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看到他的眼神,明瞭他的心意,邊走邊笑道:“仙靈吐氣奇香,所以纔有所事,仙俠不要見怪,此地還只是低級城府,高品城池你要是去後,幾百位仙靈如此形態,你見可喜?”

“啊?這個….。”於知足沒話了,心想幾百位仙靈這樣打掃衛生?那得是什麼樣的仙人啊?但是城主說的話還真對,花大姐說話時,口氣就是奇香無比,所以沒事總喜歡喝她吵架玩。但是眼前的景象,不管怎麼說還是看着有點彆扭。

城主的正房裏,傢俱擺設,如宮似皇,木雕優美,桌椅奇秀,很有古代皇朝的風範,而且雕琢也很是驚美。尤其是城主坐的太師椅,怎麼看都有點像皇上坐的。

城主坐下後,讓於知足坐在右側的下屬位置上,這才笑道:“仙俠來此多久?爲何還不知此地人情?”

“剛來一天,所以知道的太少。”

“哈哈哈,原來是剛轉世而來,真是妙哉妙哉,剛來此地就有如此修爲,真是妙也,仙俠想如何過完餘生?”

於知足聽明白了,這是在招兵買馬呢!他又看了一眼花大姐,二人都很高興的一笑。

“若能在此稱臣,還望城主賞識。”

“哇哈哈哈…,果然是俠中英豪,本座很是賞悅,既然仙俠有此高見,這纔是人中龍鳳,仙中王姿,哈哈哈哈。”

於知足一看城主笑的如此開心,急忙起身走到他面前,單腿着地,行禮道:“謝城主賞識之恩,晚輩再次有禮了。”

於知足雙手一抱拳,低頭行禮。城主很是高興的一笑,讓他起身免禮,坐下在說。於知足萬沒想到,自己犢子沒裝明白,卻給自己帶來了好運。 於知足從這一天開始,變成了金光城的五品下修的侍衛。因爲城主的品位是五品下修,所以屬下們都有五品下修的官位。不過於知足住的地方,跟城主可不一樣。懸空的府衙,只有城主一人居住,其餘的仙靈都是丫鬟。

只有四品下修的仙人,才能結婚生子,不過很是麻煩。五品以下的仙人或者是仙官,都不會找另一半,因爲怕影響自己的修行和前程。

於知足的住所就在下方的一處官府宅院裏,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小房子,住所雖小,起碼安心。但也有一點不好,那就是同在一起的侍衛,也都住在此地。幸好這座城池等級太低,加上於知足,府裏才兩個侍衛。剩下的四位守門仙兵,都住在城牆裏的門樓裏。

於知足這一天早晨起牀後,很是舒服的到院裏的池水旁,用白銀臉盆裝了一下清澈的池水後,進屋和花大姐二人洗漱一番,這才走出庭院,騎上白馬去城門上的門樓用餐。因爲沒有城主的命令,任何下屬都不可以去他的宅院,即使想飛在空中,也必須有公務在身,什麼時候到了五品下修的修爲,兵卒將帥就可以隨意而飛。

於知足走到城門前,剛要下馬上樓的時候,看見昨天跟自己開玩笑裝犢子的守門士兵,就笑了笑喊道:“你,過來。”

這位守門士兵知道,這小夥子一夜跳龍門,當上自己的頭了,他有點很不高興,但不敢說話,也不敢擡頭看着領導,就很是委屈和無奈的低着頭,走到於知足的馬前,問道:“侍爺什麼事?”

“沒什麼事,你回去吧!”

這位士兵一愣,但沒敢擡頭看他,就低頭貓腰往後退步,回到了門口前站着。

可他剛站下不到一秒鐘,於知足又說道:“你,過來。”

這位士兵一愣,看了一眼於知足,發現他的面相有點不悅,急忙又低頭走過去,貓腰很是屈威的問道:“侍爺,您叫我什麼事?”

“沒事,你回去吧!”

“啊?侍爺慢走,門樓飯時已到,還請您去品嚐。”士兵說完後,低着頭心想自己這麼說,他不會在刁難自己了吧?可是剛等他站穩腳步,就又聽見這位大爺的說話聲了。

“你,過來。”

“侍爺有何吩咐?”

