

說白了這裡住的便是一夥強盜,乾的就是攔路打劫之事,但由於他們手上從來不沾命案,同時那些大勢力又各自有著自己的傳送陣,自然也沒誰有心思來對付他們。

不過遠風鏢局常年走鏢,自然與這夥人也有打交道,甚至每年都會有一定的貢奉,來換取安全通行。

但一線天這夥人卻不是給了貢奉就隨時放行,每十天只給一天的放行時間,在這一天中,遠風鏢局的人貨,皆可隨時通行,錯開這一天,想要過去?要麼另外支付買路錢,要麼憑本事闖過去。

雖然這一路走過來大家都極其順利,但在此之前,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意外,所以遠風鏢局一般都會提前一天出發,多備用一天來應對可能出現的突發事件,若是一路順利,則多休息一天再通過一線天,也無所謂。

原來是這樣……聽完寒鐵衣的解釋,大家自然也不再多說什麼。

畢竟遠風鏢局可是有著三位天人強者保駕護航都要顧忌一線天這伙強盜,在場諸人自然不覺得自己有強行硬闖的本事。

如此一來,大家也不再多說,索性一個個盤坐修鍊起來,畢竟雖然寒鐵衣說的是明天通行可以絕對安全,但和強盜打交道,其實大家心裡都沒底,此刻自然盡量多提升一份實力是一份實力。

見狀,李逸晨到也沒有多說,當即也跟著盤坐起來,同時他也不得不承認,若非跟著遠風鏢局同行,哪怕自己找到這條最安全的路,但因為不知道一線天這伙強盜的在特性,只怕也會吃一些暗虧。

「有沒有興趣聊幾句?」不過就在李逸晨剛剛盤坐下來之後,一直沒說過話的方雨軒卻突然傳音過來。

睜眼之不,李逸晨發現方雨軒此刻也正望向自己,「你想聊什麼?」

想到千嘯門與仙劍宮之間的關係,李逸晨自然明白,方雨軒此刻找上自己,肯定不是準備給自己談情說愛。

「到了天崖海閣,我想再給你做一場交易!」方雨軒卻沒有半點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再做一次交易?有些籌碼若是不斷的用,可能就會失去他的約束性了!」李逸晨不由臉色一沉,他實在想不出方雨軒除了知道自己逍遙聖戒的秘密之外還有什麼可以與自己交易的籌碼!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武♂林÷中☆文→網.】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想你誤會了,之前的事情既然你已經履行了你的諾言,那麼你那件事也已經從我的記憶中清除了,我說的是另外的交易!」方雨軒自然明白李逸晨有所指。

「是嗎?那我們還有什麼可交易的?」李逸晨不由也有些好奇起來。

「如果我沒猜著的話,你身上應該有著幫助凌錦詩化解九陰絕脈寒毒之後殘存的天陽火源和凌錦詩從那裡得到的龍焱草的至陽火力吧?」當初險至殞落於李逸晨體內的火源之力,事後方雨軒自然也詳細調查了一番。

當然她所能查到的也僅僅只有這兩樣火力,卻不知道李逸晨身上還有鳳族的涅槃真火,以及嘯天火源。

「然後呢?」李逸晨接著問道。

「當初你我一戰,雖然各有驚險,但你應該不會否認,在我身體寒氣的刺激下,你的火源之力也得到淬鍊吧?」方雨軒繼續說道。

火源之力的淬練!事實上,李逸晨知道如果自己當初幫助凌錦詩的時候,是先煉化天陽火濤和龍焱草,然後再幫助凌錦詩的話,那麼火源在自己的體內,受到寒氣的刺激得到淬鍊到也說得過去。

