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民區,一連七天從不間斷的敲打聲讓鐵匠鋪周圍的鄰居感到苦不堪言。可讓他們無奈的是,不管他們是喝罵還是哀求,鐵匠鋪裏卻始終沒有任何迴應,只有敲打聲不斷的傳出。萬般無奈之下,鄰居們只好找來了城中的捕快,希望他們可以幫助他們教訓一下鐵匠鋪裏的混蛋。

可讓鄰居們想不到的是,凶神惡煞的捕快衝進了鐵匠鋪,但卻沒有聽到任何的叫罵,等了一會之後,原先凶神惡煞的捕快此時卻滿面堆笑的退出了鐵匠鋪,隨後將鄰居給收拾了一頓。這下鄰居明白了,原來鐵匠鋪裏的人不簡單。

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則,住在鐵匠鋪周圍的人都搬家了……

一個月後,當處理完麥霓裳的喪事又出去辦事的陳昊返回王都的時候,他拿到了由王都治安官送來了一枚玉佩。一看到那枚玉佩,陳昊立馬就激動了,一把揪住治安官的衣領詢問玉佩從哪得來的。當知道是從一家鐵匠鋪得到的以後,陳昊連洗漱一下都沒有就急匆匆的衝出了鎮東王府。看到陳昊的表現,治安官很慶幸自己的手下當時沒有亂來。

陳昊趕到了鐵匠鋪,站在鐵匠鋪的門口,陳昊深吸一口氣,推門剛一進去,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個滿臉胡茬的鐵匠正在火爐邊打鐵,可讓陳昊吃驚的是,那塊被鍛打的鐵,似乎已經跟鐵匠融爲了一體。

“大寶?”陳昊試探的叫道。

似乎聽到了陳昊的聲音,麥大寶微微一側頭,看了陳昊一眼後問道:“陳昊?三皇子?鎮東王?”

一確定眼前鐵匠的身份,陳昊頓時變得有些激動,邁步上前說道:“大寶,你學成手藝了?”

麥大寶冷冷的看了陳昊一眼,淡淡的問道:“鎮東王,我的妹妹呢?”

“厄……”陳昊聞言止住了腳步,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跟麥大寶開口。而麥大寶卻沒有給陳昊考慮的時間,冷聲問道:“鎮東王,我的妹妹呢?”

“我,我對不起你。”陳昊一臉羞愧的低下了頭。

看到陳昊這樣,麥大寶搖頭說道:“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不該將自己的妹妹交給你。鎮東王,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大寶,你聽我解釋。”陳昊聞言急道。

話音剛落,就聽門外傳來一個女聲,“夫君,是什麼事情讓你連家都不待就跑出來了?”

陳昊聽到這個聲音,眉頭不由微微一皺,緊跟着一個衣着華麗的女人走了進來,一見麥大寶的樣子,頓時吃驚的捂住了嘴巴,轉頭看着陳昊說道:“夫君,這就是你要找的高人?”

陳昊:“……”

沒等陳昊開口,麥大寶卻忽然激動了起來,瞪着站在陳昊身邊的女人冷聲說道:“妖~魔~”

女人一聽這話頓時被嚇了一跳,躲到陳昊的背後說道:“夫君,我們回去吧,這個人好可怕呀。”

陳昊雖然不喜歡自己現在的妻子,但終歸是自己的妻子,再加上麥大寶剛纔的拒絕,只能選擇暫時離開,打算過幾天再來跟麥大寶說話。可麥大寶卻不打算讓陳昊的妻子離開,一見陳昊護着妻子轉身往外走,麥大寶大吼一聲,“妖魔,哪裏走!”

