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所以腰傷好得很快,今天已經徹底不疼了。”沈修染面不改色地說。

唐果聽得眉心直跳,突然伸手指着他,“行了!你別說了。”

她怕自己再聽他繼續說下去,會忍不住掐死他。

那可是百獸瑞金膏啊!

2000積分才能兌換一小瓶,就被他這麼給揮霍了。

簡直想打屎這貨!

“算了,沒了就沒了。”唐果用幾秒鐘平復了心情後,努力不讓自己臉上的表情顯得太猙獰,“這次舞臺競演你要是拿不到好成績,我就把你塗在腰上的藥膏一刀刀刮下來!”

沈修染:……

小米站在化妝室內,抱緊了化妝師的胳膊,捂緊了自己的嘴,儘量嚶嚶的很小聲。

化妝師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這麼兇殘的嗎?”

小米想跟化妝師咬耳朵,但警惕地覺察到某人的死亡凝視,默默將自己的嘴按住,飛快地搖了搖頭。

在沈修染反應過來前,唐果霸氣地繞過他,妖嬈的背影伴隨着噔噔噔的腳步聲消失在視野中。

……

這場比賽沒有助演嘉賓,但是六組的歌曲都是找知名唱作人作詞作曲,編舞方面以學員爲主,編舞老師和導師對舞蹈進行指導調整。

沈修染是舞蹈組,他的舞臺爆發力很強,vocal其實也不遑多讓,只是創作方面偏弱,所以在分組時毫不猶豫選了舞蹈組。

上一場舞臺競演,因爲棋妙跳舞時故意快了一拍,沈修染雖然眼疾手快抱住了棋妙,但棋妙故意就勢摔倒,影響了整場表演,以致於評分時沈修染組的成績普遍不高。

加上後期棋妙和隊友故意黑他,沈修染當期讓出了第一名,接下來的兩週沈修染沒及時道歉,粉絲也流失了不少,排名一直在下滑。

在他道歉之前,實時排名中他已經跌出前六,之後又經歷了一系列的罵戰和道歉,還有唐萌網上嘲諷棋妙等事件,沈修染纔算是強行挽回了一部分粉絲,但截至這次舞臺公演前,他的名次依舊不高。

實時排名,第八。

已經不在成團名額內。

唐果看着節目組最終給出的排名和票數,無奈地嘆了口氣。

沒有鄒啓濤氪金鋪路,沈修染的場次排名與原劇情還是有很大差距啊。

怎麼辦?

難道自己也要氪金給沈修染刷票嗎?

其實給沈修染氪金也不是不行,就是他那小暴脾氣,還有那死犟死犟的性子,知道她在背後刷票,之後還指不定得怎麼嘲諷她呢,想想她就忍不了。

況且,她還要維持自己工作室呢?

而且那死小子也不籤她工作室,出師無名,錢不好砸啊!

“棗棗,還有沒有什麼辦法,助沈修染C位出道?”唐果覺得自己頭都快禿了。

棗棗奶音一起,興奮道:“讓沈修染公司出錢刷票打榜啊。”

唐果頭髮一撩,白眼一翻:“就他背後那小破公司,連我的工作室都不如,指望那他們砸錢刷票,還不如寄希望於今天其他組學員舞臺競演全部失誤。”

“那就讓沈修染換家公司唄。”棗棗看得就很開,“反正沈修染是男主,本身就有氣運加持,而且他長得又帥,人又有才,有魄力有遠見的公司肯定會抓住機會。”

唐果眉頭一皺,奇怪地託着側臉:“按理說,之前沈修染被全網嘲的時候,應該就有公司會試着接觸他吧,怎麼就沒人趁機接觸呢?”

“還不是傳美老總攔着,之前他盯着這塊肥肉呢,怎麼可能讓別人下嘴?”

唐果瞪圓了眼睛:“還有這騷操作?”

“果果,你也可以來個騷操作,只要你想,沒有什麼不能。”棗棗暗搓搓地鼓動着她搞事情,“位面任務專屬卡片開啓。閃耀人氣卡!不要998,不要888,只要300,你就能助力帥氣撩人的男主C位出道哦!”

“哼,你又想讓我倒欠積分,我告訴你,想都不要想。”


唐果兩手叉腰,一臉堅定地拒絕系統的誘惑。

積分在手,做事自然方便。

她只要把積分拿去商城兌換“閃耀人氣卡”,然後用在沈修染身上,他的票數肯定會蹭蹭蹭地往上漲。

不過,一張“閃耀人氣卡”就要300積分,她這個小世界主線任務完成才280積分,支線任務70積分。

兌換一張人氣卡給沈修染,她這個小世界最終到手的積分只有50積分。

想讓她兌換“閃耀人氣卡”?

