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漢一步三晃悠的走回茅草屋,尚冥軒無奈的看著他,嘆息了一聲。

天空依舊泛著淡藍色的光芒,陽光依舊高傲的普照著大地。

江南城的人們都在匆忙的趕路,有的在趕往集市做生意,有的在趕往學堂上課。沒有人注意到街角的一旁的一個乞丐。他穿著破爛的衣服,住著一根拐杖。左腳微跛,顫巍巍的向前挪步。

手裡拿著半個瓷碗,可憐兮兮的看向周圍的人。

「媽媽,你看你看!」這時一個小男孩跑到了乞丐的面前,指著他對自己身後的母親叫喊著。

他的母親連忙走了過來將小男孩抱走,還對乞丐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乞丐沒說什麼,只是溫和的看著小男孩,報以微笑。

小男孩被母親拉著手強制的拽走了,可是他依舊回著小腦袋看著乞丐。

那雙純真的小眼神沒有離開乞丐的面容,一直到乞丐沒入了人群,他才小聲的說道。

「花若離怎麼這樣子了……」

當然這句話,沒有被他的母親聽到。

乞丐消失在了街頭,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在街角處,有一雙碧綠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他。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注意到是否有人在跟蹤一個乞丐。 時間匆匆的溜走,一個月的時間眨眼即逝。

冰道對面此時坐著一個少女,少女穿著淡青色的絨毛大衣,坐在冰道不遠的石台上。

正是雲雨心。

雲雨心目光一直凝視著冰道對面的山路,此時的山路已經被方才停下的大雪覆蓋了。她目不轉睛的看著,看著那個自己心裡期望的人會出現在面前。

一個月的等待讓她非常的煎熬,可是她沒有想過放棄,更沒有一天的懈怠。

這時,輕柔的腳步聲在她身後響起。

雲雨心回頭,然後站了起來,「媚姐。」

蘇媚坐在避水金睛獸的背上,慢慢的走來。

「我給你帶了一點吃的。」蘇媚將手中的飯菜遞給了雲雨心,「哎……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你了。」


雲雨心勉強從臉上擠出了一點笑容,「姐,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蘇媚都有些佩服雲雨心對這段感情的執著,無奈的搖了搖頭,將飯菜放到了石頭上,把碗筷拿了出來。

其實雲雨心根本吃不下飯,但是蘇媚堅持每天讓她吃,她便多少都吃上一點。

這次,也只是夾了幾筷子,就放到了一邊,繼續眼巴巴的看著對面的冰道。

「這孩子,也是個痴情的種子啊。」避水金睛獸目睹了一個月的雲雨心,也是嘆息的說道,「不知道那個小子,到底怎麼樣了?」

三人的目光同一時間放在冰道的遠處,那條通道到底通向哪裡,誰都不知道,只有無盡的忐忑和擔憂,讓他們承受著。

谷底。

一個月的時間,可以讓一個小狗長大,可以讓一朵花枯萎,也可以讓一個人起死回生。

在修鍊這個神秘的靈法之前,尚冥軒感覺自己遇到了瓶頸,實力無法有質的突破,好像就是慢慢的吸收靈氣,慢慢的讓靈法更加穩固,這就是低階靈法,沒有任何可以增強的餘地,沒有任何進步的空間。但是高階靈法就不一樣,如同現在尚冥軒所修鍊的靈法,它隱隱的有一種強身健體的感覺,讓尚冥軒清楚的感到了自己的身體正在漸漸的變強,而且靈氣的純度和力度都與從前大不相同。

讓尚冥軒自己判定一下,這個靈法應該屬於天階了。


一早,壯漢便起來,推開茅草屋的門,清晰的泥土氣味擁抱了他。

走過一條兩側儘是花草的石子路,他到了尚冥軒的面前。

尚冥軒此時正端坐在一個涼亭之中,雙眼緊閉,盤腿而坐。

壯漢審視了尚冥軒片刻,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咳咳……」壯漢故意的咳嗽了兩聲。

尚冥軒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之後,收勢,睜開了眼睛。

「你小子資質確實不錯啊。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已經修鍊到了第三層的境界,嘖嘖嘖,後生可畏啊。」壯漢沒有吝嗇自己的誇獎。