可直到需要行動了,麥大寶才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跟被自己打造的神兵聯在了一起。

“嘻嘻~”女人似乎看到了麥大寶的狼狽,忍不住輕笑出聲。

這一聲笑,頓時堅定了麥大寶的決心。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神兵,麥大寶低聲自語道:“還差最後一道工序。”說着,麥大寶伸手拿過寫着麥霓裳三個字的罈子,將罈子中的骨灰倒在了神兵上,緊跟着舉起神兵,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液落在了神兵之上,麥大寶再次撿起了手中的鐵錘,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神兵。

看到寫着麥霓裳三個字的罈子,陳昊的臉色頓時一變,再一看麥大寶接下來的動作,臉色又是一變。而站在陳昊身邊的女人卻神色如常,只是饒有興趣的看着一下一下敲打神兵的麥大寶。

直到麥大寶使出全力的一擊,將鐵氈給打塌,手中的神兵突然爆發出一陣陣強光,女人的臉色才終於出現了變化。

陳昊一臉驚訝的盯着發出強光的神兵,神色出流露出一絲貪婪。幾乎是下意識的,陳昊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妻子,可只是這一眼,陳昊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自己的妻子應該是人類纔對,可人類是沒有長在腦袋上的耳朵以及屁股後面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

“你,你是妖魔?”陳昊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的妻子叫道。

而因爲神兵的出現而現了原形的女人則是冷笑一聲,出手就抓向陳昊的胸口,可還沒等女人的手抓住陳昊,發出強光的神兵動了。就如同一支離弦的利箭,飛向了女人。

女人當即顧不上去抓陳昊,顯出原形就向外逃去,而神兵就像是盯準了女人一樣,也隨即追了上去。就如同兩道流星,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了陳昊的眼前。

自那天起,妖魔遇到了麻煩。一把不知道從哪出現的神兵,斬殺着無數被它遇見的妖魔。妖魔們奮起反抗,但卻沒有絲毫的作用。不管是多少妖魔,只要遇到那把奪命的神兵,最後的下場都是被斬殺。漸漸的,妖魔再也無法對人類肆意妄爲,爲了躲避那把隨時可能出現的神兵,妖魔們選擇了躲避,退讓……

直到很久以後,神兵再也沒有出現,但卻出現了一把妖刀。

最先得到這把妖刀的人名叫黑水。那是妖刀也沒人知道它是妖刀。在得到這把妖刀以後,黑水打敗了無數的強敵,但結果卻是在某一天的某一時,黑水離奇的失蹤了。憑空消失,沒有人再發現他的下落。而在黑水消失的十年,那把黑水曾經使用過的妖刀再次出現,只是這次卻換了個主。這次的主人與他的前任一樣,在打敗了無數的強敵以後,在某一天的某一時,也離奇失蹤了。

妖刀黑水在跟着失蹤了十年之後,再一次的更換了主人,之後又一次的失蹤……

就這樣,妖刀黑水不斷的更換着主人,每個人得到妖刀黑水的人最後都是離奇失蹤。漸漸的,妖刀黑水的大名被世人所知曉。沒有人願意去擁有妖刀黑水,但同樣也沒有人可以拒絕持有妖刀黑水之後所擁有的力量。

妖刀黑水就像是一味毒藥,所有人都知道它是有害的,但卻總有人會經受不住誘惑的想要去擁有它。但結果就像那些前任一樣,最後的結果都是離奇失蹤。

用飛蛾撲火來形容那些想要擁有妖刀黑水的人最恰當不過。明知危險,但爲了自己的野心,但甘願付出自己的一切。妖刀黑水自出現開始,前前後後因爲它爲離奇失蹤的有名強者就不下百位,那些不曾被人知曉的,那更是不知凡凡。但在滅神大戰過後,妖刀黑水就失蹤了,誰也不知道妖刀黑水是被毀了,還是持有者戰死,從而帶着妖刀黑水進入了長眠。

隨着歲月的流逝,妖刀黑水也漸漸的變成了傳說,誰也記得妖刀黑水的樣子,所能記住了,也就只是一個名字而已。除了那些有着記憶傳承的生物還記得曾經有那麼一把刀被稱爲妖刀黑水外,大多數人已經忘記了歷史上還有過這麼一把危險的刀,但在今天,韓宇等人卻親眼見到了傳說中的妖刀。唯一讓韓宇等人感到不解的,就是妖刀黑水此時似乎正在懼怕着什麼。 世上的萬事萬物都是相生相剋的,就像是毒物的旁邊必定生長解毒草一樣。只有找不到的解藥,沒有無解的毒藥。

