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星覺醒者大軍之中,有兩人如耀眼的明星一般活躍在戰場之上,這兩人,一個名字叫做原不同,一個叫做黑動明。

三年之前,大遷移之時,兩人響應號召從元星來到了玄道界,四處冒險,戰爭開始之時,黑老怪和孫朽連忙向各界下令招兵,他倆也來了。

原不同乃是地地道道的超級高手,黑動明這些年一路歷練也成為了狂人級高手,此二人聯手,在覺醒者大軍之中如流星一般耀眼。

但此時,這兩人也殺到精疲力盡了,敵人實在是太多,他二人立在隊伍前方,此時也有些扛不住了。

「小明,我就說吧,你不回惡魔人公會和我隱姓埋名留在這裡,會死的,你不信,現在信了吧?」

原不同實力強,此刻還有一絲力氣,他叼著煙,滿臉鬍鬚渣子,眼神滄桑無比,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好像變了很多,站在他身邊那一位俊朗的年輕人便是黑動明了,這麼多年過去,少年已經成.人,帥氣的身姿令無數少女尖叫。

但此刻,這位俊朗的年輕人卻是形象全無,渾身是血,身上還插滿了兵器,得虧他實力已經成長為了狂人級高手,否則此刻已經是死人了,雖然還有一口氣,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不是也一樣?你為什麼不去你弟弟哪裡?」

黑動明將身上的幾把兵器拔下,用沾滿鮮血的手擦了一把汗后,艱難的開口,原不同乃是HD調查團團長,原風吉的哥哥,雖然早已相認,但卻沒有答應原風吉的請求,跟原風吉回HD調查團。

「我野慣了」

原不同深吸了一口雪茄之後,淡淡的開口,望著如黑色浪潮一般撲來的敵人,原不同眼神一凜,低聲喝道:「大王拳!」

嘭嘭!

原不同雙拳齊出,兩顆如房屋大小一般的拳頭橫推四方,威風無量,但在原不同收拳之後,那無窮無盡的敵人又涌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原不同欲再出拳,但就在這時幾道繩索從暗中躥出,一瞬間纏繞上了原不同的拳頭!

幾名御劍飛行的高手立在天空之上,冷漠的望著下方。

地面,敵人的小隊頭頭見到這一幕猙獰笑道:「哼!區區一人能敵千軍萬馬,你也算是個人物!但我太搖界真神榜第三高手在此!你氣數盡了!」

「真神榜第三?」

原不同聞言看了一眼天空之上,那腳踏飛劍之人,正是此人御使仙繩困住了他。

「我乃太搖界真神榜第三,藍銀皇是也!小子!本座不殺無名之人!看你有幾分實力報上名來!」

高空之上腳踏飛劍之人自報了家門。

「藍銀皇?」

原不同眼神一凜,雙拳一震,便掙開了仙繩,見到這一幕,藍銀皇瞳孔一縮,驚叫道:「什麼!竟然這麼厲害?」

下方那敵人小隊頭領見到藍銀皇發出尖叫,頗為不解,拱手詢問道:「藍銀皇大人!何至於此?」

藍銀皇聽了,驚懼道:「我那仙索乃神級材料打造,即使太搖界第一高手,太搖王被困住了也難以掙脫,此人竟然能如此輕易的便破開了我的束縛,看來是界主之上的人物!想不到這裡居然還藏著一條大魚…此人我不能敵,你等拖住!我去叫太搖王前來應敵」

原不同輕易掙脫藍銀皇的仙繩,露了真功夫,驚得藍銀皇掉頭就跑,跑到了黑老怪那邊,此時,各界第一高手,都在聯合圍殺黑老怪等人,太搖界的第一高手,太搖王也在這裡。

見到這一幕,原不同心中苦笑,看了一眼身邊身受重傷的黑動明后,苦笑道:「抱歉,我可能要拖累你了!」

話音落地,天邊五十位各界第一的高手齊齊飛來,一時間將原不同和黑動明兩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於此同時,無人察覺的天幕之上,一道口子被撕開,脫困而出后,橫跨千界匆匆趕回的冷玉,大龍王和豪老頭三人此時終於趕到了! 大軍逼近,王狂於高天之上與真神上尊展開了激斗,黑老怪等人被圍,索麗雅她們即將不支,原不同和黑動明也危在旦夕,一切都在朝著壞的一面發展,但就在這個時候。

冷玉,大龍王,豪老頭三位不滅級大覺醒者,撕開了天幕,回來了!