別說門了,窗戶都沒有。

……

舞臺競演結束後。

唐果生無可戀地癱在椅子上,看着個人控制面板上通紅的“-300”積分,兩眼一翻,決定誰也不愛了。

棗棗快樂地原地轉圈圈:“果果,我們是掙大積分的人,一時得失,看開點兒啊!”

“你閉嘴。”唐果氣悶地rua頭髮,“再被你蠱惑,我就是狗。”

棗棗:……

這句話怎麼那麼熟悉?

好像是上個任務,果果用2000積分兌換百獸瑞金膏時也這麼說過……

但是她並沒有變成狗啊? 短時間內,唐果不想再見到沈修染。

看到那張清冷端肅的臉,她就心梗,下意識地就會瞟一眼自己紅彤彤的負數積分。

300積分兌換的“閃耀人氣卡”,效果自然不必多說,她根本不用盯着手機上的票數榜,身邊就有助理和工作人員在議論沈修染飛速崛起的名次。

舞臺競演直播當晚,天選之子節目又上了好幾個熱搜,掛在最前頭的赫然是唐萌的名字。

@唐萌工作室:今晚萌姐依舊是全場最靚的崽崽!愛你。愛你。【美圖】/【美圖】

“@唐萌,姐姐,我又甜又蘇,你什麼時候娶我?”

“@唐萌,我願白天做你的小奶狗,晚上做你的小狼狗。”

“@唐萌,臥槽!我又戀愛了。”

“嚶嚶嚶,今天又是被萌萌美哭的一天。”

“這個女人是誰?祕書呢,三秒鐘,我要她的全部信息。”

……

唐萌刷着微博心情又好了,戳開工作室發的精修的美圖,嘖嘖有聲地讚歎:“工作室要加雞腿啊!”

小米笑眯眯道:“老闆漲工資嗎?”

唐萌看着照片中的自己,烈焰紅脣,穿着又純又性感的小吊帶裙,斜倚在椅子上漫不經心地回眸一瞥,再次點頭:“漲工資……”

“歐耶!”小米揮舞着興奮的小拳頭。

唐萌挑眉:“那是不可能的。”

小米:……

“沒想到你是這麼冷酷無情地老闆。”小米捧着自己的包子臉,生無可戀。

唐萌找到工作室的微信羣,手指在裏面點了點,輕輕“嗯”了一下,明明沒什麼特別的語氣,但配上那張明豔如海妖般的臉,偏偏曖昧又撩人。

小米摸了一下鼻尖,還好,沒丟臉地流鼻血。

“雖然沒有漲工資,但是工作羣有紅包搶……”唐果抑揚頓挫地笑道。

小米倏然從椅子上彈起來,立刻打開手機:“等等等等!老闆,你等我打開微信……”

“啊啊啊啊啊啊,你們簡直過分!”

“手速怎麼可以這麼快?”

“打劫打劫,快把紅包交出來。”

小米捏着手機,語音一條接着一條丟進羣裏。

唐果也不理會他們在羣裏鬥嘴,手機一關,踩着高跟鞋離開了休息室。

回到訓練營基地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一羣少年嘰嘰喳喳的,好像根本感覺不到累。

唐果的車跟在節目組大巴車後面,基地所在的位置很偏僻,但環境是真的好,一下車,仰頭就看到了漫天的繁星。

她倚着黑色的車門上,夜風從海面吹來,黑色的發纏繞在雪白的頸上和肩頭。

沈修染一下車,扭頭便看到了她的身影。


流線亮片的裙子剪裁完全貼合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黑夜裏依舊白得亮眼的膚色,紅得讓人想要一親芳澤的脣,寧靜又世故的氣質,矛盾,但無一不吸引人。


有那麼一瞬,他覺得這女人似乎已滾過萬丈紅塵,今從世事海潮中從容退場,平靜轉身。

“看什麼呢?”

甘澤推了他一把,順着他的目光看去。

沈修染不太樂意讓人窺視她的美麗,順手勾着甘澤的脖子,拖着他快步往宿舍走去。

……

“男主好感度提升10%,目前好感度64%。”

棗棗的聲音在腦海中突然響起,唐果被嚇了一跳:“好感度怎麼突然漲了?”

“大概是因爲今晚的星星太漂亮。”棗棗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唐果摸不着頭腦:“什麼鬼?你被盜號了?”

棗棗:……

“沒有。”棗棗氣悶。

“你到底怎麼了?”唐果完全摸不着頭腦。

棗棗累覺不愛:“今天不想跟你聊天了。”

它家果果有些時候真是的……一言難盡。


……

公演之後第二天,再次刷新了排名。

沈修染重回前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