妖刀黑水的持有者那種過激的反應,只能說明一件事,他在心虛,在害怕。那麼,他在虛什麼?怕什麼?答案除了寧平此時手中握着的那把光劍以外,韓宇想不出還有別的理由。

不管是白貓還是黑貓,抓着耗子的就是好貓。韓宇不知道寧平手裏的光劍有什麼來歷,也不知道光劍裏寄宿着什麼,但從結果上來看,這把光劍不錯,至少在對付妖刀黑水這方面,還是很不錯的。

“混蛋,你等着!”就像是街頭混混吃了虧後逃跑時撂下狠話一樣,妖刀黑水的持有者轉身就想要逃走。看來妖刀黑水是真的失了分寸,忘了他現在處在韓宇的領域之中,並不是想要逃走就可以逃走的。而且就算是逃,他又能逃到哪去?

眼見妖刀黑水轉身要逃,寧平當即加快速度直奔妖刀黑水衝了過去,揮舞手中光劍就奔妖刀黑水砍了下去。在韓宇看來,就算懼怕光劍,但招架總是要做的,但出乎韓宇的預料,妖刀黑水的持有者卻連招架一下的勇氣也沒有,完全沒有了先前跟自己交手時的勇悍,面對砍過來的光劍,妖刀黑水轉身就跑,根本連招架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就像是兩個原本勢均力敵的對手,其中一個突然失去了拼鬥的勇氣轉身逃跑,另一個又怎麼可能不趁此機會乘勝追擊。在妖刀黑水的持有者轉身逃跑的那一刻開始,勝負似乎已經見了分曉,韓宇等人所要考慮的,就是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場追逐戰?

※※※

韓宇領域內的追逐戰正在上演,吳夢所佈下的世界中的戰鬥卻剛剛進入最激烈的階段。拳拳到肉,招招見血。吳夢與馬克西兩個就如同野蠻人一樣,寸步不退的爭奪着戰鬥的主動權。兩個人憑藉着心中的那口氣,兇狠的攻擊着對手。防禦?沒有那個時間!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句話完美的從兩個戰鬥的人身上得到了體現。觀戰的羅琳看着拼鬥中的兩個人,心中熱血沸騰,但卻明白此時自己絕對不可以插手,否則肯定會遭到已經打紅眼的兩個人的合力攻擊。這兩個人現在已經進入了關鍵時刻,任何一點外來的影響都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

……

隨着馬克西的一聲大吼,勝負似乎分出來了,吳夢被打飛了出去。羅琳見狀剛要過去,就聽馬克西突然大吼一聲,“不要過來!”

羅琳頓時停下了腳步,不解的看着馬克西。就見馬克西神色凝重,盯着倒地不起的吳夢看了一會,冷笑着說道:“老師,出來吧,在我的印象裏,你可沒有那麼容易就被擊倒。”

倒在地上的吳夢沒有迴應,而羅琳也覺得馬克西有點疑神疑鬼。可馬克西卻不這麼認爲,見吳夢沒有反應,當即冷笑着說道:“還想要繼續裝死嗎?”說着馬克西邁步向倒地的吳夢走了過去。來到吳夢的面前,馬克西擡腳就向吳夢的腦袋踩了下去,羅琳不忍的閉上了眼睛。可就在馬克西的腳踩到吳夢的腦袋的一霎那,倒在地上的吳夢突然開始發光,緊跟着就聽一聲巨響,地上的吳夢爆炸了。

愛情攻略 爆炸產生的氣浪讓羅琳站立不穩的後退了兩步,此時的羅琳已經睜開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發生爆炸的地方。煙霧中看不到馬克西的身影,但羅琳卻相信馬克西不會這樣輕易就掛掉。

果然就如羅琳所料的那樣,當煙霧逐漸散去,馬克西的手上多了一面盾牌。看到那面盾牌,羅琳忍不住輕呼出聲,不明白馬克西什麼時候把一面盾牌藏身上了。要知道馬克西使出全力以後,上半身是赤裸的,而下半身也就只穿着一條褲子。這傢伙把盾牌藏哪了?

