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醫院的院規並沒有規定,醫生不能誤診。只要誤診不出人命,醫院不能無緣無故地解聘他,否則,要賠償很多的違約金。”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

一直默不作聲的韓老,這時,長嘆一聲:“非凡說得很對,這事,暫時先忍一忍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蘇月英氣得咬牙切齒。

“這裏,病人這麼多,先忍一忍,等幫這些病人看完病,你再去找院長,不是更好麼?”楊非凡一邊說,一邊繼續觀察小男孩的病情。

陳嫣走過來,抓住蘇月英的手,用眼神示意她別衝動。

蘇月英氣得直跺腳,只好將劉忙誤診的事情,暫時壓下去。

就在這時,中年婦女弱弱地問道:“楊神醫,我兒子的病,真的可以治好嗎?”

“可以!”楊非凡無比堅定地道。

中年婦女的兒子,只不過是得了哮喘病而已,楊非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治好他。

哮喘是小兒常見,反覆發作的氣喘痰鳴疾病。哮以陣發性,喉間有哮鳴聲爲主症;喘以呼吸急促,甚至,張口擡肩爲特徵。

哮分寒熱,喘分虛實!

聽到楊非凡這麼說,中年婦女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楊非凡拿出銀針,以能量之火消毒後,快如電閃般,扎進小男孩的天突穴、膻中穴、尺澤穴、肺俞穴等穴位上。

韓老看到楊非凡那無比熟練的鍼灸絕技後,禁不住連連點頭。

此刻,身爲國醫的他,心中無限感概,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

楊非凡運轉能量,慢慢地捻轉銀針,將天級能量,一點一滴地經針尖,輸送到小男孩的身體裏。

沒多久,小男孩的咳嗽聲,徹底地消失。

十多分鐘後,小男孩的哮喘聲,不復存在。

換言之,楊非凡施展鍼灸絕技後,收到了立竿見影的功效!

“神醫啊,果然是神醫!”

“楊神醫不愧是楊神醫,就連鍼灸絕技,也神乎其神!”

“我見過很多懂鍼灸的醫生了,就是沒有見過,像楊神醫這樣,鍼灸絕技達到爐火純青境界的人!”

“此人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

診室中,全場一片譁然,幾乎所有的病人,都對楊非凡神奇的鍼灸絕技,讚不絕口!


現在,由於楊非凡的能量已經達到了天級,所以,施展鍼灸絕技,纔會收到神速的功效!

如果是換成以前,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快就收到這麼好的效果!

歸根結底,是天級能量在起作用!

自從楊非凡成爲天級強者後,他的能量,如同滾滾長江之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結束鍼灸後,楊非凡拔出紮在小男孩身上的所有銀針,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好了!”楊非凡收起銀針,微笑道。

“這麼快?”中年婦女不敢相信地問道。

“這樣的速度,已經算慢了!”楊非凡笑道。

如果楊非凡的能量達到天級巔峯階段,那麼,鍼灸的速度,會更快!

“謝謝你,楊神醫!”中年婦女感激涕零地道。

“不客氣!”楊非凡擺了擺手,然後道:“你兒子哮喘病的標,已經治好了,不過,爲了防止復發,所以,還需要服用一段時間的中藥,以便標本兼治,鞏固療程!”

“嗯!我明白了!”中年婦女點了點頭。


楊非凡開了一張射干麻黃湯,合併都氣丸加減的藥方,遞給蘇月英。

“小月月,麻煩你幫忙抓一下藥。”楊非凡大有深意地,笑看着蘇月英那曼妙的身軀。

“幹嘛每次都找我去抓藥?你可以找陳嫣啊!”蘇月英喵喵嘴,故作生氣地道。

“陳嫣正忙着呢!”說到這裏,楊非凡對着陳嫣道:“小嫣嫣,你說是嗎?”

“是你妹!”陳嫣白了楊非凡一眼。

很顯然,陳嫣還在吃醋,生着悶氣。

楊非凡笑了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所有在診室中等候看病的病人,面面相覷,暗暗稱奇!

蘇月英冷哼一聲,故作生氣地將楊非凡手中的藥方,搶了過來,然後,仔細地觀看。

“山萸肉9g,熟地黃9g,補骨脂9g,山藥9g,茯苓9g,款冬花9g,紫菀9g,麻黃3g,細辛3g,射干9g。”

蘇月英微微一愣,然後說道:“這張藥方,是在射干麻黃湯,合併都氣丸的基礎上加減。”

“對!”楊非凡微笑地點了點頭,然後道:“想不到,我們的蘇大小姐,對藥方蠻有研究的嘛!”

“那是!”蘇月英洋洋得意地道:“別少看本小姐,本小姐曾經學過方劑學,哼!”

楊非凡對着蘇月英微微一笑,然後,豎起了大拇指!

“這是一張扶正祛邪,標本兼治,治療虛實夾雜,久喘咳嗽的哮喘病藥方,對吧?”蘇月英問道。

“對!”楊非凡笑道:“全中!”

