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就算你可以提前發現我,可是隻要給我一點反應的時間,在讓你近身之前使用絕技的話,你也不能拿我怎麼樣!歸根結底,還是你這曾經的惡魔獵手身份佔了便宜。”事到如今,八六也只好用激將法來忽悠對方了,儘管這期望值實在是低得可憐……

“哦,真的嗎?我倒是很好奇呢,反正在這裏挺無聊的,那麼咱們就玩玩。我給你一個機會退到五公里之外,然後倒要看看你能有些什麼驚天動地的絕招,哼哼!”

這不是正中下懷麼?驚天的本事雖然沒有,區區動地卻也不足以形容八六的天賦異稟呢!雖然受到了伊利丹的輕視,他也明白小命遠比面子重要的道理,二話不說地朝着遠方跑去。

同時,腳下還踩着那個不忍心扔掉的碩大石球,倒是引得伊利丹的一陣好笑。就憑背上那一對惡魔翅膀,不用依靠魔王變身也可以將只能在地上緩慢移動的爬蟲手到擒來……

雖然有着百分百的把握,伊利丹卻也不可能讓八六跑出自己的感應範圍之外,索性優哉遊哉地數了個一二三之後,這才展開翅膀就準備朝着獵物追去。


可這時候他又發現,那踩着大石球,移動速度相當緩慢的獵物居然就這麼停了下來。怎麼回事,難道是突然間想通了,明知道跑不掉所以節約體力準備拼命了嗎?

伊利丹慢悠悠地朝着停下來的八六飛去,到了半路上才驚覺有些不大對勁。如果毒牛是爲了節約能量而停了下來,爲什麼這會兒明明已經停下來了,偏偏還散發着不小的能量波動呢?

難不成他還能以一己之力開啓個傳送門,又或者是正在準備什麼絕招,甚至是自爆?感覺不妙的伊利丹立馬收起了打獵的心思,毒牛可是罕有的讓他無法看透的一個強者,決不能讓他有太多的時間來準備,反正不會是對自己有利的事兒!

用力撲騰了幾下惡魔之翼,伊利丹全速朝着八六的方向飛去,看見的,只是那沒有絲毫痕跡的地面。

直接無語了……雖然對於毒牛突然間停下來的行爲,有着諸多的猜測,卻也沒有料到現下這般無恥之極的情況。這廝竟然開足了馬力朝着地下鑽去,並且還用魂力把自己打的洞給填了起來,似乎躲在了伊利丹能夠攻擊的有效距離之外!

按照伊利丹的精確感應,毒牛竟然在不過一分鐘的短短時間內,就潛入到了地下大約十米的位置,並且還在繼續努力地向着更深處前進……

轟擊地面產生的破壞力,往往會隨着深度的加深而遞減;也就是說,想要攻擊到十米深處的目標,需要的力量絕對在五米目標的三倍甚至四倍以上。

但是看那毒牛的“下潛”速度,似乎並不會受到深度的影響,也就意味着,越晚下手難度就越大!認識到這一點的伊利丹,哪能讓八六繼續下潛,雖然一次性的攻擊無法將這個土老鼠給轟出來,可如果是十次八次甚至上百次呢?

只聽得“轟轟”之聲不絕於耳,伊利丹一拳快似一拳地朝着八六下潛的方向轟去,大片大片的碎石飛向空中,轉眼間就露出一個上寬下窄的錐形大坑。

幸虧八六也沒閒着,趁對方挖坑的這陣工夫,再度下潛了三四米。雖然和伊利丹的距離仍舊在不斷的拉近,但是他可以肯定,以對方越挖越慢的速度,怎麼都追不下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雖然無法計算出精確的時間差,伊利丹卻也看出,繼續按照這個進度挖下去的話,估計挖出毒牛的機會不足兩成,這樣渺小的機率是他無法接受的。

那麼,就讓意外發生一小會兒吧!如果作爲魔神形態的力量不足以趕上毒牛下潛的速度,索性就變成魔王狀態來挖。畢竟在這個無法得到能量補給的地方,也只有儘量將所有人的晶核搞到手,在保障了充分的能量供應之後,纔有可能飛到對面那顆名爲阿沽斯的星球上。

一顆晶核的能量足夠讓伊利丹變身後戰鬥大半天或者是全速飛行個三天兩夜,更何況無論是之前幹掉的巨龍特雷姆斯,還是此刻的毒牛,可都是具備着雙晶核的高檔次存儲器……如果再把凱爾薩斯和法斯琪也搞定的話,最少能有七成的把握堅持到阿沽斯!