似乎感覺到了羅琳的視線,馬克西自言自語的說道:“我的能力是控制自己的肌肉,利用自己的肌肉做一面盾牌出來,不算什麼難事。”

看馬克西說的輕描淡寫,但羅琳卻明白要辦到這種事有多麼的困難。在羅琳的注視下,馬克西用自己的肌肉做成的盾牌消失了。而在盾牌消失以後,馬克西向着四周圍喊道:“老師,繼續躲下去又有什麼意義?難道你認爲你可以將我跟羅琳一直困在這種地方嗎?我記得你曾經教導過我,但凡是領域,都是有時間限制的。我不相信以你現在的能力,還能維持這個領域太長的時間。我跟羅琳,耗得起。”

話音剛落,躲在暗處的吳夢嘆了口氣,緩緩的顯露出身形。就如馬克西所說的那樣,他的確無法永久的將馬克西跟羅琳困在自己的領域內,而且維持領域的時間越長,自己需要付出的力量越多,越是拖得時間久,越是對自己不利。

“你還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尊老啊。”吳夢看着馬克西緩緩說道。

“老師曾經教導過我們,在戰鬥的時候,是不分老幼,不分男女的,任何一點仁慈之心,都會帶來難以想象的後果。”馬克西淡淡的答道。

看着馬克西,吳夢苦笑着搖頭說道:“我現在有點後悔將你們教導的這樣好了。”

馬克西聞言微微一笑,答道:“我也沒有想到會有跟老師對陣的時候。”

“哼!看來你已經覺得你自己穩操勝券了。”吳夢冷哼一聲說道。

馬克西沒有回答,但他的笑容卻告訴吳夢他就是這樣想的。吳夢微微搖頭,看着馬克西說道:“馬克西,你是個好學生,但你還是有着自己的缺點,難道你忘了我曾經告訴過你,在確定殺死對手之前,你的對手隨時都可能反敗爲勝嗎?”

“是嗎?那我期待着。”

“……你會看到的。”

就像是爲了證明自己的話一樣,吳夢右手輕輕一擡,馬克西的身邊頓時發出一聲爆炸。馬克西被嚇了一跳,當即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重新開始重視起了吳夢。而吳夢卻冷笑着說道:“你以爲,我之前的躲避只是單純的躲避嗎?”話音剛落,馬克西的身邊又出現了兩次爆炸。

馬克西的神色變得凝重,他感覺自己的老師似乎並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簡單。而吳夢就像是回到了以前教導馬克西時那樣,緩緩的說道:“馬克西,問你一個問題,這世上的能力者可以同時擁有兩種能力嗎?”

“不可能!不管能力者多麼強悍,他終生都只能擁有一種能力,但凡是試圖擁有兩種能力的,到最後都是自取滅亡。因爲以人類的身體來說,只能存儲一種能力,一旦超過一種,能力就會在能力者的體內發生衝突,從而讓能力者的爆體而死。”馬克西毫不猶豫的答道。 薄情總裁,太無恥 但剛剛回答完,馬克西就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驚訝的看着吳夢問道:“老師,你不會告訴我,你擁有兩種能力吧。”

“呵呵呵……”吳夢笑而不語,用行動回答了馬克西。爆炸在馬克西的右腿發生,毫無提防的馬克西的右腿頓時被炸掉了一片血肉。

馬克西吃驚的看着吳夢,似乎不能接受這個現實。觀戰的羅琳當即就準備參戰,只是還沒等羅琳行動,吳夢就像是察覺了一樣,扭頭看了羅琳一眼,微笑着說道:“羅琳,看在師徒一場的份上,我要提醒你不要輕舉妄動喲,否則炸爛了你那張漂亮的臉蛋,我可是會難過的喲。”

