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大量房屋都已經破損、坍塌,寒風凜冽,似泣似怨,不時便有沙沙聲。

寒風嗚咽,似乎傾訴著整座盲家村的悲愴。

斷天山脈沒有退去的毒蟲依然集中在這裡,雖然數量無法與滿月潮時相比,對普通人卻仍有大威脅。

前方那頭上戴花嘴上抹紅的老花婆,眼下已經停住身形,佝僂著身子,正躬身在這裡不停的挑挑撿撿,像是撿破爛的。

對方當然絕不會是在找破爛,而是這裡有什麼東西吸引她。

「你跟著我作甚?」老花婆見許昊跟上來,立即警惕的喝問。但並不緊張,剛剛她肯直接說自己尋找東西,便必然有所依仗。

「只允許你來?這是你家?哼,我也來此地找東西!」許昊同樣毫無忌諱,大方直說。自己想要找的毒蠍子,世間恐怕沒什麼人會想要。

雖然對對方搜尋的東西好奇,但他並不太在意,自己的目的只是烈焰蠍,這玩意兒與一般毒物有異,並不喜濕,而是喜陽。

這裡村子正在陽位,尋找烈焰蠍再合適不過。

當然,許昊在拼,拼運氣!同時也並非全無依靠,憾心萬毒典便是他的仰賴。

如果完全靠自己搜尋,給自己半年時間也不敢保證就能找到,烈焰蠍乃是非常稀有的,躲在某個縫隙里窩著,如何搜尋?

那東西可遇不可求,一旦錯過,可能便再無緣碰到。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右前方二十五丈,白眉蝮,血液毒素,劇毒。」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左前方十三丈,肥尾蠍,熱毒,劇毒。」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左側三十一丈,黑蠻蠍,熱毒,劇毒。」

……

憾心萬毒典的聲音持續響起,連續不斷,許昊口水直流,但並未停頓,他眉頭緊蹙,目的明確,持續搜尋著此次自己要尋的目標。

「停止搜尋其他毒物,只搜尋烈焰蠍!」許昊暗忖,瞬間持續不斷的搜索聲音戛然而止!

四周瞬間安靜下來,破爛的村莊,血跡灑落,寒冬臘月散落著不少屍體,或猙獰、或破碎。很多毒蟲正生長於這些屍體之中,血肉是它們非常喜歡的巢穴,腥臭潮濕。

「烈焰蠍……烈焰蠍……」許昊邊走邊暗自念叨,儘管擁有憾心萬毒典可依舊沒有發現目標蹤影。

老太婆同樣在翻找,並且時刻警惕著遠處的許昊,她遇到毒蟲便直接踩死,四周的屍體大多殘缺不全,讓其嘆息搖頭。

這傢伙看起來不止找東西,也在搜尋合適的屍體。

「你玩控屍術……?」許昊蹙眉,在以前確實有人做這種行當,往往都是趕屍匠。

這方面的強者可控群屍,戰鬥起來優勢明顯,所向披靡。

可這玩意有損陽壽又骯髒可怕,沒怎麼有成的話便會暴斃,大多數人也僅是自傳說中聽說而已。包括許昊在內,即便橫行天下多年卻從未真正見過。

「咯咯咯……」老太婆尖細的笑了,玩味的凝視他道:「怎麼?年輕人,怕了……?」

許昊愣了愣,而後噗嗤笑了!並未說話。

「有些事少知道點為妙,不過說起來,你倒是第一個年輕人見到我還能裝的如此鎮定的,值得表揚。」老太婆邊說,邊嘖嘖稱奇,那副樣子居然有著幾分讚許。

她剛剛被許昊教訓,如今就是要將輩分找回來。

「哼。」許昊暗中不屑,自始至終自己都沒怕過這老傢伙,只不過對方如此堅稱,他也懶的分辨。

眼下早點找到烈焰蠍才是首要,無關的事不重要。

念此,許昊加快步伐搜尋起來,老太婆見此也是一驚,很明顯在擔心對方想要搶奪自己要找的寶物。

她佝僂的身軀速度極快,纖細的小腿在寬大的花袍下面,猶如風速。

「切。」許昊冷眼瞥了下,這花老太婆只要別阻礙到自己就好,否則,自己可不在乎對方的年齡!

