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現在的拉法硬頂有19台,加上3台敞篷版,一共有22台,而前面停在路基上的拉法就是金陵唯一的一輛,而且還是頂配版,別說撞了,就是蹭破一塊皮都要幾十萬。

半個億的豪車讓他去碾壓,即使如趙洪武,心裡也有些打鼓。

韓義冷笑道:「碾過去!出了事老闆我兜著。」

「呼~~」

趙洪武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轟著油門朝前邊開去。

刺目的燈光以及排氣管巨大的轟鳴聲、讓那邊正在告白的李康譽半截話噎在嗓子眼,忍不住走了過來。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畢竟也是在商界里打過滾的人,見識過N多牛人,現在金陵這地界上,除了王家那個死胖子外,別的人李康譽都不怵,天塌下來有他老子頂著呢,怕什麼?

這邊眼看著越野車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嚇得紛紛避讓,同時把李康譽那輛大紅色法拉利「拉法」暴露了出來。

「喂喂喂,快停啊!」

「停下停下!」

「不能再開了~」

「康少爺,快把你車開走……」

然而現在說已經晚了。

「砰–」

就在眾人的驚呼聲中,越野車重重的撞在了拉法前臉上,而且余勢不減,繼續朝拉法的身上爬去。

軍用獵鷹車身採用的是鋁合金輕身結構,為的是能最大限度的通過率,該車可跨越850毫米寬的壤溝,440毫米垂直障礙,可爬上60%的坡度,可通過40%側坡,幾乎在任何惡劣的路面上都不可阻擋,如履平地。

另外雖然是輕身結構,其自身重量也達到了兩噸,近4000斤。

這樣的重量壓在「身嬌肉貴」的法拉利拉法上,猶如一個兩百斤的胖子壓在一個萌蘿莉身上一樣,其畫面太美,不忍直視。

「咔嚓咔嚓~~」

眼睜睜看著的李康譽,心都快滴血了,衝過來咆哮道:「你TM幹什麼啊,快停下來……」

「嘎吱嘎吱~~」

「CNMD,快停下來啊!」

「噗嗤噗嗤~」

「……」

李康譽破口大罵著,一張英俊的臉整個變形了,哪還有「國民老公」、「霸道總裁」的范兒?

胖子…不是,是獵鷹終於從拉法身上下來了。

回過頭再看身後的拉法,前大燈以及進氣格柵支離破碎,性感的前引擎蓋全部凹陷了進去,擋風玻璃如蜘蛛網一般爆裂開來,一道深深的划痕從左側車門處一直延伸到車尾燈,整個車子看上去慘不忍睹。

而右側反光鏡燈還在孤零零的一閃一閃著,似乎在嗚咽著向主人哭訴自己的遭遇。

「……」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中,越野車車門打開了…… 起風了,遠處的防風樹林傳來一陣「莎莎」的樹葉響聲,給這寂靜的夜晚平添了幾分蕭瑟。

下車后的韓義嘀咕了一句「衣服穿的有點少了」,無視一雙雙或憤怒、或疑惑的眼神,說:「抱歉,駕駛員近視眼,沒看到路邊的車子。」

「……」

眾人一陣無語,你車上頂著那麼大個探照燈,你說沒看到路邊的車子?你騙鬼呢!

不過很快有人認出了韓義。

「你是……韓老闆?」

韓義也是一副「後知後覺」的樣子,朝那幾個熟悉的人招呼道:「噢,原來是你們啊。這大晚上的不睡覺,聚在這邊幹嘛呢?」

「……」眾人又是一陣無語。

要說之前是駕駛員失控,或許他們還勉強能相信;至於現在嘛,不用說了,這傢伙就是故意撞的。

李康譽也認出了韓義,憤怒的面孔上楞了下、但緊隨其後便大怒道:「韓義,你什麼意思你?」

「什麼意思?沒什麼意思啊!這不是沒看到嘛。」韓義若無其事到。

「槽!~」

本來就怒不可遏,再加上韓義臉上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麼樣」的表情,讓李康譽徹底暴走,一拳朝韓義臉上打去。

