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利亞手中的利劍即將刺穿許林的額頭時,在他的身後探出了一對鬼影利爪,擋在了他的身前,將沙利亞的攻擊給抵擋了下來。

。 可是,蕭羽決定了的事,任何人都不得改變。

只看見蕭羽,淡淡的掃了神劍子一眼,隨後便盤腿坐下。

眼觀鼻,鼻觀心,沉入到自我冥想之中。

就好像是進入了修鍊狀態一樣。

看見蕭羽直接閉上了眼睛,神劍子和飛刀,即使心中,再有千言萬語想說,此時也不敢打攪。

生怕蕭羽,已經進入了修鍊之中,如果被他們打攪的話,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神劍子和飛刀,看見蕭羽這一番模樣,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最後經過了一番商量,他們還是想要將整個房間之中,最好的床,讓給靈兒。

可是,靈兒因為前面的緣故,此時根本就不想睡,更別說,睡到那一張床上去了。

到了後面,無論飛刀,和神劍子怎麼說,靈兒都不願意睡上去。

眾人也只能無奈。

按照蕭羽原先的吩咐,將那一張最好的床,讓給了神劍子。

整個房屋較小,也就僅僅只能放下一張床,和一張席子而已。

飛刀平常休息的地方,就是那一個席子,本來靈兒,沒有地方睡。

飛刀倒是想要將這一張席子,讓給靈兒。

可是,靈兒又怎麼可能會接受呢?

現在,靈兒對於她的這個師傅,還在怨恨之中。

即使沒有怨恨,也不可能把自己師傅休息的地方,給佔了。

最後,飛刀倒是躺在,自己原來所休息的地方。

靈兒所休息的地方,卻直接被神劍子給佔了。

可房間又這麼小,靈兒無奈,最後只能緊挨著蕭羽,緩緩的盤腿坐下。

眼前的這個情況,倒好像是靈兒在咎由自取。

夜深人靜。

房間的蠟燭,逐漸燃燒完畢。

整個屋子,也瞬間陷入了黑暗之中。

神劍子和飛刀,由於前面經過了一番大戰,體內的內力和力氣,都消耗過度,剛剛躺下,便立刻睡著了。

緊接著,便傳來了一陣打呼嚕的聲音。

若是換成平常,靈兒躺在自己的床上,較為熟悉,倒是能夠很快入睡。

可是今天,因為被蕭羽氣了的緣故,整個人,精神格外旺盛。

盤腿坐下,閉目許久,依舊是無法睡著。

「該死的大壞蛋,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師傅也不會這樣對我,並不會打我!」

「本姑娘,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不過現在師傅在睡覺,等師傅不再的時候,本姑娘一定要讓你好看!」

靈兒在心中想著。

但是蕭羽,此刻卻沉入到自己的識海之中,進入了系統空間。

在系統空間之中,蕭羽倒是看見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此刻已經在長安的邊緣。

如若再往西,行走二十里地的話,估計就已經出了,長安的範圍。

現在蕭羽倒是在沉思,到底要不要簽到?

「還是選擇簽到吧,畢竟這長安,今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突厥如果不能夠平定的話,想要回來恐怕沒那麼容易了!」

「而且我也不打算,此次前去驅逐突厥,就這麼空手而歸!」

蕭羽沉思良久,最後還是決定,現在立刻簽到。

。 她看著冷言,突然猖狂地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冷言啊,我當然記得啊,那個裝紈絝裝了二十幾年,差點讓人信以為真的冷言啊,他還挺厲害,我幾次三番想要他的命,都被他僥倖活下來了。不過,大火無情,他最後,還是被我一把火給燒死了,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她這輩子呀,註定是要守寡了,冷言已經死了,他死了,哈哈……你就算是殺了我,冷言也不會活過來了。」

韓梓蘭笑得眼淚都出來了:「那就是個傻子,為了兩個保鏢,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那是我見過最傻的傻子了,哈哈哈,你們一定很痛心吧?」

二老聽看韓梓蘭這話,氣得身子劇烈顫抖起來,如果不是得知冷言還活著,只是毀容了而已,他們怕是早就氣得用拐杖把這個毒婦給砸死了。

可是朱錦嫻不知道冷言還活著,她聽了韓梓蘭的話,瞬間紅了眼,她指著韓梓蘭,顫抖著聲音道:「毒婦,你這個毒婦,我打死你,原來小六是被你害了,你這個毒婦,你去死吧……」

