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聶少海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凌娜的臉上,一絲鮮血頓時從凌娜的嘴角流出,對於面前這個美貌女子,他再熟不過了,自己兒子的死正是由面前這個美貌女子引起的。

聶少海看了看繼續瞪視自己的凌娜,冷笑道:“小丫頭,等會在我將那個聶風殺了死之後,我就會送你去和我兒子團聚的。我想我的風兒在冥界孤孤單單,有了你的陪伴一定不會寂寞了,桀桀桀………..“

聶少海變態的笑了起來,笑着笑着,竟開始流起淚來。 聶少海的癲狂表情,讓凌娜和艾瑟琳心中顫慄不已。可想而知,這個聶少海心中的積怨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

戰鬥還在僵持,此時天色已經放亮,數千狼人、狼頭人圍守在斷牆之外,目露兇光,恨不得將裏面的六百精靈族守軍生吃活剝。經過一夜的激烈戰鬥,雙方的士兵都已經很疲憊。而且連夜的緊張戰鬥,讓雙方的意志力和精神力都出現了鬆懈,而精靈族守軍承受的壓力最大。

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敵人,而且城牆被毀,要不是靠着十臺恐怖弩車的震懾,以及衆精靈族戰士亡命的發揮,喀麥隆率領的着六百守軍恐怕早已被狼人們無情殺戮完。

此時,喀麥隆焦心的看着那兩處破牆,用魔弓連續射擊一晚上,早以讓他體內的自然之力消耗殆盡。

(自然之力,是精靈族特有的一種能量。天元大陸的每一個種族都有他們自己所特有的能力之源。精靈族因爲信奉自然之神,因此他們可以依靠對自然之神的膜拜,獲得一絲絲神力。當然,越虔誠的信徒從自然之神那兒獲得的神力也就越多。而精靈族的那個年邁女巫的特殊治癒能力,就是從自然之神那獲得的。

除此之外,精靈族還可以依靠自身的修煉獲得自然之力。體內的自然之力越多,那麼相對應的弓箭手等級也就越高。而自然之力在中級以前只能增加修煉者的體力,還有提高修煉者的視力,否則那些中級弓箭手根本不可能準確射中幾百米之外的目標。

當自然之力達到高級之後,便可以通過自然之力引發天地之間的魔法能量,而魔弓就等於是魔法師的魔杖,可以幫助弓箭手更快,更迅捷的匯聚魔法能量。相比之下,高級精靈弓箭手比人類魔法師的持久力更久。要是換做人類魔法師,一晚上的連續釋法,恐怕魔法力早已透支。)

此時,精靈族長老菲林神色憂慮的走到喀麥隆身邊,焦慮的說道:“我們的箭矢已經消耗了大部分,最多還能撐過一個鐘頭……..你看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能撐到什麼時候就是什麼時候,不知道蘭特蒂斯城的援軍能不能及時趕到?”透過那兩處斷牆,喀麥隆神色憂慮的朝着蘭特蒂斯城所在的方向遙望而去。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到現在爲止,他還沒有聽到任何關於援軍到來的消息。

就在喀麥隆灰心喪氣的時候,忽然後方傳來了一陣騷動,只聽衆精靈族士兵紛紛喝罵起來,其中還摻雜着小孩、婦女、老人的哭聲。

喀麥隆猛然回頭,只見一大羣黑衣武士將數百精靈族婦孺朝着前線趕來。那些黑衣武士將衆婦孺粗暴的趕着,就像是在驅趕一羣牲口。

衆精靈族守軍紛紛赤紅着雙眼,咬牙切齒的瞪視着身後的那羣黑衣武士,但當他們看到那架在自己親人脖子上的猩紅長劍時,心中的火焰頓時被生生壓了下去。

喀麥隆一扭頭,突然看到人羣當中幾個熟悉的身影。只見聶少海一面獰笑的抓着艾瑟琳,將重病在牀的她生生拖了下來。而艾瑟琳則艱難的挪動着着步子,被聶少海硬扯着往前行進。而凌娜則雙頰紅腫的被一名黑衣武士押在後面,每當她要反抗聶少海對艾瑟琳的虐待時,便招來身後黑衣武士的瘋狂毒打。兩女滿目的淚光。

見此情景,喀麥隆一聲大吼:“聶少海!枉你一個男子漢,竟然會做出這種讓人不齒的事情!“


聶少海哈哈大笑道:“所謂兵不厭詐,只要能將你制服,什麼方法不能用?恩……哈哈哈…….”