但事實上,當初自己只是引導這些火力之後再將多餘的收入體內,如此一來,如果自己體內僅僅只有這兩道火源的話,那麼不僅得不到什麼淬鍊,反而還會有所消耗。

但李逸晨卻又不得不承認,借著方雨軒體內的寒氣,自己在吸收嘯天火源上的確有著極大的幫助。

「算是吧……」不過李逸晨自然不可能細說這些原因,但隨即他又聯想到方雨軒的突然突破,以及此刻她所謂的交易,「那麼現在看來,你這次能這麼快的突破,其實也與我有關了?」

「不錯!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做一筆交易!」方雨軒並沒有否認,甚至此刻李逸晨能一下子想通,在方雨軒看來,則正好省去自己解釋的煩惱。

「你想如何交易?」李逸晨並沒有直接拒絕,畢竟進入天崖海閣之後,肯定會有更多的危險,他沒有理由去拒絕實力的提升,當然具體還要看方雨軒的建議。

「既然你沒有拒絕,那有些事,我就要先說明一下!」方雨軒並沒有直接提出自己的方案,而是開口說道,「我只是門主養的義女,而這些年我已經把千嘯門對我的恩情償還完了,所以從此地后,千嘯門與仙劍宮之間的恩怨,再與我無關!」

從李逸晨的表現,方雨軒知道仙劍宮在他心中的位置,若是不能打消李逸晨的這一層顧慮,那麼她和李逸晨的交易根本無法真正意義的達成。

「然後呢?」對於這個消息,李逸晨到是有些意外,因為在他對千嘯門的調查中也沒有發現這一情況,但他卻從方雨軒的神情中,看出方雨軒並非說謊。

「沒有然後了……從我準備進入天崖海閣,我與千嘯門的恩情便盡於此處,從此再無關係!」提到千嘯門,方雨軒的神情又恢復幾分冰冷。

而這一變化,令李逸晨在意識到,似乎方雨軒與千嘯門之間還有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否則她就算脫離千嘯門,也不可能連養育之情也直接捨棄。

「好,我相信你,那你打算如何交易?」雖然不明其中真相,但李逸晨卻相信自己的判斷,如果方雨軒真的與千嘯門徹底脫離關係,那麼心中最後的顧慮也不存在的李逸晨,自然更加不會排斥與方雨軒的互利互惠!

畢竟嘯天火源的恐怖特性,無論是煉丹還是戰鬥他都深有體會,如今自然也希望自己能多煉化幾分。

「很簡單,你將你的火源之力注入我的體內,我將寒氣注入你的體內,逐漸增加,只要不超過對方的承受力,我想對你對我都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個念頭方雨軒其實在突破的時候就已經閃過。

原本她是打算以此來交換李逸晨的那個秘密,但最終卻用李逸晨的秘密換來了千嘯門五十年的安全。

當然也因為這一場交易,她償還了千嘯門的養育之恩,從此得自由之身,從而踏上天崖海閣之行。

只不過方雨軒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李逸晨,這也使得她又再次意動起來。

「成交!若是進入天崖海閣后環境允許的話,我願意嘗試一下!」李逸晨當即回應道。

方雨軒微微點頭,也就不再說話,畢竟兩人都清楚,他們這樣雖然可以各取所得,但其實這個過程還是存在著一定的風險,同時也受不得半點打擾,所以自然誰也不想在此刻去嘗試。

冷情總裁的替身嬌妻 一夜的時間並不算久,轉眼便過去!

隨即一行人又再次踏上征程,不過在半天的奔行之後,前方的寒鐵衣速度卻一下子減了下來。

「前邊馬上就到一線天的地盤,為了表示對此間主人的尊重,我們就不動用身法,快步通行即可!」寒鐵衣接著解釋道。

對於這樣的提議自然不會有誰反對,同時也令人意識到,這一股強盜只怕實力還真是非同小可。

果然在大家放慢速度前行約數里之外,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關隘,只見兩座山峰幾乎連在一起,只有下方留下只夠一人通行的狹窄的通道。