修為境界再高,受了重傷也等於零,真打起來鹿死誰手也未可知。

二人猶如兩道旋風,肆虐在這破舊的村角。

很快,許昊便是眉頭一蹙。

只見前方驀然間響起一陣陣刺耳鳴叫,凄厲憤怒的氣勢讓人心驚!

「有了!」老太婆興奮大喊,頭上大紅花再次顫抖,她猛的朝著西北角的破瓦礫方向狂沖!只見那潮濕的瓦礫下面,緩緩鑽出了一條紅色糯蟲般的蟲子。 許昊眉頭微蹙,同樣好奇,探頭凝望,若真有自己需要的寶物倒也可以截胡,對於老太婆的警告他從未放在眼裡。

「查探一下那東西。」許昊暗中下令。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右前方三十丈,火糯蟲,微毒,可有效治療人體經脈暗疾,加速血塊融化。」

「哦?」許昊心中一喜,這種藥性對療傷有極大效用。若是如此當然對自己有用,想到這兒,他立即湊上來。

「離遠點!」發現許昊跟上來,這老太婆非常緊張!立即揮手,驀然間,陣陣陰風襲來似浪潮澎湃,鋪天蓋地,嗚咽刺耳,寒冷徹骨。

地上塵土飛揚,碎磚瓦礫橫飛,遮蔽視線。

「嗯?」許昊凜然,他毫不遲疑,迅速倒退。只見兩道黑影倏然出現在陰影之中!仔細看去,那居然是兩具腐爛屍體!或開膛破肚,或腦漿炸裂,凄慘至極。

原本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可眼下他們卻全都動了,而且兇惡無比。

「怎麼可能——」許昊大驚,儘管他天不怕地不怕,可眼前的景象還是產生了強烈震撼。

即便當初的紅怨嬌再如何可怕,可在他心裡依然處於毒物成精的範疇,而眼前便全然不同了,屍體能動,太過匪夷所思。

「嘶……」許昊倒吸涼氣,面對未知的恐怖敵人,換做其他人早已嚇崩潰。可他僅略為驚訝后,便是倏然而動,揮拳打向敵人,萬事皆有轍,敵人若未知便打出個結果。

兩具屍體而已,連腦子都沒有,能有多可怕?

「唰——」

掌風呼嘯,瞬息即至,狠狠打在兩頭屍體的身軀之上,彷彿重鎚敲在厚皮革上。

「咔!」儘管胸口骨骼斷裂,進而倒在地上,可它們卻似彈簧一樣立即重新起身。

反過頭來,由於強大的反震力,引得許昊雙掌陣痛,直抵肩膀,頭暈目眩,整個人伴隨著力量向後倒飛出去!

「好硬。」他眉頭緊蹙,敵人強的驚人,沒時間感嘆,兩具屍體已經再次攻來!長指似熊爪,屍體裹挾著惡臭兇惡暴虐。

很明顯,若是被撓上不死也得殘廢!

許昊毫不遲疑,再次全力揮拳攻擊,無非是沒有生命的血肉而已,他倒要試試敵人能硬到什麼程度,兩道拳風剛猛霸道,若流星趕月,狠狠轟向敵人!

「轟!」

勁氣再次打在屍身,由於此次距離太近,屍體終於破碎,碎肉橫飛的同時,陣陣黑氣跟著噴涌而出。

許昊瞬間便被包裹,冷風吹過,黑氣很快逸散。

「屍毒?」他訝然自語,瞪大眼眸,這控屍的手段確實厲害,不但可以攻擊,還能利用屍毒攻擊對手。

簡直防不勝防!普通人哪怕吸入一絲也比馬樊當年盜墓所中的屍毒厲害不知凡幾。

「嘻嘻嘻,你意識到時已經中毒了……」老花婆見此尖利嬉笑,眸中射出得意之色,殘暴之態躍然臉上,儼然在等待敵人崩潰腐爛。

「哼,關公門前耍大刀?」許昊不屑冷笑,在自己面前玩毒?還太嫩了!他沒有半點慌亂,屍毒對別人有用,對自己完全無效。

細細思量,屍體能移動必然有巧門,否則不可能憑空移動。

「探查毒物!」念此許昊心中暗喝,憾心萬毒典除了能夠找葯外,只要有毒還可以進行探測。

「憾心萬毒典開啟,初步勘究,前方生物劇毒,可散發屍毒。由微毒屍蠱控制,可控制屍體行動同時促進屍毒生成。」

「屍蠱?」許昊蹙眉,這種蠱蟲是什麼,自己從未聽說過,居然能夠控制屍體!這與剛剛的黑屍蟲可以控制活人的能力區別迥異……

想到這裡,他眼眸精光一閃,不管怎樣,既然是蠱蟲那就好辦了!

