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普通人的心裏面,會飛的人,就是神仙了,所以,此時此刻,在鬥雞眼的心裏面,韓簫也是神仙。

「我們去那一座山頭看看,要是你的千年靈芝還在的話,那麼我給你取下來。」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又接著說道:「卻下來之後,就是你的,我拿去也沒有什麼用。」千年靈芝,在凡人的心裏面,是無價之寶,可是在韓簫的心裏面,簡直就是垃圾一樣的東西。

「真的,謝謝你了。」鬥雞眼興奮的說道;一株千年靈芝啊,那可是無價之寶,得到了之後,鬥雞眼相信,以後自己就是不用做活,也能夠生活十年了。

「嗯!」韓簫點點頭,表示決不食言。

「天吶,神仙就是神仙啊,」心裏面,鬥雞眼這樣的想道:「不愧是神仙啊,連千年靈芝。人家都看不上啊。千年靈芝啊,可是一百金幣,都無法買到的無價之寶,人家居然說沒有用,還是神仙了不起。」鬥雞眼現在對韓簫,真的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不過興奮一下之後,鬥雞眼的心裏面,又開始十分的擔心了,因為現在,他十分的害怕自己的千年靈芝,會沒有了。

要是現在去到山頭上,發現了自己的千年靈芝沒有了的話,那麼鬥雞眼,怕是氣得連自殺的心都有了。

兩個人很快就來這裡,只見這一個山頭,十分的寬大,山腳下,連綿起伏的群峰,一眼看不到盡頭。

見到這樣雄偉山峰,韓簫都十分的懷疑,以前的時候,這一個傢伙是怎麼樣爬上的。

因為這一座山峰的高大,一般的人,是無法上來的,沒修為的人,就是兩天時間,也無法上來。

神識探查四周,韓簫果然發現了,這裡有著打鬥過後留下的跡象。只見四周枝葉散落,一看就知道,這些枝葉的散落,乃是被利劍硬生生的劈下來的。除了散落的枝葉之外,還有著無數的土坑,很多大土坑,這些大土坑,很明顯就是體型龐大的凶物,用蹄子踏出來的土坑。

「我的天吶,這麼大力的怪物,這麼深的土坑,要是神仙姐姐的那小身子骨,被踏到一下的話,下場只有死。」鬥雞眼開口說道:說話的時候,他顯得十分的心悸,為自己心中的神仙姐姐擔憂不已。

「不會說話,你最好不要亂說,否則的話,我對你不客氣。」看著鬥雞眼,韓簫開口說道:真的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這一個傢伙,說話的時候,完全不用大腦思考,韓簫不得不懷疑,他的腦袋是人腦還是豬腦。

「對不起,我改,一定改。」鬥雞眼慌張的說道:說完之後,他心裡十分的後悔,自己怎麼這樣的蠢,很明顯,神仙姐姐與韓簫的關係,不是一般的好,但是自己卻在韓簫的面前,說這樣不吉利的話,幸好韓簫沒有真的氣,否則的話,自己的小命還有嗎?當然沒有。

「老大,是先救神仙姐姐,還是先給我拿到千年靈芝。」看著韓簫,鬥雞眼小心翼翼的說道:此時此刻,在韓簫的面前,他說話的時候,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個不小心,又得罪了韓簫。

!! 在鬥雞眼的心中,韓簫就是一個反覆無常,性格古怪的人,喜怒無常,變臉如變天,沒有軌跡可尋,對於這一點,對於韓簫的這一個性格,他只能夠這樣的理解,應該是每一個神仙,都是這樣性格。

「不要叫我老大。」看著鬥雞眼,韓簫開口說道:這一個傢伙,總是叫自己老大,在韓簫的心裏面,鬥雞眼沒有資格做自己的小弟。

不是韓簫的實力不強大就是瞧不起人,而是他與鬥雞眼,本來就不是一個境界的人,兩個人,相互以老大與小弟稱呼,十分不適合。要不是自己現在要用鬥雞眼的話,那麼韓簫莫說是與他說話,就是見到他,都不會說一句話。