若是置身其中,估計抬頭之間,的確僅僅只能看到一線天空。

而且這道窄道起碼有著數里,也就是說在這樣的環境中,若是真遇到有人提前埋伏下什麼手段,估計除非實力比對方高出一兩個大境界,還真是不好應付。

如此一來,大家似乎有些明白為何這裡的這股強盜會如此的囂張了。

當然兩側的山峰雖然看起來高數千丈,但對於他們這等修為之人來說其實根本算不得什麼,只不過遠風鏢局這麼多年寧願每年上貢獻這股強盜也不走從上過,哪怕是傻子也能猜到,那山路只怕比下邊更加的危險。

「放心吧,今天過不會有問題的!」看出大家神色微微有些變化,走在前邊的寒鐵衣立刻打起包票道。

眾人雖然微微點頭,但大家的警戒之心卻是絲毫未減,這也使得他們前進的速度又減慢了幾分。

「喲……你們遠風鏢局生意不錯嘛,今天這麼早就來了?」不過大家快要靠近一線天的時候,一聲嬌喝傳來,兩側山峰的山腳處,立刻出現數十道人影,隨即緩緩走了過來。

為首的卻是一個看上去三十齣頭的美少女,數塊豹皮掩飾著敏感的部位,但身體裸露在外之外卻明顯更多。

胸前的呼之欲出,透過巴掌大小的豹皮顯露出深深的溝壑配合著豹皮上的豹紋,更是給人一種想入非非的感覺。

同行諸人,除了寒鐵衣和寒武臉色微變之外,其他人雖然知道眼前的極可能是一顆帶刺的玫瑰,但還是忍不住多看幾眼。

「遠風鏢局寒鐵衣見過十娘,見過諸位兄弟!」看著對方的出現,雖然寒鐵衣有種不好的感覺,但此刻也只得硬著頭皮打起招呼來。

春十娘!據說乃是一線天大當家的討的第十個老婆,不過在春十娘過門百日之後,一線天這位大當家也卻突然煉功走火入魔直接掛掉了。

不過雖然大當家掛掉了,但他的十個老婆卻接管了一線天的生意,換言之,如今一線天真正的話語權便在曾經的大當家的十個老婆手裡。

別看這個春十娘一身修為只有養魂境中期,但是在這一線天的地盤裡,她的一句話絕對可以決定一個天人境強者的生死。

而且春十娘似乎天生淫*盪,過往之客雖然礙於天崖海閣定下的規矩不能動手斬殺,但被她帶到山寨生活過十天半月者卻不在少數。

「不用給我報名號,在這一線天的地盤,你們遠風鏢局的招牌壓不住我!」春十娘卻是不屑一笑之間,目光落在寒武的身上,「小寒武,還記得你上次路過的時候給我說過的話嗎?」

「回十娘話,寒武當然記得,只不過寒武天賦普通,至今還未突破到養魂境,還請十娘見諒!」看著春十娘那充滿著慾望的目光,寒武也是一陣頭大。

寒武也沒覺得自己長得有多帥氣,可是偏偏就被春十娘看上眼了,當初寒武以因為自己修鍊的功訣未到養魂境前不宜破身為由,躲過一劫,當然這其中可能也包括著春十娘對遠風鏢局也有一定的顧忌。

但此刻感受到春十娘的目光,寒武還是不由有些頭大。

「咦……這次的貨色還不錯啊……」春十娘的目光隨即落在李逸晨的身上,而此刻眼中的慾望之色卻彷彿比與寒武說話之時更加的濃郁。

不得不說,從外形來看,李逸晨的確優於寒武,而本身的氣質更非寒武所能比擬,如今突然落入春十娘的眼裡,自然令她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啊?」接著春十娘直接對李逸晨問道。

「回十娘,在下李逸晨!」感覺到春十娘眼中的炙熱,李逸晨心中也是微微一緊,因為這樣的眼神,他似乎在莫雲裳的身上也有感受到過……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逸晨……這個名字不錯!」春十娘嬌笑一聲,目光轉向寒鐵衣身上說道,「寒鏢頭,明天就是十娘我的壽辰,你們既然這個時候趕來,那也算是一場緣份,我看就到我們山寨住上幾天,等我的壽宴過了再走吧!」

又是壽辰!後方的寒武不由一臉黑線,在他的記憶中,這個老妖婆好像上個月才過了一次壽吧?

