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去死吧”

又是一名青年,赤紅的雙眸,死死的盯着少年,拿起匕首,迅捷的往少年的胸口刺去,另一名見勢,也是迎了上去。

少年表情顯得十分冷漠,眼神中透露出殺機,尋得其中一名青年的攻擊破綻,狠狠的擡起一腳,直接砸在青年的肚子上,頓時讓得那青年橫飛而出,重重的摔在地面。不能動彈。

另一個青年,此刻也是逼近少年,少年往地面抽取出插在躺在地面上的青年口中的樹枝。直接射向他,頓時直接將那緊握匕首的手臂擊穿。匕首掉落在地,青年吃痛的跪在地面。

一切,發生得太快,少年將折斷的枝蔓砸昏一人,再到用樹枝擊倒兩個人的時間,好比一瞬間完成。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現在只剩下黃臉黑髮的青年,他自然見到了少年的力量,祭出匕首,在少年的眼前晃動,爲自己壯膽,眼角的那抹懼意也是淡淡的顯露。黃臉黑髮的青年聲音略帶有絲顫抖的說道:“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少年並沒有回答,直接迅速上前,提起拳頭狠狠的砸在黃臉黑髮青年的肚子上,青年這時的感覺不像是被打了,而是似乎被萬斤重石砸在身上。整個身子禿廢的跪在地上,猶如泄氣的氣球。

他捂住肚子,舉起手示意,吃痛的叫道:“大哥,大爺,祖宗,你別打了,我服了,我服了,我真的服了”

青年男子話音剛剛落下,遠處警笛聲響起。

聽聞,青年男子認真的聽了一遍,確認無誤後,忍住劇痛,緩緩起身,哈哈大笑,笑了兩聲,小腹傳來的痛苦讓得他把笑音又吞了回去。

挺了挺身子,黃臉黑髮的青年,看着眼前的少年那淡漠的雙眸,正似乎狠狠的盯着自己,恨不得將自己碎屍萬段般。青年大叫道:“小子,警察來了,你特麼的打我啊,你再打啊,你怎麼不打了,今天你給我記住了,我們算是記下樑子了,有種的留下你的姓名”

少年側頭看了看身後,隱約間看見了一閃一閃的警燈。

“怎麼,你怕了?你特麼的再敢打我一下,你也脫。。。”

“啪”一聲脆響,少年狠狠抽了黃臉黑髮的青年,頓時打住了他的話語。

青年話音未落,眼神卻猶如看見魔鬼般的死死看着眼前的少年,胸口傳來的劇痛,讓他徹底後悔剛剛的行爲。

只見一根樹枝深深的插在黑髮青年的胸口,鮮血迅速的流溢着。


“小。。小子,你瘋了嗎?”黃臉黑髮的青年,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到底是什麼來頭?還是一個瘋子?

少年隨後擡起一腿,惡狠狠的踹在青年的肚子上,冷淡道:“你還是早點歸於塵土好,活在人間浪費空氣”

黃臉黑髮青年到死,也沒有想明白,自己就這麼死了? 黑夜,確實是某一種勢力的狂野。

異獸般狂瀾,猛獸般的狂野。

葉晨頭也不回的走到兩個少女所在的車上,快速的發動車子,揚長而去,去得是如此的瀟灑。

不一時,警車趕到,一隊人,迅速封閉現場。

“報告黃隊,現場兩人死亡,其餘昏死過去”

其中一名警員,來到**的身前,報告此時的情況。

“難道是他?”看着躺在地面的幾個青年,**略顯沉浸,想着那個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名字—血狼。心中或喜或悲。

“將死者處理掉,活着的救醒”爲了證實自己的想法,**準備調查清楚。

葉晨開着車子,停在一處名其夢生醉死的賓館,迅速走了下去。

環看了一下週圍,走了進去。

“有房間嗎?”

“有,請問需要什麼樣的房間?”



葉晨環看了一下四周,淡淡的說道:“雙人間”

“好的,這是鑰匙,一百元一晚”

拾起鑰匙,快速走向停車處。看着昏迷的小雪,葉晨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游走了一遍,小雪只是簡單的穿了一條超短熱褲,黑色坎肩。

隨後,抱起小雪走進了賓館。葉晨徑直的往房間走了進去。

賓館的服務員見到葉晨抱着一個昏迷的女子走去,也只是微微搖頭,現在的年輕人,輿情故縱。

找到房間,不緊不慢的走了進去,房間內,並不是很大,裏面乾淨整潔,粗略的掃了一眼,一臺電視,一個衣架,兩盆盆景。

將小雪放在牀上,隨即走了出去。

葉晨來到車旁,看着昏迷之中的張雯,嘴角一抹邪異掃過,嘀咕道:“遇到我,算你們運氣好”

順手將手伸了過去,那瞬間,不小心觸碰了張雯的那質軟而挺拔的胸脯,微微停歇,道:“這手感不錯,但是我可不是趁人之危,我是不小心的”