「是是,老大。」鬥雞眼開口說道:話音剛落,變感覺到自己失誤,於是慌慌忙忙的改口說道:「大爺!」知道自己真的是沒有資格做韓簫的小弟,鬥雞眼也是沒有辦法,雖然自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也不要叫我大爺,我沒有那麼的老。」韓簫開口說道:他很不喜歡,人家叫自己大爺的。

「那這麼叫啊,」鬥雞眼開口說道:他的心裏面,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叫韓簫了。

「叫我韓家軍吧。」韓簫開口說道:自己本來就是將軍,讓鬥雞眼叫自己將軍,韓簫感覺到是最適合的了。

「韓家軍,那麼請問你一下,你是先去找到神仙姐姐,還是先給我取下千年靈芝啊。」鬥雞眼開口說道:千年靈芝,對於韓簫來說是垃圾,但是對於鬥雞眼來說是寶貝。

「先給你找到千年靈芝吧,」韓簫開口說道:不是韓簫不擔心姐姐韓靈兒的安全,而是韓簫感覺到,為鬥雞眼拿到千年靈芝,自己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用花什麼時間,幾乎就是一瞬間的時間就可以了。

這一瞬間的十幾年,自己的姐姐韓靈兒,是沒有什麼危險的,當然,要是有危險的話,那麼早就有危險了。

雖然還沒有看到自己的姐姐韓靈兒,但是韓簫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姐姐韓靈兒,現在還是安全的。

與韓靈兒,韓簫有著靈魂間的連續,這樣的聯繫,雖然不能夠直接的交流,但是彼此之間,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存在。要是自己的姐姐韓靈兒死亡了的話,那麼韓簫的靈魂,是能夠感覺到的。

「多謝了,韓家軍。」鬥雞眼深深的鞠躬道、;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堂堂的神仙,居然會這樣的幫助自己。此時此刻,鬥雞眼感覺到自己就是死在這裡了,也是值得的,因為,自己見到了神仙,而且神仙還幫助自己呢。

「丫的,這一次,要是能夠活著回去的話,那麼我一定要在哪一些小王八蛋的面前,好好的炫耀一下,自己與神仙在一起的情景。」心裏面,鬥雞眼這樣的想道;他感覺到,回去之後,自己就有著本錢吹牛了。

神識探索了一遍之後,韓簫看到了一株千年靈芝,果然是一株通體發黑的千年靈芝。不過這一株千年靈芝的身邊,有著一條一尺多長的毒蛇,在守護著。

這一條毒蛇,雖然不大,但是毒性,卻是十分的強大,就是現在的韓簫,也不敢讓自己中這樣的毒性。

「這一株千年靈芝,絕對沒有千年的時間。」韓簫暗自想道;所謂的千年靈芝,不過就是無知的鬥雞眼說出來的,心裏面想的,以韓簫的實力,他當然知道,這一株鬥雞眼口中所說的千年靈芝,其實不過就是五百年都不到。

在凡人之中,凡是五百年以上的靈芝,他們都習慣叫為千年靈芝。因為無論是一千年,還是五百年,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很漫長的,都是一樣的。他們的壽命,最多就是百年的光景,百年之後,就是身體再好的凡人,也會死去。所以,很多凡人,終其一生,都看不到壽命千年的靈芝,只能夠在心裏面幻想一下。

「咻!」一道劍氣,瞬間發出,只見熾金劍的劍芒,就、華光涌動,見到這樣強大的劍氣,鬥雞眼差一點就暈了過去。

他萬萬沒有想到,神仙們的劍,都是這樣的厲害,在鬥雞眼的面前,韓簫就是施展自己的劍氣,也是盡量的壓制自己的實力,要是是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劍氣給全部激發出來的話,那麼鬥雞眼受到了劍氣的影響之後,會突然間死亡在自己的氣勢之下。

可以說,韓簫這樣的境界存在,就是無心擊殺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但是只要一個不小心,自己的氣勢太過於強大的話,也能夠間接的擊殺死一個人。