只見許昊伸手自腰間摘下一支小竹筒,用手輕輕抖動!驀然間,奇異鳴叫響起,刺耳至極,似知了嘶鳴。

聲音不大,卻直入腦海。

人聽后沒有任何異常,可兩具屍體卻像是見了鬼一樣!全身顫慄,露出驚懼之色,晃晃悠悠的倒退。

剛開始還兇惡暴虐,現在卻像耗子,再也不敢上前。

「嗯?哎——?」老花婆子瞪大眼睛,萬萬沒想到許昊中了屍毒居然沒事,而且還掏出個竹筒,瞬間便破了自己的絕技!

「不可能!我的控屍術——」

任憑如何凄厲嘶吼也無濟於事,眼下前方的敵人已經狂飆而來,只見許昊雙手合攏,緊跟著向前推出,看似緩慢卻彷彿推出一座山巒,霸道氣息雄渾不已。

五毒教的戰鬥法門兼容並蓄,沒有什麼太多規矩,吸納了許多門派的優點。而最可怕的是,這掌風之中居然暗藏著一股腥臭之味。

老花婆子倏然而驚,哪敢怠慢,閉住呼吸,立即後退!同時凝視許昊凝重道:「嘶……用毒……?可惡!你還真不是那個門派的傢伙!那群偽君子戰鬥迂腐,只會假仁假義。」

說著,只見她長袍一抖,露出兩隻繡花鞋,鞋上皆掛著兩朵菊花,花粉飄蕩而起,將大部分毒霧抵擋下來。

「初級的抗毒手段?」許昊暗忖,這種抵禦毒物的手法很初級,卻也比較有效,若是這老花婆子自己研究出來的,那她還真算是有一套!

而真正讓許昊上心的,則是對方口中所述的門派二字。

「剛剛你說的是哪個門派?」他低喝道,自己對這裡的了解始終有限,尤其是所謂的門派。若能藉此打聽到什麼消息未嘗不好。

「哼哼哼,小夥子,越來越有意思了……」然而這老花婆子卻只是冷戰了兩聲,並未回應。只見其蘭花指驀然翹起,憑空點了下。

瞬間,空間震蕩漣漪!

「呼呼……」狂風呼嘯間,引動陰風陣陣!許昊只感覺前方的空間出現陣陣扭曲似水潭波瀾。緊接著,幾隻綠色的爪子撕裂而出,憑空搖曳。

尖利的指甲,透射出懾人的力量!碎肉懸挂在上面,腥風刺鼻,讓人心悸。

「幻術?」許昊悚然而驚,擁有這種能力的敵人,攻擊起來花樣百出,極難對付。如此手段,戰鬥時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鑒此毫不遲疑,不退反進,猶如颶風,呼嘯而上!勇猛霸道的樣子讓老花婆子一驚。

許昊相當自信,只要搶佔上風,忽略幻術影響,便能無往不利。然而臂膀在碰觸到「幻術」利爪后,劇痛卻倏然傳來!鮮血噴涌,灑在地上。

若再靠近一點,骨骼筋脈恐怕也會斷掉!

「嗯——?」許昊眼眸猛瞪,立即後退,盯著前方這利爪吶吶道:「居然是真的!」

老花婆子凝視這一幕,張大嘴巴,滿臉驚訝,片刻后,忍不住吶吶問道:「你連源氣凝形都不知道?到底誰教給你的武技?」

「源氣?」許昊伸手將身上的傷口勉強包紮,心頭卻電轉一般,將對方的話細細納入心中。

眼下這老太婆受傷了還如此厲害,看起來她真有可能並未使用手段掩蓋氣息。若是如此,自己可是與一名高手結了仇,必須謹慎小心!但事已至此,他也不會懊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即可。