變身後的伊利丹,實力暴增到幾乎是先前兩倍的程度,三兩下就將他和八六的距離縮小到了差不多隻有兩米,與之相對應的,則是圓錐形坑洞的急劇擴大。

最多再過半分鐘,自己的進度就得讓伊利丹給追上!算術成績比較好的八六至此也不得不改變了策略,放棄了繼續下潛的打算,轉而朝着水平方向移動。


水平移動,那不是找死嗎?感應到八六變化的伊利丹,毫不猶豫地朝着對方移動的方向砸出一個能量彈,管你是朝哪個方向移動,以能量彈的威力也能夠迅速地拉近距離。

但是,讓伊利丹感到尤其鬱悶的現象,能量強度相同的兩個能量彈,往水平方向轟擊的效率甚至還及不上垂直往下的一半,竟然又被牛頭人拉開了那麼一截距離。

伊利丹顯然不知道,這挖坑可是一門學問,多少還能夠從物理學的方面加以理解。他剛剛一個勁的往下挖,那是順着圓錐大坑的弧度在挖,力量全部都給利用了起來,從而達到了個挖坑的最大速度。

可現在呢,他卻是從坑底朝着水平方向拓展,由於空間小使不上多大力氣不說,改變的角度還和圓錐大坑的弧度犯衝,倒是算得上事倍功半的典型了。

奈何伊利丹別說是物理學,甚至就連最基本的算術都沒有學過,壓根就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哪怕是變成了魔王真身,和八六的距離卻是越來越遠,越遠他就越急,越急就發現距離被越拉越遠……

對於毒牛雙晶核勢在必得的伊利丹,此時再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對着八六的方向揮出魔爪,利用他那舉世無匹的力量迅速挖出了一個和自己等高的窟窿。

由於洞比坑小,挖洞的速度遠比挖坑要快,但是狹窄的空間很讓人受限制,並且挖出的石塊如何處理也是個問題,註定了無法追得太遠。更何況,毒牛可是擅使大地元素的精英薩滿,隨時都可能借助周圍的石塊來傷害自己!

不過嘛,這個地方的石塊硬度相當有限,伊利丹相信變身爲魔王形態的他,決不會在這些脆弱石塊的攻擊下受到什麼傷害。

於是,一個在前面用魂力移動,一個在後面用蠻力挖洞,眼看着伊利丹和八六的距離越來越近,只剩下了最後的一米之差。

八六完蛋了嗎?當然不會,要不是他一直帶着那個累贅的石球,恐怕早就將伊利丹甩得遠遠的了,即便是現在拋棄這個累贅,他也有把握將距離再度拉開。

但是他卻沒有拋棄那寶貝似的原石巨球,固然守財奴的本性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原因卻在於,這玩意兒是他以弱勝強的唯一機會!

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對付伊利丹這種喜歡無差別攻擊的****,逃跑始終都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有機會的話,八六希望能夠一勞永逸地解決掉這個幾乎不可能解決掉的變態。

眼看着快要被伊利丹給追上的八六,非但沒有丟棄掉早已解體的那堆原石,反倒是突然間停在原地,靜靜地等待着伊利丹的到來。

這傢伙肯定是沒有能量了!挖洞挖得想吐的伊利丹,立馬發現了對方的異常,正準備一鼓作氣挖過去解決對手的時候,卻在突然間被一層異常堅硬的岩石所阻擋。

怪不得毒牛會突然停下來呢,原來是遇到了這玩意兒!似乎猜錯了,不遠處的毒牛身旁涌動起強大的能量波動,不但一股腦地傳輸到了那層堅硬的岩石裏面,而且開始對着伊利丹的方向緩慢地推進着。

中招了!久經沙場的伊利丹一下子就看穿了八六的陰謀詭計,竟然是想將他推出地面,哼哼,哪兒有那麼容易?

雖然在狹窄地下被限制了實力的發揮,伊利丹卻也相信,憑藉自己高超的實力,再堅硬的岩石也擋不住他的全力一擊。

“嗵!”拳頭擊打在岩石上,在發出一聲悶響之後,竟然沒能夠將之擊成碎片……與此同時,伊利丹還感覺到四周開始了遙相呼應的能量波動,敢情這絆腳石還不止一塊……

到底是無法和薩滿在地底爭雄,意識到這一點的伊利丹也不得不放棄那唾手可得的獵物,準備開溜了。

遇到生命危險就跑路!這纔是伊利丹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的根本原因,他不是薩滿,沒有挖洞的自由,他於是就逃走……

就在這時,一大塊飽含着魂力的原石冒了出來,不合時宜地阻擋在伊利丹後退的路上。

這就是八六一直帶着球形原石,並且將之分解後散落在各處的原因所在,利用它們甕中捉鱉,將伊利丹困死在對於自己有利的地下。

“嗵!”同樣的一聲悶響傳出,意味着後面那一大塊原石,並沒有被伊利丹攻破!

