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的領頭對着車內乘客輕笑道。

原來是碰到打劫的了!

車內的乘客心中同時產生一個想法。

隨即,大夥都是有些好笑,沒看到這是什麼車嗎?


一輛大巴!拉着四十人的大巴,區區四個人就想打劫四十人?

“走,兄弟們,下去給他們瞧瞧咱們有多少人。”

賭石之王 ,乘客們也跟着下來。

這就是人多勢衆,人都有湊熱鬧的心理。

秦陽和胖子也夾雜在人羣裏下了車,畢竟四人打劫四十人,怎麼看都很有趣。

前方的司機是最先下車的,他臉都氣紅了。

下車就是衝着四人大吼。要不是他在這條路上走的時間長,這四人早就被撞了。

“怎麼?這麼配合,那正好,不用我們上去一個個搜,自己交出來吧。”領頭道。

大夥都有些好笑,這四人是腦袋不正常嗎?看不出現在局勢已經反轉了?

“你沒毛病吧?識相的趕緊退走。不然給你們好一頓教訓。”有乘客趁機大喊。

頓時,乘客們笑了起來。

那領頭見此,眼中閃過兇殘的目光,隨即,高高的舉起手臂。

他要做什麼?乘客都有些好奇。

碰!

那人一拳砸在大巴前面,整輛大巴都被砸的撬動起來,車尾高高揚起。

一個極大的窟窿出現在大巴前面,車頭被毀的差不多,明顯是不能再開了。

砰!

大巴的車尾狠狠的落在地上。

衆多乘客雅雀無聲,這還是人嗎?

一拳將一輛大巴砸毀,這得多大的力氣?又得多堅硬的身子骨?

領頭看着乘客們的驚訝表情,閃過得意的神色,再道:“你們中有不識相的嗎?我給他來一下!”

衆人心中一顫,承受這麼一拳,怕是會被打死吧。

人羣中的秦陽心裏不斷咯噔。

從對方一拳砸毀大巴的時候,他就知道,對方和他一樣,都有機緣。

只不過對方機緣是強大肉身,他尚且還不知道用處。

那對方的目的不言而喻。

爲了機緣而來!

而車上這麼多人,唯獨他身上有機緣之物。

他當前極度危險!

所有乘客都無比恐慌,現在的強盜都是這種武力值了?真叫人害怕!

這時,司機猛然抓起一把碎石頭,向着四人扔過去,並且大吼:“快走!上山,往回跑。”

一瞬間,衆多乘客四散而逃。

秦陽抓着胖子,沿着路面奔跑。


衆多乘客奔跑的方向各不相同,空留下原地的大巴和四個劫匪。

那領頭揮手,身後的人掏出一個複雜的儀器,擺弄幾下,便是指明瞭一個方向。

領頭不猶豫,立刻帶着三人追過去。



他們追擊的方向,正是秦陽和胖子的去向。

急速奔跑,翻轉數個急轉彎,秦陽還好,但胖子已經氣喘吁吁了。

“早知道我就減肥了,陽哥!”

胖子一邊跑一邊說,頭上的汗水好像下雨一般。

秦陽扭頭向後望去,幾道微弱的人影出現在了他視線中。

是那四個人,他們追上來了!

“胖子,快走!”

秦陽大呼一聲,快速拽着胖子。

前方是一個岔路。

秦陽知道,對方多半是衝着自己來的,心裏一橫。

“胖子,你朝那邊,我朝這邊,不要回頭,使勁跑!”秦陽指着一側道。

對方是衝着他來的,大不了他把種子交出去,但絕不能連累胖子。

胖子明白局勢,分開跑確實是個好辦法,點頭同意。

烈日下,一人不斷攀爬山峯,翻越石頭,專門挑那些坎坷的路面和崎嶇的山路走。

此人正是秦陽。

不出他所料,對方四人是衝着他來的。不知道對方有什麼儀器,總能跟在自己身後。

不過和胖子分開後,他速度大有提升,而且他不怕體力消耗,只要感到疲憊,就會有力量從身體內涌出。

跟在秦陽身後的幾人也是苦不堪言。

前面這小子體力耗不完嗎?這麼能跑!

也虧得他們領頭有異能,體力強大無比,其餘三人雖然沒有異能,但也受過訓練,還能勉強的跟的上。

但他們這般奔跑,體力損耗是存在的,而前方逃跑的那小子,根本就消耗不完體力啊。

“小子,把身上的覺醒果實交出來,我們是專業的探寶隊,你逃不掉的。”

身後,那領頭開口威脅。

秦陽斷然是不會停下的,自己的機緣,爲何要拱手相讓?

翻山越嶺,後方的幾人開始體力不支,領頭還在不斷威脅秦陽,但也沒能騷擾到秦陽的心態。

猛然間,秦陽感到背後一涼,彷彿用針在扎一般,本能的,移動身位。

“砰!”

一顆巨石掉落在秦陽剛纔的地方,將地面砸出一個坑。

是那個領頭!

他已經不耐煩了,遠距離拋射石塊,要用石塊將秦陽鎮壓。

秦陽冷汗直冒,太危險了!

若非他剛纔早些生出警惕,非得被砸個半死。

同時也一陣憤怒,對方居然動手了!

爲了搶奪自己手中的覺醒果實,不惜殺人害命。

“砰!”

又是一塊巨石砸來,被秦陽躲開。

一股強烈的憤怒之意充斥胸膛,他冒着生命危險在兩隻強大野獸的威脅下拿到的果實,爲何要拱手相讓?

機緣?爲了機緣對方已經完全捨棄了法律和道德,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秦陽從來不是一個仁慈的人,相反,他從小就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若是他現在沒有對抗之力,定然要反身將那四人擊敗,甚至擊殺。

也就是在這一刻,他的注意力再次無比集中。

那神祕的聲音再次響起。

“開啓否?”

“破壁否?”

這時候,哪還顧得上別的,所幸心裏一橫,心中全選了確定。

在秦陽確定的一剎那,秦陽腦中好像浮現出字跡。

“開啓中…….0%,1%。”

同時,強烈的失重感傳來,好像一瞬間跌落懸崖。

“大哥,消失了!”四人中,拿着儀器的人道。

“會不會是對方的覺醒能力?”有人問。

“在此等候,覺醒果實珍貴無比,決不能放過絲毫蹤跡。”領頭下了命令,四人開始原地等待。

樹木遮天蔽日,每一顆都是數十米高,陽光透過濃密的樹葉,灑落在地上,留下璀璨的明輝。

刷拉!

下一步,秦陽踩在潮溼的樹葉上,發出一陣響聲。

接着,秦陽就不敢動了。

這地方是哪裏?會不會有危險?

他站在原地,微微活動身體,四處觀察環境。

高不見頂的大樹直入雲霄,空氣中傳來潮溼和腐葉的味道。

同時,空氣十分濃郁,每呼吸一口,秦陽都感覺自己完成了一次蛻變。

每一個細胞自從來了這地方,都好像在大口呼吸。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