抱着張雯走進賓館,頭也不回的繼續走向房間。

服務員見聞葉晨又抱起一個女子走了進去,雙眸瞪得溜圓,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眸,心裏暗暗道:“這小子難道是採花賊?”搖了搖頭,自己也沒有必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看着分別躺在牀上的兩個少女,葉晨只是瞟了瞟,隨後打開電視。 醫食無憂[穿越]


初臨這個地方,葉晨也算是人生地不熟,這次,他是帶着重要的任務來臨這個城市,但是什麼任務,他也根本不知情。只是讓其去找一個人,到時自然會清楚。

此刻,新聞正在播出今天晚上發生的鬥毆事件,最終似乎被警方壓制,死亡的兩個人,並沒有公佈,只是說那幾名青年都昏迷了過去。

這些街頭鬥毆的事件,市民也沒有太多關注,那些幫派發生爭端,即便死幾個人,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只要不傷及自己,和他們似乎沒有什麼關係。

葉晨笑了笑,伸伸懶腰,走去牀位,看見牀上躺着的少女,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清晨,明媚的陽光已經揮灑茫茫大地,小雪甦醒了過來,緩緩坐起身子,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輕揉了一下腦袋。

“我這是在什麼地方?”表情顯得有些甦醒後的昏沉,臉頰略帶蒼白。微微低頭,隨即被震撼,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旁邊,竟然躺着一個熟睡的男子。

“啊—-”

一聲驚叫,徹底打破了此刻安靜的空間,葉晨也是被驚醒。

甦醒的葉晨,看着自己竟然躺在小雪的牀上,急忙用手捂住了小雪的嘴脣,這纔要那叫聲停止。

“大小姐,你別叫啊,有話好好說,你暫且不要出聲”葉晨雙眸微緊,表情專注的看着小雪。

看着兩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雪,葉晨這時也是不知所措,道:“你不要出聲,我就放開你,有什麼好好說”

小雪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自己不出聲。

鬆開捂住小雪的手,葉晨隨時準備好再一次封住小雪嘴脣的準備,也不知道眼前這個妮子,會不會在叫起來。

“混蛋,壞蛋,你都和我躺在一起了,你還說沒有發生什麼”小雪那雙含淚的秋水眸子。委屈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掌心至寶,溺寵前妻不放手 那個,我們真的沒有發生什麼,你衣服不是好好的穿着麼?”葉晨看着快要哭泣的小雪,急忙的解釋道。

“哼,鬼才相信你,說不準你先把我那個了,再把衣服給我穿好”蒼白的臉頰,有的只要委屈,卻沒有其他任何的表情。想着自己和一個陌生的男子躺在牀上,小雪心裏此刻十分糾結。

聽聞,葉晨仔細的回憶昨晚的情況,靠在桌子上睡着以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後,卻是莫名其妙的躺在小雪的牀上。

“你真幽默,如果是那樣,你覺得有必要麼?倘若我只是想和你那個,那我現在還在這裏?你想想昨晚發生了什麼?”葉晨看着一臉委屈的小雪,想到:這怎麼回事?

小雪想起了在舞廳的發生的事情,自己和張雯被一羣青年邀請過去喝酒,最終好像被他們下了藥。

想到這裏,小雪略帶有絲疑惑的說道:“是你救了我們?張雯在什麼地方?”小雪的語氣微微放鬆了下去。迅速的環看了四周。

“昂,哦,她在那裏”葉晨指着旁邊躺在牀上的少女,依然還在熟睡中。

目光跟隨葉晨手指的方向,小雪看到了自己的閨蜜安然的躺在牀上,心裏安心了下來。隨後,目光惡狠狠的看着葉晨,繼續道:“你這壞蛋,你和那些流氓有什麼區別”

看着躺在自己旁邊的少年,小雪的眼眸帶刺般的看着葉晨,眼前這個男人,雖然救了自己,但是現在他和自己躺在一起,和那些地痞流氓有什麼區別。

“沒有區別麼?我只是不小心躺在這裏而已,倘若被那些個帶去,我想後果你應該很清楚吧?”葉晨快速下了牀,整理了衣衫,看着依然躺在牀上瞪着自己的小雪繼續道:“即便被我那個了,總比被人輪着強上幾倍吧”葉晨壞笑的看着小雪。

小雪微微翹起紅脣,嘴角浮現一道弧線,顯得十分的委屈,一副要哭泣的模樣,看得葉晨心裏也是酸酸的難受。這麼一個傾城素顏的女子在眼前,加上那受了委屈般的表情。緩緩走到小雪的身邊,關心的說道:“現在天氣太冷,蓋好被子,你這妮子,剛剛和你開玩笑的了” 小雪深拉了一下被子,側頭看了一眼張雯,那俏美顯得羞澀而緋紅的臉蛋,依然掛着一副委屈,深深看了一眼葉晨,這才說道:“說,你救我們,居心何在?”

面對猶如質問犯人的葉晨,也只是微微聳了聳肩膀,誰叫自己,不知不覺上了這大小姐的牀呢?當下也是不好反駁,畢竟顯得理虧。

眼眸波光流轉,纖細的柳眉微微輕皺,緊緊的握了握雙拳,小雪見眼前的少年久久不說話,道:“你愣着幹嘛?沒有聽見本小姐在問你話麼?”

