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裡大部分人武者循聲而望,發現遠處的天際中,一位身著藍色勁裝的青年,朝著城裡慢慢靠近。

他渾身氣息悠長,星目劍眉,飄逸的身法讓人看起來就像是看到了一尊天仙一般,不敢冒犯。

「是常山候回來了!」

常山城中,爆發出一陣歡呼。

他們看著虛空中那個青年,眼中都帶著無比的敬意,這種敬意通常都是出現在那些面對君王的臣民身上。

可是如今,這樣的一幕卻出現一個年輕人身上,真的是極其難得。

但是,這位氣度不凡的男子一看到自己的常山殿化為廢墟,臉上的神情瞬間猙獰起來。

「這他媽是誰幹的!」

常山候此時氣得欲要爆炸,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歇斯底里地吼道。

「常山大人,是那莫宇辰乾的,他還殺了四位大人!」

聽到常山候的質問,人群中立即有人跑出來回話。

緊接著,他言簡意賅,將整件事的經過跟常山候說了一遍。

「莫、宇、辰!」

常山候聞言,雙拳緊捏,氣息暴漲,朝著地面上轟出一拳,直接將堅硬無比的地面轟出一個數百丈深的大洞。

周圍所有武者,沒有一個敢開口的,一個個都低著頭閉上嘴,生怕在這個時候會觸了常山候的霉頭。

……

另外一邊,在帝央秘境中的九幽澗。

這裡與那斷魂谷裡面的場景極其相似,遍地都是白森森的屍骨,而且還有密密麻麻的虛影在飄蕩著。

很明顯,這些隨處飄蕩的虛影,就是世人口中的鬼魂。

陡然間,天際中的一道充滿血煞之氣的影子疾馳而來,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將滿地的白骨砸得四散飛濺。

「師尊沒有騙我,九幽澗果然是一個修鍊太陰鬼爪的好地方!」

「不過,這個地方雖然死氣濃郁,但是怨氣與戾氣不足,我還得加強一下。」

「桀桀……」

陰冷的聲音,帶著一股森冷的寒氣,在整個九幽澗中響起。

緊接著,青年從自己的乾坤中取出一件寶物,猛然朝著地面插去。

轟隆!

……

驟然,九幽澗中,爆發出一股驚天綠芒,直通天穹,氣息浩瀚無比讓整個帝央逆境地人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因為,這股光芒中,讓人感覺到一股濃郁的輪迴氣息,非常的震撼。

「嗯,那道綠光是什麼東西,好渾厚的輪迴氣息!」

莫宇辰眼皮一翻,迅速朝著九幽澗的方向望去,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

「大哥,那個位置是九幽澗,應該是有逆天的寶貝出世吧。」

「不然的話,豈能造成如此龐大的威勢?」

張慕白也感受到這股氣息,並且還一眼辨別出綠光所在的位置。

莫宇辰聞言,深吸一口氣,壓住心中悸動的心情。

雖然他並不知道那個寶物是什麼,但是從這股氣息上辨別,就算是個傻子都知道很珍貴。

「陰陽老怪,你死了沒?」

「沒死趕緊出來看看那是什麼寶物!」

莫宇辰神念溝通陰陽帝君,直接將他喚醒。

很快,陰陽帝君從莫宇辰手中的木匣子飄了出來,昏昏沉沉地說道:「死小子,又怎麼了,咋咋呼呼的吵老夫睡覺。」

然而,當他感受到天地間那股氣息的時候,他瞬間激動起來,老淚縱橫地呼道:「小子,快點,快去幫老夫將輪迴之心奪來,一定要搶到手。」

「如果能得到這顆輪迴之心,那隻需要找到孕魂翡翠,老夫的重生也就指日可待了。」

陰陽帝君急得連連跳動,魂力波動也非常的大,讓旁邊的莫宇辰與張慕白兩人瞬間有些無從適應。

不過,一聽到這個寶物跟陰陽帝君的復活大計有關,莫宇辰也就能理解他的心情了。

當下,他身影一動,朝著九幽澗的方向疾馳而去。

「陰陽前輩,您說那個東西是輪迴之心,那個讓人可以擁有第二條命的輪迴之心?」

張慕白聽到這四個字,立即震驚的問道。

陰陽帝君驚訝地掃了張慕白一眼,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就是生命古樹的樹心,也被稱之為輪迴之心。」

「沒想到你這小子竟然還知道這種東西的存在,見識不錯!」

「前輩謬讚了,晚輩只是機緣巧合在一本古籍上面看過介紹而已,並沒有見識過實物。」

張慕白尷尬地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說道。

「難怪你會知道此物的用處!」陰陽帝君頓時瞭然。

隨後,他對著莫宇辰說道:「宇辰小子,你凝練劍胎也差不多要引發雷劫了。」

「到時候你將這輪迴之心貼身佩戴,再加上老夫傳授你的槃涅金身,絕對不用擔心自己會被雷劫劈死。」

陰陽帝君心裡還是有些不安,擔心莫宇辰待會在搶奪回輪之心時,敷衍了事。

所以,他此時也將這個輪迴之心對莫宇辰的用處一併說出來,以此來激發莫宇辰奪寶的決心。

不過,陰陽帝君他完全是多此一舉。

因為以莫宇辰的為人,即便這個輪迴之心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他也會幫陰陽帝君奪到手。

畢竟陰陽帝君對他有恩,他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 陰陽帝君的一番話,頓時讓莫宇辰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下來。