「發生了很多事情啊!」

冷玉望著下方混亂的戰場,目光微微一掃,便見到了王狂與真神上尊在高天之上打的天搖地晃,見到了黑老怪帶人與二千多位高手慘烈廝殺,見到了索麗雅如女武神一般帶著惡魔人公會成員向外突圍,見到了地面指揮總部內一臉絕望的元老頭,見到了戰場中央,原不同和黑動明兩人被五十多位絕世高手團團圍住!

「無雙,天地大玉丸!」

此刻,冷玉揚起了雙拳,當冷玉的嘶吼之聲震動蒼穹之時,無數人在此刻被驚了一下,隨後抬起了頭望向了高空,下一秒,他們見到了永世難忘的一幕,只見此時,從天空之上落下了密密麻麻、整整一天幕的巨大拳頭!

「這是什麼?發生了什麼?」

望著那從天而降的巨大拳頭,二千九百九十八界的生靈聯軍驚呆了,下一秒,當那巨大無比的拳頭如隕石一般浮現在他們的眼前之時,強烈的恐懼感使得他們轉身,便開始四散亂逃!

「快跑啊!!」

砰砰砰砰!……

如核彈降落,巨大的破壞力一瞬間砸穿了整個玄道界! 千金重生:獨寵腹黑冷嬌妻 從高空之上可以看到,此時,整個玄道界都轟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窟窿!在如此恐怖的破壞力之下,一瞬間,地表二千九百九十八界的生靈大軍瞬間去了一半!

「好恐怖!」

元星這邊有人發現了異常,望著眼前的這一幕,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幸好冷玉的攻擊對象不是朝著他們去的,否則的話他們在這一拳之下,恐怕將會死的連屍體都沒有!

「哼?想逃?門都沒有!」

天空之上,豪老頭望著地面之上那些四散亂逃的生靈大軍,單手一張,怒吼道:「大圓界!收!」

嗡!

詭異的能量波動從天而降,將那些生靈大軍一瞬間困住!隨後猛的一個收縮,那些被困在大圓界內的敵人瞬間被擠爆!

「既然你們倆都出手了,那我也不能藏著掖著」

大龍王微微一笑,隨後看向了此時正在圍攻黑老怪等人的那二千多位高手。

「龍王!流星龍王群!」

只見大龍王一拳轟出,自身大勢灌入,數以千計的小型蒼龍從他拳頭之中奔出,嘶吼著,化為了一道道流星朝著圍攻黑老怪的那兩千多位高手轟去!

砰砰砰!

滅世的攻擊到達,由小型蒼龍化為的流星群開始對那一片地區狂轟濫炸,頃刻間便讓那圍攻黑老怪的二千多位高手,自顧不暇,只等紛紛施展神通勉力反擊!

煙塵散去

局勢瞬間倒轉,只見大地之上,三千界的大軍潰不成軍,而元星和玄道界這一方面卻未有多大的損傷!

「得救了!」

這一刻,黑老怪武破天等人,原不同等人,地面指揮總部的元老頭等人望著從煙塵之中顯出真身的冷玉大龍王和豪老頭三人,齊齊鬆了一口氣。

「想不到,他已經變得這麼強了…」

原不同此刻神色有些複雜的望著立在高空之上的冷玉,在短暫的失落之後,他提起了精神,深吸了一口雪茄,露出了一個笑臉:「好樣的!」

站在原不同的身邊的黑動明此刻崇拜的望著高考之上的冷玉,眼中閃動著激動了淚花。

「得救了!」

這一刻,當所有人看到冷玉,大龍王,豪老頭三位不滅級的大覺醒者從煙塵之中現身之後,便明白,自己得救了!有這三人在,再加上高空之上還在與真神上尊激斗的王狂,元星有四位不滅的大覺醒者!不可能敗!

