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

馮小紅今天從外邊回來,就坐在凳子上,就好像是屁股長在了凳子上一樣,動也不動,就連晚飯都不做了。

唐勇銘現在偶爾到外頭做一點散工,忙活了一天,又餓又累,回到家,發現飯桌上都沒有熱騰騰的飯菜與湯,又還看見馮小紅坐在那,連個眼神都沒瞅他,就好像當他這個人不存在了一樣。

「你今天到底是怎麼啦?」唐勇銘語氣不耐煩的問她。

最近這一陣子他就覺得馮小紅特別矯情,啥事都想作一作。

家裡的家務活也很少動手幹了。

說實在的,他內心早已經對她很不滿了。

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只能是爆發了:「咱們兩個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如果你不想過了,就趁早,老子不看你這臉色。」

嫁給唐勇銘,馮小紅一直就被唐勇銘慣著,而唐勇銘大部分都是對她言聽計從,現在被唐勇銘這麼對待,馮小紅自然也是覺得委屈,開始數落唐勇銘的種種不是,可她還是覺得心口堵這一口氣,窒悶得令她特別難受,一時急需發泄就脫口而出:「唐勇銘如果不是我嫁給你,你以為還會有別的女人敢嫁給你嗎?你就是窮光蛋,還死了媳婦,現在你還敢這麼對我,唐勇銘你就不是男人。」

「馮小紅你夠了沒?你嫁給我,你虧了嗎?你帶著女兒秀秀來我家,我供秀秀讀大學,辛辛苦苦都是為了你們母女,結果你就是這麼嫌棄我,好呀!你要是不想跟我過了,你就走,離開這個家。」

「我不走,我憑什麼走?這裡也是我家。」

「這裡哪是你家了?你有把這裡當成是你家了嗎?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我都懷疑你在外面有人了。」

這話一出,立即把怒火中燒的馮小紅嚇愣住了,她暗暗斂了斂自己的火氣,心思一轉,決定先發制人:「好呀!唐勇銘原來你心裡是這樣想我的,唐勇銘,我看是你不想跟我過日子了吧!所以你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別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想再換一個媳婦?」

「無理取鬧,我一天到晚都忙個半死,哪有什麼時間在外面找別的女人?」

「誰知道你呀!」

唐勇銘不滿的在鼻端發出了悶哼聲,「作為一個媳婦,你看看了,我回家連一口飯都吃不上,更別一口水了。」

「行了,我這不是剛從外頭回來累了嗎?我這就去給你倒水,總可以了吧!」馮小紅起身的同時,還在嘴裡埋怨唐勇銘:「一天到晚就知道挑我毛病。」

兩分鐘后,馮小紅端了一杯涼白開水給他,然後說:「我今天是陪我娘家那邊的人出去逛了,就在街上看到了好幾家席家滷味店,我娘家的人還問起了我,說我這個后媽怎麼也得從繼女身上得到一點好處吧!我說沒有,我娘家的人還不相信呢,不過說來也是我這個當后媽的性格好,要是換作是別人家的,早已經大鬧一場了,要我說,也是唐小芯不會做人,她每個月賺那麼多錢,就給我們這麼一點錢,就好像是把我們當成了乞丐一樣打發了,更別說逢年過節的時候,連來看我們一眼都不來,好歹怎麼說我們都是她的長輩,她這樣也太不懂事了,要我說,老天爺還是挺公平的,她這麼不孝順,活該她這麼早就死了老公,這就是有報應。」

「席錦琛回來了。」

「什麼?」馮小紅暗自竊喜,一時沒聽清楚,非常驚異的反問他:「你說誰回來了?」

異族瑾王妃 「席錦琛。」唐勇銘頓了頓:「前兩天我還見過他。」

「他……」馮小紅張目結舌:「你會不會是看錯了人?」

「我沒看錯認,他還跟我打招呼了。」

「這怎麼可能?」馮小紅直覺告訴自己,就是唐勇銘大半天見鬼了。

「是真的,席錦琛回來了。」

「他不是死了嗎?」馮小紅見他如此堅定,便漸漸開始相信席錦琛還活著的事實。

「這我怎麼知道。」

「那你跟我仔細的說說,他到底是在幹嘛?」

「還是穿著工作單位的服裝,好像是在執行任務。」

「這……還真有點不可思議。」要她說,唐小芯這個女人運氣也太好了吧!男人死了這麼多年,居然還能夠活著回來。

馮小紅眼珠子幽幽一轉,算計的精光閃過,「那不如咱們挑個時間到唐小芯那邊去?」

「去找她幹嘛?唐小芯不是說了嗎?咱們盡量少去她那裡。」

「你怎麼說也是她親生老爸,她不來看你,難道你就不能過去了嗎?」馮小紅翻白眼說他:「你看看你自己整天出去干一點散活,掙幾個錢了?還不如去找唐小芯要呢!」 黃然看著眼前的老頭,好奇的上下打量著。這個跟猴子似地老頭,就是今天黃然的師父。猴老頭看著黃然,好像看到了新玩具,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