朱錦嫻氣得快步走到韓梓蘭面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狠狠地扯著,像是恨不得把韓梓蘭的頭皮都扯下來。

韓梓蘭痛得齜牙咧嘴,不過她不肯示弱,而是笑得更加猖狂:「媽,您生氣了啊,您看您之前對我多好啊,每天都讓人給我準備夜宵,還親自端上來給我,這麼賣力地討好我,不就是為了讓我給你們冷家打理公司嗎?你肯定都沒想到,那公司我打理著打理著,它就會姓韓了。」

「閉嘴,你這個毒婦,不許叫我媽,你這個毒婦,你怎麼配?」朱錦嫻對兒媳婦一直都很好,她感念韓梓青心心念念地照顧變成植物人的兒子,感念她這些年為這個家的付出,誰能想到,那個她疼惜了這麼多年的兒媳婦,不知何時,竟是換了一個人。

朱錦嫻再次發力,像是不把這毒婦的頭皮拽下來,都不罷休一般。

韓梓蘭終於痛得說不出來了,她眼裡閃過一絲厲色,下一刻,她快速伸手,就要去鎖住朱錦嫻的脖頸。

朱錦嫻閃避不及,眼看著脖子就要被她扣住,她驚得愣在了當場,甚至忘記了躲避,好在冷言一直注意著這邊的動靜,在韓梓蘭出手的時候,他一腳踢向韓梓蘭的手腕,直接將韓梓蘭的一條手臂,也給廢了。

韓梓蘭痛得再次慘叫出聲,鮮血淋漓的她,此刻看起來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她知道,此時不該再激怒這些人,她怕,怕這些人真的會弄死她。

她只得拿出自己最後的籌碼:「你們想要我的命嗎?我告訴你們,若是我死了,你們就永遠見不到韓梓青了,她可是為了你們冷家生下了孩子的,你們不會真的想讓她永遠消失吧?」

韓梓蘭看到周圍的人都定定地注視著她,想來是真的很在意韓梓青,她眼裡閃過一絲嫉妒,嘴上卻道:「那個傻女人呀,父親早就告訴過她,讓她嫁進冷家,是有任務分配給她的。讓她不要愛上冷澤,不要跟冷澤生孩子,可是她不聽啊,她愛冷澤勝過一切,為了冷澤,她甚至可以連命都不要,你說,那是不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姜柔的這個冷笑除了慕言,其他人都沒有看見,慕言當時沒有說什麼,但吃了晚飯回到房間,他還是問了姜柔一句。

知道是怎麼回事後,慕言讓姜柔不要動手,這件事他來動手比較合適。

「這……不好吧!」姜柔實在沒法想象她家崽崽動手教訓人都樣子,但一抬頭看見慕言現在的樣子,又覺得沒有什麼。

慕言:「……」總覺得剛才那個眼神不太對勁,但他又沒有證據。

清醒后在古代住的第一晚,姜柔有些睡不著,但這裡沒有什麼娛樂項目,關鍵是沒有手機給她刷,吃不了瓜。

除了睡覺,她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可以做。

姜柔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很不習慣,可一看到不遠處打著地鋪的慕言,動作一下就小了。

白天事情多,她倒是沒有靜下心來想,現在才真的驚覺,她真的跟自己的偶像一起穿越了,以後,他們就會一直生活在一起啊。

其他人是什麼感覺她不知道,但她現在覺得很不真實,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除了不太真實,好像也沒有其他的感受,難道是因為那張臉跟他們家崽崽的臉太不一樣了的原因嗎?

慕言得虧不知道姜柔心裡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一定會翻個白眼的。

第二天姜柔是被外面的說話聲給吵醒的,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眼睛醒神,結果一看。

好傢夥,她直接從床頭睡到了床尾,再看看身上,幸好還算得體…吧!

姜柔有些不確定,她有時候睡姿確實不太好,但已經很多年不發作了呀!

