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苦笑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說的也是,我自己一個人還真的是有點不知道應該怎麼走。”

這山林裏的構造十分的複雜,如果沒有一個有經驗的人帶着,自己一個人走很有可能會迷路,周勳在前邊帶着唐塵走了一段以後他才發現這個地方和他之前走過的所有林子截然不同,他生長在農村那地方山很多,但是林子基本上都是種出來,基本上都有規矩可循。

但是這裏的樹木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樣長的是隨心所欲,就是在那些岩石的縫隙中都可能擠出來一些樹木,他開始有些含糊了。

唐塵一直觀察着四周,似乎是在尋找着什麼,而周勳則是不斷的看這山上的這些樹木,他也怕帶着唐塵兜圈子耽誤了大事。

這片山林是格外的深和遠,而且一座山連着一座山,山和山之間更是連綿起伏,有時候還會看到一些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留下來的骨頭之類的東西。

身在這山林之中也不知道那些鬼怪到底在哪一片山谷之中。

周勳實在是有些累了坐了下來,唐塵也跟着停下說道:“怎麼樣還能不能繼續往上走?”

周勳搖了搖頭現在他話都不想說了,往回看一眼現在回去的路已經完全無跡可尋了,打開手機點開上邊的指南針,那東西就好像是掉進了一種強大的磁場裏邊,轉成了一個圓圈。

他心裏頓時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把手機給唐塵看,唐塵皺了皺眉頭說道:“說不定現在咱們已經進入鬼穴了,但是我還沒有感覺到這裏有什麼鬼物的氣息。”

周勳扶着樹站起來往四周看去說道:“這林子實在是太深了,如果你細心看過新聞這山上死過不少人有的是進來玩的有的是上山來砍柴的……”

唐塵點了點頭,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四周開始出現那種白茫茫的霧氣,這霧氣升起來的非常奇怪,也讓唐塵更加的確定這裏必然會有什麼蹊蹺。

索性這些霧氣並不是深山中的那種瘴氣或者毒氣,要不然他們可能真的就交代在這裏了。

周勳休息好了他們兩個繼續往山上走了一段時間,唐塵的手機收到一個電話,是子涵打過來的,但是接通了以後說的什麼完全聽不清楚,信號不好自動就掛斷了。

“會不會是下邊出事了?”

唐塵搖了搖頭說道:“不會,鬼穴不可能覆蓋的這麼快,鬼穴是由鬼物拖動的,我現在都沒有感覺到鬼物的存在,下邊怎麼會出現鬼穴。”

周勳還是有點不放心,這裏的環境變的非常的陌生,甚至他感覺自己好像生存在一個虛擬的空間之中,從地上抓起來一個帶着尖的石頭,往樹上刻上一些東西。

“你這是做什麼?”

周勳嘆了口氣說道:“做好記號,這樣咱們至少還有退路,即便是真的交代在這裏他們也能順着這個找到咱們的屍體不是嗎?”

“幹嘛這麼悲觀。”

“不悲觀一點不行啊,現在那鬼物是想方設法的殺了咱們,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唐塵做了一個不要說話的手勢,然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氣氛頓時變的緊張起來,後邊出現一陣非常沉重的腳步聲…… “什麼東西?”周勳看着四周分辨不出來那腳步聲是從哪個位置傳出來的。

這地方雜草叢生草都快長的跟人一樣高了,那聲音開始慢慢的好像是越來越近,腳似乎是在拖着地面行走,他一轉身,發現唐塵消失了……

我的天!他頓時愣在了原地,剛剛明明還在這的,竟然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這是不是有點太詭異了!