「小子,你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猴老頭來到黃然的身邊,上下看了看黃然,然後大聲的問到。

「呵呵,侯師父,不知道你要教給我什麼絕技啊!」黃然笑了笑,心裡卻充滿了期待。

「哼,你這個小怪物,想把我的絕技都學走啊!你想都別想,老夫我的絕技多著呢,你就是在這裡學一年,你也學不完……」猴老頭看了看黃然,昂著頭說。

「呵呵,侯師父的絕技很多,小子能學一點就學一點,哪敢貪多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露出俏皮的笑容。

「嘿嘿,小子,老夫今天交給你一樣走遍天下的本事……」猴老頭這個時候小聲的對黃然說。

「什麼本事?」黃然伸著頭,好奇的問。

「偷……」猴老頭輕輕的說。

「偷……」黃然輕輕的重複了一遍。

「怎麼了,偷可是一門學問啊!想當年我偷遍天下,從來就沒有失手過……」猴老頭這個時候驕傲的說。

「真的啊!你都去過哪些地方啊!」黃然這個時候好奇的問。

「嘿嘿,我去過的地方多了,就連英國女王洗澡我都偷看過……」老頭這個時候露出猥瑣的笑容。

「不會吧……」黃然看著眼前這個猥瑣的老頭,一臉的不相信。

「你這小傢伙,小瞧人是吧!你過來,我給你點好東西……」說完就拉著黃然向裡面走去。到了裡面,老頭隨意的在牆壁上拍了幾下,那張牆壁竟然慢慢的打開了一個門。

「走吧……」老頭昂起頭,笑著走了下去。黃然好奇的看著周圍,眼睛裡面充滿了驚訝。這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寶庫,古董、名畫、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每一個都是那麼價值不菲。

「你過來……」老頭大聲的喊著,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走了過去。

「嘿嘿,你看,這是哪個時候我偷拍的照片……」老頭從一個箱子裡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相冊,驕傲的說到。

黃然輕輕的打開相冊,臉上變了變顏色,照片的年代有點久了,但是照的效果卻不錯。裡面都是一些美女的圖片,但是基本上全是偷拍的。有洗澡的圖片、有換衣服的圖片……黃然一張張的看著,裡面真的有英國女王的照片……

「怎麼樣,沒有騙你吧!」猴老頭驕傲的說著,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

「咦,這不是金拐師父的照片嗎?」黃然這個時候突然輕輕的說了一聲,猴老頭聽到這句話臉色一變,飛快的搶了過來。

「你看錯了,看錯了……」老頭這個時候趕緊把照片鎖了起來,嘴裡還嘟囔著。

「我絕對沒有看錯,好啊!你敢偷拍金拐師父,嘿嘿,不知道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她會怎麼想……」黃然這個時候戲謔的看著老頭。

「小子,你敢,我撥了你的皮……」老頭這個時候一下子蹦了起來,大聲的威脅到。

「嘿嘿,我小子就膽子大……」黃然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看著老頭。

「你……」老頭這個時候指著黃然,鬍子都氣歪了。

「嘿嘿,不過呢,你這寶庫裡面,有我喜歡的幾樣東西,如果……」黃然奸詐的搓了搓手,然後看著老頭。

「不行,這都是我的寶貝,不給……」老頭這個時候警惕的看著黃然,大聲的說。

「好,那我就去告訴金師父,嘿嘿……」黃然說著就要走出寶庫。

「哎,小傢伙,你站住……」猴老頭快速的跑到了黃然的前面,攔住了黃然的去路。

「怎麼,同意了……」黃然看著老頭,笑了笑。

「換個條件,要不我多交給你一樣絕技……」老頭這個時候看著黃然,誘惑的說。

「不行,這樣吧!我就差一件武器,我就在這裡挑一件武器,也不要多……」黃然看了看周圍,笑著說。

「你……」老頭這個時候用兩隻手抓了抓頭髮,不停的搖著腦袋。

「我說師父啊!你怎麼這麼摳門啊!你把這些寶物都放在這裡,有什麼用呢,又不會下崽,難道留著給你陪葬啊!」黃然看著老頭,慢慢的說。

「好了,就一件……」老頭聽了黃然的話,抬起頭看著黃然,慢慢的說。

「嘿嘿,就是啊!這多好啊……」黃然笑了笑,轉身向裡面走去……

老頭看著黃然走的方向,臉都綠了。這間寶庫裡面的武器也不少,刀槍劍戟,每一把都是精品。但是黃然卻忽略了這些,一直走到嘴裡面,拿起擺在桌子上的一把大劍。劍有五指寬,劍長三尺三,黃然輕輕的拿了起來,仔細的看了看,臉上露出了笑容。

