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清水家的宅院實在是過於豪華,導致雷千看著自己的這「一畝三分地」,越看越覺得一副窮酸相。

門口的垃圾桶里還有一張白色的列印紙,估計是小雨忘記扔掉的垃圾吧。

雷千和小雨兩人進行分工,雷千負責帶伊莉斯到浴室,而小雨負責帶愛子回雷千的房間里休息。

不過雷千的這間浴室還真是狹小,泡慣了清水家那帶著假山的巨大溫泉池,再看看雷千的這間只帶一個噴頭、和衛生間共用的小小浴室,雷千真是有種說不出的悲涼感覺。

人跟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喪氣話就不多說了,雷千調好了水溫,接著拿出了伊莉斯最愛玩的水獺玩具(果然是嚙齒類嗎?),然後把伊莉斯弄髒的上衣脫掉,露出了裡面木板一樣的身材,雷千在伊莉斯關鍵的部分上都裹上了毛巾。畢竟是女孩子,雖然身材看起來跟男孩子沒有任何區別。雷千把臟衣服丟到一邊兒,拿出了一個小板凳。

「好了,伊莉斯,現在坐到板凳上,我要給你洗頭啦。」雷千指了指板凳。

「好的,哥哥。」伊莉斯乖乖的依照雷千的指示坐在了小板凳上,玩起了水獺玩具。


真是的,都已經十三歲了,還要讓哥哥幫忙洗澡,自己身前的這個無胸小蘿莉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雷千不禁長長嘆了口氣。

不過既然伊莉斯有十年的空白期,再加上本身就是一使用能力就會喪失部分記憶的體質,智力退化成這樣也是在所難免。

面對一個無論智力還是身體發育都只達到五六歲水平的孩子,總是讓人想要遷就她一些的。

「閉上眼睛,我要打洗髮液了哦。」雷千從架子上抽出了一瓶洗髮液,倒到自己手上,然後慢慢的塗抹到伊莉斯那頭柔順靚麗的金髮上。

也就只有這頭漂亮的金髮能夠顯示出伊莉斯的女孩子味道。不過洗起來卻是相當的麻煩。

就在雷千不斷揉搓著伊莉斯頭髮的時候——

「小千千,只給伊莉斯一個人洗,太狡猾了,姐姐剛剛也被雨淋濕了,姐姐也要來一起洗。」小雨推開浴室的門,出現在了門口,她的身上只裹著一條白色的大浴巾。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剛剛還是一身警服,現在小雨不但把警服脫了,連裡面的衣服也全都沒有了,只剩了這一條大浴巾。

「你一個大人,就不要來搗亂了,等下我給伊莉斯洗完了,你再進來洗!」

「欸?小千千好冷淡啊,明明小的時候是那麼喜歡和姐姐一起洗澡的……」

「小的時候也不喜歡和你一起洗澡!話說我什麼時候和你一起洗過澡了?!」

「欸?姐姐明明記得以前的時候,你最喜歡和姐姐一起洗澡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來著呢?」小雨以手支腮,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

糟了!

再這樣下去,小雨恐怕就要想起死去的妹妹小雪的事情了。雷千好不容易才再次封印了小雨那段痛苦的回憶。

悲傷的回憶,雷千一個人記住就可以了。

如果再讓小雨想起來,她恐怕還會陷入精神崩潰的邊緣。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如果只是洗頭的程度,今天就破一次例,給你洗一下好了。」雷千無奈的說道。

「太棒了,姐姐好開心,小千千你肚子餓了吧,那現在我去給你做點兒吃的吧,當做你給我洗頭的報答。」小雨說完興高采烈的轉身就要向廚房走去。

喂,你就裹著浴巾就去做飯去了?話說,你買好了新廚具嗎?而且,吃完你的黑暗料理,我還有命給你洗頭?

能吐的槽實在是太多,雷千都不知道從何開始吐起了。

總之,先把伊莉斯的頭髮洗完再說吧。

雷千打開了淋浴的開關,然而——

沒水!

雷千左右旋轉著開關把手,但是別說是熱水了,連冷水也沒有。

「怎麼了,哥哥?」頂著一腦袋泡沫的伊莉斯疑惑的看著雷千,雷千冷汗都流下來了。

停水?!

在這關鍵的時刻居然停水了。

「噔噔噔」,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廚房的方向向浴室傳來。

然後裹著大浴巾的小雨再次出現在了浴室的門口。

「啊咧,小千千,為什麼廚房裡面洗菜的水龍頭不出水啊?」小雨疑惑的問著。

雷千本人還想問呢!

「小雨,最近家門口有沒有放著通知單或者廣告紙什麼的?」雷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一張白色的列印紙,不過我已經把那種紙扔到門口的垃圾桶里了。」小雨笑眯眯的說道。


不要若無其事的把停水通知單這麼重要的東西亂扔啊!

「哥哥,還不可以沖水嗎?」伊莉斯抬起頭看著雷千,很顯然,糊在頭髮上的泡沫讓伊莉斯難受的都快哭了。

這,雷千要怎麼告訴她沒水的事情呢?

