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雷風繼承了時間與空間的異能,他們是命中註定的宿敵,不是你死就死我亡。

因此,對於活了那麼多年的武神來說,自己的實力已經可以說是達到了極限,根本就不能在晉級了,死又死不了,只能期待有一個對手,能讓自己感到生命危急的對手,哪怕是死也要轟轟烈烈。

而血帝卻是決然的相反,已經被世界上東西所迷,金錢、權利、美女……要什麼有什麼,他不希望自己的生命有任何一絲的危險出現。

終,導致了世界上兩個最強者的不同做法。

看到兩個宗師級的忍者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雷雅心急不已,因爲她也認爲雷風現在是重傷之軀,但是卻是有心無力啊!整個人被喬特和愛麗絲纏得死死的。

喬特就不用說了,和龍極交過手,對於雷雅的變異雷系異能熟得很,整個人非常的滑稽,只是不但的騷擾雷雅也不發動強烈的攻擊。

愛麗絲也是難纏的很,是變異的異能,但是卻不是遺傳的,而是變異而來,本來乃是風系異能,卻變得傾向於對空間的控制,但雖然卻不能和空間異能相比,但是也遠超於風系異能,她自稱控制異能。

周圍的空間時不時的出現阻隔,弄得雷雅滿是憤恨。

看着前面戰成一團的人,雷風沒有改變自己微笑的面容,擺明了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弄得熊君緊皺眉頭,對於自己的全力一擊,他是信心滿滿,但是看雷風的面容,哪有受傷的樣子啊!

“等着看結果就行了,雷風是不是真的受傷了。”卡拉蒂麗對着熊君笑道。

經過短暫的休息,熊君也恢復了一些能量,站起來憨笑道:“你說的有道理。”

冰姬和卡拉蒂麗的算盤打得很好,無論雷風和媚女兩方哪一方贏了,她們也沒有什麼損失。雷風贏了,遵守雷風定的約定就行了,只要自己的國家不惹猛虎帝國就成;媚女她們贏了就更加的不用說了,猛虎帝國不完纔怪,那她們就更加容易向自己的國家交代了。

總之最好的一點就是,她們是宗師級的存在,無論哪一方都不會輕易的得罪自己,自己對於這一次的事情肯定是贏家。

熊君也沒有再次參與,不說自己現在的實力沒有恢復,就是恢復了也不會參與,因爲他當這出頭鳥乃是爲了償還美國的一個人情而已。

本來準宗師級的他知道他自己的缺點,已經沒有可能問鼎宗師級了,於是嘗試了美國的基因液,而對於熊君這種有着超好體質的人,美國也是樂於收集數據,於是熊君就欠了美國的一個人情。

而他這一次向雷風開打就是還人情,儘自己所有的能量與雷風拼死一戰,不論結果。

現在他已經做了,他也不想和雷風結下仇,剛纔是光明正大的決鬥,雷風也不會專找自己的不是。插手,這雷風死了是好,但是死不了而是逃了的話,那自己和國家的日子就慘了。

雷風所在周圍的地下無緣無故的傳來了一絲絲的詭異震動,如果雷風沒有時刻的注意着自己周圍的變化,那一定發覺不了。再加上雷風不遠處正打得火熱,那轟轟的聲音更是不絕,地上那麼一點點詭異的震動實在難以引起人的注意,但可惜他遇到的是雷風。

雷風一看不遠處的混戰就時刻的注意着甲賀和伊賀的去向,再加上自己對於空間的理解,他們想要接近雷風,實在是太難了。

不止地上的那個,還有一個也已經出現在了雷風的身邊幾米處,空間的一絲波動,驚動了雷風。

對於兩人,一個隱身,一個遁土,雷風對於他們的位置掌握的一清二楚,但是卻是非常的鎮定,想來是不動則已,一動驚人啊! “死吧!”兩聲怒吼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