「嘿嘿,沒想到這把劍還真的存在……」黃然心裡暗暗的發笑。

「小傢伙,咱們換一把行嗎?要不你換一把,你可以挑兩樣東西,不,三樣也行……」老頭看著黃然手裡的寶劍,慢慢的說,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那把劍,喉嚨裡面不停的咽著口水。

「呵呵,不用了,我挺喜歡這把劍的,不用換了……」黃然笑了笑,把寶劍藏在身後。

「你……」老頭指了指黃然,鬍子都直了起來。

「趕緊,趕緊出去,你這個小滑頭……」老頭拉著黃然,快速的走出寶庫。

「小子,你過來,把寶劍放下,我現在交給你我的絕技,嘿嘿……」老頭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邪惡。

「恩……」黃然笑了笑,把寶劍放在一邊。

「要想偷遍天下,最重要的是速度,所以輕功是非常重要的,來,你跟我來……」老頭這個時候慢慢的走出山洞。

「你看到那些竹竿了嗎?看我的動作,一會兒你照做就是了……」老頭指了指前面,笑著說。黃然看了看前面,臉都綠了。

在一個懸崖上,直上直下的插著很多竹竿,每一個竹竿的距離都不近,黃然看了看懸崖,一眼看不到底,這個時候猴老頭動了,直接從懸崖上跳了下去。這個時候猴老頭的姿態顯得格外的輕盈。在空中瀟洒的轉了一個身,然後輕鬆的落在一截竹竿上,然後再懸崖上飛來飛去,從一個竹竿飛到另一個竹竿上……

「小子,該你了……」老頭從懸崖下飛了出來,看著黃然笑著說到。

「師父,我還不是不學了吧!」黃然看了看懸崖,咽了咽口水。

「哼,學東西怎麼能半途而廢呢,我交給你真氣的運行方法……」老頭笑了笑,把真氣的運行方法教給了黃然。

「師父……」黃然看了看老頭,可憐的說到。

你的心我的心 「你下去吧……」猴老頭一腳把黃然給踢了下去……

「啊……」黃然感覺身子一輕,就感覺身體不停的向下落。

「小子,按照我說的方法做……」這個時候黃然感覺身體猛的一停,然後就快速的向一個竹竿飄去。猴老頭這個時候在空中轉了一個身,又飛到了懸崖上。

「啊……」黃然這個時候兩隻腳踩在插在懸崖上的竹竿,竹竿不停的晃動,黃然努力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平穩,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頭看了看下面的懸崖,然後趕緊抬起頭。

「小子,你在不動我就走了啊!你就在這裡生活吧!」老頭的聲音傳了出來,語氣里充滿了興奮。

「死老頭,你不得好死……」黃然這個時候大聲的喊了一聲,然後看了看不遠處的竹竿。

「媽的,拼了……」黃然提起真氣,咬了咬牙,向竹竿飛去……

「啊……」黃然一隻手抓住了竹竿,身體吊在半空中,第一次竟然沒有落准地方。黃然身體輕輕的一擺,慢慢的落在竹竿上……

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一個酒葫蘆,笑眯眯的看著黃然。已經一個上午了,黃然還是不停的在竹竿上飛來飛去……

「噢……」黃然這個時候輕盈的在竹竿上飛來飛去,爽快的大聲喊著。

「好了,上來吧!你這才學了一點皮毛,瞎高興什麼啊……」老頭嫉妒的說著。沒想到這傢伙的天賦這麼好,想當年自己學了半年才還沒有到這個程度呢!小傢伙半天就學會了……

「嘿嘿,師父,我學的怎麼樣啊!」黃然跳了上來,興奮的問到。

「哼,還行……」老頭氣鼓鼓的喝了一口酒,然後看著黃然。

「你跟我來,我交給你另一樣我的絕技……」猴老頭笑著說。

「好的,什麼絕技……」黃然笑著問到。

「你跟我來……「猴老頭看了看黃然,然後輕輕的笑了笑,黃然看到猴老頭的笑容,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老頭的笑容真是太奸詐了。