“卑鄙!“喀麥隆咬牙切齒的說道。

“喀麥隆,要想我放了這些婦孺,還有你妹妹,你必須和你的士兵全部束手投降,否則……哼哼……”

“做你的大頭夢吧!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虛弱的艾瑟琳猛然朝着聶少海吐出一口唾沫,怒罵道。

“賤人!”

“啪!”

被激怒的聶少海猛然一巴掌扇在艾瑟琳那浮腫的臉上。

“你這個壞人!不要欺負艾瑟琳姐姐,你滾開!”身後的凌娜掙扎着想要脫離黑衣武士的控制,卻又被聶少海一拳打在肚子上,疼的她佝僂着身子,全身顫慄不已。

“草!聶少海,你是不是男人!有本事和我決鬥,不要爲難女人!”喀麥隆終於忍不住,對着那聶少海吼道。那六百守軍也紛紛想要將這個卑鄙的聶少海碎屍萬段,但面對前後兩方敵人的夾擊,他們卻不得不忍氣吞聲的繼續看着聶少海在那兒猖狂不已。

雖然大部分守軍已經扭過了頭,但那兩百名連弩兵則時刻注視着斷牆外的一舉一動,以防那數千狼人和狼頭人趁此突襲。

“哈哈哈……..”聶少海囂張的笑道:“喀麥隆,你不用再激我,我又不是毛頭小孩,你這招沒用的!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率領你的人投降,要麼….我就殺了這些婦孺!你自己選擇吧!不過我不會給你太多時間考慮,我數十聲,要是你還不作出決定,我就先將你妹妹殺了,然後再將這個人類小妞殺掉。我想我的風兒,一定在冥界等不急了吧!是吧!凌娜,桀桀…….”聶少海最後是對着凌娜說的,不過他的臉上卻佈滿了變態的笑容。

喀麥隆此時很糾結,到底該怎麼辦?放棄這些婦孺,放棄自己妹妹!雖然知道自己就算投降,所有人還是難逃一死,但要是不管那些婦孺的話,只會讓剩下的六百戰士寒心!此時他難以抉擇。

“十”

“九”

“八”

“七”

………..

“三…………“

聶少海已經數到三了,他的臉上已經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只要數到一,他就會馬上命令黑衣武士將這些婦孺全部殺死,到時一定會讓這些精靈族戰士大亂方寸,等到那時,城外的數千狼人、狼頭人一起衝進來,那麼喀麥隆這六百守軍一定頃刻覆滅。

然而,就當聶少海還沒講“三“說完時,忽然城外傳來了猛烈的廝殺聲。

“殺!殺!殺啊!…………..”

頓時殺聲震天,驚得城牆的所有人心顫不已。聶少海眼角一跳,暗道:外面怎麼會傳來廝殺聲了,所有的精靈守軍不是都被圍困在城牆以內了嗎?

而喀麥隆則嘴角一揚,他知道一定是蘭特蒂斯城的獸人援軍趕到了。果然,一名站在城牆上的精靈族士兵對着下面的衆人驚喜的喊道:“盟軍來救援啦!盟軍來救援啦!”

精靈士兵的一句話,頓時如一顆石子般在那平靜的湖面掀起了千層浪,本來已經有些絕望的六百精靈族守軍頓時歡呼起來。

而喀麥隆和那十名精靈族長老也長吁了一口氣,終於等到救兵來臨,看來這場戰鬥的最終結果還尚未可知啊!

聶少海此時則臉色大變,那個“三”他是怎麼都吐不出來了,如今城外的數千狼頭人一定會回防,而剩下自己這七十多名黑衣武士來面對那六百精靈族守軍,面對這羣恐怖的狙擊手,聶少海臉色幾度變換,陰晴不定。

“嗚………..”