“爲什麼不開其他的藥方呢?”蘇月英弱弱地問道。

“量體裁衣,對症下藥!”楊非凡笑道:“哮喘分爲寒性哮喘;熱性哮喘;外寒內熱哮喘;虛實夾雜哮喘;肺氣虛弱哮喘;脾腎陽虛哮喘;脾腎陰虛哮喘,治療時,一定要區分清楚!”

“因爲,這個小男孩屬於虛實夾雜的哮喘,所以,你纔會開這個扶正祛邪,標本兼治,治療虛實夾雜,久喘咳嗽的哮喘病藥方,對吧?”蘇月英打破砂鍋問到底,誓要弄個明白。 “對!正是由於這個小男孩屬於虛實夾雜的哮喘症,所以,我纔會開這個藥方。”楊非凡微笑地點了點頭。

蘇月英對楊非凡的醫術,深信不疑!不過,她卻想不明白,楊非凡爲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可以確診?

哮喘病頗爲複雜,一般的醫生,要確定屬於哪一種症狀,通常都需要望聞問切,仔細地候診。

然而,楊非凡只是通過望診和把脈,就已經確診,真不可思議!

爲了印證楊非凡的診斷,蘇月英拿起聽診器,放在小男孩的心臟部位,仔細地聽診,果然發現和楊非凡所說的一樣。

蘇月英擅長的是西醫,不是中醫,所以,她纔會用聽診器去聽診。

楊非凡看見蘇月英這個認真的樣子,微笑道:“怎麼樣,蘇大小姐,我沒有診斷錯誤吧?”

蘇月英收起聽診器,嫣然一笑,“你楊神醫的大名,果然名不虛傳,本小姐佩服!”

言下之意,蘇月英認同了楊非凡的說法。

“那是!你也不看看哥是誰,哈!”楊非凡洋洋得意地道。

“得瑟!”蘇月英冷哼一聲,拿起楊非凡給她的藥方,走到藥櫃旁,認認真真地抓藥。

正在忙碌的陳嫣,聽到楊非凡和蘇月英的對話後,心中莫名其妙地泛起了一股醋味。

坐在一旁的韓老,看在眼裏,明在心裏。

此刻,韓老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苦笑地搖了搖頭。

韓老是過來人,他清楚明白,陳嫣和蘇月英,都喜歡楊非凡。

同樣,他清楚明白,陳嫣在吃醋。

這時,楊非凡的耳邊,響起了一把如同蚊子般的聲音,“小徒弟,你很博愛,但,博愛未必是一件好事。”

很顯然,韓老正在用千里傳音神功,和楊非凡在說悄悄話。

楊非凡看着韓老,運起千里傳音神功,弱弱地道:“師父,你真是說到了我心裏的痛處,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博愛?”

韓老繼續苦笑地搖了搖頭,“要怪,就怪你太優秀!”

“師父,我也不想啊!”

“別說這些沒大志的話,別人想都想不到,你卻不想優秀?沒搞錯吧?”

韓老的臉,一下子繃得緊緊的,“老婆只能選一個,我問你,你到底喜歡誰?”

楊非凡無比嚴肅地道:“陳嫣和蘇月英,她們都很好!不過,我更喜歡陳嫣!”

韓老的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你的意思是說,你會選陳嫣。”

“嗯!”楊非凡無比嚴肅地點了點頭。

韓老和楊非凡在說悄悄話,旁邊的人,根本就聽不到。

等到楊非凡和韓老說完話後,蘇月英已經按照藥方,抓好了藥。

蘇月英將中藥交給中年婦女,對着楊非凡冷哼一聲。

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蘇月英居然也在生他的悶氣。

多情自古空餘恨,感情這些東西,就算是身爲神醫的楊非凡,也醫治不了自己的煩惱症。

感情這些東西,選了一個愛自己的人後,必定會傷害另一個愛自己的人。

鑑於這個方面的原因,所以,楊非凡才會遲遲不肯做出選擇。

不過,楊非凡心裏清楚明白,他真正愛的人是陳嫣。

沒錯,很多美女都比陳嫣漂亮、比陳嫣優秀,但,楊非凡不知爲什麼,就是喜歡她?

蘇月英、何韻、山泉秀櫻、趙梅、白小柔等人,每一個,都是極品大美女;每一個,都比陳嫣漂亮,但,楊非凡就是喜歡陳嫣。

自從楊非凡來到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實習,問陳嫣藉口罩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喜歡上陳嫣的自然美;喜歡上陳嫣那親切的笑容。

……

中年婦女拿了藥,多謝楊非凡後,離開了診室。

這一天,楊非凡、韓老、陳嫣和蘇月英,都在診室中,忙碌地度過。

雖然,幫人看病很累,但是,很快樂!

有了楊非凡的幫忙後,韓老整天的工作,都變得十分輕鬆!

晚上下班的時候,應韓老的邀請,楊非凡、陳嫣和蘇月英,一同來到了韓老的家中。

韓老的家就在醫院的附近,是院長蘇遠山專門爲他準備的貴賓宿舍。

楊非凡等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韓老的家中,所以,對於韓老的居所,並不陌生。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