“沒事,你走吧!”

“你,過來。”

“侍爺有何貴幹?”

“沒事,你走吧!”

“你過來。”

“侍爺到底何事叫我?”

“啊?我想想…,沒事,你走吧!”

“你過來一下。”

“侍爺,你究竟何事找我?還請您快點稟告。”

“這個嗎????等會在告訴你,你走吧!”

“你過來吧!”

“侍爺想起是什麼事了?”

“那個我忘了,你回去吧!”

“你過來。”

“侍爺這次想起來了吧?”

“想不起來了,你回去吧!”

如此反覆能有一個多小時,這位士兵只感覺自己的腳和腰,都已經不聽使喚了,每次答完話後,都得低頭貓腰回去,心中雖有不願,但也不敢生氣,因爲於知足的官位比自己高不說,真是決鬥起來,欠下轉世狀後,自己在這裏的生活就算是玩完。


於知足心想小子,昨天笑話我跟我裝犢子,現在知道誰是犢子了吧?在凡間裝犢子都敢說第一,在這裏還能變第二?他還想在刁難這位士兵時,花大姐有點看不過去了,小聲哀求道:“行了,你發點善心行嗎?不累嗎?”

於知足一聽,眼睛一轉,想起個主意,笑道:“你過來。”

“侍爺啊!你可放過我吧!我求你了。”

“知道自己錯在那裏嗎?”


“昨天是我不對,不應該對侍爺不敬。”

“恩,這話說的太對了。你可要記住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王八殼上也有金,牛逼一露是真牛逼,我牛逼的時候,你連犢子都不是,這把服了吧?”

“侍爺,你是真牛逼,我是不敢跟你爭了,你是純牛逼,純犢子。”

花大姐聽完後,站在於知足的肩膀上是止不住的哈哈大笑。於知足一聽,心想別跟他一樣的了,就急忙說道:“今天算你點好,我大姐給你求情了,快謝過她吧!”

“這個….。”士兵一聽他的話,擡頭看了一眼花大姐是半天不說話。

於知足愣住了,有點不明白的問道:“你怎麼不說話了?”

“仙靈等級低下,即使是九品下修的仙人,也比任何一位仙靈高出一等,你就別難爲他了。”

於知足聽完這話後,心中有點不明白,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別真裝大了,這個世界裏的規定不是自己定的,沒有能力反抗之時,就必須順從這裏的規定。他急忙笑道:“行了,我替你謝過她了,我去吃飯,你好好把門吧!”

這位士兵可算把他給盼走,看着於知足上城樓的背影,心裏有點不高興,但還就是不敢說別的。

於知足走上城牆裏的門樓一看,各式各樣的仙果都拜訪在桌子上,樣是美觀不說,竟然還有一個六品仙果。他很是好奇的坐下後,問花大姐這待遇可真不錯啊!花大姐點頭說是,只要當上官員,那就不是一般仙人的待遇,這還只是小小的五品侍衛,如果當上了城主,那看就有五品仙果吃了,雖然少點,但總比不吃好。

於知足點頭說是,開始狼吞虎嚥的吃飽後,跟花大姐坐在城樓裏聊天。正在這時,城主駕雲降在城樓門前,於知足急忙前去迎接,問道:“城主來此有何貴幹?”

“知足啊!這是你欠下的蠶絲,送去後回來我好交代你個任務。”

於知足接過蠶絲,很是高興的謝過城主後,下城樓來到了那家店鋪,將蠶絲還完後,自己品味牌上的還債印記就消失不見了。他又回到城樓上,看着城主坐在椅子上,急忙走到他面前,問道:“城主有何任務,屬下定全力去做。”

“這是通令牌,你去一趟金鐘城,跟隨金鐘城的侍衛,去捉拿妖獸,行事小心,事後有賞。”於知足接過通令牌一看,大小跟品位牌差不多,只是玉石的邊緣是銀色,這就代表是去捉妖獸的。

於知足謝過城主,剛要轉身走時。城主急忙說道:“你騎馬去?”

“啊!六品的仙人不是不讓飛嗎?”