羅琳不相信的彎腰剛要衝向吳夢,就見吳夢右手打了一個響指,緊跟着羅琳的左臂就發生了爆炸。羅琳沒有馬克西那樣強悍的自愈能力,也不是一名能力者,當即便被突如其來的爆炸炸傷了左臂,倒在了血泊當中。

吳夢有些難過的說道:“都告訴你不要亂動了,你這孩子怎麼就是不聽呢?”

暴力學徒 倒地的羅琳不敢相信的看着吳夢,不明白吳夢爲什麼打了個響指自己的身體附近就會發生爆炸。而吳夢似乎也沒有興趣在這個時候爲羅琳解惑,將目光再次放在了馬克西的身上,微笑着問道:“馬克西,現在這種情況,你還覺得自己可以穩操勝券嗎?”

馬克西面沉似水,突然出現的變化打了個馬克西一個措手不及。不過馬克西始終不願相信吳夢擁有了第二種能力。但在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馬克西還真是不敢輕舉妄動。聽到吳夢的問題,馬克西沉默了一會,隨後冷笑着說道:“就憑這點小把戲也想騙我,老師,你還真是太小看我了。”

吳夢聽後微微嘆了口氣,說道:“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不過也罷,你就是這樣的性子,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的。”

話音剛落,不想要坐以待斃的馬克西當即如同一頭公牛一樣衝向了吳夢。在馬克西看來,不管吳夢是不是真的擁有了第二種能力,只要自己動手解決了吳夢,那他就是擁有三種能力也是於事無補。可讓馬克西沒想到的是,就在馬克西衝出去不到十步的時候,自己的雙腿再次發生了爆炸,這次的爆炸很大,直接將馬克西的雙腿給炸斷了,失去平衡的馬克西摔倒在地,朝前滑出去老遠,但距離吳夢卻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馬克西匍匐前進,頑強的向着吳夢爬去。吳夢見狀微微嘆了口氣,似乎也被馬克西的頑強給感動了,主動向着馬克西走了過去,邊走邊不斷的打着響指,每一次的響指,馬克西的身上就會發生一次爆炸。即便是馬克西強悍的癒合能力,當吳夢走到馬克西的面前時,馬克西也已經被炸得遍體鱗傷。

“還需要懷疑嗎?”吳夢俯視着馬克西問道。

馬克西不甘的擡頭看着吳夢,倔強的答道:“我不相信。”

“唉~”吳夢嘆了口氣,說道:“好吧,爲了讓你可以死個明白,就讓我看看我的能力好了。”說完這話,也不見吳夢有什麼動作,但馬克西卻看到在吳夢的身體四周,出現了許多的懸浮物。這些東西看上去就像是一顆顆大眼睛,所不同的是都長着一對跟蝙蝠翅膀相似的肉翅。

“我的第二種能力,就是可以製造這些可愛的小東西,並且通過自己的意念控制這些小東西飛行,還有爆炸。”說着吳夢打了一個響指,爆炸將正在偷偷準備發動襲擊的羅琳身上發生。馬克西看向羅琳那邊,就見羅琳的身體四周被一羣跟吳夢身邊一模一樣的小東西給包圍,如果真像吳夢所說的那樣,只要吳夢一個響指,羅琳恐怕就會被幹掉。

“……爲什麼一開始不用這種能力?”馬克西聲音有些苦澀的問道。

“呵呵……好東西總是需要留到最後關頭才能使用的。我可是打算將這個祕密保留到萬不得已才使用的。再說了,人老了,總要有點保命的本事才行。要不然就要被昔日的徒弟狠狠的欺負,連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嘍。”吳夢微笑着答道。

“……我不明白,你爲什麼可以擁有兩種能力?”馬克西不甘心的問道。

“呵呵呵……這有什麼不能明白了。就像你所說的那樣,能力者只能擁有一種能力,但如果讓能力者擁有兩幅身體呢?那麼是不是就能擁有兩種能力了呢?”

