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覺屏蔽,呼吸停止。

好多了。 你還別說,這裡環境雖然差勁,可擺放的每一件武器都是嶄新如初的。

「保養的不錯。」乾陽從身旁角落裡抽出一把劍。

亮如明鏡的寶劍,倒映著他貌美的臉龐。

拇指輕輕劃過劍鋒。

纖細的傷痕出現在拇指上。

好在乾陽作為海霧,這點輕傷不會表現表面,轉眼的功夫,傷痕便被修復。

為了更加真實,眼下世界已經刪除了血條設定,轉而由其他來代替。

海霧的克萊因力場能量飽和。

人類和荒的矢量操作計算能力。

別看劉三響已經lv9級,可卻因為是普通人,沒有矢量力場的操控能。

相當於擁有了lv9級的攻擊力,卻是lv0的生命值。

加上本身因為中央城的律法,從而導致不會主動攻擊,可以說是相當簡單的新手怪了。

一甩手中長劍,聽著那悅耳的「嗡」鳴。

乾陽揚起唇角。

總覺得這次來不會空手而回啊。

劉三響拍了拍壯實的胸膛,發出一陣陣低沉的聲響。

「這裡存的可都是我吃飯的傢伙,要不是查的嚴,我也不會把他們放在這種陰暗潮濕的地方。」

劉三響的話成功引起了乾陽的注意。

「查的嚴,誰查的?」

乾陽可是非常清楚中央城的律法由來。

他可記得很明白,這裡除了他,可沒有其他人會去在意律法,要不然也不可能像第一次來時那麼亂了。

乾陽很好奇劉三響口中的上頭究竟是誰。

「上頭當然是歐陽天德咯,她不僅制定律法,還收了幾個無罪的孩童並將它們培養長大……」

劉三響越說越小聲,盯著乾陽的眼神也越發古怪起來,也不只是在想些什麼。

隨後,他怪叫一聲:「我靠,大家都說是歐陽天德把那幾個丫頭培養成了奏樂者,怎麼遇到你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啊。」

眾所周知。

奏樂者是依賴器來作戰的,類似於召喚師的角色。

除卻幾個歷史上的變態,也就沒幾個親自上陣甚至是近身肉搏奏樂者了。

可在劉三響的印象里,那幾個經常巡查的小丫頭,各個都是近戰。

明明身材纖細的像個竹竿,可力量確實大的嚇人。

而且也從未見過她們喚出自己的器。

當然,僅憑這些還不足以讓劉三響懷疑那些丫頭是海霧的人。

真正實錘的還輸海霧那獨特的護盾,

蜂巢狀的護盾,除了顏色簡直一模一樣。

「果然你們海霧已經佔領了地表吧!」

海霧活躍在人類腹地,海霧管理人類的腹地。

人類又不是瞎子,再怎麼黑暗這裡也是接近心臟的地方,居然會任由外族瞎搞?

想來什麼人類尚且安好的話,肯定都是在欺騙自己。

人類……

劉三響捏緊雙拳,虎目怒視著乾陽。

「人類已經敗了是嗎?」

「你說什麼?」

失去了讀取及時信息的能力,乾陽一時間沒能明白劉三響想要表達的意思。

「不要再裝了,人類已經被你們摧毀了對嗎,不然你們也不可能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這裡,並用著我們創下的律法管理我們!」

「都是些什麼東西?」

乾陽只感覺腦袋裡的邏輯一片混亂。

黑人:???

一想到地表人類滅絕,而地下一群人被蒙在鼓裡當做家畜豢養。

劉三響那叫一個氣啊。

士可殺不可辱!

這可是他爺爺一直掛在嘴邊的!

「我劉三響就算是死,也不能受如此大辱,怪物拿命來!」

劉三響倒也是個漢子,明知自己打不過,卻義無反顧的拾起身旁鐵棍,用足力氣向著乾陽掄去。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這種行為已經構成威脅。

按照中央城他所立下的律法,以及本身的行為模式,確定反擊!

乾陽猛地抬手撐起力場。

這一棒可比剛剛的拳頭厲害多了,一波帶走了克萊因力場可防護能量的百分之四十四點五。

理論上只要再來兩下,便可打破乾陽的力場。

必須迅速釋放吸收的能量。

乾陽捏住鐵棒猛的一拗,剛剛被吸收的能量轉入身體,巨大的力量迸發,拉的劉三響栽倒在地上。

「嘿嘿,怪物,去死吧!」

無論何種打鬥,失去平衡都是大忌。

可栽倒的劉三響卻發出幾聲得逞的怪笑。

乾陽發現,在劉三響的手上,多了幾個環狀物件。

手雷!?