「冷玉!」

「會長!」

地面,李長風和索麗雅以及惡魔人公會的成員在見到冷玉后高興的揮舞著雙手。

見到這一幕,冷玉會心一笑,隨後對豪老頭說道:「豪老,你下去保護他們吧,那個傢伙就交給我和大龍王了」

此刻,冷玉目光灼灼地望著遠處的真神上尊,在第一時間,真神上尊便發現冷玉他們了。

「行!」

豪老頭看了一眼真神上尊后,收回了視線,一點頭,便飛身下到了眾人的身邊,有一位思維類不滅級大覺醒者幫忙,三千界聯軍想要擊敗元星,難度已經成倍增加了。要知道這可是一位可以動用能量系異能的不滅級大覺醒者,群戰實力爆表,他一個人便是億萬天兵!

見到豪老頭下去幫黑老怪索麗雅他們,冷玉回過了頭來和大龍王對視了一眼,便齊齊朝著真神上尊飛了過去!

至此,惡魔人公會三大不滅級覺醒者,齊聚!

……

「想不到,你們竟然逃出來了,這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此刻,高空之上,冷玉,大龍王,王狂三人站在真神上尊的面前對峙,因為冷玉和大龍王兩人的到來,王狂和真神上尊兩人暫時收了手。

此刻,冷玉敏銳的發現真神上尊的狀態有些不對勁,只見真神上尊眉心符文散發無量光華,照耀天地萬物,如一輪完滿的明月,掛在天空之上,方圓萬里之地,只要一有人靠近他的光輝照耀之處,便會詭異的陷入靜止狀態。

更加奇特的是真神上尊的眼睛和實力,此刻,真神上尊的實力隱隱已經達到了不死不滅完滿級大覺醒者的層次,他的眼睛則是一片純白,連瞳孔都沒有了。

「小心,他的攻擊十分詭異!能在無形之中影響人的思維反應!」

王狂此刻警惕的望著真神上尊,前面他和真神上尊交過手,卻發現越打,自己的行動彷彿就變得越慢。

聽到王狂的話,冷玉和大龍王兩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真神上尊,想不到你竟然又附身了太神王,不過,你似乎並不太意外我們逃出了你設的天地囚籠?」

冷玉望著真神上尊眉心的符文在細細的觀察。這符文很奇特,讓人見之著迷。察覺到這一點的冷玉,心神一緊,這種感覺,讓他響起了以前對戰鈞天聖人之時,當時鈞天聖人放出萬仙修道圖,竟然可以影響人的心智,實在是非凡。

「意外?我為什麼要意外?」真神上尊聽到冷玉的話,臉色平靜,冷玉他們不知道的是,若是以前,真神上尊見到冷玉他們逃出來,臉上必然會浮現震驚,吃驚,憤怒等種種情緒化表情,但,此刻的真神上尊已經抹除了自己的一部分意識和情感,那些憤怒,吃驚,震驚恐懼的情感,此刻,真神上尊已經沒有了。

「真神上尊!這場戰爭是沒有意義的!你快退兵吧!」

冷玉暗自記下真神上尊的種種前後變化后,冷漠的開口,如今真神上尊實力隱隱達到了不死不滅級,相當於又是一個瘋子華贏天禾,殺也殺不死,真要打起來,只能讓玄道界化為混沌,這豈不是白白便宜了真神上尊?

「退兵?」

真神上尊聽到冷玉的話,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想讓我退兵?好啊,你自殺吧!」

大龍王和冷玉還有王狂聞言眉頭一皺,隨後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動手了!

