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種環境中我下意識的想到了鬼魂——不屬於人類的東西!

這麼一想,我渾身的毛孔頓時收緊,一陣涼颼颼的感覺爬上皮膚,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渾身冰涼,心裏冷得直打哆嗦,手也微微的顫抖。不能,我必須控制住情緒,不能崩潰,一崩潰我和秋雁就很有可能出不了這神祕的地下之城!

秋雁向後連續倒退了好幾步,撞在了石屋建築物的石壁上,嚇得上下牙齒打着顫,“哥,什麼東西?”

我強自按耐住狂跳的心臟,“不知道,沒事,它已經走了!”

秋雁怔了一怔,眼神呆滯的看着我,顯然被嚇得不行。

我忽然聽到從她身後傳來一陣異樣的聲音,“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猛一聽我還以爲是秋雁發出的聲音,可是她的嘴巴根本沒有動,我正在詫異。忽然發現她背後的石壁在移動,慢慢的裂開了一道縫,而且裂縫在繼續變大,“咯吱咯吱……”的聲音正是那道石壁打開發出來的聲音!

秋雁的身後竟然開啓了一扇石門!

我張大了嘴巴,詫異地看着眼前出現的情景。

秋雁身體這一撞竟然觸動了石壁的機關,意外的打開了一座石門!

石門開啓的那一瞬間,秋雁回過神來,她摹地回過身去,看到緩緩打開的石門,大吃一驚,“哥……”

我將手指頭放到嘴邊,衝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她不要說話,秋雁趕緊閉住了嘴巴。

等石門完全打開之後,我對秋雁說道,“先別動,這石門裏或許會有機關?”

“機關?”秋雁臉色蒼白,迅速的跑到我的身邊跟我站到一起,“哥,你怎麼會知道這石門內有機關?”

我答道,“從書上學的,讓我先試試裏面的情況再說!”

所有寫盜墓之類的書籍都寫到一些古代陵墓會有精巧的機關設置,此番我和秋雁雖然不是來盜墓,卻也不得不防。

我讓秋雁避開石門,躲在一棵大樹後,然後抓了一塊石頭扔進石門,迅速閃到另一側,想象着萬箭齊發的情景……

咦?怎麼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不放心,又抓了一塊石頭扔了進去,還是沒有反應。恐怕即使是有機關,但經過幾百年或者更長時間的腐蝕,就是有也壞了吧?

我小心翼翼走到石門前看了看,發現沒有任何的異常,招呼秋雁走了過來,兩個人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一踏進石門,就感到裏面的空氣很污濁,瀰漫着一股嗆鼻的黴味,讓人極不舒服,我連忙捂住鼻子,招呼着秋雁又退了出來。

“這石門有些年代了,肯定是古代設置的密室!”我說不清是緊張還是興奮。

“嗯,這裏佈局這麼精巧,應該就是我們族人最隱祕的地方。或許,傳說中的那筆寶藏就在這密室當中也說不定……”秋雁的臉色比剛纔有些好轉,臉上洋溢着一種聖潔的光輝。

“嗯,等裏面污濁的空氣排乾淨我們就進去看看。”我答道。

“好。”秋雁應了一聲望着石門內那個未知的世界靜靜的出神。

她在想什麼?這密室果真是古西夏人藏寶的地方嗎?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我估計裏面污濁的空氣已經排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和秋雁小心翼翼的又走了進去。

豪門驚夢ⅱ:尤克里裏契約 密室內光線很暗,“啪”的一聲亮起了一道光線,秋雁竟然帶着電筒。

在手電筒昏黃光線的照耀下,我發現這個密室大得離譜,似乎沒有盡頭。地上鋪着暗紅色的地板磚,上面有一層厚厚的灰塵,我和秋雁每走一步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暗紅色的腳印。

我們小心翼翼的向裏面走,大約走了十米左右,我們忽然站在那裏不敢動了。

在秋雁手電筒的照射之下,光線裏隱隱出現一個人影。

秋雁嚇得立即停住了腳步,我握緊了手中的匕首,手心裏全是冷汗,仔細向前看去,發現那影子籠罩在灰塵之中,模糊得很。

我拉着秋雁試探着又往前走了幾步,兩個人的心都懸了起來,連大氣都不敢喘。整個密室中只剩下我們沉重的心跳,佈滿塵埃的空氣也似乎凝固了。

我忽然想到那聲神祕的嘆息聲,莫非那聲嘆息並不是我的幻覺,而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而且那個人就隱身在這密室當中?