雖然伊利丹有着一腳踩碎原石圖騰柱的前科,即便那時圖騰柱蘊含着的魂力強度遠甚於現在,可那到底是沒有靈魂操控的魂力,非但不會加強原石的防禦能力,反而因爲外力的激發而引起了一連串的爆炸。

相對於八六一手操控、並且蓄勢已久的原石牢籠,當初被伊利丹一腳踏碎的原石圖騰柱,脆弱了好幾倍還不止!

“嗵嗵嗵嗵……”一連數聲悶響過後,伊利丹非但沒有將面前阻擋着的原石擊碎,反而讓八六控制着早先打散的塊狀原石不斷緊縮,最終回覆到了之前的巨型石球形態。

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這次的石頭不是實心而是空心,裏面困着的自然是實力遠甚於八六,卻被他佔據地利之便而打敗的怒風•伊利丹! 對面傳來連續而有規律的震動,表示伊利丹已經陷入了瘋癲狀態,竟然不惜耗費能量開始了對於原石球牢的持續攻擊。

也難怪伊利丹氣得發狂了,堂堂一個頂級半神,甚至擁有着打敗一些弱小神靈的實力,竟然會被八六這麼個連半神資質都沒有的廢物給困住。與不滿十歲的小小牛頭人相比,某人上萬年的歲月簡直就是白活了……

藉助原石本身的堅硬特質,八六堅信,自己的能量消耗遠遠低於球牢中的伊利丹。可要是就這麼耗下去,萬一等到對方冷靜了下來,誰能耗得過誰那可就很難說了。

經過一番簡單的計算,似乎撐到最後的必定是伊利丹。畢竟八六還記得,殺掉了特雷姆斯的對方可是擁有着一顆以上的晶核,只需要一小會兒就可以將能量恢復如初。

或者就此放棄球牢,趁着對方被魂力隔斷了能量感應的當頭,全速朝着地下潛去,秉持着打不過就跑的原則?

不甘心哪!之前逃跑的過程中,好不容易急中生智想出這麼一個請君入甕的經典戰術,卻已經耗光了八六所有的腦細胞,至於困住伊利丹之後的步驟,還真是想不到那麼遠。

似乎在困住了對方之後,還算不上是完全解決了問題。八六也不得不苦苦思索着能夠殺死伊利丹的妙招,片刻過後總算是想出了一個笨辦法。

雖然原石已經回覆到了石球的形狀,也並不是說就不能夠再次加以改變了!如果,讓空心石球繼續收縮呢?無限地收縮空心的範圍,不就可以把困在裏面的伊利丹給擠死了嗎?

想到就做,勝利在望的八六也顧不得節省魂力了,一股腦兒地灌注到球牢中,以最大的速度開始向着圓心擠壓,免得夜長夢多的讓伊利丹脫困可就完了……

這下子着實把伊利丹嚇得夠嗆,但在無法可想的情形下,他也只好加快了轟擊球牢的頻率,妄想在短時間內耗盡對方的能量。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背水一戰的八六,索性使出了吃奶的魂力,一鼓作氣地將球牢壓縮再壓縮,緊緊地將伊利丹包裹在了裏面,並且得寸進尺地想要將其擠成肉醬。

生性極度自私的伊利丹如何肯就範,雖然已經讓球牢壓縮到了身邊,中間再無任何空隙作爲緩衝,卻也讓他能夠將渾身的力量落到實處,一改先前四顧不暇的頹廢模樣。

又失算了!就在球牢緊緊地包裹住伊利丹的一剎那,八六才發現自己把對手看得太過簡單了些。

仔細想想,他的優勢只在於原石那異常堅硬的特質,即便以遠遜於伊利丹的力量等級,也能夠將其困在裏面。但是現在這種壓縮擠壓的戰術,無疑變成了純粹的力量對抗。

雖然對方無法衝破球牢的束縛,但是想要單純的依靠力量擠死伊利丹,卻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了。眼前已經是處在誰也殺不了誰的僵持階段了,可要是就這麼拖延下去,吃虧的肯定是沒有能量補給,並且本身能量儲存就處在劣勢的八六。

一計不成,八六連忙皺了十幾下眉頭,立馬就心生二計。擠不死你是吧,那好,我就戳死你!