「殺!將他帶入天外!」

心知無解,冷玉三人毫不猶豫的動手了。

只見四人一霎那間,便打上了高天,餘波滌盪,便斗破了蒼天,隨後三人一起逼趕著真神上尊去了天外。

幸好,這真神上尊不是華贏天禾那個瘋子,華贏天禾那個瘋子是徹底瘋了,在太上界爭鬥之時,根本沒有心思打鬥,只想著殺人,所以和冷玉他們三人大戰,分分鐘就讓太上界化為了混沌,而真神上尊不同,雖然真神上尊不同意退兵,但還是半推半就的被冷玉,大龍王,王狂三人逼到了空曠無垠的天外,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大幸事,要不然的話,真神上尊和華贏天禾這個瘋子一樣,玄道界就淪為下一個太元界,太上界了。

四人一出了天外,各種攻擊就放開了手腳,大龍王和冷玉兩人乃是正宗的成長類覺醒者,近戰是絕對的強項,王狂身為生命類覺醒者,近戰也是他的強項,三人聯合一起圍攻真神上尊,將真神上尊滅殺了一次又一次。

不過,一打起來,冷玉和大龍王兩人便發現真神上尊比華贏天禾還要難以對付,不光是因為他的實力強,還有是因為他的附身體太神王乃是走的神修者一脈,以煉魂出法為主,所以軀殼根本就不重要,只憑藉著一具魂軀和冷玉三人爭鬥,各種玄門妙術,奇門變化,讓冷玉三人有些忙不過來。

更因為真神上尊乃是魂軀,所以冷玉三人進攻時,必須時時刻刻開啟殺戮本能,以殺戮本能侵蝕對方,多了一道程序,就多了一絲破綻,外加真神上尊實力比較強,因此,三人圍攻,並未佔據絕對的優勢,更因為真神上尊眉心那奇怪的神光緣故,讓冷玉三人感覺處處受制,導致四人大戰,結果打成了一個平手。 天外戰場,冷玉大龍王王狂三人與真神上尊展開了激烈的戰鬥,餘波滌盪八荒,彷彿要將一切化為混沌。

真神上尊的本尊乃是創界者,本身境界就高出冷玉他們兩個大境界,雖然此時真神上尊附身在了太神王身上,但基礎實力依舊比冷玉他們要高,各種玄門妙法使出,如羚羊掛角,妙到巔毫。

冷玉他們三人乃不滅級的大覺醒者,乃是生靈巔峰的存在,也弱不到哪裡去,此刻,作為同為生命層次的巔峰存在,四人大戰,毀天滅地。

四人在天外忘我大戰,將時間長河都打碎了,外界此時才過一秒,但在冷玉他們彷彿已經和真神上尊激鬥了萬年。

時間線被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拉長了,那是因為真神上附身體眉心符文的緣故,此刻,真神上尊眉心的符文爆發出的光華已經蔓延到了千萬里開外,這以範圍內,所有物質,生命,粒子彷彿禁止了,如一幅畫,掛在四周。

在這光華籠罩的領域之內,冷玉和大龍王王狂三人彷彿受了鉗制,思維,意志,速度,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影響。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要變成石頭一般,令冷玉和大龍王王狂三人心中震驚不已。

「上一次,也是這樣的!」

冷玉心中警惕,上一次,真神上尊附身熬傑,熬傑眉心也散放出了這樣的光華,讓冷玉他們受到影響,最後,冷玉在面對太魂珠發出的黑色光線時,本能一聲大吼卻詭異的打破了這局限,讓真神上尊大驚失色。

此刻,冷玉知道,他必須悟懂那一吼內所蘊含的道蘊,否則,他們三人將會被這光想死死鉗制住,到時候儘管他們是不滅的存在,也將被真神上尊給制服,那個時候,真神上尊沒了冷玉他們的阻攔,元星的下場可想而知。

相反,如果冷玉能悟懂當時他為什麼能一吼打破局限,便可以將真神上尊從附身體上驅離,冷玉可是沒忘記,當是他一聲大吼打破局限,掙脫束縛之時,真神上尊眉心散發的光芒可是直接倒卷而回,隨後,附身體熬傑直接昏迷,真神上尊本人則是不知所蹤。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秘。

在和真神上尊的戰鬥之中,冷玉嘗試過一兩次,卻發現無論如何他怎麼吼,都沒有當時的效果,這另他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傢伙現在的實力已經完全的不死不滅級完滿大覺醒者了!」

大龍王此時臉色難看,就在前不久,真神上尊的實力還處於不滅級和不死不滅完滿級之間,只有半隻腳踏入完滿級的境界,可是隨著時間推移,真神上尊的實力依舊完全達到了不死不滅完滿級的地步。

可不要小看這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想當初,邪君肆掠,菲特·阿納爾出手,便是靠著這一個小的境界差距,成功制服了邪君,將他關入了元星地底,大惡牢之門的深處。

如果眼下不是冷玉他們三個人一起圍攻真神上尊,而是單打獨鬥的話,真神上尊憑藉他那詭異的眉心神光,可能早就制服他們了!