眼前這個人影會是她(他)嗎……他(她)到底是男是女?有多大年紀?幹嘛會出現在這裏?

剎那間這些疑問全部涌了出來……

秋雁將身子縮在我身後,只敢透過我的肩膀往前看。我驀然想起被林梅心鬼魂追殺的那段詭異經歷來……

隨着我們緩慢的移動腳步,那影子離我們越來越近,就像站在密室的盡頭,距離已不到五米,我終於看清楚了那人的五官輪廓!

那個人身材頗爲魁梧,身高起碼有170公分。兩腿分開站在那裏,手電光線照在它的身上,竟然發現他似乎在對着我們微笑!

這種黑咕隆咚的地方,忽然冒出這樣一個人,咧着大嘴對着我們微笑,確實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我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奪過秋雁手中的電筒,朝那張近在咫尺的臉照了過去。

這才發現他的頭上和臉上爬滿了蜘蛛網,而且笑容一直不變!

原來,只是一尊雕像!

我如釋重負,拉着秋雁的手走了過去。

這尊雕像身穿一身獸皮,肩膀有兩個虎頭傢伙,腹部圍着一塊麻布,一根腰帶緊緊繫着,腰間掛着一把砍山大刀,身後背一張鐵胎大弓,箭壺裏插着一把羽翎箭,就像一個從地獄戰場上歸來的勇士!

這密室當中爲何會有單獨的這麼一尊雕塑?如果說這個密室就是古西夏人埋寶所在之地,爲何會除了這座雕塑空空如也?

古西夏人爲何會將這座雕塑牢牢的封鎖在這座密室?莫非他是傳說中的惡魔,一旦開啓密室,便會跑出去興風作浪,帶去死亡?

我正在胡思亂想,忽然聽到身後傳來“轟隆轟隆……”的響聲。

怎麼回事?我和秋雁驚駭的回過頭,就發現那扇石門正在徐徐關上。

這一下,我和秋雁比突然見到面前這座雕像還要更加的駭異,完了,被關在密室當中了!

我和秋雁第一個反應就是沒命似地跌跌撞撞往石門處跑,但還沒等我們跑到門口,石門已經落了下來,將我們死死的關在了裏面。

石門是一塊巨石,就像一個千斤閘嵌在石頭軌道里。

我們面面相窺,不知道石門爲什麼會自動關了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打開這道石門?

“哥,怎麼會事?”秋雁在黑暗中望了我一眼,臉色非常難看。

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安慰道,“沒事,我們想辦法找到開啓石門的機關,應該就能出去的。”

我用手電筒在石門上仔細的檢查,想尋找究竟有沒有什麼機關,可是找了一圈,也沒發現哪裏有機關或者異樣的地方。

我的心沉了下去,難道我和秋雁會困死在這密室當中?陰魂禁忌

——————————————————————————————— 秋雁忽然說道,“哥,我懷疑那尊雕塑有古怪!”

“你是說那尊雕塑?”我呼吸急促,急道。

“是的。你想想看,這個密室結構如此嚴密,除了石門,牆上頭頂上都是天然石壁,顯然是利用一個天然溶洞建成。而且這密室整個結構半天然半人工,結合非常完美,要想從這裏出去,基本是不可能的事。除非……除非是那尊孤零零的雕塑有古怪,我們方纔能從這裏逃出去!”

沒想到秋雁這小妮子在關鍵時刻居然觀察得如此仔細?我心中一動,“那好,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過去看看。”

我打着手電筒,和秋雁又急急忙忙跑到那尊雕塑的前面。

雕塑依然還是雕塑,依然一動不動的朝着我們保持着那臉神祕的微笑。沒什麼異常啊?