先前的一個失誤竟然變成了高瞻遠矚的伏筆,將伊利丹完全裹住的球牢雖然無法擠死對方,但是卻光榮地完成了必要的配合步驟。能夠讓這傢伙無法動彈,就已經爲下一步的行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將力量集中於一點,才能夠發揮出遠甚於分散攻擊的破壞力,於是八六放棄了毫無作爲的球牢擠壓術,轉而使用多年前從那個白鬍子薩滿處學到的基本招式——地刺術!


在保持球牢不被伊利丹衝破的前提下,八六分心二用地控制着另一部分魂力,開始緩慢地改變着球牢內部某個部位的形狀,一根漸趨尖銳的原石地刺開始成型。

雖然變身爲魔王狀態的伊利丹,體外覆蓋着厚厚的一層墨綠色能量肌膚,但他還是感覺到了那逐漸成型的異物,特別是其中幾近達到飽和狀態的無匹魂力。

雖然被毒牛設計困在了球牢裏面,但是對於伊利丹來說,對方依仗的不過是陰謀詭計而已,在陰溝裏雖然會翻船,卻不足以淹死這船上的大象!哪怕已經處在了完全的下風,他也沒有將對手看在眼裏。

直到此刻,伊利丹才首次感覺到了生命危險,並且,竟然還想不出絲毫脫困的辦法……那種人爲刀俎,他爲魚肉的挫折感,幾乎就快要把驕傲的他給逼瘋了!

可哪怕是他憤怒到了極點,也依舊無法擺脫當前的困境,而只能眼睜睜地用他那雙血紅色的惡魔之眼,看着原石地刺變得越來越尖、越來越長……

偏偏被球牢緊緊包裹起來的他,還沒有任何地方進行躲閃,那在平日裏敢於和泰坦神族硬碰硬的惡魔肌膚,也終究擋不住原石地刺集中於一點的尖銳推進,一點一點地失去這原本算得上特別厚實,卻終究有其盡頭的陣地。

可以想像的是,一旦讓原石地刺完全穿破惡魔能量肌膚,然後再**伊利丹的體內,也就意味着離死不遠了。

雖然半神號稱擁有着不死之軀,並且不像精英那樣有着明顯的晶核弱點,他們的神核在體內處於流動狀態,還可以一定程度地控制流向以避開致命攻擊。但是,真讓毒牛的魂力侵入到體內進行肆意破壞,甚至再來上十根八根的原石地刺將他割得四分五裂,就是神靈也抗不住吧…

難道,就這麼完了嗎?

不,決不放棄!對於曾經盛極一時的暗夜精靈族的叛變、千年前從阿爾薩斯和巫妖王的手下逃生、若干次避開典獄官瑪維的追捕、前不久犧牲了外域所有精英換來了傳送門逃生的伊利丹來說,這麼多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怎能夠在區區毒牛這條小小陰溝裏翻船?

腦海中百轉千回,伊利丹也只好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副作用極高的殺手鐗上——古爾丹之顱,這個曾經被他吸收進體內,提供能量以便於變身成魔王的神器!

與神器融合長達千年之久的伊利丹,古爾丹之顱就像是他的第二顆心臟,將這玩意從體內分離出來的痛苦可想而知,但是爲了性命着想,生性邪惡自私的他拼盡了全力也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它分離。

殺死怒風•伊利丹這個聞名宇宙的強人,而且還是以弱勝強,即將到來的巨大成就感讓八六興奮得顫抖個不停。此時此刻,他才體會到力量與智慧的雙重好處,或許,幹掉了伊利丹之後還會在力量方面得到加強吧!

蘊含着魂力的原石,就像是八六身體的延伸一樣,那種將原石地刺緩緩**伊利丹身體的快感,更是讓他在精神上達到了前所未有的**。

宇宙第二叛逆又怎麼樣,半神中的極品又怎麼樣,神器又怎麼樣?還不是隻能夠一動不動地被我給慢慢戳死?