“小心。”看着甲賀和伊賀突然出現在雷風的面前,大呼一聲。

龍極和殭屍王眉頭皺了皺,沒有說什麼,但是也是關注着雷風,只要雷風有什麼危險,想來一定會不惜一切將雷風救下。

對於龍極來說,雷風可是他的女婿啊!雷風失蹤的三年,雷雅的失魂落魄他看在眼裏,心疼不已,所以他不會讓雷風再離雷雅而去。

殭屍王呢?那可是奉了他老祖的命令的,老祖基本就沒有對自己命令過什麼,這個命令自己沒有辦到,那老祖可是會他非常失望的,甚至還會受到懲罰。

甲賀和伊賀兩人持劍一個從上劈下,一個從下往上撩,可能是對自己太過自信的原因,不止是大喝出聲,而且還現出了身形。

“空間牢籠疊加。”雷風一臉笑意的低喝一聲,無形的防護罩出現在雷風的周圍。

“吱吱~~~”刺耳的聲音響起,火花乍現。

甲賀和伊賀兩人一驚,雙雙飛起。

“甲賀流之甲賀穿刺。”

“伊賀流之一字文斬。”

兩聲暴和,伴隨着一把閃耀着亮光的巨劍和一把閃耀着淡黃色的巨刀。

“嗤、嗤~~~”

劍、刀就像不受阻隔一般一下子穿過了雷風的空間牢籠。

“不~~~”雷雅悲慼的大喊起來。

“糟了。”龍極和殭屍王一驚,剛纔看到雷風輕易的攔下了甲賀和伊賀的攻擊,兩人頓時放鬆了,現在想要相救已經來不及了,更何況還被人纏着。

轟……

塵土飛揚,黃沙漫天。

“雷雅,你的對手可是我們,現在還有時間去注意別人的戰鬥,我們不得不佩服你。”說着,愛麗絲不客氣的對着雷雅加大了攻擊。

雷雅顯然是受到了雷風的影響,根本就無心迎戰,喬特也看出了這一點,戰鬥也越來越加的犀利。

龍極注意到雷雅的戰鬥,整個人也逐漸的暴躁起來,媚女和雷爾曼漸漸的吃不消了。

對着站在一旁的冰姬和卡拉蒂麗兩人喝道:“冰姬、卡拉蒂麗你們兩個還不動手嗎?要知道現在雷風已經死了,不要說我沒有警告你們,現在你們參戰,那麼最後的‘蛋糕’還是有你們兩個的一份的,若是在旁觀可就不要怪我們幾個事後找你們算賬了。”

面對媚女的威脅,冰姬報以冷笑,卡拉蒂麗卻是大喊道:“媚女,你確定要這麼做嗎?”話了也含着淡淡的威脅。

“靠!”媚女心裏怒罵了一聲,想着趕快的結束戰鬥,卻沒有想到這卡拉蒂麗和冰姬不是好惹的,逼急了她們,如果加入雷雅的陣營,那他們就危機了。

其實能活到宗師級的人物,哪一個會是好惹的呢?

冰姬爲什麼沒有反駁媚女的話呢?因爲她知道媚女說的話根本就不可信,如果媚女等人聯手對付自己和卡拉蒂麗,那後果會是什麼,她們兩個就是死也能落下陪葬的人物吧!或者讓她們逃了,那將是媚女等人的噩夢。

雖然不能滅了媚女等人,但是時不時的騷擾一下卻是可以的。

“哈哈哈。”甲賀大笑道:“冰姬、卡拉蒂麗,媚女是開玩笑的,你們就一旁觀戰好了,有我們兩人在,哪用的你們兩位女士動手啊!”

話已完結,甲賀和伊賀攻向了雷雅,四個宗師級的人物對付一個宗師級的人物,這要是被人看到肯定會被鄙視死的。

但是他們卻沒有這麼想,這場戰鬥的主要人物就是雷風,現在雷風已經被消滅了,那麼接下來的就是雷雅了。

其一:雷雅是猛虎帝國現在唯一的宗師級人物,也是最強者,只要拿下了雷雅,那對付猛虎帝國就容易了;其二:世上沒有不通風的牆,雷雅是龍極的女兒怎麼能瞞得過這些傢伙呢?雷雅被拿下了,憑藉着龍極對雷雅的愧疚,那這場戰鬥還不結束嗎?