帶著些許的心虛,姜柔麻溜的收拾了一下,然後趕緊出門,就看見慕言在打掃院子。

「大伯他們呢?」

「他們已經去地里幹活了,剛才我…爹過來了,他說已經跟村長說了,就在這邊修個小院。」

慕言說起馬老七來,還是有些說不出口的。

慕言的停頓姜柔發現了,也讓她想起了那天飯桌上的事情。

「你得習慣叫他爹,那天他好像發現了點什麼。」

姜柔把馬老七那天打量她的事情跟慕言說了。

一聽姜柔這麼說,慕言也說了自己的猜想,聽到慕言身上有胎記,姜柔一臉羨慕。

她身上就沒有什麼胎記能夠快速打消懷疑的,所以她是一點都不敢跟原主不一樣。

好在原主跟馬老七相處的不多,姜家的人也沒有馬老七那麼敏銳的感覺。

不過,「你不覺得他有些厲害嗎?這麼快就察覺到不對了?」

慕言想了想馬福的記憶,「他確實有些不一般,不過現在他也就是一個老人,別想太多。」

「老人?」姜柔想了想馬老七的年紀,「明明就是中年大叔好吧!」

「你咋那麼愛抬杠呢?」

姜柔立馬手動閉麥,捂住嘴巴。

「我去準備早飯。」說完趕緊往廚房跑。

姜柔到廚房后才發現姜雪已經在廚房幹活了。

「二姐。」

看見姜柔進來,姜雪打了個招呼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了。

「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快好了,二姐你去休息吧。」姜雪搖搖頭。

姜柔那能去休息呀,她一個成年人讓一個小孩給她準備早飯,多不合適。

「我好很多了,二姐沒那麼虛弱,你燒火吧,我來弄。」

見大鍋里煮著稀飯,姜柔拿起勺子看了看,已經快好了,又看看周圍,正好看見了姜雪準備好的白菜。

「炒白菜嗎?」

姜雪點點頭,然後就看著姜柔把飯盛出來然後開始炒菜。

可是看到姜柔放油,她就被嚇到了,「多了,二姐多了。」

姜柔被嚇了一跳,愣在那裡不敢動,看看鍋里又看看姜雪。

「不多吧!」她已經控制著量了,再少就沒有什麼油了。

姜雪瞪圓了眼睛看著姜柔,然後憂傷的嘆了口氣。

「姐,咱家現在得省著點,大哥念書要花好多錢的。」

姜雪已經懂很多事情了,大姐因為臉上的胎記到現在都沒有嫁人,她聽到爹娘說,最好還是找個上門女婿好。

可這樣一來,就得花不少的銀子,還有大哥念書也要不少銀子呢。

小弟到現在還沒有上學堂,就是因為家裡沒有多少錢了。

好在他可以看大哥以前的書先學著。

姜柔沒想到連十三歲的姜雪都要為銀子的事情發愁。

「那我放回去一些。」姜柔把油倒回油罐,重新挖了一點點出來,這會姜雪沒有說什麼了。

姜柔做好早飯,姜大伯他們也差不多回來了。

看到姜柔從廚房出來,姜大伯就說姜雪,「你姐還生著病呢,怎麼讓她煮飯了。」

「大伯,我沒什麼事了。」

雖然姜柔一再說自己沒事了,但姜雪還是被姜大伯給說了一頓。

姜柔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姜雪卻覺得自己確實不應該讓姜柔煮飯。

「二姐,我爹說得對,你還是要再養養的。」

看著姜雪沒有不開心,姜柔這才放心,她其實很怕姜雪因為這個生氣恨她的,事實證明姜家的人脾氣都很不錯。

本來姜柔以為還要等幾天才能遇到那個人,沒想到第二天姜賢就回來了,還帶著那個欺騙原主的人一起回來。

姜柔看到突然出現在家門口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是誰時,姜賢先開口了。

「柔柔,你回來住了嗎?」姜賢之所以會這麼覺得,是因為現在天還很早,除了住這裡,他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姜柔直接被姜賢這個稱呼給嚇到了,實在是太惡寒了,她都要起雞皮疙瘩了。

正當姜柔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瞥見姜賢身後還有一個人。

見姜柔看向他身後,姜賢這才想起來,他還要個同窗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