「想不到我們居然趕上十娘的壽辰,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請十娘笑納!」寒鐵衣卻是神色絲毫不動的將一個儲物袋送了上來。

雖然遠風鏢局每年都有禮銀送上,但在如今畢竟是在借人家的道,哪怕春十娘時不時又要過一次壽,但只要遇上,寒鐵衣必會送上一份薄禮。

春十娘到也沒有推辭,甚至她都沒有半點表示,便立刻有一名手下走過來,把寒鐵衣的儲物袋收了起來。

「十娘你也知道我們走鏢這一行的規矩,給客戶定下時間,自然就不便推遲,還請十娘見諒!」等春十娘的手下收下禮物之後,寒鐵衣再開口說道。

「遠風鏢局的規矩我自然清楚,只不過若是你們的客戶也願意留下來,我想就不算壞了規矩了吧?」春十娘微微一笑道,不過目光掃過眾人之際,卻隱隱有著幾分威脅之意。

面對著春十娘這樣的問題,眾人對視之間卻一時不知如何作答。

面對著這等尤物的邀請,試問有幾人能說出拒絕之言?同時春十娘的話語之中大家同時也能聽出威脅之意。

無論寒鐵衣是出於息事寧人還是真的顧忌春十娘這夥人的實力,至少大家看得出來,寒鐵衣不敢無視春十娘的存在,如今在人家的地盤上,若是誰說出拒絕之言,萬一被春十娘針對,那可不是一件好玩之事。

而且如今大家自然也看得出,春十娘看上的乃是李逸晨,就算留下有什麼危險,那也只會是李逸晨而不是他們!

當然若是到時春十娘真提出要與他們共渡良宵的話,估計他們也不一定會選擇拒絕。

「春十娘,實在抱歉,我此行天崖海閣乃是受長輩之託有要事要辦,你的壽辰只怕不能留下作陪了,但在出行之前,家中長輩曾經交待,若是此行遇見春十娘,一定要將備好的厚禮親自送到春十娘的手上!」就在這個時候,方雨軒突然開口說道。

「你家長輩?」春十娘不由一愣,「還給我備了厚禮?那就拿來我看看吧?」

雖然春十娘並不覺得自己會與方雨軒家中的長輩有什麼相識,但她還是好奇方雨軒的這番話,至於方雨軒會不會有什麼陰謀詭計,春十娘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這裡是她的地盤,而且方雨軒也只有合體境後期的修為,這樣的實力根本無法威脅到她的安全。

方雨軒到也沒有畏懼,當即緩緩走了出來,同時手中已經多出一個儲物手鐲。

「請春十娘笑納!」走到春十娘面前,方雨軒雙手將儲物手鐲奉上。

秦十娘接過儲物手鐲,精神力微微一掃,不由臉色一變,「你跟我來……」

說著便轉身向後走去,見狀寒鐵衣不由神色一緊道,「春十娘……」

顯然之前大家客客氣氣還可以,如今春十娘要帶人走,那就是砸他遠風鏢局的招牌,這樣的後果可不是寒鐵衣所允許的。

「我只是有事給她說,最多一炷香!」春十娘解釋之間微微揮手,只見她手下那批人立刻把寒鐵衣等人圍在中央,顯然若是此刻寒鐵衣他們有任何異動的話,動手也不是沒有可能。

「方小姐,你的意見呢?」面對春十娘的威脅,寒鐵衣雖然臉色陰沉,但卻沒有半點退步的意思,不過春十娘突然的變化,還是令寒鐵衣覺得方雨軒給她的東西必定非同尋常,所以此時也想聽聽方雨軒的意思。