聽到吳夢的解釋,馬克西一臉震驚的看着吳夢,不敢相信的說道:“你,你,難道你……不會吧……你這個瘋子!”

“呵呵呵……用得着那麼大驚小怪嗎?我記得以前教過你,想要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想要實現自己的夢想,這副臭皮囊又有什麼不值得付出的。”

馬克西依然不敢相信,即便親耳聽到吳夢告訴自己他將自己這幅身體也交給了生物研究者們做研究,但馬克西還是不願相信。要多瘋狂的人才能做出這種決定?馬克西雖然不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輕動這句話的忠實擁護者。但愛惜自己的身體,卻是馬克西信奉的。而眼前的吳夢,很顯然已經超出了馬克西的理解範圍。

“你付出這樣大的代價,又到底是爲了什麼?即便是你真的成功了,可你又能從中得到什麼?”馬克西不解的看着吳夢問道。

吳夢聞言微微一笑,探身對馬克西說道:“我想要改變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多一點活力,不想再讓這個世界看上去那樣的死氣沉沉。”

“也就是說,你也不在乎這個世界最後會變成什麼樣?”

“呵呵呵……歷史終究是要朝前走的,如果人類有存在下去的必要,那自然可以渡過這一次的危機,但要是人類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那就算我不動手,人類同樣也會慢慢消亡。馬克西,難道你沒有發現,當人類熬過災難以後,總會出現很明顯的進步嗎?每一次的文明變革,其實都是推動人類進行自我進化的契機。”

“不管你說的多麼好聽,你就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你的存在,就是爲了破壞世界的穩定。你這樣做有沒有想過,人類會因爲你的行爲付出多少性命?”

“呵呵……人類的繁殖能力太強了,即便是以宇宙的承受力,也終有承受不住的時候。在此之前,我只是讓人類的數量減少一些,爲承重不起的宇宙減少一點負擔而已。”

馬克西沒有再說話,他已經確信,眼前的吳夢已經瘋了,昔日那個樂於教導後輩的吳夢已經死了。他不知道吳夢是遇到了什麼事纔會突然變成這樣,但馬克西相信,眼前的吳夢是個禍害,他的存在已經影響到了人類世界的安定。就讓他存在下去,一場人禍將在不久的將來爆發,那個時候,就如吳夢所說的那樣,整個人類世界都將成爲他野心下的犧牲品。

“我明白了。”馬克西說了一聲,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吳夢似乎有些不明白馬克西明白了什麼,將包圍着馬克西的飛行炸彈給撤離,看着馬克西從地上站起來以後說道:“不錯的癒合能力,沒想到這麼快就恢復了。你明白了什麼?”

“我明白,你就是禍害,即便今日拼着同歸於盡,我也要消滅你!”馬克西深吸一口氣,衝着吳夢大吼道。

話音未落,馬克西的攻擊到了一拳狠狠的砸向了吳夢。而吳夢就像是早就料到了馬克西會這麼說一樣,在馬克西發動攻擊的前一秒,抽身後退,同時遺憾的說道:“唉~我就知道你是不會投降我的。真是可惜,人稱聯盟鐵面判官的十二神將之一的馬克西今天要殞命如此。”

在吳夢說話的同時,圍繞在吳夢身邊的飛行炸彈紛紛張開了大眼睛,呼扇着那對肉翅飛向了馬克西。馬克西見狀當即以左手爲盾,護着自己向吳夢發起了衝鋒。

面對馬克西的衝鋒,吳夢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慌亂,就像是看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一樣,一邊搖頭一邊伸手右手指向馬克西。隨着吳夢的動作,圍繞在吳夢身邊的飛行炸彈如同得到了指令一樣,一窩蜂的撲向了馬克西。