他聽着那聲音慢慢的向着自己逼近,他只能先躲在那些比較茂密的草後邊,自己身邊還有一棵樹這樣他才能稍微的有一點安全感,他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本想要叫一下唐塵,但是卻又怕驚到什麼其他的東西。


突然間一隻慘白的手抓在草上,他看到一個龐大的身體在自己的前邊出現,距離他不足五米……

那手臂像是被泡在水裏好多天一樣,那身子上散發出一陣惡臭還往下流着膿水,笨拙的從自己的身邊跨過去。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詭異,他蹲在草堆後邊就那樣盯着那怪物雖然長的像是一個人,但是他身上那樣子這哪裏還是一個人啊,就像是一個全是用肥肉堆積而成的怪物,還在水裏泡了幾天。

他越想這怪物感覺越不對勁,剛纔那氣味明明是一陣惡臭可那怪物走過去以後臭味就完全的消失了,現在那怪物距離自己也並不算是很遠。

不知道從哪裏吹出來一陣冷風,讓他打了一個哆嗦,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剛纔因爲緊張自己的後背已經完完全全的溼透了,風吹過那雜草堆弄出來一些聲音,那本來馬上要走遠的怪物突然轉過身,竟然一步步的往這邊走了過來!

跑!

當時他心裏只有這一個字,那怪物的行動非常的緩慢,自己跑步的速度他是定然追不上的。

然而就當他準備跳出草叢往後邊跑的時候突然又一隻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另一隻手則是堵住了他的嘴,那手上有一股血腥味讓他頓時感覺到一陣陣的不舒服!

“是我!”那讓他感覺到安全的聲音從身後傳出,捂住他嘴的手慢慢的鬆開。

“唐塵……”周勳愣了一下剛想要問他剛纔去哪了,卻發向唐塵做出了一個不要說話的手勢,他現在身上全都是血跡,看樣子好像是剛經歷過一場惡戰。

“看那東西!”唐塵低聲說道,周勳疑惑的轉過頭去,這纔看到那沒有長草的路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一些沾滿了黑氣的蟲子,那些蟲子向着那怪物爬過去,這也就難怪那怪物爲什麼要往回跑了,看來是遇到前後夾擊了……

這些蟲子身上附着着大量的陰氣,八條腿腳下帶着像是吸盤一樣的東西,嘴上有牙齒,大概有一個拳頭那麼大,舌頭吐出來發出嘶嘶的聲音讓人感覺異常的噁心。

那些蟲子不斷的往前爬着,在地上的速度要遠超過那怪物,所以很快就開始爬到那怪物的身上。

那怪物不斷的往下甩那些蟲子,然後往蟲子比較少的方向跑了去。

唐塵看那怪物走遠, 空間神醫妃︰殘疾冷王安分點! :“這怪物應該就是製作鬼穴的引,那些蟲子身上帶着陰氣,進入那怪物的身體然後開始在怪物的身體裏分泌出來毒氣,毒氣擴散就會形成一種可以殺人的氣體,從而製造鬼穴!”

“原來是這樣!”

唐塵苦笑了一下說道:“我也是猜的,剛纔看到了幾個已經死了的怪物。”

話音剛落那怪物又跑了回來,看樣子是在前邊遇到了什麼更大的威脅,竟然衝進了後邊的那些蟲子之中,也不管那些蟲子尖銳的牙齒,抓起來就往山下扔甚至把自己的皮肉都撕了下來。這一幕讓周勳看的頗爲揪心。

大量的蟲子從後邊過來,那些蟲子可以說是蜂擁而上頓時爬上那怪物的身體,弄的滿身都是,他們的牙齒在那怪物身上肆無忌憚的撕咬着。而那怪物現在只是能抓到自己身前的一些蟲子,身後的卻沒有辦法弄到,不一會就有一些蟲子在它背後打出洞來,鑽了他的身體!