當時明月照彩雲 「他的眼睛有問題!」

王狂一邊拆檔真神上尊的玄門妙術攻擊,一邊分享自己的發現,聽到王狂的話,冷玉和大龍王了仔細看了一眼真神上尊的眼睛,在見到真神上尊那一片純白的瞳孔之時,冷玉和大龍王兩他同是一怔。

這一秒,冷玉和大龍王兩人彷彿真見到了神一般,面對那冷漠無情的白瞳,兩人心中竟然不可遏制的想要膜拜,這種現象是極其不可思議的,要知道,覺醒者的成長,取決一個意志力,能成為狂人級的覺醒者,其意志力宛如鋼鐵,能成為豪俠級的覺醒者,其意志宛如帝皇命令,不可違背,能成為大覺醒者的覺醒者,其意志力更加超凡,一旦真正下定決心的事情,沒人可以改變,天不行,神也不行。

冷玉,王狂,大龍王三人作為不滅級的大覺醒者,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有著極其恐怖的意志作為核心,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能連破碎了都可以憑著意志復原回來,可見他們三人的意志是有多麼強悍。

可即如今,冷玉和大龍王他們兩在見到真神上尊的白瞳之時,竟然心生了膜拜之情,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種現象,冷玉和大龍王兩人遇到過一次,那就是在對戰鈞天聖人的時候,鈞天聖人的實力在當時已經一隻腳踏出了神修者的巔峰,成為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唯一的一個,破聖境神修者,其實力雖然還不能完全比肩大覺醒者,但卻能比得了半個,如果他再進一步的話,就是完完全全的可以媲美大覺醒者的存在!

可惜,他剩下的那隻腳還沒跨過來,便被大龍王這位不滅級的存在,一拳轟殺。

他的萬仙修道圖,另冷玉他們記憶猶新,那萬仙修道圖其實是一本法術,類似法相天地的存在,是鈞天聖人以自身莫大的法力構建而出,玄妙異常。

可現在,真神上尊僅憑一雙眼睛,便產生了與鈞天聖人萬仙修道圖同等的效果,甚至,還要比萬仙修道圖的效果更加強烈。

此刻,冷玉和大龍王兩人知道,事情變得棘手了,真神上尊的實力可不比鈞天聖人,當時的鈞天聖人半隻腳踏出神修者的巔峰,相當於半個大覺醒者存在,實力真要論起來,比大龍王和冷玉這些不滅級大覺醒者差一個半境界,而如今的真神上尊,他的實力已然達到了大覺醒者不死不滅完滿級的程度,論實力要比冷玉他們高出一個小境界。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就這一個小小境界的差,便讓二者的位置掉了個,當時鈞天聖人可以被大龍王一拳轟殺,但現在,大龍王卻不可能轟殺真神上尊這位不死不滅完滿級的超級高手!

「這白瞳…」

冷玉眉頭深皺,他曾經有過這種體驗,在冷玉成為大覺醒者的時候,他吸收掉了一位強者的神血,臨時達到過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見到過不可思議的風景。

那個境界,其標誌性便是,白瞳!

說白瞳或許太狹隘了點,經過那段非凡體驗的冷玉知道,與其說是白瞳,不如說是…光!

在那個時候,冷玉能明顯的感覺得到,自己身體的所有細胞,構造,完全消失,但其實,細胞和身體構造並不是在消失溶解,而是在進行一種蛻變,是在進行一種完全的蛻變,生命體由細胞這種生命物質,向另外一種物質進化,所進化的這種『物質』其表現方式,便是『光』

那白瞳現象,不過是在向世人昭示,這種進化,是從人體最脆弱的部分,眼睛開始的而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