一聲急促的號角聲響起,圍守在城牆後方的數千狼人、狼頭人紛紛朝着後方撤去。

此時,鮑威爾惱怒的看着後面衝來的半獸人援軍,那張尖長的狼嘴裏狠狠的擠出幾個字:“這羣卑賤的半獸人雜種,竟然在我即將大功告成的時候來壞事。”隨即他狠狠的揮了揮手中那把長一米五,寬一尺的沉重大劍,率先朝着衝來的衆半獸人殺去。

喀麥隆對着身旁的精靈族長老菲林吩咐道:“你率領三百弓箭手去增援友軍,我留下來對付這羣黑衣武士。”

菲林隨即率領三百名初級弓箭手,五十名中級弓箭手前往前線增援。

此時來援的半獸人聯軍總共有兩千人,其中有暴熊一族的五百熊族戰士,牛頭人一族的五百牛頭人戰士,夜鷹族的五百鷹人戰士,以及人馬族的五百半人馬戰士。

兩千半獸人援軍中還有近百頭龐大的雷獸,每一個種族所使用的武器也完全不一樣。暴熊族使用的是一種長一米五,刃寬一米的巨大雙刃斧,配合着熊族戰士那近兩米高的身材,整個援軍當中要數熊族戰士最威武;平均身高近一米九的牛頭人戰士則使用一把長達兩米的狼牙棒;背身雙翅的夜鷹族則高高的懸空漂浮,他們生有一對長達三米的寬大羽翅,而他們使用的武器則是兩把鋒利的彎刃;五百半人馬戰士則齊齊配備着一把長兩米多的長槍。

在半獸人援軍的最前面則是那近百頭奔騰不已的巨大雷獸,這些雷獸身披厚重的鎧甲,頭頂的獨角更是裝上了一個鐵製的撞角,寒光閃閃,聲勢震人!沒一頭雷獸上面都有三個牛頭人騎在上面。

“轟隆隆………………”

近百頭雷獸呼嘯着朝着對衝而來的數千狼人、狼頭人殺去,此時那七百裝備精良的狼人早以列好了隊伍,每十個人一組,右手平舉那把長達兩米多的長槍,左手則將那塊寬達一米的厚重精鐵盾牌舉起,齊步朝着那奔騰而來的近百頭雷獸殺去。

整個戰場充滿了漫天的黃塵,沉重的腳步聲,雷獸的嘶吼聲,半獸人們的喊殺聲,狼人們的整齊呵斥聲,不絕於耳,響徹了整個剎羅城。而此時剎羅城的普通百姓早已躲進裏屋自己家中,不敢冒然出來,以免遭來殺身之禍。 鮑威爾一馬當先,身下的戰馬嘶鳴不已。而他身後則是那七百身着重甲,手握精鐵大盾的狼人戰士,兩翼則各有近千狼頭人。那五百薩滿法師則強撐着虛弱的身體在隊伍的中間,準備透支魔力發動魔法,而這樣做必定會讓他們的身體遭受重創,但面對那兩千來勢洶洶的半獸人聯軍,鮑威爾已經沒有選擇了。

鮑威爾怎麼也沒想到喀麥隆能召集到這麼多幫手,而這羣半獸人聯軍竟然能這麼快的趕來,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極度鬱悶的鮑威爾,狠狠的揮了揮手中的重劍,一道淡紅色的鬥氣瞬間佈滿了重劍的寬大劍身。兩方人馬猛烈的朝着對方衝殺過去。幾百米距離,在兩方人馬的加速下,片刻之後就跨越而過。

身爲化丹初期戰士的鮑威爾,一馬當前,手中那把充滿了淡紅色鬥氣的重劍朝着一匹疾馳而來的雷獸狠狠削去。而雷獸上面的那三個牛頭人則揮舞着手中的狼牙棒朝着鮑威爾搗來,聲勢駭人。

雷獸上的那三個牛頭人揮舞着狼牙棒,他們並沒有將鮑威爾這個狼人放在眼裏。但是這卻足以讓他們犯下致命的錯誤,因爲他們沒有分清眼前這個身材只有一米八左右的狼人竟然已經達到了化丹初期境界。

雷獸奔騰着朝着鮑威爾的坐騎衝刺而來,面對雷獸那長達五米的龐大體型,即便是鮑威爾也不敢小覷。他猛的躍起,手中重劍狠狠的朝着雷獸上面的三個牛頭人砍去。

三個牛頭人紛紛舉起狼牙棒相迎。

“咔嚓!”