但誰都看得出來,寒鐵衣如此一問,只要方雨軒表示出不願意前往,那麼寒鐵衣必定會立刻捍衛起遠風鏢局的名聲。

「我去看看吧,我想一炷香之後,我應該會回來的!」方雨軒轉身向著寒鐵衣微微一福,以示對他這份支持的感謝,隨即跟著春十娘走了過去,漸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突然的變故令眾人心中一緊,同時也因為寒鐵衣的態度讓大家多出幾分安全感,雖然遠風鏢局收費不低,但到了關鍵時刻,人家還是沒有掉鏈子的,不過此時大家更希望的還是方雨軒那邊千萬別出什麼意外。

事實上方雨軒到也沒有令眾人失望,根本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方雨軒便走了回來,不過春十娘並沒有與之同行,而隨著方雨軒的出現,那一群春十娘的手下也紛紛撤退。

「方姑娘……這是什麼情況?」看著這樣的結果,寒鐵衣也是微微有些意外,同時對方雨軒的態度似乎也客氣了許多。

因為寒鐵衣深知,春十娘可不是個那麼好說話的主,在不觸碰底線的前提下適度的違規之事,春十娘也不是沒有干過,可是如今她卻乖乖的放行,這著實令人有些費解。

「家中長輩與十娘有過幾分交情,她確認了一下我的身份之後,自然也就不為難於我們了!」方雨軒嘴上雖然如此回答,但依舊平靜如常的表情卻令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不過能放行自然是好事,萍水相逢大家自然也不可能去過度要探別人的隱私,一行人當即又向前趕路而去。

王爺寵妻狂:廚神王妃忙種地 不到一個時辰穿直接穿過一狹窄的一線天!

可是這短短的路程之隔卻令大家感覺到此地的天道之氣的濃郁遠非身後所能比擬,甚至李逸時能感覺到,空氣之中彷彿還流淌著幾分世界之力的氣息。

不過雖然過了一線天,但大家似乎並沒有太多的安全感,一邊感慨的同時,腳下的速度可是不減反增。

但經過了一線天之後,一切似乎變得無比的順利起來,不僅暢通無阻,而且在這番環境之下奔行,大家不僅沒有感覺到半點疲憊,反而一個個精神奕奕,甚至彷彿修為還隱有精進一般。

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為何天崖海閣被譽為武者聖地,為何天崖海閣能成為所有武者的嚮往,同時他們也明白為何那伙強盜會把營地安置在一線天。

因為這些的修鍊環境的確不是北州那邊所能比擬!

雖然對於方雨軒與春十娘的交流同樣有著幾分好奇,但是李逸晨卻也懶得去問,哪怕他如今和方雨軒達成了某種協議,但也僅止於此而已,互相都沒必要去干涉人家的其他。

到是這一路上,李逸晨悄悄的打開逍遙聖戒,令外界的氣息不斷匯入其中,不要說逍遙聖戒內的那些人,哪怕是自己的神魂在修鍊的過程中也是受益非淺。

兩天的路程轉眼即逝,漸漸眾人已經遠遠地可以看到前方的一座城池。

只見一排排房舍由遠及漸,一個個黑點也慢慢在眼中變成一個個走動的人影,很快合有一行人迎了出來。

「寒鏢頭辛苦了……」

「寒叔……你們回來了啊……」這些人紛紛與寒鐵衣他們打起招呼,寒鐵衣一一應下之後,當即轉身對眾人說道,「諸位,前邊就是天外城了,如今我們也已經完成這趟走鏢,接下來大家是進城還是雲遊他處,那就全看各位喜好了!」

話盡於此,但大家也明白,寒鐵衣的潛台詞其實是讓大家把餘下的鏢費給結一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