但是,就在媚女覺得勝券在握時,卻忘記了雷風的存在。

只是輕傷的兩個會逃不過甲賀和伊賀的攻擊嗎?只不過是想讓媚女等人輕心,那樣子纔是重創衆人的最佳時期。

黃沙平靜下來,雷風剛纔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而已。


就在雷雅被四人逼得節節敗退,準備不顧一切硬拼時,雷風的聲音想了起來:“你們要爲你們的所作所爲付出應有的代價。”

“什麼?”媚女等人聽到雷風的聲音大驚,龍極等人大喜。但是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空中。

雷風就像人間帝王一般的漂浮在雷雅等五人戰鬥的上方不遠處。

“時空錯亂。”低喝一聲。


然後衆人大驚,進入雷風的領域的人四人就不用說了,媚女等人也是驚住了,一個準宗師級的人物居然利用領域來對付四個宗師級的人物,就是加個雷雅那也是白搭啊!

就如龍極這般的人物,實力在媚女之上,但也不敢使用領域對付她,畢竟同等級只見,破域而出是很有可能的,使用領域在同等級只見反而是最不理智的做法。

但是,雷風爲什麼要這樣做,他是傻子嗎?很多事情都表明了,雷風不是。

雖然媚女等人疑惑,但是戰鬥仍舊繼續着,只能說雷風等人重新重新時,應該就是結果的出現了。

喬特四人現在是一臉的氣憤,雖然猜到了是在雷風的領域裏,但是這領域真的很坑爹,見不到其他人不說,自己的攻擊基本也沒有什麼用。

他們卻不知道,現在的雷風也不好受啊!四個人不斷的攻擊,如果不是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時空錯亂,領域早就被四人暴力的破開了。

至於分開對付就不用說了,現在自己都分身乏術了,哪裏有辦法啊!

只能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領域,一邊看着身上的能量越聚越多的雷雅,臉上的微笑更加的濃了,現在雷風身邊的人都知道,雷風自從這次回來之後變了很多。其中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無論是處理什麼事情都是一臉的微笑,而在對付敵人時,這笑意越濃,代表着他的敵人將越慘。

雷雅一邊集聚着能量,看着雷風的表情,一邊爲喬特等人默哀,你們這一次真的慘了。 外面的戰鬥依舊,但是也沒有了剛纔白熱化的氣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雷風等人出現的剎那間,那一剎那將最有可能是決定勝負的那一刻。

從雷風等人消失已經三分鐘過去了,若是別的死活,那三分鐘只是一瞬間,但是現在卻是那麼的漫長。

其中感觸最大的就屬熊君了,現在誰不知道雷風根本就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啊!要不然能在自己的領域裏和雷雅一起撐住四個宗師級的攻擊這麼久嗎?

“風哥,我的能量已經聚集到最強大的狀態了,但是你能承受得住嗎?”雷雅氣喘吁吁,臉色蒼白,虛弱的說道。

“放心吧!雅兒,接下來的就看我的吧!不給這些人一個威懾,他們當我是泥人啊!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啊!”

看見雷風如此的堅決,雷雅不在說什麼。

雷風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時空錯亂,自己慢慢的靠近了雷雅,笑道:“準備了,撐住了,勝負就在一瞬間。”


雷雅輕輕的點點頭。

雷風一瞬間撤銷了時空錯亂,所有人突然出現在半空中。

環境突變,喬特四人不斷的攻擊一瞬間中斷。

出現了,龍極等人心裏驚呼。

媚女、雷爾曼、吸血鬼王猛地一震,然後快速的衝上了半空,以此同時能量集聚,分明就是要讓雷風和雷雅就此在世上消失啊!

