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小諾吃的所有藥物,都是韓楊開的。

如果有人掉包,那只有韓楊有這個嫌疑。

「你女朋友究竟得罪了什麼人?」孔醫生若有所思,「這下手,可是致命的。」

尤其是對於本身就有抑鬱症的人來說。

楚城捏緊拳頭,「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等我有時間了,再慢慢跟你說。我先走了!」

走了幾步,楚城又頓住腳步,孔醫生歪著腦袋,「還有事?」

「糾正一下,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未來的妻子。」

孔醫生沒想到,他這麼火急火燎的要走,卻因為這個原因而停下來刻意跟他說這番話。

頓時,忍俊不禁的打趣他,「人家姑娘同意嫁給你了么,你就誇海口。別到時候,人家姑娘不願意嫁給你,你就丟人咯。」

「不會。」楚城篤定,薄唇噙著一抹笑,「她一定會嫁給我。」

「那就,祝你好運咯。」

…………

晚上,喬小諾久久等不到楚城,心情便開始浮躁起來。

在卧室里來回踱步,門外響起敲門聲。

「誰?」

她語氣不善。

「小姐,您還沒休息嗎?」

是韓楊。

喬小諾閉了閉眼,「用不著你管!」

「您在心煩么?我進來了。」

「不許進來!」

韓楊卻不顧她的反對,把門推開,他站在門口,目光深幽的凝視而來,定格在她臉上。

似乎在審視,她現在是否處於發病狀態。

「韓楊,你放肆!」

喬小諾臉色微沉,冷聲呵斥。

「小姐,出於對您心理狀況的考量,我必須親自確認一遍,您是否還好。」

「我說了,讓你出去!」

她之前怎麼沒發覺,韓楊竟然這般放肆。

沒有她的允許,也敢擅自進她的卧室。

「小姐,您現在是否心情煩躁?」

「……」

「是否覺得坐立難安?」

「……」

「如果以上都符合,我想您的心理狀況有些糟糕。葯吃了么?」

喬小諾冷然的目光,已經說明了一切。

韓楊有些失望的搖頭,「我下去給您拿葯。」

他出去了。

喬小諾坐在沙發上,按著太陽穴上突突直跳的血管。

楚城怎麼還沒來?

他難道要食言么?

踏出卧室,韓楊唇角的笑意,便盡數斂去。

眸光也一瞬間冷然,幾不可聞地冷嗤一聲,他加快腳步下樓。

大廳里,氣氛稍顯詭異。

一種讓人心裡發毛的詭異。

傭人全都不見了。

「人呢?」

他環顧四周,剛才上樓的時候,傭人還在,現在人都跑哪去了?

疑惑的來到茶几前,他俯身倒水,一道陰影襲來。

手中的水杯一個翻轉,將水潑向來人,與此同時,韓楊迅速躲閃到一旁。

敏捷躲開他潑來的水,楚城縱身一躍,撲向他。

是他?! 夜白愣在原地,

不是他被凱瑟琳公主剛剛的舉動給震撼到了,而是,剛剛那一瞬間好像發生了什麼?茲~茲~夜白眼前有些發花,如果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夜白肯定會認為是自己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不過,夜白卻並不是第一次經歷類似的狀況,之所以眼前會發花,是因為多了正常景色之外的重影!真實之眼,終於又回來了嗎?!

但,夜白看的卻沒有以前那般清楚,甚至有些看不透徹,而這種眼花的狀態也在一直持續,不知道是不是剛剛拿回能力,狀態還沒有穩定下來的原因。

夜白下意識轉向那般的雪麗,既然他的能力終於回來了,那雪麗那邊應該會起變化吧?結果,雪麗卻是一點異狀都沒有。怎麼回事?是雪麗的能力還存在?亦或者她沒有注意到能力的消失?

夜白正準備上去詢問一番,擂台賽卻已經開始了。沒辦法,夜白只能是甩了甩頭,讓自己稍微清醒一些,然後走上擂台去。在這種時候重新拿到能力,關鍵能力還沒有穩定下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呢。

而另外一個讓夜白好奇的是,他最近一直都堅持去接觸蟲子,結果都沒能破除那層障礙。為什麼凱瑟琳公主只是親了他一口,就直接突破了?莫非蟲子跟凱瑟琳公主之間有什麼共同點,或者說,夜白需要在蟲子身上攝取的東西,凱瑟琳公主身上恰好擁有很多?

帶著一系列的疑惑,夜白出戰。而不出他意料的,其他三組的勝利者果真一來就盯上了他!

四人準備完畢,在場中靜站著,並沒有直接開戰。一直等到年邁的精靈女王帶著眾多貴族、騎士、護衛姍姍來遲,坐上位置。在主考官請示過後,最終的決賽,這才開始。

乍一開始,

無數的藤條自夜白腳下平地而起。

如果說,團隊賽的時候,夜白最大的敵人是綠林團,而綠林團最大的特點在於契約,在於對元素魔法的使用;那麼在個人賽當中,夜白基本遇到的都是傳統精靈強者,他們除了使用弓箭以外,還非常擅長精靈魔法!

其他三人都很清楚,一旦讓夜白進入隱匿狀態,那麼想對付他,至少難度會上升一個檔次。所以,剛一開始,就要搶攻,打人一個措手不及,讓夜白無暇顧及其他。

果然,為了不被藤條抓住,夜白只能一邊閃躲,同時一步步踩著藤條,就這樣一點點的跳上了半空當中,一瞬間成為了其他三人攻擊的靶子。

機會!

咻!咻!咻!

三箭齊發!