重劍乾脆的將三根狼牙棒削斷,三名牛頭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那把斷的只剩下半截的狼牙棒,驚恐的表情充滿了那對大大的牛眼。

鮑威爾一劍將三根狼牙棒削斷,劍勢一折,再次朝着三名牛頭人斬來,淡紅色鬥氣猛然爆發,頓時三名粗壯的牛頭人被齊齊攔腰斬斷,猩紅的鮮血灑滿了雷獸的身體。而那頭坐下的雷獸因爲雙目被牛頭人的血液沁溼,變得暴躁起來,頓時猛一揚那根鑲嵌有金屬撞角長角。

“嘩啦………”

長角一下子將鮑威爾原來的坐騎刺穿,頓時那匹駿馬的內臟瘋狂的從破口處涌出,戰馬長嘶一聲,掙扎了幾下就嚥了氣。鮑威爾看到自己心愛的戰馬被腳下這頭雷獸殺死,頓時大怒,猛的一揮手中重劍,朝着雷獸的碩大頭顱刺去。

那包裹着淡紅色鬥氣的重劍,就像切豆腐般將雷獸的腦袋刺穿,頓時滿腦子的**混合着鮮血從破口處涌出,漸染了鮑威爾一身。

“轟”

雷獸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揚起漫天的灰塵。而身後的那些騎在雷獸上的牛頭人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這麼輕易的斬殺,頓時驚心不已,當然心中更多是憤怒。

於是,五頭巨大的雷獸在座上的牛頭人的驅使下,猛烈的朝着徒步的鮑威爾衝刺而來。如今變成了騎兵對步兵的戰鬥。

鮑威爾那張狼臉猙獰的笑了笑,然後用他那尖長的舌頭舔了舔嘴角,猛一揮手中重劍,迎着五頭巨大的雷獸奔馳而去。也許其他人會覺得不可思議,面對雷獸的衝鋒,沒有坐騎的戰士應該躲避的,但是對於鮑威爾來說,這五頭雷獸還沒有被他放在眼裏。

鮑威爾快速的迎着五頭雷獸衝去,當兩方相距五米不到時,鮑威爾忽然猛一跳起,頓時躍高五米,朝着最中間的那頭雷獸躍去。

雷獸上面的牛頭人紛紛揚起狼牙棒,朝着鮑威爾掃來,配合着雷獸的巨大沖擊力,牛頭人自信只要擊中這個瘦小的狼人,一定可以將他擊成兩截。然而,鮑威爾在空中高高揚起重劍,一道一尺來長的淡紅色鬥氣猛然間朝着雷獸身上的三個牛頭人襲去。

鬥氣外放,高級戰士或是化丹期獸人戰士的特有技能。

淡紅色鬥氣瞬間將狼牙棒削斷,那三個牛頭人也重蹈覆轍,被鮑威爾攔腰折斷。鮑威爾殺掉中間三個牛頭人之後,用力在那奔騰不已的雷獸身上一踩,朝着其它四頭雷獸身上的牛頭人殺去。

鮑威爾所過之處,頓時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竟然沒有一個人能抵擋住他的一劍,幾乎每一劍,鮑威爾就會將一名牛頭人斬於劍下。當鮑威爾殺掉第十五個牛頭人時,兩軍的大部隊終於開始接觸了。

“轟隆隆…………….”

戰馬的嘶叫聲,刀劍斧錘的砍擊聲,半獸人以及狼人們的嘶殺聲,充斥了整個煙霧瀰漫的沙場,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生命在消失。而那些騎在雷獸身上的牛頭人更是肆無忌憚的在整個戰場內橫衝直闖,不時的有狼頭人被那重達一百多斤的狼牙棒敲成肉泥;而暴熊族的熊族戰士則飛舞着那把巨大的雙刃板斧,和手持精鋼長槍的狼人殺的難分難解。

五百夜鷹族戰士則不時的衝空中俯衝而下,迅猛的劃出手中雙刃,將一個個狼頭人的腦袋削飛;半人馬戰士則依靠他們天生的衝擊能力,再配合着手中的兩米長槍,將一個個狼頭人挑刺而死。

相比之下,半獸人援軍的戰鬥力比普通的狼頭人要強悍許多,基本上三個狼頭人才能對付一個半獸人戰士。但面對那些身着重甲的狼人,半獸人聯軍就遇到了瘋狂的抵抗。

而此時,精靈族長老菲林也率領着三百初級弓箭手,五十名中級弓箭手趕到,頓時一番箭雨朝着狼頭人射去,瞬間就將一百多狼頭人射翻。

面對兩面夾擊,鮑威爾的軍隊頓時陷入了危機當中,不過此時鮑威爾卻還在雷獸羣中騰落縱躍,將一個個牛頭人斬於劍下,畢竟這些驅馳雷獸的牛頭人對他的狼人部隊最具威脅。

而那五百薩滿法師則在幾百狼人的嚴密保護下,開始迅速的吟誦起召喚“大隕火術”的咒語來,而此時衆薩滿才恢復了一小半魔力,要發動”大隕火術”必須要那近五百個薩滿法師一起發動才行,即便如此,強行發動高級魔法也會讓這五百薩滿法師遭受魔法反噬的後果。

