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閉着眼睛,丹師也能察覺到她的視線不太對。

“啊?”

周霜霜回過神來:“我有個老朋友,跟丹師您,長的很像。”

很久之前她就知道,在陳伯倫面前,還是不要說謊鬧笑話的好。

丹師眉頭一皺:“你的朋友…應該跟我十分相像?”

“但我六親緣薄,恐怕沒有親人了……跟我相像,甚至恐怕連性格都像的朋友……”

他自言自語道:“那看來,你很有可能不是此界中人,來歷確實不一般。”

周霜霜:……

她才就只說了一句話而已啊!!!

…………………

不提周霜霜心中是如何崩潰,丹師心中,卻對自己剛纔所說的話,另有一番註解。

經過剛纔對周霜霜的一番安排,丹師已經很確定,自己頭部的疼痛,確實會隨着她的接近而緩解。

——離得稍遠一點的話,只聽到聲音,就能讓識海中的那個東西微微生出忌憚,不敢再放肆。

再近一點,疼痛就會瞬間消退,來去如潮水,並且直到對方遠去,才又敢重新涌出。

而當週霜霜與他同處一室,就像現在這樣——

丹師微微招手,周霜霜趕緊上前,離他只有一米遠的距離。

捉鬼是門技術活 ………………

在這一刻,丹師的神情已經徹徹底底的放鬆了。

這個距離,識海中的那東西此刻蜷縮成一團,恨不得將自己縮成不存在……而丹師,也在這時得到了難得的,更深層次的放鬆。

——那種愜意感,叫周霜霜來形容,就是一直被緊箍咒控制的孫悟空,驟然解除控制了的感覺。

哪怕緊箍咒還沒開始念,可那種威脅感,依舊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神情緊繃。

如今,金箍沒了。

………………

丹師臉上的笑意越發讓人覺得放鬆了。

看着周霜霜目瞪口呆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沒錯。

——一個女孩子,身上半點歲月的摧殘痕跡都沒有,眼神靈動,恰似她所表現的年齡。

這就排除了她是修煉有成、幾百歲的人,老黃瓜刷綠漆——裝嫩的可能。

…………

而她面對自己,甚至面對其他人,那種由內而外散發的自然感覺,也讓丹師有了“她非此界中人”的猜測。

整個天元世界,不管是一生庸碌的凡人,抑或是孜孜不倦一心追求大道的人,不管是什麼人,都沒有這麼心態。

——太放鬆了,也太愜意了。

甚至,也太平和了。

修真者與天爭壽,哪怕天資平庸如明鵲,心中也不是不存在野望的。

只不過野望側重的方向不同罷了。

周霜霜這種渾身都悠閒又散漫的人,真的是……太過鶴立雞羣了。

咳,雞立鶴羣。

…………………

至於她說的“有個朋友跟自己很像”這種話,丹師就更加確認了她的獨特之處。

在整個天元界,因爲靈氣充裕,所有人的樣貌隨着時間流逝,是會慢慢改變的。

尤其是像他這樣修爲的人,靈氣無論何時都縈繞着全身,並根據身體需求隨意更改。再加上某些說不得的潛在天地意識……這個世界,根本是不可能會有人與他相貌很像的(他猜測這個很像就是一模一樣的意思)。

所以,這個世界沒有,那就只剩下最後的可能了——

周霜霜,跟自己腦子裏那東西,說不得,就是來自於同一個地方的!

而她,肯定也還有自己沒能察覺的地方,是非常非常特殊的………

……………………

他的想法周霜霜是不知道的。

此刻,她只是又一次挫敗又沮喪的看着丹師——

“您怎麼知道我來自其他地方?”

果然。

丹師的想法,終於得到承認了。

只不過,其他世界的人,都這麼又蠢……咳,又天真又可愛嗎?

自己只是隨口一說,周霜霜就忙不迭先承認了——他可不知道這是之前陳伯倫毒舌留下的陰影,反而對周霜霜原本的世界,產生了一抹深刻的同情。

那裏……該不會人人都走體修的路子?

不然的話,按照這個這個智商平均水平,那個世界的人,想要修習靈法,恐怕還是艱難了點。

靈法對於悟性還有智慧,還是有那麼一點要求的。

………………

渾不知自己已經拉低了整個世界的智商的周霜霜,此刻看着一臉篤定又透着笑意的丹師,神情的酸爽實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我……我來自其他世界的話,您要怎麼做?”

她猶豫的問道。

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隨後,她又想起另一個話題:“我那位朋友,跟您長的一模一樣!” 面對周霜霜隱約期待的眼神,丹師心中隱隱有些無語。

你瞧,他總共也才說了兩句話啊!

可眼前的凡人傻姑娘,都已經恨不得把老底都兜光了……所以說,既然都這麼難保守祕密,一開始又何必說謊呢?