十分鐘之後,伊莉斯頂著滿腦袋泡沫,抱著大臉盆,和雷千、小雨一起走在通往附近公共澡堂的路上。

雷千的錢包又該哭泣了。


他藏在家裡的私房錢全拿出來也只有二百多塊。

剩下的全變成伊莉斯的點心零食和愛子的護髮用品了。

說到愛子,她現在因為旅途的勞累,已經沉沉的躺在雷千的床上睡著了。

如果知道出來洗澡沒有帶她,不知道愛子會不會發脾氣呢?

話說小雨隊長,你就在大浴巾外面添了一件外衣就這麼出門了?

雷千有時候真是搞不懂小雨到底粗神經到了一種什麼樣的境界。

「歡迎光臨……」當公共澡堂的接待大媽看到這奇怪的三人組合,也不禁露出了詫異的目光。

「兩個大人,一個小孩兒。」雷千紅著臉向大媽小聲說道。

「哎呦,你們這對夫妻還真是年輕,居然孩子都已經這麼大了。」女人一到了大媽的歲數,就愛開始八卦。

「哎呀,您看的出來我和他是夫妻嗎?」小雨紅著臉說道。


小雨隊長,你這話茬也接的太順了吧……

「夫妻是什麼,是肺片兒嗎?」伊莉斯側著滿頭泡沫的腦袋,不解的問道,大媽已經開始捂著嘴偷笑了。

居然知道肺片兒,會不知道夫妻是什麼……雷千甚至懷疑伊莉斯是在裝傻。

但是對於伊莉斯這種什麼都能和吃掛上鉤的吃貨本質,不關注夫妻的本來意思也是很正常的。

「夫妻就是我和小千千之間的關係哦!」小雨對伊莉斯耐心的解釋著。

我和你之間是這種關係就出鬼了!話說你不要誤人子弟了好不好!

雷千簡直對這兩個隨意歪解詞語意思的傢伙無語了。

總之,交了錢,趕緊進去洗完了好回家睡覺。雷千不但身體疲憊,連心也累到了一定程度。

雷千抱著澡盆就向男浴室走去,然後他發現後面的那隻嚙齒類的跟屁蟲也要跟他一起進男浴室。

連小雨也毫無違和感的跟在他們兩個身後,絲毫不在乎雷千腦袋頂上「男浴室」這三個大字。

你們是準備組團去刷男浴室的打怪隊伍嗎?

「你們的浴室在那邊啦!不要跟著我!」

「欸,哥哥不給我洗頭了嗎?」

「讓小雨給你洗也是一樣的!」


「欸,不能和小千千洗鴛鴦浴了嗎?」

小雨同志你越說越過分了啊!在小孩子面前說到這個詞真的好嗎?

「鴛鴦浴是什麼?是一種火鍋底料嗎?」

還好這個小孩子是個吃貨加笨蛋……

雷千費了半天勁兒,才總算一個人走進了男浴室。

等泡到浴池裡之後,雷千才總算長長舒了一口氣。

養個妹妹還真是累,特別是還有個不靠譜的姐姐的時候。

「唉!」雷千大大的嘆了口氣。

「你有什麼煩惱嗎?」一個聲音突然從雷千的身邊傳來。

雷千扭頭看去,一頭銀色的短髮,面無表情的撲克臉。雖然是第一次見面,雷千卻覺得這個人的長相相當的熟悉,就好像——

比比安!

那個非洲裔的少年一樣。

然而比比安是黑髮,而且臉上總是掛著漏齒笑,他那幾顆潔白的大牙在黑色的皮膚映襯下顯得尤其明顯。

不過比比安的能力是「變色龍」,想要變成任何發色、任何膚色都是輕而易舉的。

比比安在雷千第一次住院期間就失蹤了,一直不見蹤影,連住所也被炸得稀爛,雷千隻在比比安住的地方找到一台克隆體,現在放在花舞娘所開的花亂亭中保管。

但是,比比安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難道只是長的像而已嗎?

「比…比…」雷千太過驚訝以至於舌頭都開始打結了。

「時候不早了,我的同伴們還在等我,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你還能看到這個我。」疑似比比安的少年說完這句奇怪的話,從浴池裡站了起來,向更衣間走去。 雷千從來不看電視。

並不是因為電視節目有多麼的不好看,也不是因為雷千不喜歡躺在沙發上舒舒服服的吃著薯片,撥拉著遙控器。

而是因為——

第一,雷千沒有沙發。

第二,雷千吃薯片會塞牙。

第三,所有雷千想看的節目都可以在網上找到。

所以雷千寧可待在家裡上網,也不願意去酒吧里喝著涼啤酒,看閉路電視。

而且他人生的唯一追求就是做一個沒有追求的妹控,所有的萌妹用品都可以在網路上買到,那麼要電視沒有任何作用。

然而現在,雷千的客廳里就擺放著一台巨大的52寸等離子大電視,位置就在以前那張昂貴的會課桌所在的位置,當然那裡現在的地板上仍然保留著娃娃掉下來時候砸的大坑。

當然這台電視並不是雷千花錢買的,而是清水家的管家三井特意從八公島上送過來的。

作為清水貓美的課時費。

電視只是清水家生產的眾多產品之一,然而這台大電視卻依然是其中的傑出產品。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