那怪物大吼了一聲,發出來一聲慘叫,後背上的肉開始褶皺起來,噗的一下,他的後背裂出來一個縫隙,紅色的血液混合着黃顏色的液體順着它的身體流出來,這時候那些蟲子找到了機會全部都鑽進了縫隙。

怪物還在不斷的掙扎,瘋狂的扭打自己的身體,一把把的把那些蟲子從自己的身上抓下來,周勳看到那怪物身後的皮肉大部分都已經沒有了露出白骨和內臟,頓時一陣犯惡心,哇的一聲吐在了地上。

那怪物現在早就已經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根本都沒有往他們這邊看,但是卻有一些蟲子往這邊爬了過來。

“跑!”唐塵拉上週勳往另外的一個方向跑去。

周勳知道這次是自己惹禍了也不敢多說什麼話,那蟲子的速度非常快,唐塵刻意的跑慢了一些讓周勳在前邊一腳把跟的最緊的蟲子踢開。

蟲子的速度要遠遠比他們兩個想象的還要快,剛處理完一個後邊的其他蟲子又馬上追上來。

唐塵用力一推那周飛幾乎是要飛出去了,雙腳離地,卻發現前邊是空的,不知道有多深,他本想着自己這就要完了,可掉下去的時候突然一個力量把他拖住竟然穩穩當當的落在了地上。

“我去!”

周勳頓時有了一種大難不死的激動,卻還沒有完全弄明白什麼情況就看到唐塵又繼續往前跑去,往後一看,不斷的有蟲子開始往下掉,先掉下來的蟲子幾乎全部都摔死在了地上,而後下來的那些蟲子則是掉到先下來的屍體上才得以生存。

他現在也顧不得想什麼了,趕緊跟着唐塵往那邊跑,好幾次都差點踩空……

“好了!”唐塵停下來看着氣喘吁吁的周勳說道:“那些東西暫時應該不會追上來了。”

周勳嚥了口唾沫,他感覺現在自己嘴裏都有一股血腥氣了,癱坐在地上,從自己帶着的書包裏拿出來一些礦泉水猛地往嘴裏灌了兩口,看向唐塵,唐塵只是做了一個不用的手勢,似乎是有什麼心事。 “怎麼了?”


唐塵看了一眼周勳說道:“剛纔我們看到的怪物是活人。”

“什麼?這怎麼可能!”

唐塵說道:“還記得之前那些買招鬼圖還有晴天娃娃的人嗎?這些只是一部分,前段時間子涵就跟我說有很多人都莫名的失蹤了,我懷疑這些可能就是那些人,他們的身體現在已經被用來做鬼穴了!”

周勳的臉色有點不好,這個解釋頓時刷新了他的三觀說道:“變成那樣都沒有死?”

“說不定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吧。”唐塵說着看着四周,天已經開始慢慢的暗了下來,那些霧氣混雜着氣溫降低出現的白霧更加的詭異:“咱們要快點了,要不然之後可能會更不方便。”

“那現在要往哪邊走?”周勳往四周看了看,他們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唐塵往一個方向走去說道:“你跟在我後邊。”

眼看着霧氣越來越重,能見度也開始變的越來越低,甚至唐塵就在自己前邊周勳也只能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影子,看不清楚唐塵衣服上的圖案。

唐塵走了幾步突然停了下來,看向後邊的周勳說道:“不能這樣走了,霧氣好像是又重了,我感覺到附近出現了鬼物,現在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山下孫大福還在不斷的宣傳關於地府的一些事情,一箱子的一元硬幣很快就全部用完了他準備出來的那些百元大鈔現在也已經消耗殆盡。孫大福伸了一個懶腰,實際上這纔是他計劃的第一步,在他的眼裏青鶴小區是一個聚寶盆,只要他可以好好利用,青鶴小區就可以給他製造數不盡的價值。

他目光敏銳的看着這裏的六棟大樓,嘴角上帶着一抹微笑,拿起喇叭如同俯視衆生一般的看着後邊還在排隊的人羣喊道:“今天就到這裏了,天已經太晚了,咱們明天繼續,明天還是這個地方,我還是會給大家準備出來五百萬先到先得!”