漸漸的天空開始出現異兆,一大片火紅色的光暈的聚集在半獸人聯軍的大後方,那些呼扇着翅膀,在天空中不停盤旋的夜鷹族戰士頓時驚恐的望着頭頂上方的紅暈。見此,精靈族長老菲林猛然大吼道:“快躲開,那是高級魔法!“隨即他指着那羣被保護在正中間的薩滿法師吼道:”給我把那些薩滿法師射死,射!“

頓時,所有弓箭手齊齊朝着薩滿法師羣射去。不過狼人早有防備,紛紛舉起手中盾牌,組成一圈嚴嚴實實的盾牌牆,將裏面大部分的薩滿法師保護了起來。

“叮叮叮叮…………”

箭矢如飛蝗般射在盾牌上面,不時的有箭矢透過盾牌的細縫射進裏面,將某個倒黴的薩滿射死。不過絕大部分的箭矢還是被擋住了,箭矢的殺傷效果很不理想。

而戰場的廝殺聲完全蓋過了菲林的警告聲,那些半獸人聯軍根本沒有聽到他的示警。


雖然精靈族戰士猛烈的朝着那片盾牌牆發射着箭雨,將幾十個倒黴的薩滿射殺,但終究沒有阻止住“大隕火術”的釋放。

“轟隆隆…………..”

頓時,九天之上忽然出現了一大片紅點,速度越來越快,紅點越來越大,到最後映入衆人眼中的是幾十塊巨大的火焰隕石。火焰隕石閃散發出炙熱的火焰,帶着轟隆隆的呼嘯聲從高高的天空轟了下來。

衆多半獸人驚恐不已,當火焰隕石剛剛成型不久,就有幾十個夜鷹戰士不幸的火焰隕石砸中,瞬間燃燒成一片灰燼,其它的夜鷹戰士趕緊飛出了“大隕火術”的攻擊範圍。而火焰隕石將幾十名夜鷹戰士吞噬後,繼續氣勢洶洶的朝着下面的暴熊族軍團轟射而去。

見此,下方的熊族戰士頓時朝着後方猛然退去,但因爲人太多,有許多人根本來不及撤退,而且因爲驚恐不配合,許多熊人因爲相互踐踏而受傷倒地。

正在廝殺的鮑威爾瞥眼看了下那羣毫無章法的熊族戰士,輕蔑的說道:“一羣烏合之衆!”

火焰隕石最終轟然撞地,瞬間將近三百半獸人燒死,其中有近兩百熊族人,半人馬戰士也被燒死了五十多個,牛頭人也死掉了二十多個,再加上天空中背吞噬的夜鷹戰士,一個“大隕火術”就將三百多半獸人殺死,可見高級魔法的恐怖之處。

不過,當“大隕火術”釋放完畢之後,那近五百薩滿全部口吐鮮血,看來魔法的反噬已經讓他們深受重創,畢竟以初級薩滿法師的實力,強行發動高級範圍魔法,的確是一件很逆天的事情,其代價必然沉痛無比。

那些僥倖沒被“大隕火術”吞噬的熊族戰士,看到自己的軍團一下子竟損失了近一半,頓時紅了雙眼,他們要爲死去的同族報仇。


火焰漸漸消退,只剩下一片直徑達二十多米的滿目瘡痍的焦土,焦土之中則密密麻麻的層疊着三百多具半獸人屍體,此時這些屍體已經被燒得殘缺不全,扭曲變形,一看之下如同一片被燒焦的木炭,整個場面慘不忍睹。 戰鬥還在持續,兩千狼頭人幾乎都被半獸人聯軍和精靈族聯合剿滅,只剩下近四百名狼人和鮑威爾仍在和半獸人軍團廝殺。

而半獸人軍團也損傷慘重,兩千半獸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九百,其中牛頭人軍團最慘,由於遭受到鮑威爾這個化丹初期狼人戰士的特別照顧,再加上被“大隕火術”燒死了近兩百人,此時還剩下一百五十多人,而且都多多少少帶了些傷。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