韓簫對鬥雞眼,雖然沒有什麼好感,但是大家無冤無仇的,自然不會擊殺對方,何況,這一次,鬥雞眼是來幫助自己辦事的。

「茲!」這一條毒蛇感覺到了一絲危機,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他的頭顱,便被韓簫的熾金劍劍氣,一下子給劈斷了。

只見到這一條毒蛇的血,都是黑色的,黑色的血濺在了四周的樹葉上之後,樹葉迅速的枯萎了。

「還好,你以前的時候,沒有前來強行的拿著遺囑千年靈芝,否則的話,這一條毒蛇,絕對能夠殺死你。」韓簫開口說道:這也不是他的大話,而是韓簫能夠感覺到,這一條毒蛇,怕是開命境的強者,都不是對手,幸好自己現在是命海境的強者,因此才會這樣輕易的將其擊殺。

「殺死了?」鬥雞眼不可思議的開口說道:感覺之中,他似乎感覺到韓簫還沒有出手,這一條毒蛇就死了。

「區區毒蛇,當然死了。」韓簫不以為意的開口說道;若是自己連擊殺這樣的一條毒蛇,都要費盡的話,那麼自己就真的是太沒有用了。

「出!」大喝一聲,韓簫凌空一直,只見這一株靈芝,從地下自動的飛出來,還像是被人給破出似的。

靈芝慢慢的飄到了鬥雞眼的身邊,就這樣凌空靜立著。「拿著吧。」韓簫開口說道:答應鬥雞眼的事情,終於完成了。

「哈哈哈,我終於得到了,我終於得到靈芝了,現在,我的母親終於有救了。」拿著這一株靈芝,鬥雞眼幾乎是顫抖著身體的說道:意識之中,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一次次的來到這裡,一次次的嘗試著要怎麼樣去做,才能夠得到這一株千年靈芝,可是不管怎麼樣,就是得不到這一株千年靈芝。

要不是今天遇到了神仙的話,那麼自己的這一生之中,怕是都沒有機會了。

「你的母親,你的母親怎麼了?」看著鬥雞眼,韓簫開口說。

「我的母親,得了病,要這一株千年靈芝才能夠醫治,為了自己的母親,我冒著死亡的危險,一次次的進入了這裡,才找到這一株千年靈芝,可是我沒有實力,沒修為,雖然知道這一株千年靈芝,但是沒有辦法得到,不過現在有了真的是很感激你。」鬥雞眼開口說道:其實鬥雞眼,一次次不怕死的進入這裡,就是為了自己的母親,否則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進入這裡的。

「原來你是為了自己的母親,才來到這裡冒死尋找靈珠的。」韓簫開口說道:韓簫最喜歡的人就是孝子。

在韓簫的印象之中,自己的母親是什麼樣子,他都沒有見到過,現在,自己是多麼希望,母親與父親還在,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夠照顧他們,為他們盡孝了,可惜,這一切,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神仙,現在找到了靈芝了,你還是快去找仙女姐姐吧,不要管我的生死了。」鬥雞眼開口說道:他感覺到自己,不能夠連累韓簫。要是自己一直在韓簫的身邊的話,那麼會影響到韓簫的。

之前的時候,之所以與韓簫一起來到這裡,不過是韓簫不熟悉這裡的地形,現在,終於找到這裡了,鬥雞眼感覺到自己被韓簫利用的價值也就沒有了。

「我要把你安全的帶著離開這裡,因為你是一個孝子,我不但要帶著你離開這裡,而且回去之後,我還要治好你的母親。」韓簫開口道:這樣的事情,要是自己不遇到的話,那麼自然不會去管,但是現在自己遇到了,那麼自己當然要管一下。

鬥雞眼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樣感激韓簫,此時此刻,唯有把韓簫對自己好,默默的記在心裏面,以後,韓簫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自己能夠幫助,那麼一定會全力以赴,就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