我心急如焚,如果不盡快的離開這個封閉式的密室,一旦氧氣用盡,我和秋雁就會窒息死亡……

秋雁好像呆了一般靜靜的望着雕塑前的一個用青石板雕成的蒲團發呆,莫非這個蒲團有什麼古怪?

我正在疑惑,秋雁卻上前幾步,像一個跋涉千山萬水的朝聖者一般,無比虔誠地跪倒在雕塑面前的蒲團上。

她的膝蓋跪倒在蒲團上,兩隻手掌攤開在暗紅色的地板上,任由寒冷的氣息滲入掌心。

她將整個臉頰忽然緊緊的貼在了雕塑的腳跟,她的左半邊臉龐,還有左耳,都牢牢貼在雕塑的腳跟上,像是在和雕塑做着什麼交流?

可我什麼都沒聽到,除了死寂還是死寂,她不會是中邪了吧?

我依稀能聽到她的嘴裏唸唸有詞,但聽不清她在念什麼,難道她真的在和雕塑在對話?

她聽到了什麼?又說了什麼?

我走到她身後,將她從雕塑前拉了起來,詫異的問道,“秋雁,你在幹什麼?”

沒想到秋雁的表情竟異常輕鬆,嘴角滿足地微笑着,彷彿剛經歷了一場美好的回憶。

這是我自從認識她以來,第一次看到她笑得如此燦爛。

她眨了眨美麗的眼睛,就連睫毛也好像長了幾毫米,居然清脆地笑道,“哥,你看那是什麼?”

我定睛看了過去,看到那尊雕塑不知道何時已經移開了幾十釐米的距離,而雕塑的腳跟前渾然出現了兩行古西夏文。

我勃然心跳,急道,“秋雁,寫的是什麼?”

秋雁笑道,“重寶祕術,與人無緣,入此密室,遇禍莫怨。”

“重寶祕術,與人無緣,入此密室,遇禍莫怨?”這話留得如此詭異,與我們想逃離密室沒有任何的關係啊,爲何秋雁還笑得那麼開心?

“你……”

秋雁打斷我的話頭,接着說道,“哥,你莫急,還有下一句……若想生離,當挖開蒲團下青石板三尺,切記切記!”

挖開青石板蒲團三尺?

空間田園醫妃 時間緊急,我沒有多想,趕緊用手中的匕首費力的去撬那個青石板蒲團。

青石板蒲團並不很緊,我沒費多大力氣就撬開了,裏面是一塊更大的青石板,青石板上面又刻着一行古西夏文字。

秋雁仔細一瞧之下唸了出來,“撬開青石板,便可開啓逃生機關,出去之後切莫再回來……”

出去之後切莫再回來?什麼意思?

隱隱有冷風從青石板下颼颼的刮進密室來,頓時感覺沒那麼氣悶了。

我不敢耽擱,用匕首狠狠地去撬那塊青石板,好半響方纔將那塊青石板取了出來。

青石板被我取出的一瞬間,有“咯吱咯吱……”的聲音從身後響了起來。我和秋雁驚喜的回身一看,果然看到密室的盡頭有一扇石門慢慢打了開來。

靠,終於得救了!

我和秋雁歡呼着朝那扇開啓的石門跑了過去。

石門外是一條暗道,黑幽幽地不知道通向何處?並且有陣陣涼氣涌了上來。

“秋雁,下面有空氣。”我驚喜的說道。

“這應該是我們族人爲了防止外敵入侵留下的逃生通道!通到哪裏我也不知道。”秋雁點了點頭說道。

我用手電筒照了照那條暗道,發現一條臺階一直通了下去,“我們順着這條暗道走吧,希望能夠走得出去!”

“嗯。”

我打着手電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秋雁緊緊的跟着我。

這條暗道沿路佈滿了蜘蛛網,一不小心就會網上一頭一臉的粘絲,最噁心的是這些蜘蛛網好像跟以前見過的蜘蛛網一樣,不僅極有有彈性之外,而且溼滑。

我一邊走一邊拍打着蜘蛛網絲,一邊提醒秋雁小心。兩人足足走了一百多級臺階方纔把石階走完,盡頭出現了一個黑壓壓的山洞,不知道能不能通往外面的世界?

