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君可是前任三十六天裁決神殿殿主。

南木的種種陷害與心機婊導致夏君輪迴潛修,自己卻藉機上位。

所以,夏君載體必須死。

要讓夏君潛修輪迴永遠無法蘇醒回歸。

南木全力已赴了。

可焰韌怎會讓他得逞呢?

火焰天君的實力雖然比南木要差。

混沌境實力的小級別差距一時半會兒顯現不出來。

這是因為混沌境這個大級別中所用的能量是一樣的。

各種自然元素的綜合,各種能量的凝聚壓縮,各種技巧招式的通達混合。

焰韌的火焰之道由單一的元素抵達能量,再由能量混合規則,由規則回歸本心。

可以說,只要這時空混沌中的火焰元素有一絲一毫存在,焰韌就是不死的火焰之神。

要想一招湮滅混沌中的火焰,這種實力也只有虛空境高手,還必須是虛空境中級以上的高手才能辦到。

南木的中階高級壓制焰韌是沒有問題的,想要湮滅焰韌那就困難多了。

就如上次南木與雨農的對決。

雖然級別上壓制,可雨農照樣能傷到比自己級別高的南木。

南木的繡花針能傷及雨農本源,卻無法消滅雨農。

所以,南木的愚蠢就在於將雨農等人一起擱進了崆峒印的高維時空,而且還是限時付費的高維時空。

啟動一次崆峒印,耗費的資源自然是昂貴的。

南木支付給羋羽亭與謝子豪的支票上面的零已經排到數不清了。

魔山礦幣啊!

實打實的宇宙通用貨幣啊!

可以買混沌石几千萬噸,可以買神級套裝兩套,可以獲得資源豐富的土著星球十顆……

南木不心疼么?

當然心疼。

正是因為心疼,他才貪多。

想把焰韌、瀟湘、雨農一網打盡。

南木的算計還在於夏洛奇。

即便焰韌、雨農、瀟湘無法一次性滅殺。

但夏洛奇必須死!

所以,南木手中的墨龍神槍迎風一晃,直刺夏洛奇心口。

瀟湘水雲的雲袖早已舞動。

混沌境的雲袖充滿了水元素的柔和與剛強。

水至柔,但也緻密。

緻密則剛,無可破也。

抽刀斷水水更流!

鋼刀雖利,但水無傷也。

瀟湘對水元素的理解自然已經到了歸璞返真的地步。

水元素在哪,自己就在哪。

領域早成。

只是,大家都是混沌境,領域、技巧等基本基本無用。

對決還是需憑藉自身的能量。

所以,瀟湘水雲與焰韌天君以水火相攻,南木的墨雲神槍去路被阻。

夏洛奇被雨農等三人擋在身後,心中感慨。

嗯,混沌境!

能量實質,招式衍化。

攻擊之下無處遁逃。

無法躲避,只因本體相存。

夏洛奇此刻觀摩幾大混沌境高手的招數與能量分佈。

知道這種情況下,南木等人滅殺自己真的只需一秒。

物質形態的自己根本無法躲開混沌境無處不在的攻擊與滅殺。

實相與虛相!

夏洛奇可是明悟過一絲虛空之力的。

夏洛奇眼神一亮。

嗯,這樣或許能行。

身形一閃,手中盤古斧驀然劈出。

輕飄飄的渾不受力。

不在混沌之中,實相空明。

從虛空處攻擊抵達實相。

一招就到了南木胸口。

這一招實在匪夷所思。

對於混沌境高手來說,這空明的虛空之力簡直如天外驚鴻。

靈光一閃隨即彌合。

無處可尋,亦無法可擋。

只要你本體實相在,怎麼能擋得住那虛空呢?

虛空可是包圍實相的更加廣大的範疇。

混沌境之所以低於虛空境,就是因為範疇的緣故。

從實相參透虛空,要的可不是能量與元素等看得見摸得著的可以憑藉的物體。

虛空只關乎心靈與眼界,當然還有精神力與意識。

這幾項有一個方向突飛猛進,就可以跳出混沌境的實相藩籬。

夏洛奇就是依靠自己的精神力——摸到神元境門檻的精神力——才明悟的一絲虛空之力。

當然,這只是夏洛奇在茫茫混沌範疇內劃開了一道口子,離真正的大覺悟還差太多。

實力弱表明夏洛奇目前對物質形態與能量形態的修鍊遠沒有抵達極致。

混沌境的極致自然是要勘破實相的。

這條路有些漸進,但基礎紮實。

夏洛奇的明悟卻是高屋建瓴了。

一斧劈碎了南木的護心寶鏡。

南木的護心寶鏡可是北困辛辛苦苦窮盡宇宙中的奇珍異寶給自己老公煉製而成的上品神器。

夏洛奇一招就讓南木再次損失億萬資產。

南木被這一斧劈的心驚肉跳了。

「夏君,你覺醒了?」

南木的手都開始抖起來了。

夏洛奇眼神明亮的盯著南木道:

「夏君還沒醒,但我卻快要醒了。」

夏洛奇此時不管不顧的一招一招的猛劈南木。

招式的確帶有虛空之力,但形體還是戰神境之下的實力。

南木穩住心神,連連後退。

在夏洛奇狀若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中,南木發現了夏洛奇的這一奇葩狀況。

南木心裡有些難過了。

夏洛奇的一招鮮,自己竟然擋不住。

自己居然被這麼弱小的夏君載體打成這個熊樣。

真是羞愧之極。

南木回過神來,墨雲神槍大開大合。

狂怒的混沌境中級中階實力全然爆發。

只一招,夏洛奇的肉體就差點湮滅。

幸好瀟湘與焰韌及時擋住了南木的瘋狂。

夏洛奇才僥倖閃身逃出墨雲的絞殺。

「嗯,這身體確實太弱了。」

「看來,虛空境怕是連身體都是融合到虛無中的。」

夏洛奇無意間找到了抵達虛空境的修鍊道路。

實相弱抵達實相強,再由強抵達實相巔峰。

至剛至強然後虛化,如此而已。

既然招式已明了虛空之力,以後只要更多練習即可。

夏洛奇看著被瀟湘、焰韌擋住的瘋狂的南木,看著那鋪天蓋地的墨雲能量。

一個嶄新的境界與天地已經出現在夏洛奇腦海中了。

此刻的夏洛奇彷彿跳出了崆峒印的時空。

在很高的地方觀摩著這些混沌境高手的廝殺。

「這些招式太低端了,全然不對。」

夏洛奇怎麼會想到自己的精神力本來就遠超這些人。

神元境門檻的精神力什麼概念?

那就相當於虛空境層次。

雖然夏洛奇現在無法推開那扇大門。

但神元境紐帶一直聯繫著自己。

明悟與觀照都是極高的水準。

巴列也不好意思去打女人,他和桀驁一樣很重視身份。

所以,南木就有點不討巧了。

瀟湘與焰韌任何一人都不是南木的對手。

但兩人合力抵抗南木卻剛好能持平。

水火原本就有互補的成分,墨雲神槍雖然攻擊範圍廣,可在水火無盡的翻湧吞沒下威力受到了限制。

夏洛奇在旁邊只要瞅准機會就閃身出去給他來一板斧。

南木倒成了弱勢的一方。

關鍵是夏洛奇的虛空一斧無解。

混沌境無法抵擋虛空境。

即便夏洛奇的這一招只是極其微弱的虛空之力。

可在境界上卻高出了南木許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