他神情的無奈,周霜霜不是沒看到——要怪,只能怪他跟陳伯倫實在太像了。

面對熟人,還是個聰明絕頂的熟人,要她硬着頭皮編一些人家眼中錯漏百出的謊話……

太難爲她了。

——雖然她已經不怕打擊了,但是總也還是要點臉的。

………………

不過話已說出口,丹師心中,對於周霜霜所在的世界不是不好奇的,此刻便順勢問道:“有多像?”

周霜霜斬釘截鐵的回答:“五官一模一樣。”

咦?

丹師來了興趣:“他走的什麼修煉路子?”

想想周霜霜的腦子,還有之前他的猜測,他不由問道:“是體修?”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周霜霜是不知道他對於體修智商的歧視的,此刻愣了一下,謹慎回答道:“他……身體很弱,沒有修煉。”

是個廢物?

從沒考慮過還有地方沒有靈氣的丹師聽到這話,不由眉頭皺起來了。

………………

想起那個弱雞世界所有人的狀態,周霜霜覺得,自己的描述已經相當保守了。

但丹師一路走來,天資都遠勝於常人,此刻聽聞與他一樣模樣的那人是個廢物,心裏情緒很是複雜……

周霜霜察覺到他突生的意興闌珊,連忙補充道:“但是非常聰明,是在某個領域被稱爲‘第一人’的智者。”

哦?

“他是研究什麼的?”

丹師有點興趣了。

“他啊……”

周霜霜在心底綜合了一下語言:“他……擅長把一種動物的特點,融合到另一種動物上去。”

這麼描述基因融合工程的總負責人,沒毛病吧!

………………

“把一種動物的特點,融合到另一種動物身上去?”

丹師喃喃自語,隨即便陷入了沉思。

周霜霜:……

她說什麼了?

怎麼就一副沉思者的模樣了?

聰明人都這樣嗎?

還是她的智商,真的出了點問題?自己難道再也不是曾經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洋流空氣的文化人了嗎?

………………

周霜霜心中小小的惶恐無人得知,但是她的話,確實給了丹師一些新的靈感。

“動物之間的相互融合……那麼,植物呢?植物行不行?”

他看着周霜霜,目光中滿是期待:“植物間的相互融合,他研究出來了嗎?”

植物間的?

周霜霜一愣,那不就是嫁接嗎?

“這個……很簡單的吧……”

她想起高中在植物園的經驗,還有後期學到的一些知識,比劃着——

“就是選準一種植物,在枝幹上斜斜切出一個口,再把想融合的那根植物末端處理好,卡在那個切口上,然後把兩種植物結合處包裹起來……”

“這個,叫做嫁接。”

時間太久遠了,周霜霜的專業也不在於此,此刻描述整個過程,也是稀裏糊塗,模模糊糊的。

但是對於聰明人來說,這個描述,已經是非常足夠了!

畢竟,他缺的並不是過程,而是隻需要一個點!

“果然有資格被稱爲第一人。”

琢磨一下這種融合可能性的丹師,此刻終於心滿意足。

他就說,有資格跟自己同一張臉的人,絕對不是什麼庸才!

那麼,接下來,該研究研究這個“嫁接”的事情了。

植物可以,靈材肯定也可以!

…………………

周霜霜在此刻,回想起過往的那些世界,總算知道了自己爲什麼一路奮鬥的這麼辛苦了——她修錯專業了啊!

華國農業大學,其實才是她的歸宿啊!

但此刻,她已經又接到了新的任務——給丹師找的那些植物一一篩選屬性。

畢竟,最開始實驗,火靈濃郁的靈材,肯定是不能跟水靈的在一起。

在未知領域一上來就高難度,那不是愛挑戰,那是蠢。

而周霜霜雖然沒開靈源,可是丹師已經發現了,她體內靈路是有的,那麼,感受靈材屬性,她就完全可以勝任了。

………………

其實,不單單週霜霜對丹師莫名信任,他對於這個凡人,居然也相當信賴。

這一點,丹師在剛纔已經確定了。

在驗證到她對自己的頭痛有莫名壓制作用後,按照以往的風格,原本該將她扣下,仔細研究的。

可是,面對周霜霜,他明知道這種對痛楚的干擾是不正常的,卻仍舊沒有半點制住她的心思……

事關自己識海里那不知名的威脅,丹師何其敏感,在自己思維跑偏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不過,目前看來,這種不對勁兒只是爲了保護周霜霜的安全,所以他暫時也按兵不動,靜靜觀察就好。

……………………

靈材的處理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看到結果的,周霜霜之後的任務,還是當個燒火丫頭。

這一次,她在燒火、打蟲子的同時,還接了個任務——確保碧靈木每一次添加的重量,都在一個穩定的範圍。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