城主微微一笑,說道:“你現在是府衙侍衛,而且有通令牌在手,是可以駕雲而去的,只是你所修的法門我不知道,但看你有一品寶劍,難道你會御劍術?”

於知足這纔想起,自己現在是身份的人了。急忙高興的笑道:“謝謝城主點化。”

他走出門樓,站在城牆的空地上,抽出寶劍後,可就是不知道怎麼用?花大姐急忙告訴他,御劍飛行是最簡單的仙術,讓寶劍隨着自己的心念動就可以了。於知足將寶劍往地上一放,一品寶劍橫在空中,他很是高興的邁步上去,對前來送別的城主揮了揮手,一笑說道:“給我走…,哎呀我艹。”

一品寶劍的威力,雖然認主也不是於知足能駕馭的。寶劍因他的心念而飛,把主人從城牆上給扔到了地上。於知足拽的是滿身塵土,邊站起身,邊擦着臉上的塵土,氣道:“我艹,這是什麼玩意?還帶這麼玩的?”

守門的士兵,見這位侍爺摔的跟狗吃屎一樣,但誰都不敢笑,只能低頭不說話。城主在上面是哈哈大笑,告訴他還是騎馬吧!



於知足擦完臉上的塵土後,吐了幾口灰塵,氣道:“我艹,寶劍呢?飛踏馬火星上去了?”

他擡頭一看,寶劍早就無影無蹤了,都不知道飛到那去了。花大姐看的也想笑,但是她也沒想到寶劍認主後,他還是駕馭不了,這才急忙告訴他用心念收回寶劍。於知足心念一動,天空之中突然飛來一道紅光,寶劍瞬間飛到他的身前,帶來的狂風將他的臉又吹滿了灰塵。

於知足又很是費力的擦完臉後,吐了幾口口水,將寶劍收回劍鞘,回城裏取馬,氣道:“我艹,我是後爹也不至於這麼對我啊?真是報應啊!”守門的士兵見他回去牽馬,這才忍不住的低聲笑了起來。等於知足騎上白馬飛奔出城後,兩位守門士兵是在也堅持不住,笑的是前仰後合。 金鐘城距離金光城不遠,兩座城池只隔了一座山。金光城城主和金鐘城城主是兄弟二人,都是同一時間轉世到此地,二人的品位和修行都一樣。

大哥叫金鐘,小弟叫金光。但是屬下的侍衛和士兵們,只能稱呼城主二字,連姓氏都不可以加在城主二字的前面,除非五品下修的仙俠,纔可以叫金城主或金光城主。

於知足感覺自己雖然當了個小官,但起碼走出了第一步。而且城中的前世友人已經知道了他的住處,本想下午去看看他,但是有公務在身,還是得去辦正事。

如果是御劍飛行,於知足都不用十分鐘就能到金鐘城,可是騎馬就沒那麼快了。等中午飯時的時候,他才走過山路看到了前面的城池,和金光城大體相似,不過懸空而立的府衙,比金光城大了那麼一點,而且城池門口走動的人羣,比金光城要多很多。畢竟這裏算是內陸地區,金光城算是邊緣地帶。


於知足騎馬來到城池門前,拿出腰間憋着的通令牌,對守門的士兵笑道:“來參觀考察的,有沒有什麼福利待遇?”

“你想要什麼?人都在裏面等呢!你在不來人都要走了。”守門士兵爲於知足指路,告訴他地上官府的地址在那裏。他騎馬進城後,發現街道上就已經有很多行人,而且還有點鬧市的味道。他邊走邊笑道:“不錯啊!這裏算是個城市,雖然不大,起碼人多。”

“怎麼?你想在這遊玩幾天?”

“那到沒有,我有重任在身,怎能影響前程?那是什麼?”於知足看見一位七品仙人,竟然擺地攤在賣藥材。他下馬走到近前一看,邊看着攤上的藥材,邊問花大姐,這藥材裏都有什麼好東西?

花大姐一看這還要是辦正事呢?急忙說了他幾句,怎麼看上藥材不走了呢?剛纔士兵不告訴你,人家就等你了,你還在這溜達上了?