但是鬥雞眼相信,韓簫就是有著那樣的一天,自己也也無法做些什麼,因為一個神仙,要是遇到什麼事情辦不到的話,那麼就是不用腦子去想,自己這樣的一個凡人,絕對是無法幫上忙的。

韓簫縱身而起,御空飛行,神識遍布了四周數十里的地方,凡是在自己神識內的萬物,他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的,不過一番探索下來之後,他並沒有發現韓靈兒的身影。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找不到姐姐的影子。」內心深處,韓簫這樣的想道:若不是他與韓靈兒,有著靈魂上的感印聯繫的話,那麼此時此刻,他多半會以為韓靈兒已經死了。

「怎麼樣?有沒有看到神仙姐姐的影子。」看著韓簫,鬥雞眼開口說道:他的心中,也是與韓簫一樣的焦急,知道神仙姐姐乃是韓簫很關心的人之後,鬥雞眼就在內心深處,一直祈禱著韓靈兒千萬不要出現什麼事情,否則的話,韓簫一定會傷心的。

「沒有,還是沒有尋找著。」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面色變得十分凝重,自己拖的時間越久,那麼韓靈兒就越危險。

「難道會去那裡了。」鬥雞眼喃喃自語的開口說道:這一番話,似乎不是對韓簫說的,而是自己與自己說的。

「那裡,指的是哪裡?」韓簫開口說道:雖然鬥雞眼的聲音很小,但韓簫還是聽到了。

鬥雞眼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小的聲音,韓簫都能夠聽到,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若是連這一點本領都沒有的話,那麼韓簫還做什麼神仙。

!! 「黑松嶺!」鬥雞眼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聽到黑松嶺三個字,再看看鬥雞眼那難看的眼神,不用多說,韓簫也知道黑松嶺,一定是一個很兇險的地方,否則的話,鬥雞眼也不會談虎色變,一提到黑松嶺三個字,就變得十分凝重,甚至眼神之中,還有著幾分恐懼。

「那是一個禁地。」鬥雞眼小心翼翼的說道:說話的時候,他連聲音都不敢放大,表情總是這樣的慌慌張張的。

「禁地,什麼禁地?」韓簫忍不住的開口說道:他所知道的禁地,真的還不多,再加上自己修為實力都很強大,因此,對於韓簫來說,這一個天下,幾乎是沒有什麼禁地了。

其實這一個天下間,有著三大禁地的,只是韓簫不願意與鬥雞眼講,反正鬥雞眼這一個傢伙,就是給他說了,他也不會知道。

「死亡禁地。」鬥雞眼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又接著說道:「在我的祖祖輩輩代代相傳之中,有著這樣的一個傳說,那就是黑松嶺,乃是死亡禁地,凡是到過黑松嶺的人,就是能夠回著走出來,也無法逃過死亡的命運。」鬥雞眼神情嚴肅,絲毫沒有說謊的表情。

「原來是這樣的,」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疑惑的說道:「縱然是這樣,那你又如何能夠肯定,韓靈兒就是去了黑松嶺的。」就是真有著黑松嶺死亡禁地的存在,但是這一些,似乎與自己的姐姐韓靈兒的失蹤,沒什麼關係。

「據說黑松嶺,存在著一隻古妖,這一隻古妖,每年的這一個時候,這一隻老妖,都會尋活人生吃,據說除了這一隻老妖之外,它的手下,還養著幾頭陰虯。」鬥雞眼開口說道:這一些,不過是鬥雞眼祖上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傳說,其實是不是真實的,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不過此時此刻,韓簫是寧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啊!他寧可相信有著這一件事情,也不可不相信,因為韓簫知道,鬥雞眼是不會騙自己的。

「可惜了,黑松嶺在何處我不知道,否則的話,我一定會去。」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一連唉聲嘆氣的,大有不甘之心。

「這有何難,黑松嶺這一個地方,我不知道去過多少次。」鬥雞眼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又接著說道:「不過,我沒有深入過其中,每一次去,都是只在外圍。」黑松嶺,鬥雞眼是去過很多次,這一點,他並沒有騙韓簫。