“啪~”的一聲輕響,隨着吳夢的右手一記響指,馬克西整個人被爆炸包圍,瞬間看不到了馬克西的身影,只有時不時的傳出“咚咚”的悶響。躺在不遠處的羅琳看着被爆炸包圍的馬克西,銀牙暗咬,一點一點的向着吳夢移動了過去。

吳夢似有所覺,神情冷漠的看向了正在悄悄移動中的羅琳,右手緩緩擡起。就在這時,被爆炸包圍的馬克西突然從爆炸中衝了出來,一拳砸向了吳夢。吳夢側身躲過馬克西的拳頭,饒有興趣的看着遍體鱗傷的馬克西,面帶笑容的問道:“你難道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

馬克西一言不發,冷冷的注視着吳夢。此時的馬克西就像是一個不死的怪物,渾身上下傷口處的肌肉都在蠕動,努力的癒合着自己的身體。吳夢見馬克西不說話,也沒有再問,只是淡淡的說道:“你既然不願意說,那就不說吧。不過馬克西,你覺得你能打贏我嗎?爲了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目標而拼命,你覺得值得嗎?”

“打,就有贏的希望,但要不打,就連希望都沒有。”馬克西沉聲答道。

“呵呵……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希望鑽牛角尖,不過你說得對,打了至少還有贏的希望。馬克西,來幫我吧,讓我們一起來創造屬於人類的新世界。”

“不,你不是在創造,而是在毀滅。”馬克西搖頭拒絕道。

“……唉,看來我果然沒有做一個好的說客的本事。”吳夢嘆了口氣,看着馬克西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用一招來決定勝負吧。”說完吳夢縱身向後一躍,落在距離馬克西二十步外,雙手張開對馬克西說道:“爲了表達對你執迷不悟的敬意,我會用盡全力,讓你沒有痛苦的離開這個世界。”

“嘿,我正想要好好的領教一下。”馬克西咧嘴笑道。

吳夢同樣也是微微一笑,身體四周的飛行炸彈開始增多,漸漸的密佈起來。馬克西神色凝重,知道下一次的攻擊就是決定勝負的時刻,當即再也顧不上去考慮其他,爆喝一聲,原本就已經十分巨大的身體就如同吹氣球一樣,再次暴漲起來,整個人看上去就如同穿上了一件古代的鎧甲,猛地直奔吳夢衝了過去。

右手一指,圍繞在吳夢身邊的飛行炸彈飛向了馬克西,從四面八方向着馬克西撲了過去。馬克西此時也是孤注一擲,也不管飛過來的飛行炸彈,將右手藏在了左手變化的盾牌後,緊跟着舉盾直奔吳夢就衝撞了過去。

飛行炸彈在馬克西的身體各個部位爆炸開來,而馬克西卻是不管不顧,只是低頭猛衝,十米,五米,三米……在距離吳夢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馬克西出手了。此時的馬克西身上被炸得到處是傷,但唯有提前作了保護的右臂可以算是完好無損。帶着馬克西最後的希望,凝聚了馬克西全身力量的右拳帶着呼呼的風聲直奔吳夢砸了過去。

面對傾注了馬克西所有的一拳,即便是吳夢也不敢輕易掠其鋒,當即往後一退,卻沒想到剛剛起身,就感到腰部一緊,後退的身體被拉住了。吳夢眼角餘光一掃,原來是羅琳。這個女人趁着自己跟馬克西交談的時候竟然一點也沒閒着,就那麼硬是爬到了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並且在最關鍵耳朵時候出手了。

“賤人!”吳夢怒喝一聲,有心想要先除掉羅琳,但卻必須先應付馬克西的攻擊。眼見退無可退,吳夢只能擡起雙手打算招架馬克西的右拳,同時控制着還沒有爆炸的飛行炸彈一股腦的招呼到了馬克西的身子。

爆炸聲絡繹不絕,已經被炸彈炸得身體如同破麻袋一樣的馬克西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被炸,右拳去勢不減的直奔吳夢的面門打過來。