「嘭~」

李康譽揮出去的拳頭被韓義身後的趙洪武接住了,隨後一松、一甩,李康譽站立不住的連連倒退。還好後面的項天歌扶了他一把,要不然非摔個大馬趴。

韓義好笑道:「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

真正腦殘的富二代很少,但也不是沒有,現場這邊多人,終歸有人不識時務,其中一個穿著賽車服的青年就幫腔道:「你憑什麼把康少的車子撞壞?」

另外一個留著獨馬尾的女人也氣憤道:「就是!我們礙著你事啦。」

「打11……」

那個說報警的男子,話剛說到一半就被同伴攔住了,「你想讓警察把我們一鍋端啊?」

「……」

韓義根本就沒搭理他們,渾不在意說:「沒事了吧?沒事那我就先走了,回頭修車費多少告訴我一聲。」說著就打算走人。

已經恢復理智的李康譽,甩甩胳膊后冷冷看了眼趙洪武,眼泛厲芒朝韓義道:「你到底什麼意思?今天要不說清楚的話,後果自負。」

裝作走人的韓義,轉回來拍拍腦門說:「對了,問你件事,你認識楊波,尤飛虎嗎?」

李康譽臉色變了變,但很快便恢復正常,面不改色說:「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不懂是吧……」

韓義嘴裡說著,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隨後猛的揮起巴掌抽了過去。

「啪~~」

一巴掌狠狠抽在了李康譽臉上。

毫無防備的李康譽,整個人都被抽懵了,歪著頭後退了一步,捂著臉震驚的看著韓義。

不僅僅李康譽,在場圍觀的人也被這一巴掌打懵了。

李康譽是誰?是李朝輝獨生子,是蘇檸的少掌門,是蘇檸國際公司副總裁、義大利國際米蘭足球俱樂部九位董事之一,同時還是「新國民老公」;這樣集萬千光環於一身的天之驕子,今天晚上居然當著他們的面被人抽了巴掌,讓他們直懷疑今天是不是愚人節?

懵逼中的李康譽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想衝上去還手,奈何他有保鏢,扭曲著一張臉道:「你……你……你TM竟然敢打我?」

韓義笑眯眯的轉頭問道:「我打你了嗎?誰看見了?」

面對韓義如刀子般銳利的眼神,現場幾十號人沒一個敢出聲的。

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李康譽身後的項天歌、走上前無懼道:「我看見了!我看到你撞壞了康譽的車,看到你動手打人。」

韓義伸手揉揉下巴,笑道:「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要不然我會告你誹謗的。」

項天歌還打算說點什麼,被李康譽攔住了,鐵青著臉色道:「行,你有種!」說完拿出電話撥打了起來。

「媽,我是康譽,我被人打了。」

「*&*&¥#……」

哪怕手機沒開免提也能聽到裡面發出一聲超高分貝的尖叫聲。

「我現在在南山路……」

見到李康譽通知家裡人,眾人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沒法善了了,很快有人駕車離去,轉眼間走了大半。留下的都是不怕事的,或者說跟李康譽私交不錯的,目測有二十人左右。

韓義也沒走,就在那等著。

……

現在已經是深夜12點半,路上行車較少,即使偶爾有過路車輛看到這邊聚集了一幫人,也不敢停下來查看。

最先趕來的是李康譽家人,同時還有七八名西裝大漢,看到李康譽左臉上一道清晰的巴掌印以及路邊慘不忍睹的法拉利后,李康譽媽媽孫曼麗一下子爆發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要衝上來廝打。