他知道,對方話的這番話的真實含義。

不過,看穿不戳穿這個道理莫宇辰還是懂的。

因此,他只是看著陰陽帝君的殘魂,沉聲說道:「師兄,你放心吧,即便這個輪迴之心對我沒有任何用處,我也會全力奪下!」

「就連你需要的那個孕魂翡翠也是一樣!」

陰陽帝君聞言,欣慰地點了點頭,並么有說什麼。

輪迴之心對於他來說,只能在重塑肉身之時用到而已,其他時間根本都不用到。

所以說到底,這個輪迴之心最後還是莫宇辰收益最多。

但是,陰陽帝君能得到莫宇辰這句話就夠了。

因為莫宇辰能說出這樣的一句話,說明他並沒有看錯人。

莫宇辰將陰陽帝君的殘魂收起,提著張慕白朝著九幽澗的方向疾馳而去。

然而,不等他們的趕到,輪迴之心的光滿漸漸暗淡下去,就連空氣中的輪迴之氣也漸漸地消散。

「糟糕,輪迴之心的氣息不見了,該不會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吧!「

張慕白見到遠處的光華消失,心中瞬間大急。

莫宇辰眉頭緊蹙,緊緊盯著九幽澗的方向,冷聲說道:「沒有,我能感受到輪迴之心的位置並沒有變化,依然還在九幽澗中。」

「大哥,九幽澗是整個帝央秘境最為罪惡的地方。」

「我很好奇,為什麼那個罪惡的地方會出現輪迴之心這樣的聖物。」

「待會我們還是盡量小心點,千萬別栽了。」

張慕白越想越不對經,有些擔心地說道。

「紀叟黃泉里,九幽喪魂澗。」

「想來,幾十份地圖上的忠告,應該不會讓我失望吧!」

莫宇辰說完這句話后,繼續朝九幽澗進發。

……

灰暗幽森的原始密林中,大地被一層厚厚的白骨鋪滿,人走在上面,每邁出一步都能響起一陣咯吱聲。

如此陰森與刺耳的聲音,讓深處在九幽澗的天才武者們,心情非常沉重。

此地的古樹繁茂,從遠處乍然一看,生機勃勃,可是待到深處其中時,你會發現,這些大樹非但沒有勃勃生機,反而是充滿著死氣。

「這裡不簡單,小心警戒。」

莫宇辰回過頭,滿臉凝重地提醒張慕白。

「大哥,這裡只是九幽澗的最外圍,應該沒有危險,就是空氣中的氣死讓人不舒服!」

張慕白砸吧著嘴,沉聲說道。

此時,他們發現,這裡雖然看起來很恐怖,但虛空中還是有人源源不斷進入這片原始密林。

不用想,這些人肯定也是因為輪迴之心來的。

然而,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事,既然有輪迴之心的存在,為什麼他們越是靠近九幽澗,越是感覺到這股死氣的濃郁呢?

「這個地方能出現輪迴之心,只是奇迹!」

張慕白越走越心寒,忍不住感慨一聲。

然而,就在這一刻,莫宇辰身上的汗毛驟然炸起,他迅速將真龍之軀施展出來,身上爆發出莊嚴的紫金之光,抓起身邊的張慕白迅速離開原地。

「轟!」

……

很快,在他們離開后,一條紅色的影子出現,一擊轟碎他們剛剛所站的空間。

待到他們仔細看清楚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那個紅色的影子竟然是一根長長的舌頭,上面布滿了猙獰地倒勾,看起來十分駭人。

此時,如果不是對方主動發起進攻,莫宇辰還發現不了它。

最可怕的是,這頭怪物竟然能進入休眠狀態,讓人發現不了它的氣息存在。

張慕白一想到剛剛那一幕,後背立即冒出一股寒氣,要不是莫宇辰靈識驚人,估計他現在已經掛了吧。

「這頭蛤蟆好厲害……估計戰鬥力都能達到渡劫境八重初階了,恐怕比祝英德也若不了多少!」

張慕白捂著自己心臟,氣喘吁吁地說道。

這一刻,莫宇辰已經施展出金剛伏魔掌與蛤蟆大戰起來。

那頭死亡蛤蟆極其強勢,一根舌頭靈動地收縮著,每一次都能爆發出可怕的威勢,也就莫宇辰這樣肉身強橫地人才敢一次又一次的正面硬抗。

而張慕白見狀,早已經是有多遠躲多遠,只敢暗中觀戰學習。

像是莫宇辰他們這種層次的戰鬥,他根本就沒有插手的能耐。

……

半個時辰后,莫宇辰與死亡蛤蟆的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

遠處的張慕白,心中極其震驚。

他不曾想到,這只是九幽澗的外圍而已,就已經遇到這樣可怕的妖獸,也不知道裡面的妖獸要強橫到什麼地步。

「轟隆!」

……

莫宇辰的金剛伏魔掌凝聚出一隻大手掌,並且看準時機將死亡蛤蟆的舌頭揪住,狠狠的論起來砸,將原本就堅硬無比的地面砸出了一片坑窪。

然而,即便是這樣,那死亡蛤蟆還沒受傷,依舊是渾身冒著灰濛濛的死氣,將自己後背上的骨刺激發,如同是連弩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莫宇辰射來。

這一幕,就連遠處躲在暗中的張慕白見到,心裡也不由得為莫宇辰捏一把冷汗。

因為,就連他這麼遠也在死亡蛤蟆的攻擊範圍內。

「畜生,找死!」

莫宇辰冷喝一聲,體內的劍胎爆發,劍域將周圍的虛空中禁錮住。

繼而,只見他的龍帝劍轟然出鞘,驅動先天火靈之力,朝著死亡蛤蟆的舌頭斬去。

「噗!」

……

頃刻之間,死亡蛤蟆的石頭應聲而斷,疼得它怪叫連連,怒瞪著莫宇辰。

可是,它憤怒的眼神中卻還帶著一股深深地忌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