於知足嘿嘿一笑,告訴花大姐磨刀不誤砍柴工,這次出去是捉妖獸,萬一受傷不得吃點藥補補嗎?花大姐無語,這才告訴他,藥材只分五品,這攤上的藥材,連五品都不是,不過你沒錢,看也是白看。

於知足一下想起來了,昨天城主答應給還蠶絲,但沒說給錢的事。而且出來時城主也沒給錢,估計是找這裏的侍衛,就能有點路費,也有可能是回去後,給點賞錢。他急忙翻身上馬,等到府衙門口下馬一看,金鐘城城主站在門口,看着於知足問道:“你是金光城來的侍衛?”

“屬下正是,給城主請安了。”

“免禮免禮,你怎麼纔來?他們剛走,你快去追吧!”

“啊?這麼快?剛纔不還等我呢嗎?”

“你是騎馬來的?不會飛?”

“這個,馬兒跟我親,捨不得。”

“你把馬放着吧!會有人看管的,這是翔雲丹,吃後就能駕雲飛行了,這個丹藥雖然不貴,但是你也得給我錢,不給就在你賞金里扣,你看行嗎?”

於知足心想這世界裏的人可真現實,就不能捨得送一個?這不是同一個部門的,吃個破藥丹都這麼摳門。不過人家也是好意,急忙謝過城主,將翔雲丹服下後,一動心念腳下真的有了彩雲,他很是高興的對城主一揮手,彩雲瞬間騰空而起,飛上天空,金鐘城城主看着他,有點不懂的說道:“他知道去那嗎?有可能小弟已經告訴他了,也罷。”

金鐘城城主告訴屬下人員,照顧這批白馬。可是於知足還真就是傻傻的不知道去那,感受了一下飛翔的樂趣後,很是高興的站在彩雲上說道:“哎呀我去,太踏馬爽了。大姐你說金光城城主爲什麼不給我這丹藥呢?早給我不就早飛了。”

“他可幫你還蠶絲了,你回去不還錢嗎?”

“啊?那也得還啊?”

“你和他有什麼關係嗎?”

“這個,哎,也對,萬一我一刀砍出九百九十九級後,他還是我屬下了呢!反正出來也有工資,回去還他們就是了,哈哈哈哈。”

“飛了這麼半天,怎麼沒見到人呢?你知道去那?”

“啊?”於知足一下傻眼了,因爲城主只說來此會面,根本沒告訴去那捉妖獸。他一下坐在彩雲上,傻傻的看着大地上的高山流水,問道:“大姐,怎麼辦啊?”

“關鍵時刻還得我吧?你不有通令牌嗎?上面有金鐘城和妖獸的標記和指示,要不然製作它還有什麼用?”

於知足一想也是,拿出捉妖通令牌一看,背面有點像指南針似得,對某一個方向,發出微弱的銀光。他一下明白了,牌子後面的文字,雖然若隱若現但標記的非常的清楚,讓捉一隻七品野豬妖。

於知足有點不明白的問花大姐,捉這豬妖能幹什麼?不會是吃吧?

花大姐點頭告訴他,妖獸的品位裏,只有六品以上的妖精,能變幻成人樣,六品以下的妖獸,只是有點修行的獸類而已。所以是可以吃的,尤其是家畜類的妖精,很難修行到六品,所以基本上是食物。但六品以上的妖獸,就完全不可以吃了,不過四品以上的城主,到是可以吃四品以下的妖獸。

於知足聽完後,嘆氣一聲說道:“弱肉強食,那個世界都一樣,到地方了?”

彩雲下方的山巒之中,有一條河水,也有很多的大樹,也有很多很多的小豬妖,但是就見不到前來捉他們的同行。於知足站在彩雲上看了半天,發現小豬妖連九品妖獸都不是,更沒看見要抓的七品豬妖。

他在山巒之中飛了一會後,才發現豬妖只有這一個地方有,其餘的地方根本找不到,也有可能是站的太高沒看見。但是他看見一處山巒的樹林裏,有兩位女侍衛拿着兵器好像在等候什麼?他急忙飛到二人的身後,落下時這兩位侍衛也看見他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