幸虧這三人只是意識上的合作,而沒有真正的配合,也就是說,這射出之箭,都是直接沖著目標而去,並沒有分工。這讓夜白稍微能夠躲避一點,不過就是如此,還是差點刮到了他身上。但最讓夜白在意的,還不是這開場的驚險,而是射向他的,只有兩箭!

剩下的一箭,居然朝著那三人其中之一而去。

「混蛋!」

也虧得被射之人不是小約翰那種情況,在箭矢出手之後,還抱有警惕,急忙一個翻滾,才躲開了偷襲。

說好的攻守同盟呢?說好的合作呢?說好的優先對付暗夜白呢?

雖然他們三人不可能真正在賽前進行商議,但稍微有點腦子的,都該知道誰的威脅最大,如何才可能取得勝利吧。既然能夠走到這一步,總不可能會是傻子。所以這人不是不知道,而是明知道還故意如此!

真是的!

難道以為剛剛那一擊就能夠把暗夜白解決,所以提前對盟友出手了?!是該說這傢伙陰險呢,還是該說他天真!

不管如何,發生了這一出,三人已經不可能再互相信任。自己出手對付暗夜白的瞬間,還有可能被其他人攻擊,所以,不能全心全意,不留餘力的去對付暗夜白,還要提防其他兩個小人!只是一擊過後,原本應該的混戰,又重新恢復成了混戰。

沒有聯盟,沒有三打一,比賽變得更加公平了,於是,變得對夜白有利了起來。羅賓漢賽前的預測說中了,不出意外的話,那一箭,那個人,已經被凱瑟琳公主收買了!

「勝敗已定。你以後還是放下對暗夜白的怨恨為好。」

場外,羅賓漢對小約翰說道。

······

精靈大陸,南方城,

出使的唐華公主一行,已經達到了附近。

「好,好大!」

遠遠的,一行人就驚嘆起來。那巨船正坐落在南方城之旁,與其說是船,簡直跟座小山一樣,看起來甚至比整個南方城還要大!

「那,真的是船嗎?簡直像一座城市一樣!」凱莉感嘆道。

「確實不得了,看這個大小,怎麼也能坐幾萬人吧?這種大傢伙,真的能夠從內海逆行而上嗎?」花容月說道。

「至少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精靈大陸的產物,也不是人類大陸製造的,所以只能是從後面大陸來的。」里奇說道,原本還有些懷疑這回歸之說是不是真的,但看到這大傢伙以後,任何疑慮都能夠打消。

「不過,為什麼要造這麼大的船?要想逆行,應該是越小越容易吧?」摩登摸了摸下巴,「難道專門為七君子的回歸而造?可這麼大的工程,不說七君子那點人,就是集全大陸之力,也不是短短時間能夠造好的吧?」摩登疑惑道。

「那照你們看,這巨船是如何運行的?」唐華回身問道,這可是她帶來的技術人員。

「這陸地上,應該是滾輪加動力源。海上肯定也缺不了動力源,但全用動力源的話,消耗實在是太大了。無法想象,無法想象!」摩登搖了搖頭,這確實不是光憑外表就能夠看出端倪來的東西。

一行人越走越近,遠遠就看到不斷有人自南方城出來,往巨船上搬東西。

見狀,唐華臉色一沉,果然,七君子是打算回歸了,只要巨船能夠坐得下,那整個南方城,估計都會搬空走完!

雖說北方城跟南方城原本也沒什麼來往,但畢竟都是人類,分處一南一北,也讓精靈族的力量分散。可南方城要是沒有了的話,精靈族騰出手來,對她北方城的態度,估計會比現在更加強硬。

很快,打先鋒的岳毅回來稟報,

「公主,他們,不願意見您。」

唐華皺眉,

「一點機會都不給?」

「他們說,公主您有的,都是人類大陸有的,反正很快他們都要回去了,所以也沒必要跟您交易。」岳毅小心說道,生怕公主因此發怒。

「私下的路子呢?」唐華公主轉而道。

「私下應該能找到一些人,但就不可能上得了巨船了。」岳毅回道。

「先把人找來再說!」唐華吩咐。

「是!」 就是這幾秒的發愣空檔,韓楊已經被楚城鎖喉,按壓在地。

他還試圖掙扎,被楚城一膝蓋抵在後腰上,整個人都動彈不得。

「放手。」

他還有臉叫放手。

楚城火從心起,對著他一頓暴揍,韓楊被揍得毫無招架之力,臉都腫成豬頭了,吐了一口血,整個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喘息。

楚城站起身,警衛同時也從他的卧室里搜出了大量的藥物,和一部分解剖刀。

「楚先生,這些怎麼處理?」

警衛直接詢問楚城。

楚城目光落在解剖刀上,雖然心裡已經有了大概了解,但真的在別墅里看到這樣的東西,還是心有后怕。

如果不是發現得早,她是不是已經深陷危險之中?

那後果,他不敢想象。

「保留證據,等警方的人過來。」

「是。」

警衛事先已經被通知,戴著手套進韓楊卧室。

手裡的藥物,和解剖刀上,全都是他的指紋,沒有被破壞。

警方的人,迅速出動,很快到達現場。

樓下亂糟糟的,喬小諾剛推開門,正要下樓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吵。

門一拉開,就看到出現在門口的楚城。

今晚他不走窗戶,走正門了?

「你……」來了?

話沒說完,就被他一手攬進懷裡,身子被緊緊的按在他懷抱里,那股熟悉的清冽氣息,再次將她包圍。

僵硬的身子,漸漸放鬆,喬小諾靠在他懷裡,吶吶的問,「怎麼現在才來?」

「剛才因為一些事耽擱了點時間。」

喬小諾突然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很淡薄,一開始她還不相信,又深嗅了幾下,才確定,真的是血腥味。

「你剛才幹什麼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