神器又怎麼樣?不怎麼樣,也只是讓伊利丹反敗爲勝而已……

魂力受阻,如同雞蛋碰上了石頭的感覺,非但再也無法前進半分,甚至還被那強悍異常的阻力,給反彈得向後一縮。


難道是因爲原石地刺插中了對方的神核,而那玩意卻是無比的堅硬?不對,神核不是號稱半神身上最爲脆弱的地方嗎,怎麼反而成爲了尤其堅硬的所在,甚至還能有那麼大的反彈力?

八六不知道的是,作爲神器的古爾丹之顱,其特點在於讓融合者擁有變身的神奇力量,或者是離體後施展那麼幾個詭異的法術,單就堅固度方面而言,遠不如其它戰鬥型神器來得強悍。

所以在倉促間抵擋了原石地刺的一輪攻擊過後,伊利丹就不顧一切地發動了剛剛離體的神器,無論過後有些什麼樣的副作用,遠不如脫困來得重要。

於是,這個封印着古爾丹所有邪惡法術的神器,自動選擇了當前對於伊利丹最爲有利的一個法術——靈魂置換。

靈魂置換堪稱是術士行業最爲高深、簡直高深到成爲了傳說的地步,與薩滿的復生術、德魯依的梟獸變身並列爲三大失傳神技。

靈魂置換的觸發率堪稱是萬無一失,當然其條件也是異常苛刻的。觸發者必須達到使出這個技能的最低要求,一般來說通常都得神靈才能夠隨意觸發,哪怕是藉助神器的力量也得具備最少半神的實力;另外就是,置換對象的實力不能夠超出自己太多、必須通過看不見摸不着的能量作爲傳播途徑、觸發過程中雙方必須處於靜止狀態、置換時間根據觸發者實力來決定一般來說也就是短短的幾秒鐘而已……

很不幸的是,此刻的伊利丹完全達到了觸發靈魂置換的條件,在古爾丹之顱擋住了原始地刺後,足足唸了一分多鐘的冗長咒語,這才終於將靈魂逼出了體外,然後氣勢洶洶地朝着原石地刺的魂力來源處衝去。

彷彿被一把巨錘轟擊在靈魂深處,八六隻覺得輕飄飄的沒有絲毫力氣,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給撞出了老遠。在經過短暫的異物感上身之後,反而感覺渾身都是力氣似的無處發泄。

緊接着,還沒讓他來得及有所反應,思考一下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相同的感受就再一次降臨到他的身上,如同靈魂深處被狠狠地錘了一下,然後輕飄飄地飛向另一個目標。

唯一不同的是,第二次魂魄歸位並沒有異物感,似乎這一刻迴歸的正是牛頭人本體。容不得八六思考更多,一陣陣強烈的虛榮感不請自來,無窮的乏力和無盡的睡意一浪高過一浪地衝擊着他的神經,並且最終戰勝了他,讓他就此長眠不起,永遠永遠地……

整個過程奇快無比,卻也差不多消耗掉了伊利丹的所有能量,即便是吸收掉巨龍的整顆晶核也未必能夠補充回來……

此次靈魂置換的全過程耗時只在兩秒鐘左右,一去一來的靈魂傳送加起來大概耗時一秒;另一秒鐘,自然是雙方享受對方身體的短暫時光。

這一秒,被動進入伊利丹身體的八六靈魂,正處於茫然不知所措的狀態,還沒能夠看清楚形勢就被拉回了牛頭人本體。

這一秒,足夠進入毒牛身體的伊利丹,利用自己那決不遜色的強大靈魂,控制着這具身體的右手,一把**胸口處抓住了體內那兩顆晶核,“啪啪”兩聲捏得粉碎……

於是,兩秒後,迴歸本體的八六纔會感覺到無比的虛弱,就這樣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地,死在了伊利丹的手裏……

毒牛已死,伊利丹慘勝!

慘勝也是勝嘛,好歹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總也有個翻本的機會,就是可惜了一毒一魂兩顆晶核,被捏碎後無法提供強大持久的能量供給也就是了,沒想到就連那晶核碎片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簡直就是聞所未聞嘛!

沒道理的呀,捏碎了也應該有些些碎片什麼的吧,怎麼會什麼都找不到呢,難不成薩滿就是這麼個吝嗇的德行?疑惑不解的伊利丹可不願意輕易放棄這麼一具上好的屍體,誰讓這星球上沒有什麼能量來源呢,蚊子再小也是肉呀,碎片再少也能夠作爲能量補給呢!

將失去了魂力支撐的原石球牢扒開個口子,鑽出來的伊利丹立馬來到了八六的屍體前,就想着怎麼把這屍體給分解成一片片的方便把晶核碎片給搜刮出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