龍極和殭屍王的反應也不慢,緊隨三人騰空而上,同時能量也在聚集。

喬特四人經過了短暫的遲疑之後,身上的能量也不斷的噴出,整個天空一下子多彩多姿。

龍極和殭屍王看到雷風那陽光到不能在陽光的笑容時,心裏一驚,有陰謀,再看看雷風身邊的雷雅,龍極心裏瞭然,原來是上一次使用的絕技,那能量雖強,但是也抵不過媚女等人的合擊啊!

龍極不解,就是媚女等人也是不解,特別媚女,已經領悟過那紫金猛虎的威力了,憑那能量不能和他們衆人的合力比。

所以,空中的衆人分成了兩批,幫助雷風的龍極和殭屍王相信雷風有自己的方法,趕緊和美女等拉開距離,以免殃及池魚;而媚女她們則是用盡全力一批,力殺雷風和雷雅。

“給我消失吧!”

衆多的能量直衝雷風和雷雅,在空中融聚成一束彩色的能量光柱,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轉眼間就出現在雷風和雷雅的面前。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靜靜的看着這一幕的結果。

衆人所期待的紫金色猛虎沒有再次出現,只見雷風帶着雷雅迅速快退,以此同時,一個巨大的裂縫出現在彩色光柱的必經之路,“空間之刃”,不過也只是螳臂當車而已,根本就擋不了。

但是下一刻龍極和殭屍王的心幾乎提到了喉嚨上,媚女等人則是一副我們贏了的笑容。

爲什麼?因爲雷風和雷雅趁着“空間之刃”抵擋住彩色能量的瞬間,在那彩色能量的面前消失了,去哪了?誰都知道是雷風再次發動了領域啊!這不是找死嗎?憑那彩色光柱的能量,就是龍極也自問擋不住啊!發動領域不過是自找死路,領域被破之後就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雷風和雷雅發動紫金猛虎的能量,龍極相信就算他們不敵,那最多也是重創不至於丟了信命啊!因爲有他和殭屍王在啊!現在的媚女他們發動了這麼強的能量,能量也應該沒有剩多少,自己和殭屍王雖然消耗了不少,但是保住雷風和雷雅不成問題啊!

轟……一聲巨響在空中響起,整個天空一瞬間色彩斑斕,猛虎城的百姓一個個都盯着炫彩的天空,甚至有些小孩子孩子問自己的父母,什麼地方有這麼漂亮的煙火賣。

只有虎一等知情人知道,這是由宗師級的人物大戰而產生的能量,可想而知,這戰鬥是何等的激烈,同時他們也意識到自己的實力與宗師級的差距。

噗~~~鮮血從空中灑落,雷風那潔白的頭髮散亂不堪,同時血跡斑斑;而雷雅整個人仍舊是散發着紫色的光芒,但是臉上也沾染了雷風的鮮血。

看着雷風領域被破,重傷,雷雅的眼淚忍不住的流了下來,現在的她如果能動的話她真的想要殺了媚女他們,但是雷風的話她不敢不聽,雷風付出了那麼多,爲的就是最後一擊,也是這一戰的關鍵。

鮮血灑空,龍極和殭屍王大驚,直奔雷風的方向。媚女等人大喜,也是直奔雷風而去。這些人卻都忽略了高空中閃耀着紫色光芒的雷雅。


對於龍極和殭屍王是關心則亂,而媚女他們則把雷風看的太重了,而忽略了雷雅,在她們的眼中雷風自己都直線從空中垂落,臉色蒼白,還哪有能力保護雷雅啊!而雷風現在的狀況雷雅沒有出現,想必也是傷的不輕。

倒是身爲旁觀者的熊君和冰姬三人看着真切,但是也是不解雷雅爲什麼不動手,只是凝聚能量,但是他們都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沒有開口。

看着媚女等人拼命的直襲自己而來,雷風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宛如二月的陽光,溫暖人心。

但是媚女等人卻是危機感大盛。

忽然,雷風在衆人的面前消失了,一個直線下落的人居然會消失,這是有預謀的。想要後退,但都不敢肯定雷風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