「就不信這個地下室的炸藥還炸不死你!」

「敲尼瑪,從哪搞來的老古董。」

乾陽有句mmp不僅要說,還要大聲的罵出來。

手雷這種對同類武器,中央國不是早就停產了嗎,怎麼都過去了七十多年了還有。

【任務更新:挑選合適的兵器並在倉庫爆炸前逃離。】

「給老子閉嘴!」

乾陽對那系統提示煩躁的懟了回去。

在迅速繞過劉三響的阻攔后,飛身穿過地窖大門來到地面。

剛一出地窖,還未站穩腳跟再度遠離,身後地底傳來震耳爆炸聲。

聽聲音就知道這絕非一顆手雷的威力。

只怕在地底還藏了不少軍火。

該死的,說好練武的呢。

火光衝破地窖木門,在瞬間淹沒了乾陽。

此時距離西城最近,通往二號分城的城門口,一對組合好奇的看了過來。

「剛剛購買武器的地方,是劉三響的家。」

眼下的組合正是坤月和明倚,她們頗為擔憂的看著那中天火光。

「劉三響大叔人挺好的,我們要回去看看嘛?」明倚抬起頭看向了身旁的坤月。

「劉三響嗎?」

坤月本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不過在看到系統發布了為劉三響報仇的任務后,她改變了注意。

任務回報蠻豐厚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個情況。

先回去看看,反正也沒有任務失敗懲罰。

「我們走吧,回去看看。」坤月拉起了明倚的手道:「西城岔路多,千萬別鬆手,走丟了可就難辦了。」

「嗯。」明倚點了點頭。 將時間退回到六個小時前。

選擇了人類陣營的坤月和明倚姐妹兩人,正在完成著自己的晉級任務。

從lv0完成新手任務升級lv1

這是每個人類陣營的玩家,都必須要做的任務,否則你甚至無法升級。

整個任務並不複雜,本意在與讓人類擁有自己的器,也就是成為奏樂者。

而任務的觸發條件也是極其簡單的。

無論你是在喧鬧的大街上,亦或者是在陰暗的巷角里。

只要你接觸了第一個任務,就會在同時開啟召喚器的任務。

任務目標是唯一的。

找到一個人

某個來自於戰爭學院的墮落者。

該位墮落者,會引導你前往地下唯一的聯繫廣場。

這也使得該任務存在捷徑。

直接前往聯繫廣場,在省了不少事情的同時,還會得到任務的隱藏獎勵。

坤月和明倚當然不知道這些,所以花了不少功夫用來找墮落者。

「呼,總算是找到你了,快帶我去聯繫廣場。」

為了找到這該死的墮落者,坤月在中央城裡打聽了半天,整個城市街道都快背下來了。

而現在看到墮落者卻在愜意的享受著異性的按摩,坤月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

「嘿,這個世界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讓我帶你們去聯繫廣場容易,只需要一點點的付出……」

墮落者污穢不堪的目光上下掃過坤月的身體,在惋惜的看了眼胸部后,最終鎖定了臀部。

「嘿嘿嘿,只要你……」

…………

在很簡單的談判后,墮落者乖乖的走在前面帶路,引導她們進入地下唯一的聯繫平台。

坤月撇了撇嘴。

眼前的墮落者看起來挺壯實,實則中看不中用。

戰爭學院教的基礎格鬥還沒打完一套呢,就慫的趴在地上哭爹喊娘了。

一點也不盡興。

「走快點,別磨蹭!」 婚到天荒地老 坤月從後面踢了踢所謂的墮落者。

「大姐,我的腿可是你踢折的。」

墮落者苦著臉,那表情叫一個委屈。

「再磨蹭,我讓你坐一輩子輪椅。」坤月威脅到。

墮落者連忙加快了腳步。

當姐妹兩人來到目的地,第一反應是難以置信。

破舊的圓形廣場遍布著半米來寬的裂縫,而四周本應該豎立的石柱也沒幾個倖存。

真不知道這裡是經歷了什麼,就算是地震也不該如此吧。

「好破舊的地方,這裡還能用嗎?」明倚懷疑到。

坤月也用嫌棄的目光,打量著身前圓形廣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