反倒是尚冥軒並沒有如他所料的非常高興,而是神色平淡的對他點了點頭,站了起來。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嗎?」尚冥軒坐到了石桌旁邊,對壯漢恭敬的說道。

壯漢看尚冥軒這麼正式的和他說,自己也板正了起來,坐到了石桌邊上,挑了挑眉,問道,「告訴你什麼?」

尚冥軒有些詫異的笑了笑,心想:難道他有什麼不能說出來的原因嗎?為什麼不能告訴我靈法是什麼名字?

還沒等尚冥軒發問,壯漢便接著說道:「有些東西,知道了,只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可是帶來的不一定是好事。」

尚冥軒聽得一愣,「那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我叫尚冥軒,家住葉月城雲家。」

「雲家?」壯漢一笑,「說起來我還和雲峰有些交情呢,不過我的名字暫時還不能告訴你。」

「為……」還未等尚冥軒的問題問出,壯漢便截斷了他的話。

「現在你已經練到了第三層,我有必要為你講述一下這個靈法的整套內容了。」壯漢說道。

雖然有一肚子的疑惑,但是壯漢的這句話,完全可以讓尚冥軒閉嘴安靜聽了。

「此靈法的階別,我也不能告訴你,但是可以告訴你的是,這個靈法是世上僅有的一些可以進化的靈法之一。」


尚冥軒一驚,「可以進化?」

「對,這個進化的意思, 重生傾城冷顏:暗夜血妃 ,來進行進化。」壯漢為尚冥軒解釋道,「你修鍊的這個靈法,他進化的需求便是混印。」

「所謂混印便是一種天地之間的奇異之物,它也是按照實力來排列的物體,隨著級別的升高,它也會出現實體和靈智,甚至化形成人。」

尚冥軒聽著有些驚愕,世間還有如此之物?

「混印是一個實際存在著的東西,但是如果人將它吸取到了體內,便會附在身體之上,按照混印的實力也會相應的提升吸收者的實力。」

「那不是誰都可以擁有嗎?」尚冥軒疑惑的問道。

「混印的強度不是你現在的實力可以想象的,也不是九州大陸這個實力層面可以解除到的東西,實力不濟的混印也會生存在地州這種地方,那裡的靈氣強度才能供給他們生存的養料。混印本身就是一種生物,它們的反噬力和生存力都十分的強悍,想要將它們吞噬,首先必須有符合的屬性在身才可以。比如我家族之內的混印,就是在凌天洞榜之中排行四十三位的小風殺混印,他的力量雖然在凌天洞榜中排名靠下,但是他的威力已經大到了整個九州大陸上的人都無法想象的地步。」

尚冥軒是聽得一愣一愣的。然後忽然問道:「這個混印在你身上?」

「不傻。」壯漢笑了笑,轉身對著尚冥軒,脫下了上衣。

壯漢的悲傷,竟然印著一個巨大的圖案,這個圖案非常的詭異,好像是一個字,又好像是一個地圖。

「這就是混印嗎?」尚冥軒疑惑的問道。

「你看著。」

話罷,壯漢貌似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雙手合十。

就在合十之後,尚冥軒清楚的看到壯漢身後的紋身居然慢慢的出現了血色,然後又漸漸的變化為了黑色。

紋身的範圍開始變大,原本的圖案已經看不到了,他的後背整個變成了黑色,慢慢的全身,胳膊,甚至臉龐。

就在黑色的圖案侵佔了壯漢全身之後,一股強大的靈氣徒然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播開來,尚冥軒竟然被這股靈氣炸飛了去,雖然沒有多少的威力,但是仍然讓立刻穩住身形的尚冥軒吃驚不已。

