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大力今天可是來到海島第一次這麼興奮,旁邊的兩個姑娘也起來了。

只不過於樑看到***的那一聲尖,依舊感覺自己的眼神略微有些多少。

就好像自己昨天晚上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情一樣。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連忙抽了茨木自己一個嘴巴子,就這樣一臉不爽的開口。

“你他大爺的!這有什麼好怕的?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老子又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兒,這有什麼好怕的呀。”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此時此刻也不知道這傢伙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輕輕搖了搖頭,就這樣站了起來。

當他出門的時候,對面的幾個人已經站在了原地,看起來還真是有模有樣的。

接着於樑點了點頭。

順勢便將金屬球打開了,畢竟現在可是直播環節。

當於樑打開金屬球的時候,就已經有十幾萬粉絲都在這裏秒進來了。

所有人都在和於樑打着招呼。

“Hello樑爺!”

“樑爺,昨天晚上睡得怎麼樣啊?”

“是不是挺爽的?最起碼昨天晚上已經有個小窩了。”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跟於樑問好。

於樑也沒有什麼架子可言,就這樣對着衆人微微一笑。

“是啊,最起碼在這帳篷裏面休息,絕對要比露天睡覺舒服多了,你們大家昨天晚上睡得怎麼樣。”

“那絕對沒有問題了呀!”

“就是就是,我也覺得自己昨天晚上睡得挺不錯的。”

也就在這時,於樑下意識轉過頭,這纔看到旁邊的兩個姑娘已經醒過來了。

於樑轉過頭看着對面的大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無奈了。


“我說大力呀,你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越來越搞不清楚了,還有你今天怎麼醒來這麼早啊,平日裏不都得我叫你醒來嗎?”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大力輕輕搖了搖頭。

從大力臉上的表情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大力到底有多麼激動了。

“我說老哥看你這話說的,今天咱們就得直接衝進去山林之中了,你說我能不高興嗎?”

當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直接就炸鍋了。

“樑爺,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就是就是,你這也不跟我們講清楚,我們怎麼知道發生了什麼呀。”

“昨天晚上關直播的時候,不是還說讓他們幾個人留在這裏,你一個人進去嗎,怎麼這一覺醒過來,突然之間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昨天晚上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精彩的事情,這也不跟我們大家好好分享一下呀。”

而此時此刻於樑聽到這些人說的這些話之後,整個人只覺得自己一陣無奈,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輕輕搖了搖頭。

“不是你們大家想象的這個樣子,主要問題之前確實也有些着急,我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總覺得自己一個人進去的話,旁邊的這幾個人會有些不太樂意呀,所以我考慮了一下,終究還是決定……帶着大家一起進吧。”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直接轉過頭對着旁邊的幾個人微微一笑。

“你們大家也不用擔心,雖然說***受傷了,不過我剛剛已經看了傷口,確實沒有什麼大礙,這樣一來的話,只要保守一些……我們不去那些特別崎嶇的路面,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一下子都激動了。

“原來是這麼個情況啊!”

“不得不說你們幾個人一起行動肯定更好看!”

“說的是啊……確實挺不錯的,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可就有意思了!”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開始說這些話了。

沈怡就這樣走到了於樑面前,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我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只是這個樣子做的話,會不會太過於麻煩你了,畢竟我們幾個人都沒有什麼經驗,大力還會幫你一下,不過我們兩個人應該是什麼都幫不到的。”

大力聽到這句話之後,直接就跑到了沈怡的面前,就這樣一臉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這個你就放心好吧,我和老哥兩個人一定會保護你們兩個姑娘!把你們兩個人交給我倆,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大力這傢伙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自信了。

當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沈怡一個沒忍住,就這樣掩嘴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對着大力輕輕的點了點頭。

“說的有道理啊,我也非常相信,你們兩個人,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於樑直接走到了昨天燒過的那些木炭面前。

“在野外生存,我們必須要保持一個絕對乾淨的口腔,而且又沒有牙刷,所以你們大家必須要跟着我一起走,把這些木碳捏碎,然後嚼進嘴裏,用手指進行塗抹,待會兒用水一衝,這樣一來的話,就能夠保持一個口腔的清新了!”