「你去過黑松嶺。」韓簫驚愕的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鬥雞眼會這樣的膽大,居然敢跑到黑松嶺去。須知,似黑松嶺這樣的地方,一般都是死亡禁地,如此凶神惡煞的地方,鬥雞眼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居然敢去。

「是這樣的,我的母親得了重病,要千年靈芝才能夠看好,為了讓母親的病情快點好過來,我去過黑松嶺幾次。不過沒有找到千年靈芝,但也算是命大,沒有死在黑松嶺。」鬥雞眼開口說道:現在,見到了韓簫之後,他終於不用去尋找千年靈芝了。

聽到這話,韓簫不得不佩服鬥雞眼的孝順,在韓簫的認識中,他似乎沒有見到過,與鬥雞眼這樣的孝子了。

「願意帶我去嗎?你若是不願意的話,給我大概說一下去路也可以。」韓簫開口說道:此時此刻,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想勉強鬥雞眼,若是之前的話,韓簫才懶得問他的意見,直接一把抓起來就走了,但是自從知道鬥雞眼的為人之後,韓簫對他明顯好了很多。


「當然願意,不就是黑松嶺,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不是也有著韓將軍你在嗎?」鬥雞眼開口說道:若是之前的話,他或許會猶豫一下,但是現在,他絲毫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是因他拿到了千年靈芝,鬥雞眼感覺到自己欠了韓簫的人情,就應該在關鍵時刻,為韓簫做事。

「那就指路吧。」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帶著鬥雞眼御空飛行,為了看清楚下方的路線,韓簫飛行的很低。因為人在高空中飛行的時候,所看到的下方的情況,往往幾乎都是一樣的。再說了,鬥雞眼只是一個平常人,如果飛的太高,那麼氣壓就會很大,鬥雞眼是受不了的。

隨著飛行的時間越久,下方那原本蔥綠的古樹,參天古木,逐漸的消失不見,原本連綿起伏的山脈,也逐漸的退去,之前的時候,這些山脈山脈看起來似乎無窮無盡,一直到達天際間的盡頭,但是隨著韓簫飛行的時間之後,這些看起來無窮無盡的山脈,似乎不在那樣的無邊無際。

此時此刻,出現在兩人下方的樹木,全部都是松樹,而且這些松林,色澤都是黑如鐵,如同烏雲般,黑壓壓的一片,見到這樣的情景,哪怕是韓簫,也不得不感嘆的開口說道:「不愧是黑松嶺啊!真是名如其形。」一到了這一個地方之後,韓簫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出現在自己的心間,這一股無形的威壓,無論怎麼樣,自己也抹之不去,神識之中,韓簫是十分的希望自己能夠,抹去這一股可怕的威壓,但是當他仔細地尋找著這一股威壓的來源之處的時候,他又發現,這一股威壓,不存在。

好似來無影去無蹤般,毫無跡象可尋。

龐大的黑松嶺,好似一頭沉睡之中的飛龍般,靜靜地躺在冰冷的大地上,似乎在等待著明年的開春到來之際,才會醒過來似的。心悸的氣息,不斷的出現在韓簫兩個人的心頭。韓簫乃是命海境的強者,面對著這一股危險的氣息,雖然不能夠應付自如,但是氣定神閑,還是能夠做到的。鬥雞眼可就慘了,他本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此時此刻,面對著這樣的危險氣息之下,他整個人,都在不停的顫抖。害怕了,他這一個是在害怕了,雖然知道鬥雞眼的心裏面十分的害怕,但是韓簫還是什麼話也沒有說,因為他知道,恐懼黑松嶺,是每一個凡人都不可避免的事情。

「注意了,我們還得向前飛行。」韓簫開口說道:在這一個地方,他並沒有發現自己要尋找的姐姐,因此,韓簫是不會長時間停留在天空中的。

「知道!」鬥雞眼顫抖著聲音說道:說完之後,他的雙手,更加的顫抖不停,手中拿著的靈芝,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落下般。