當然,眼下非細思的時候。

自己也沒法回答對方,這老太婆實力強大,若非受傷,自己絕非對手,如今要想戰勝對方,只能儘可能消耗對手。

許昊步伐邁進,腳踏七星,避開利爪,於四周閃爍出重重殘影!他手掌橫推,綠色腥風呼嘯而出!掌風裹挾著逍遙散,蕩漾而開。

雖然敵人是武者且擁有護身罡風,無法腐蝕對方的雙眸,但也會對其造成影響,依靠內力抵禦外毒入侵,時間長了會造成極大消耗。

「奸滑!」如此使毒,花婆子畢生也是第一次見,防不勝防還隨時隨地,簡直就是不要臉至極的手法。

若非自己境界夠高,旁人根本毫無辦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奸滑?就你這樣還有臉稱邪派?」許昊冷哼,戰鬥時瞬息便決定生死,不奸滑就是自己給自己挖坑自焚!

花婆子翻身向後避開,驀然揮手咻的一聲,射出兩枚繡花針!敵人這麼說,自己還有什麼可說的?只是這年輕人倒是很合自己的脾氣。

邪派,就要有自己的模樣,偽君子才讓人噁心!

兩枚繡花針透著錚亮光澤,速度飛快且無聲無息,猶如幽靈,瞬間便要刺中許昊脖頸。

如此攻擊防不勝防,針對橫練強者最是有效。

許昊這時驀然轉身,猶如陀螺,咕嚕嚕爆響,衣衫本就厚重,轉動的同時帶起強大勁力。瞬息之間,便將兩枚銀針捲住!

「嗯?」花婆子一愣,如此防禦招法倒是精妙,土卻有效,對手的實戰經驗遠遠超過自己想象,完全不像個年輕人。

許昊輕輕落地,伸手將銀針自棉衣上取下,握在掌心仔細看了看,鄙視的呸了一聲道:「連毒都沒有!你發出來丟什麼人?」

「唉——?」老花婆子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對方居然還嫌棄起自己的暗器!銀針在西洛大陸已經是被認為下九流的招數。

若再淬毒,恐怕會引起公憤!

「你要不要臉?」她忍不住喝罵,一時間自己彷彿成了正派人士。

「哼,沒聽說過?臉皮厚,吃不夠!」看著許昊那鄙視的目光,老花婆子瞬間便升起了一股愧為邪派的想法,這種念頭還是第一次產生。

自己這輩子都被罵成邪派中的邪派,惡名遠播,今天還是頭一遭被人質疑和鄙視的……

「我——!我——!你——!」呼哧了半天,老花婆子捂住胸口,最終還是沒吐出一句話來。

只見其猛的跺腳,自頭頂摘下大紅花!伸出手,驀然一抖。

「唰!」陣陣香味霎時飄蕩而出!瀰漫八方,似霧氣蕩漾,二人為圓心十幾丈範圍內全被籠罩。

「花子香……?」許昊蹙眉,雖然這種迷魂香品階不低,但對自己使,根本就是關公門前耍大刀!

「呵呵……」許昊搖頭笑了,眼眸中精光一閃,這傢伙還真是死不悔改。

驀然間,只見他猛的張口,五毒心經運轉,氣息狂飆,猶如蟒蛇吞月,鯨吞一樣將四周的花子香盡數被其吸入口中!

這裡再次恢復了正常……

「嗯——」許昊享受的嗅了嗅,笑容滿面,嘖嘖感慨道:「千葉果、百目藤、幻萌草、還加了烈釀花……呵呵呵……味道不錯。」

「你——?」花婆子瞠目結舌,幾乎驚掉了下巴!眼前的少年不但無礙,還把自己花子粉內的成分瞬間分析出來,簡直不可思議!

對方的修為實力不高,若非自己受了重傷無法發揮全力,否則一根手指便能碾壓。這小子甚至連源氣凝形都不懂!可每次,他都能讓自己震驚。

就連自己的絕招花子香,平日里百試百靈,此次也毫無效果!因為手裡寶物不少,即便受傷而境界下降,自己也不畏懼的原因,可今天不但失算,花子香還被對方吞到肚子里!

事情已經遠遠超過自己的想象,花婆子眼中光芒閃爍,看怪物般看著對手,如今要想擊敗眼前的小子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強提修為。

而自己身上的暗傷很可能會因此而加重,準備的療傷手段也不一定能再有效。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