他能感覺到,原本大約在中階凝神層實力的壯漢,現在的實力已經強大的不知道到了什麼級別。

周圍的靈氣波動恢復了平靜,壯漢轉過了身來。

此時的壯漢,已經不是那個長發胡茬滿面的人了。

黑灰色的面容,額頭之中有一個黑色的印記非常耀眼,他的雙目變成了白色的眼仁和淡藍色的瞳孔,原本粗壯的臂膀現在皮膚暗灰,上面布滿了黑色紋路。

而他全身黑色的紋路聚集在他腹部的位置,變成了一個圓圈。

又是一個奇怪的圖案。

「怎麼樣?」壯漢大笑的對尚冥軒說道,「不錯吧?」

「太……太可怕了……」尚冥軒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捏了捏自己的拳頭,「這就是我修鍊的靈法嗎?竟……竟然可以這麼強!」

壯漢微笑著,雙手再次合十,那黑色的紋路按照一定的順序全部消散在了他腹部的位置,而眉心之中的圖案,漸漸消散了。

「這才是一個混印,相傳很多年前,曾有家族之中的一個人,融合了三個混印,實力可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壯漢的氣息有些不穩。

壯漢的行動留給尚冥軒的只有深深的震撼,現在的他已經看得目瞪口呆,他明白,這就是他所追求的極致,這就是他一生修鍊的目標!

「此世間,此靈法只可為我家族中人修鍊,你現在並不是我家族的人,所以,還有一件事,我需要做。」壯漢說罷,走向尚冥軒,拉起了他的手。

「你……你要幹嘛?」尚冥軒想要掙脫壯漢的手,可是他的力氣太大,尚冥軒沒有反抗的餘地。

頓時,尚冥軒沒有再掙脫。

片刻之後,壯漢鬆開了尚冥軒的手,而尚冥軒的手掌之上,出現了一個不大點的血洞。

「你……」


「我將我的血傳入了一部分在你的身體里,這樣靈法應該不會再對你有所排斥,待你找到第一個混印的時候,我會告訴你聯繫到我的方法,到時我再給你一個只有我們家族知道的方法,你就不會因為血液的緣故而遭到排斥。」

「現在。」壯漢大笑一聲,「我們可以著手準備進入那個世界了。」

「著手準備?這些還不是準備?」尚冥軒問道。

「你現在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下階歸元層,如果沒有幾個防身的靈技,光是祁連山那些孩子玩的東西,怎麼能夠出去和人家打拚?」

尚冥軒內心狂喜,他知道壯漢這句話的意思,他要教授自己靈技了!

「你猜到了吧。」壯漢也沒有什麼隱藏,「我要給你三個和你靈法一套的靈技,你修鍊起來不會很費力。」

尚冥軒用力的點頭。

「好,第一個靈技,帝天玄空掌。」

話音一出,一陣涼風吹過。

尚冥軒的眼神之中,儘是狂喜。 這個名字,尚冥軒雖然沒有聽過,但是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他的身體一震。

「好像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這句話無疑讓壯漢非常的鬱悶。

尚冥軒憨笑的撓了撓頭,一副聽你說的樣子。

「這是你修鍊的這套靈法的靈技,別的靈法是學習不了這個靈技的,所以這套帝天玄空掌,當今世上只要會使用的,都不會是你的敵人。」壯漢說道,「所以這套掌法的迴路和靈氣運作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尚冥軒認認真真的聽著,時不時還點點頭。

「你現在啟動你的靈法。」

說罷,尚冥軒雙手呈掌下壓,在身體的兩側,頓時身上的紅色光芒大盛。

這小子還是火屬性……不錯,不錯。

壯漢心裡想著,然後對尚冥軒說,「利用你的靈法看我體內的靈氣迴路,再記住招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