「小心了,你可不要把這一株靈芝,給弄沒有了,否則的話,你的母親的病,就真的好不了的。」韓簫開口說道:其實,韓簫不過就是騙他一下而已,千年靈芝,對於韓簫來說,若是想要,那麼隨時都能夠得到。

「我真的是沒有用,怕個啥啊,人死,不就是那麼一回事嗎?」看著韓簫,鬥雞眼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表現出了不害怕的神情來。人,若是在不怕死亡的時候,什麼危險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不值得一提的,連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韓簫的心中,也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個鬥雞眼居然真的說不怕就不怕,不過這樣也好,總之,無論怎麼樣也比自己帶著一個膽小鬼的好。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裏面,鬥雞眼多少還是有些懼怕的,只不過是,此時此刻,為了不影韓簫的行程大事,他才強裝著這樣。

兩個人沿著黑松嶺的上空,緩緩地飛行著,枝繁葉茂的下方,讓韓簫兩個人,無法一睹下方的風彩,好在韓簫的修為高,雖然無法看的清清楚楚,但是憑著自的神識,下方的情形,韓簫還是看到了一些。

飛出了枝繁葉茂的地方之後,只聽過一陣陣嘩啦啦嘩啦啦的流水聲。這些嘩啦啦的流水聲,靜靜地流淌著,若是聽到這些寧靜的水聲,那無論你有多少的煩惱,似乎都能夠消除般。

這一個地方,古木逐幾乎是沒有,至少黑嶺,也是少了很多。韓簫依然能夠清清楚楚的記得,在進入雲楓林之前,雲楓林外圍的樹木,都是高大的參天古樹,而現在自己來到了這黑松嶺之後,高大的古樹沒有了,出現在自己身旁的,不過就是一眼看不到盡頭的,無邊無際的黑松,但是此時此刻,黑松也消失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道道懸崖怪石。這些怪石懸牙,真的是奪天地造化,千奇百怪的。

一看去,成千上萬的怪石,美麗的風景,一時間,讓韓簫都有有點流連忘返了。

枝繁葉茂沒有出現的地方,懸崖以及各種大大小小的怪石,一時間,倒是成為了韓簫兩個人觀賞的風景。

「這一個鳥地方,沒有什麼可看的了,我看,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尋找到神仙姐姐要緊。」見到了韓簫這一個樣子之後,鬥雞眼開口說道,他只是害怕,韓簫會將這一件事情給忘記了,不過他並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的韓簫,並不是發獃,而是在探索黑松林四周的一切。不過,黑松嶺真的是太大了,整個黑松嶺,面積不壓於一個越城那麼的大。

「走吧,」韓簫幾乎是絕望的開口說道:在這裡,他沒有看到姐姐的身影,所以又打算接著繼續尋找。

「奇怪了,黑松嶺如果要是找不到姐姐,那麼我應該去哪裡尋找。」內心深處,韓簫這樣的想道:原本以為,自己來到這裡之後,就能夠找到姐姐的下落,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還是空歡喜一場。

!! 見到了韓簫失落的表情,鬥雞眼一言不發,此時此刻,他只想韓簫開心,不要這樣傷情,否則的話,萬一韓簫惱怒之下,做出了什麼事情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不用擔心,我韓簫不是那樣的人。」見到鬥雞眼這一個擔憂的樣子,韓簫開口說道:雖然心中十分難過,但是韓簫還是有著理智的,他知道自己就是有著再大的不開心,也不能夠拿鬥雞眼出氣。

「韓將軍,我叫龐皇,你也可以叫我小皇。」看著韓簫,鬥雞眼開口說道:與韓簫相處這麼久的時間了,還是第一次主動向韓簫,介紹自己的名字。

「皇,我就叫你皇吧。」韓簫開口說道:他感覺到,叫對方皇,要好聽很多。

「茲茲!」突然間,下方的大地上,發出了一道道這樣的聲音,這些聲音,就好似有著萬千條銀蛇,正在瘋狂的遊動似的,一聽到這樣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韓簫就感覺到自己頭皮發麻。