“哦。那是我救錯了?好了,你們也沒有什麼事情了,我還有事情,得先離開了”天色已經輪進中午,葉晨看了看時間,也不想在此有何耽擱,還有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我撿垃圾能成寶 ,邁開步子,轉頭離開。

“站住”

看着說走就走的葉晨,小雪直接站了起來,雙眸緊緊的瞪着葉晨,那不大的胸脯微微起伏,道:“你這個流氓,你給我站住,得了便宜就想離開麼?”

聽到小雪的話,葉晨微微停步,轉身看着已經站在牀上的小雪,粗大的眉梢輕輕皺了皺,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貌美的女子,真如一隻母老虎。無奈的雙手叉腰,道:“我說大小姐,我就站在這裏,你想拿回你失去的,你就來吧”

“怎麼回事,我這是在什麼地方?”一聲清脆而缺力的聲音,讓得兩人停了下來,昏迷中的張雯緩緩坐起身子,看到自己的閨蜜小雪怒氣衝衝的站在對面的牀上正驚愕的看着自己。

“小雪,你在幹嘛”

“雯雯姐,你醒了”看着甦醒的張雯,小雪那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直接跑到張雯的旁邊,緊緊的握住張雯的手。

“小雪,我這是在什麼地方?我記得昨晚好像有幾個人請我們去喝酒,後來他們在飲料裏下了藥,我昏迷了過去”張雯想到這裏,突然瞪大眸子,那有些蒼白的臉頰開始緊張起來,焦急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急忙道:“我又被他們輪着P了麼?”

一直站在旁邊的葉晨,聽聞張雯的話,也是虛汗一場。

“咳咳,雯雯姐,沒有事,沒有事,是那小子救了我們”小雪聽着張雯的話,輕輕咳嗽了兩聲,自己的這個雯雯姐,可真什麼都會說。

小雪看了看葉晨,那眼神帶着一抹挑釁,狠狠的瞪了葉晨一眼。張雯則是輕咬着紅脣,看着葉晨,那稚嫩的臉龐,眉清目秀,身子看起來比較單薄,但是唯一的一點,讓得張雯有點看不透,葉晨的雙眸看上去顯得十分的深邃。

那是一雙經歷過世俗滄桑的眼眸,走過無數坎坷的歲月纔有的,單憑着那雙帶有一絲憂傷而堅強的眼眸,張雯便覺得眼前的少年,有着不可爲知的祕密,或許他的過去,有着一段段難忘的回憶。

“唉,小雪,這傢伙看上去挺英俊的,好像挺有故事的人”張雯雙眸緊緊的盯着葉晨,則是將其臉頰轉去面對小雪。

“哼,他能有什麼故事,充其量也只是一個流氓”小雪看着又犯花癡的張雯,微微翹起略有乾枯的嘴脣。

“你這傻丫頭說的什麼,人家救了我們,你還這樣,真呢是”看着自己的閨蜜小雪那看着葉晨就來氣,似乎有着矛盾。

葉晨見此,當下也不想在待下去,道:“兩位現在也沒有什麼事了,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就先告辭了”說着,葉晨頭也不回的離開的了這個房間。走了出去。

“唉,唉,你別走啊”看着離開的葉晨,張雯呼喊到。葉晨那肯在留在這裏,徑直的走了出去。

小雪看着已經離去的葉晨,冷哼了一聲。

“小雪,你這和他有什麼過節嗎?”張雯看着小雪那帶着怒意的雙眸,繼續道:“你們認識?”

“我那裏認識這個流氓,哼,我一定要找到他,將他剁成肉醬,才能解我心頭之恨”小雪想起那和自己睡在一起的葉晨,心裏也是很不舒服。葉晨是第一個同自己睡在一張牀上的男人。而且做了什麼,她也不知道。

“你沒有發燒吧?他怎麼招惹你了?你這麼恨他呢?”張雯摸了摸小雪的額頭,繼續道:“難道,你昨晚被他給那個了?”

“雯雯姐,你說的什麼呀,你才被他給,給那個了”小雪聽聞,臉頰微微紅暈,一抹羞澀。

小雪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張雯。

“我看他也不是那種人,即便被他那個了,我也願意,總比被那些傢伙一個接着一個的輪着來,強多了不是”張雯看着已經離去的葉晨,眼眸卻停留在葉晨剛剛站的地方。嘀咕到:他怎麼就不和我睡一起呢?難道我魅力不大?

小雪現在算是真正的無語,想着雯雯姐的話,小雪也只是暗暗嘆息。

“那個,雯雯姐,你在看什麼?”張雯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小雪,致使小雪有點不自在。

“小雪,你看,你的那咪咪吧,比我的小,都說男人喜歡咪咪大的,他怎麼就和你睡一起呢?”張雯看着小雪那不大的胸脯,眼眸不移的看着。

“哼,你那就像奶牛一樣,不累麼?”搞了半天,雯雯姐,一直看着自己的胸脯,小雪一把捏了過去。

“好了好了,我們趕緊收拾回去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