吳夢雙手交叉擋在了馬克西的右拳前,就聽“砰”的一聲悶響,吳夢整個人往後倒飛了出去,摔倒在了距離馬克西十米開外的草地上。

“哈哈哈……這就是你馬克西拼上性命的一拳?這也太讓我失望……”吳夢掙扎着站了起來,兩隻胳膊無力的自然下垂,擋住馬克西右拳的時候,吳夢的兩隻胳膊就同時被打斷了,但僅僅是打斷了自己兩根胳膊,這個代價似乎並不是很大。但還沒等吳夢把話說完,吳夢就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陣發悶。

“哇~”吳夢感到喉嚨一甜,忍不住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這一口鮮血吐出口,吳夢的感覺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那種不適感卻越來越強烈,知道情況不妙的吳夢也顧不得去檢查馬克西是否已經死了,當即就想要離開這裏去安全的地方養傷。

不過在走之前,吳夢還有一個人一定要殺。想到這裏,吳夢扭頭向正在向馬克西爬過去的羅琳看去。兩個飛行炸彈出現在吳夢的身邊,緊跟着直奔羅琳飛了過去。

看着直奔自己頭部飛去的飛行炸彈,羅琳心裏微微嘆了口氣。

爆炸聲響起,但出乎吳夢預料的,羅琳並沒有事,在飛行炸彈碰到羅琳之前,以羅琳爲中心,地下突然冒出了一株巨大的植物,巨大的葉片直接將兩枚飛行炸彈給擋住了。

吳夢的眼珠子頓時直了,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幕。羅琳是個武者,並不是能力者,但她怎麼可能會召喚植物?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怎,怎麼可能?”吳夢口中喃喃自語道。

“有什麼不可能的?難道只許老師你隱藏擁有第二種能力,就不許我隱瞞自己是能力者這個身份嗎?”被巨大植物包圍的羅琳淡淡的說道。

“……看來你也是一個有祕密的人。”吳夢凝視着羅琳緩緩的說道。

羅琳不置可否,淡淡的笑道:“老師,每個人都是有屬於自己的小祕密的。希望老師你以後可以替我保密。”

“呵呵……我還真想要看看你的能力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吳夢微笑着說道。

“我想,應該不會讓老師失望的。”羅琳一臉自信的答道。

吳夢聞言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的製造着飛行炸彈,而羅琳則是繼續說道:“好叫老師有個準備,我的能力是可以讓植物迅速成長,換句話說,只要給我植物的種子,我就可以讓種子發芽,生根,成長,從而攻擊我想攻擊的對象。就比如現在,這個可愛的傢伙名叫霸王花,它的攻擊性很強,只要是進入它地盤的生物,都會遭到它的攻擊。”話音剛落,先前保護了羅琳的巨大植物猛地向着吳夢伸出了數根巨大的藤蔓。吳夢見狀連忙控制着飛行炸彈向着飛過來的藤蔓炸了過去。只是讓吳夢沒想到的是,這個被稱爲霸王花的植物竟然如此堅韌,爆炸竟然只是造成小小的一點損傷,絲毫不能影響霸王花的攻擊。

“該死!這是什麼鬼東西?”吳夢不得不一邊躲閃一邊控制着飛行炸彈專注於一點狂轟濫炸。但這種重點攻擊只能對付霸王花的一根藤蔓,想要同時擋住霸王花的攻擊卻是不可能,而且更讓吳夢頭疼的是,這個霸王花竟然是越戰越勇的性子,自己的攻擊不僅沒有讓霸王花有任何的收斂,反而更加瘋狂的攻擊了起來。

擒賊先擒王!

吳夢猛地向着羅琳衝了過去,只是讓吳夢沒想到的是,當他在衝到距離羅琳還有十步的距離時,腳下突然冒出了數十根藤蔓,直接就將吳夢給纏了個結結實實。

“老師,你糊塗了,我可不是你這樣有本事的人,怎麼可能會不把自己的身體四周的安全工作準備好呢?”羅琳微笑着對吳夢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