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只不過當他說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兩個姑娘一下子就尷尬了。 此時此刻能夠十分清楚地感覺得到,***和沈怡兩個姑娘臉上的表情非常難看。

沉默了片刻之後,沈怡這才輕聲開口。

“你的意思是直接把木炭吃進嘴裏嗎?這個我們兩個人……”

還不等沈怡把話說完,便看到於樑直接就把這些木碳在手裏捏碎,下一秒鐘就這樣放到了嘴裏開始咀嚼。

嘎吱嘎吱。

咀嚼了一陣子之後,能夠看得出來,於樑的嘴裏已經全部都變成了黑色。

當於樑看到了這一幕之後,整個人長出一口氣,從這兩個姑娘臉上的表情之中也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得出來。

半月天使

接着於樑開始用水漱口,雖然說這木炭在嘴裏確實黑黑的。

甚至於看起來還略微有些噁心的感覺。

重生之夏奕穎的幸福人生

“我去,我去!你們大家剛剛看到了沒有?樑爺在給我們變戲法嗎?”

“用木炭刷牙竟然比牙膏刷的還要乾淨亮白啊!”

“一看你們大家就有些不淡定了吧,其實木炭還是有很多作用的,可以將嘴裏的一些有害雜質全部都清除出來,如果是在野外用木炭直接刷牙的話,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終於來了一個明白人。”



於樑將自己的嘴巴弄乾淨之後,轉過頭對着對面的幾個人輕聲開口。

“都已經這樣了,你們大家也都學着我去做吧,口氣非常的清新,還有一股木碳的焦味,這個味道還是很好聞的,在野外我們必須要保持自己的口腔清潔,因爲我們不知道自己的口腔裏面到底有沒有什麼會讓人生病免疫力低下的細菌。”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轉過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直播間。

“我希望你們大家也都能夠明白,如果要是把一些細菌吃進了肚子裏面。最起碼肚子裏面的腸胃可以消化,而且我們身體裏面有自帶的免疫力。”

“但是口腔裏面的這些細菌是沒有辦法徹底根除的,所以在野外用木炭刷牙是最好的辦法,當然,如果你們要是能夠拿上牙膏的話就更好了。”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接着轉過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兩個姑娘和大力。

也就在這時,於樑伸手指着對面的大力,對着大力輕聲開口。

“你現在就不要考慮這麼多了,先給兩個姑娘開個頭。”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重重的點了點頭。

也就在這時大力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順勢就拿起了一把木炭,直接放進自己的嘴裏。

使勁開始不停的咀嚼着。

過了得有半分鐘左右,大力這才把自己的嘴巴給弄好。

弄好了之後,大力轉過頭對着對面的***和沈怡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老哥沒有騙我們,我感覺這個味道還是很不錯的,甚至於還有一股清香的味道。”

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和沈怡兩個人都是一臉的半信半疑,因爲兩個姑娘有些不太相信大力這個傢伙。

只不過就在這時,對面的於樑一臉無奈的看大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無奈了。

這傢伙現在真的是吹牛一點草稿都不打,怎麼好意思跟人家兩個姑娘說這些話來着?

這木碳還能有清新的味道嗎?簡直是騙傻子呢。

對面的兩個姑娘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雖然說一個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略微有些難看,不過都已經這樣了,兩個姑娘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和沈怡沒有絲毫猶豫,就這樣一把抓進了木炭放進嘴裏。

從兩個姑娘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這木炭的味道,確實不怎麼樣。

直播間這羣傢伙一下子就開始帶節奏了。

“哈哈哈!你們看看這兩個姑娘的表情啊!”

“樑爺和大力兩個人簡直是太壞了!很明顯就是欺騙人家呀。”

“我看他們兩個人不僅僅在欺騙那些姑娘,還在欺騙我們觀衆!”

“感謝雲空間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老鐵們禮物刷起來,給樑爺和他的隊友們一些鼓勵和支持,待會兒給我們營造出來一個前所未有的氣氛!”


“感謝小霸王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你有什麼牛逼的,老子這一下可得迎頭趕上了,別問我爲什麼有錢就是任性!”

“哈哈哈!怎麼小霸王的名字還不換過來呀,這個名字看着好像有些喜慶啊?”

“就是就是……看來小霸王昨天應該是發工資了,也不知道這些大佬們一個月到底有多少錢的工資呀!”

“感謝一生所愛送來的一架飛機,老子後半個月就準備吃土了!”

“感謝小狐狸送來的一架火箭,看你們幾個人玩的這麼開心,我也給你們暖暖場子吧。”

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吃了一個木炭而已,便看到直播間的禮物一直都在不停地自由飛翔。

足足過去了得有七八分鐘左右,兩個姑娘這才緩過來。

只不過緩過來之後,於樑笑呵呵地看着兩個姑娘,對着兩個姑娘輕聲開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