孫大福走下臺,在保安的護衛下離開,然而孫大福走了以後那些過來想要看看地府的人則也都跟着走了,只有僅幾個人進去把硬幣扔進了許願池。

一天下來孫大福現在也累的腰痠背痛坐在自己的車上,祕書給他捏着肩膀,他看向前邊的司機說道:“你相信地府的存在嗎?”

那司機被問的愣了一下說道:“相信,相信……”

“嗯相信可以。”他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是你更要相信事在人爲,地府只是給我們做一個助力的,真正的財富要靠着自己去創造,就把我放在這裏吧,回我家去幫我把衣服拿過來,從明天開始我就住在這裏了。”

“什麼?”那司機有點不敢相信從鏡子裏看了一眼孫大福說道:“孫總這個地方之前可是一個墓地,而且裏邊現在還有很多的骨灰盒之類的都沒有清理掉。”

“墓地怎麼了?爲什麼要清理,就是因爲這個地方是墓地所以它以後纔會大火你明白嘛!”孫大福搖了搖頭說道:“算了這些話我說了你也不懂!”

唐塵讓周勳拉着繩子,這樣他纔不會跟丟自己發生危險,在前邊的一個地方唐塵突然停下來,手上驚雷錘出現,向前邊一扔頓時一隻五級惡鬼魂飛魄散!

“我去厲害啊,這是什麼武器我之前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

唐塵也爲驚雷錘的實力感嘆了一下說道:“這個是我的新武器,驚雷錘,之前的鎖鏈升級而來的。”

“我的天啊,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就殺了一隻五級的鬼?這玩意對付那六級鬼應該都沒有多大的難度吧。”


唐塵說道:“現在還沒有接觸過六級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不過這裏既然有五級的惡鬼出現,也就說明咱們現在可能已經越來越逼近鬼穴了。”

後邊突然傳來一陣槍聲,唐塵轉過身說道:“應該是官方的人上來了,走跟我去看看!”

順着槍聲他們看到前邊冒出來一陣火光,一些怪物也開始往那邊跑,唐塵感覺自己腳上踩到了什麼東西,低下頭一看才發現是一具官方人員的屍體。

“你在這裏等我,千萬不要過來,官方的人都是用槍的別傷到你。”

“好!”

唐塵跨步過去,走到子涵面前問道:“你怎麼上來了!”

“清除鬼穴!”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唐塵看着子涵說道:“你帶上來多少人?”

“三十!”

“現在還剩多少!”

“就這些了……”

他拉上來的這羣人完全都是過來送死的,這鬼穴還沒有找到,自己人都已經變成鬼了,子涵一邊開槍打在那些怪物身上,雖然看起來有些颯,但還是讓唐塵感覺有些生氣。

驚雷錘扔出去頓時把那些怪物擊倒,他拉着子涵到周勳的位置,周勳看着子涵說道:“你剛纔是真的帥啊!”

“是吧,我也這麼覺得!”

“有時間一定要教教我啊!”

“等你考上警校再說,現在不行。”

唐塵無奈的看着這兩個傢伙說道:“你們兩個現在還聊上了是嗎?你們都一樣,我都已經說過了這山上會有危險你們還要上來,你們是不是瘋了。”

“我是官方人員,所以我就必須要上來。”

唐塵搖了搖頭看着剩下的那幾個官方人員說道:“所以這就是你上來以後的結果嗎?讓他們給你當炮灰?”

“什麼叫炮灰!他們都是爲了清除鬼穴,他們都是英雄!”

唐塵苦笑的看着她,終於算是對她妥協了說道:“行行行,你們都是英雄,但是你們當英雄也要分清楚場合好不好,這裏,不是逞英雄的地方!”

子涵甩開唐塵的手看着另外一個方向,唐塵說道:“你還不服氣了!”

“那邊有個人好像是受傷了,我過去看看!”

唐塵和周勳都往那個方向看過去,卻異口同聲的說道:“哪裏有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