「要想成為神偷,還要會一種本領,這可是老夫的絕技啊!」老頭看了看黃然,領著黃然走進了山洞裡面。

黃然和老頭走到一個房間,在房間里,有一個絕大的水缸。水缸架在一個巨大的檯子上,看上去好像一個煮牛肉的大鍋。

「這是幹什麼的啊……」黃然看了看眼前的一切,然後好奇的問。

「嘿嘿,軟骨功聽說過沒有啊!」 神脈至尊 老頭看著黃然,輕輕的笑了笑。黃然聽到軟骨功的名字,輕輕的點了點頭。

「呵呵,我現在教給你的功法就是它,而這些東西呢,就是修鍊軟骨功必不可少的工具……」老頭笑了笑,來到那口大缸面前,輕輕的撫摸著那口大缸,露出懷念的表情。黃然看著眼前的大缸,又看了看下面那些殘留的木材灰燼,咽了咽口水……

(這幾天三更,身體漸漸好起來了,一切也上正軌,明天想瘋一把,挑戰下四更,在這邊求個鮮花的預熱!) 「如果真的要是這麼容易從她手裡拿到錢,咱們何必又落成今天這個樣子?」他們早已經吃香喝辣的了。

「哼,有句話不是說了嗎?人活到老學到老嗎?都過了這麼多年,咱們也不可能會是停留在原地,你放心了,辦法我來想,哪怕是要不到很多錢,總也會比目前給的還要多一點吧!」

對於她的話,唐勇銘是心動了,決定跟馮小紅去碰碰運氣,說不定唐小芯就真的給他漲每個月的生活費呢!

然而,還沒等到他們出發去找唐小芯,唐秀秀就在第二天跑回家了。

馮小紅剛開始還以為她這是沒生活費了,結果唐秀秀卻對她拋了一個大炸彈——懷孕了。

馮小紅眨了眨眼睛,半晌后才回過神,當即就怒罵唐秀秀:「你是不是瘋了?老娘讓你去讀書,你結果鬧出這麼大的事,你怎麼對得住我啊!我可是在你身上花了很多錢,我還想著指望你以後給我養老呢!」

「媽你就不能先聽我說完嗎?」唐秀秀不耐煩對她翻白眼。

「我……」馮小紅聲音戛然而止,蠕了蠕嘴唇:「好吧!你說吧!」

「我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的苦日子了,我當然是不想再過了,我懷的這個孩子,對方的家庭是個有錢人,不然我又怎麼會跟他在一起呀!只不過現在他一聽說我懷孕了,人都跑了,連學校都沒去了,我現在正是沒辦法的時候,我回來就是找你想辦法的。」

「我……我能有什麼辦法啊!」

「媽,辦法我都已經給你想好了,你就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如果要是事情成功了,那咱們以後就不用再過苦日子了,你就是左右鄰居羨慕的對象了。」

馮小紅被她所說的給吸引了,抵不住心中的渴望,「好,你說。」

唐秀秀就在她耳邊說完了自己計劃后,又說:「媽,你也知道我懷孕了,這件事已經是耽擱不了,所以我們等一下就要開始行動了。」

「好,咱們現在就去。」

馮小紅帶著唐勇銘、唐秀秀一起去萬家。

到了萬家的門口,馮小紅就在發揮了她不好惹的架勢,在門口嚷嚷,直喊要見萬雲輝。

張永蘭在屋裡頭聽見,就有點納悶,跑出一看,看他們三個人穿衣打扮,都不像是自家小兒子所認識的人,說不定就是她自己聽錯了呢!

「你們找誰?」

「我們找萬雲輝,你是誰?」馮小紅毫不客氣的反問她。

「你找他有什麼事?」

「我們要見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唐秀秀見對方穿衣服艷麗,氣質一點都不像是打工的人,於是她說話的語氣倒比馮小紅聽上去客氣很多:「麻煩你跟他說一聲,行嗎?」

張永蘭目光一打量唐秀秀,模樣乾乾淨淨,衣服也倒是斯斯文文,「你找他有什麼事嗎?你跟我說,我好跟他轉達了。」

「我……」唐秀秀臉上看起來很為難的模樣,支支吾吾,最後低頭,連後面的話也說不出口了。

馮小紅:「這件事應該不是你可以做得了主的,萬雲輝跟我女兒好了,我女兒現在懷孕了,他倒好了,直接玩失蹤。」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