「你們這些廢物拉著我幹嘛,還不給我打……」

西裝大漢眼看僱主發飆了,迫不得已之下就準備動手。

就在這時,又是四輛商務車過來了,「嘭嘭」開關門聲中,車裡下來了數十名身著便裝的大漢,把韓義擋在了後面。

見到對方來人了,孫曼麗就喊道:「打電話叫人……」

李家在金陵深耕日久,關係非常廣,電話打出去不到10分鐘來了十幾輛小車,把整個路面都堵塞了。

領頭的是一個中年男子,面白無須,大晚上穿著一身黑披風,看著挺唬人的,走過去跟孫曼麗嘀咕了兩句,然後朝韓義他們走來,沉聲道:「誰動的手?」

「這誰啊?」

作為韓義的半個秘書,趙洪武對金陵各方面人物自然爛熟於胸,貼到他耳邊簡潔道:「李朝輝堂弟李尚清,房產開發商,桐山區人大代表。」

韓義點點頭,走了出去。

李尚清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問:「就是你打的我侄兒?」

韓義說:「先問問他幹了什麼。」

李尚清說:「我不管他幹了什麼。我現在就問你,是不是你打的人?」

韓義嗤笑道:「車軲轆話就不用說了。你李家養不教,那我就幫你們管教一下。」

李尚清被氣笑了,「天義科技老闆是吧?行,我現在告訴你,從明天開始你的公司不用開了。」

就在李尚清威脅的時候,那邊警察終於姍姍來遲了。

「嘟嘟~~」

七八輛警車加兩輛防爆車,閃著警燈一直開到眾人圍聚的地方。

「王局你好!」

「張所長你也過來啦!」

「真是不好意思,大晚上還麻煩劉導……」

李尚清跟帶隊領導一一招呼,過來的警官也都非常客氣,同他一一握手。

「什麼個情況啊?」

李尚清朝韓義一指道:「喏,這個人打人,還故意把我侄兒康瑞的車子撞壞了。」

「來來來,都靠邊站。」

「身份證呢?」

「做什麼的?」

「大晚上來這邊幹嘛?」

過來的警察把圍觀富二代都驅散到一邊,然後涌到韓義這邊呵斥著問道。

跟過來的輔警發現了路基上停靠的無牌軍用越野車,趕緊過來彙報情況。這邊警察已經知道了韓義他們的來頭。作為金陵本土大名鼎鼎的科技公司,天義最近半年可是非常火的,沒聽說過的人很少。

帶隊的幾位領導也是一愣,然後心裡就有些犯難,等再聽說那邊還停了一輛軍用越野車后,更是有些躊躇不定。

「李總,你看事情也不大,要不你們私下協商一下怎麼樣?」

李尚清堅決道:「不行!這樣的兇手必須抓起來繩之以法。」

帶隊的那位張所就過來找韓義,沒敢打官腔,而是以商量的語氣說:「韓老闆是吧,我也不問你們雙方因何起的衝突,你現在過去道個歉,這事就算了了,你看怎麼樣?」

韓義說:「你先讓他過來給我道個歉。」

「噢,這是為什麼?」

「你問他自己。」

兩邊鐵頭犟,夾在中間的警察就有些問難。等張所過去彙報后,那位王局考慮一番后決定「抓小放大」,說:「把那位行兇的帶回去,按照治安管理法處罰。」

今天晚上註定不會是一個平靜的夜晚,這邊警察剛過來「請人」,沿江大道上又快速駛來兩輛小車,轉眼間便停了下來。

「嘭嘭嘭~」

又是一陣開關門的聲音,然後遠遠傳來了王胖子哈哈大笑聲,「韓義,吃癟了吧……」 人與人相處,最忌諱起於交易,那樣也會止於猜忌。因為未曾掩飾,所以顯得真誠。不用刻意裝,不必誇張講,沒什麼比真實來的更讓人感到自在!

韓義讓人自在嗎?起碼目前來說趙源生他們的回答是肯定得!

天義ATOLED技術轉讓則使得他們心放下大半。一個技術能賣出10億的人,根本必要整天蠅營狗苟的鑽研官商之道。

而之後的接觸中也證明韓義是個值得交往的人,他可以提前告訴他們NOR股價會暴跌,但不會大包大攬;事成后不邀功,不會洋洋得意,偶爾也會請他們幫點無傷大雅的小忙。

真誠,不裝,在他們看來,這就是朋友間的相處之道。

就像今天晚上,通過這段時間對韓義性格的了解,借個軍用越野車已經是了不得的事情了,他是絕對不可能再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撐場子。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主動過來了。

因為在王胖子看來,借軍車那真不叫事,不就燒幾斤柴油嘛!

……

除了趙源生外,王胖子、夕向晨、姜俊、康必成四個人都來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