慌慌張張的低下頭,向著下方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之下,差點沒有把韓簫給嚇死,只見下方,都是森森的白霧。

陰森森的白霧,幾乎都是帶著無盡冷意,似乎這些寒霧,就是凜陰冷而生,乃是一切世間萬物的剋星。見到這樣的情形,韓簫開口說道:「皇,我們現在麻煩了,現在,四周全部都是森林白霧,根本沒有方向飛行。」看著龐皇,韓簫開口說道:這四周,都是森森白霧,若是要飛行的話,就得要看準方向,找到目標,否則的話,就不能夠隨意的飛行,莫看現在韓簫的修為很強大,但是此時此刻,他也不敢託大,只能夠老老實實的慢慢地飛行著。

在四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沒有目標的飛行著,很容易迷失方向的,尤其是在黑松嶺這樣危險的地方,若是迷失方向,一個不小心走到了絕地之中去,那麼韓簫相信,下場只有死。

「韓將軍,即然如此,我們何不下去徒步而行。」龐皇開口說道:在天空中,是看不到方向,沒有參照物,可是在地面上,這些都不是問題,問就是看你敢不敢接著往前走。

「是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韓簫開口說道:若是在地面上行走的話,韓簫相信自己就是迷失方向,保命也不是問題。

想到這裡,韓簫當下沒有絲毫猶豫,就帶著龐皇,快速的降落到了地面上,龐皇萬萬沒有想到,韓簫的速度會這樣的快,他不過就是感覺到了一陣風吹過,待自己反應過來之後,都已經到達地面上了。

此時此刻,只見四周的景物一片清明,絲毫沒有之前在天空中看到的那般森森大霧。

見此情此景,韓簫的心裏面,也是十分的不解,按理說,天空中都有著森森白霧的情況下,那麼地面上的森林之中,應該也是有著森森白霧才對,甚至這些白霧,應該遠遠比自己在天空中看到的還要濃密。可是韓簫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來到地面上之後,地面上不但沒有絲毫的森森霧氣,而且光線還很好。

「這這這……」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龐皇驚愕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啊?之前在上空看到的,與現在在下方見到了的,為什麼會不一樣。」他的閱歷與見識,遠遠的不如韓簫,因此,很多事情,他根本沒有見到過。

「不知道。」韓簫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又接著說道:「不過不能夠大意。」進入到這一個地方之後,雖然沒有了森森大霧,但是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還是時時刻刻的提醒著韓簫,這一個不能夠大意。

其實韓簫很想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此時此刻,他還有著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韓簫相信,事情不會那樣的簡單的。

這樣的情況,韓簫以前的時候,還真是很少見到,甚至沒有見到,如今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之後,一時間,韓簫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難道是幻覺。」龐皇自言自語的開口說道:他本來想說的是,難道是幻境,不過他感覺到,用幻覺兩個字,更加的適合些,幻境,對於他來說,是那樣的陌生。

「你說什麼?」聽到了龐的話之後,韓簫開口說道:皇的話,似乎提醒了韓簫什麼,只是現在仔細想想之下,卻又什麼也沒有感覺到。

「我沒有說什麼,」龐皇這一個傢伙連忙開口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隨口說一下,就會惹得老大不開心,他卻沒有想到的是,此時此刻的韓簫,並沒有生氣。


「你剛才明明說話了,快將你之前的語言,重複一遍給我聽。」韓簫開口說道:他能夠感覺到,自己離出去的時間不遠了。

「我說,難道是幻覺。」龐皇開口說道:說完之後,他傻頭傻腦的看著眼前的韓簫,不知道現在韓簫,到底在做什麼。


「幻覺,幻覺……」意識之中,韓簫一遍一遍又一遍的開口說道:這兩個字,對於自己來說,似乎是那樣的陌生,又是那樣的熟悉。

「哈哈哈!」突然間,韓簫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的,原來是這樣的。」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興奮,似乎得到了什麼寶貝般,開心的讓人情不自禁。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