我和秋雁沒有說話,互相對望了一眼,兩人並肩走進了眼前的山洞。

提心吊膽的剛往前才走了三十來米,忽然聽到前面不遠處從黑暗中傳來一種吵雜又詭異的怪叫聲。

而且,那怪叫聲離我們越來越近,瞬間就到了我們跟前!

我和秋雁趕緊停下了腳步,靠在山洞的巖壁上嚇得大氣也不敢出。昏黃的手電光線下,我看到十幾只黑色的飛行物朝着我和秋雁站立之處飛了過來。

一飛近我們的身邊,全都停靠在了山洞的洞壁上,兩隻眼睛在黑暗中散發出令人心悸的紅光!

吸血蝙蝠?

我的腦海中瞬間出現了這四個字眼,沒想到在一些盜墓小說裏寫到的恐怖情景讓我今天給碰上了,遇上這種變異的吸血蝙蝠是會要人性命的!我緊張得手心全是冷汗。

秋雁顫抖着聲音說道,“哥,這麼多蝙蝠,該怎麼辦?”

“別怕!我們不能別亂陣腳!”我這話說得很心虛,因爲我根本想不出有什麼辦法來對付它們。

我們兩人緊緊的依靠着,不敢輕舉妄動。

我們不動,奇怪的是那羣蝙蝠也沒有動,只是倒掛在洞壁上,並不攻擊我們,我們兩個人就和這麼一羣怪物在這個詭異的山洞對恃着!

千秋謀世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前面山洞中忽然又響起了一陣恐怖的“撲棱……撲棱……”的聲音來。

我的天!我竟然看到從洞穴深處飛來一隻如白鵝一般大的吸血大蝙蝠,雙眼發着紅光朝我們飛了過來。

那副摸樣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我從來就從來沒聽說過也沒有見過有這麼大的蝙蝠?完了,這些先前飛過來截住我們的小蝙蝠原來是在等待這隻大蝙蝠的到來!

看來我和秋雁在劫難逃,小命就要丟在這詭異的山洞裏了……我又有了剛進這詭異的地下之城那種眩暈的感覺……

早知道難逃一死,與其被這羣吸血蝙蝠撕成碎片倒不如留在那密室之中保個全屍!

那隻詭異的龐大怪物果然就是先前這些小蝙蝠的首領,它一飛過來,那些小蝙蝠全都退後了一兩米。

看這個陣勢,我明白這隻大蝙蝠是想親自出動攻擊我和秋雁。

我的念頭未落,那隻大蝙蝠突然飛起身展開鋒利的雙爪對着我們兩人猛撲了過來,秋雁嚇得失聲尖叫捧住了腦袋!

我顧不得害怕,一咬牙揮動着手中寒光閃閃的匕首衝着大蝙蝠的雙爪便削了過去!

大蝙蝠就好像有思維一般,在我的匕首還沒有沾到它的雙爪便“撲棱撲棱”的倒飛回去,掛在了身後的洞壁上。

所有的小蝙蝠都“嘰嘰喳喳”的吵叫起來,似乎是給大蝙蝠助威一般!

被我用匕首逼退的大蝙蝠發着紅光的雙眼死死盯着我們兩個,看樣子估計是準備發起新一輪的攻擊。

我心寒膽戰,比上次在死村濃霧中遭遇丫頭喚來那些食人蟲的攻擊還更要害怕……

就在我和秋雁孤立無助、惶恐不安的時候,黑壓壓的山洞裏忽然響起了一陣悠長的哨笛聲。

那聲音纏綿悱惻,猶如怨婦夜啼,深閨泣血,聽在耳裏特別的難受……

是誰?我和秋雁呆了一呆,就聽到空氣中傳來一陣“嗡嗡”的聲音,無數只閃爍着猩紅小眼睛的動物朝着我和秋雁站立之處飛了過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