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若璃看着這紅髮少年,輕輕嘆了口氣便領着那一衆門人,飄然離去。

……

“黑玉城……” 女帝師(全集) 。龍小虎如今有了那尋龍槍,不再是廢物一個,黑玉城裏雖然是臥虎藏龍,但是離比試還有三天,進去探訪一番還是可以的。

想到就做,龍小虎一直是這樣,當下就匆匆朝着黑玉城行去。

行路半日,走到城門口已是晚上,龍小虎只好在城外溪邊過了一夜。

第二天矇矇亮,龍小虎便早早的入了城。本以爲自己起那麼早,這城裏應該不會有多少人,到了門口一看,這城裏早已如鬧市一般,人來人往。

黑玉城的大,簡直超出了龍小虎的想象,站在城下,那高壘深壁頓時讓他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龍小虎一頭紅髮,剛走進門口護衛便用警覺的目光牢牢盯着他,看得他及不自然。那護衛樣子兇狠,從他渾身散發的氣息就能感覺出實力不凡。

“大城市就是大城市,連個護衛都感覺那麼強悍。”龍小虎有些緊張,只是那麼大一個城市,究竟去哪裏探查那合歡派的消息,這三天若是浪費在閒逛之中,按照他的個性,自己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城裏到處琳琅滿目,龍小虎看也看不過來。龍小虎四處打量可以詢問之人,正看着,忽然”嘭……”的一下,龍小虎只覺得自己像是撞上了一堵牆壁,直撞得他頭暈眼花。

“小兄弟,要看路呀。”前方傳來一個聲音,帶着濃濃的地方口音,原來撞到的不是牆,而是個大漢。

龍小虎擡起頭去,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人,此刻也不生氣,掛着笑容,正在低頭看他。

“小兄弟,沒撞疼你把?”鬍渣男子說道。

龍小虎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自己撞到人家,便點頭說道,“大叔,真不好意思,我剛纔在想事情,沒看到你。”這鬍渣中年人,長的很是強壯,臉上一道深深的疤痕,乍一看還有些兇惡。龍小虎看的心裏有些忐忑,連說話聲音都輕了很多。

“什麼?你喚我大叔?,我才二十多歲呢。”鬍渣大聲表示抗議,只是表情還算比較友好。

“二十多”龍小虎乍聽之下有些驚訝,“這長得還真是顯老,還不知道五十多會怎麼樣。”

“真是不好意思。”龍小虎撓了撓腦袋,有點尷尬的說道,“那麼叫聲大哥還可以吧?”

“這還差不多,小兄弟,你也是去黑玉行會買東西的吧,既然有緣遇見,不如我們同行,相互也好有個照應。” 鬍渣男說道。

龍小虎一聽心想,“這人不知是哪個門派的好漢,看似兇惡,其實倒也和善,只是那豪爽勁讓自己有些不大習慣。黑玉行會是城中最大的賣場,魚龍混雜,說不定能打聽出一些什麼。”

決定了跟着那漢子,龍小虎擡頭說道:“我叫龍小虎,大哥叫什麼名字。”

那鬍渣男靦腆的笑了笑,小聲說,“我叫胡飛飛。”聲音很輕,只有他們二人可以聽到。

“什麼,你叫胡飛飛?”龍小虎一聽這名字,當下情不自禁的大聲問道,引的路人圍觀,鬍渣男急忙捂住他的嘴巴。

“你這麼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居然叫胡飛飛這樣的小孩名字。”龍小虎只怕不禮貌,但是那名字和那外形的搭配,饒是龍小虎此刻心情鬱悶,也不由有些莞爾。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漢子露出一臉無奈表情,說道,“我小的時候父母哪裏會知道我如今生的那麼壯實。他們只道這名字可愛,小的時候喚的歡,可如今吃盡苦頭。”

畢竟父母取的名字,就算是再怎樣也是他們的東西,想到父母,龍小虎也是一陣悵然。此刻自己已經知道了自己是龍族之人,待小云的事情落定之後,自己下一個目標便是各處去尋訪龍族的消息。

……

二人一邊聊天一邊前行,慢慢就熟悉起來。

龍小虎告知了對方來意,只是那胡飛飛也是剛下山,並沒有見到合歡派人和自己的妹妹。

龍小虎也知道只是這樣一問,自然問不出什麼,便扯東扯西的攀談起來。

這鬍渣大漢原來是東洲天姥山的弟子,此次下山來行會是爲了買些戰鬥的必需品,供給給師門。龍小虎聽過那門派,多收女子,不知爲何如今也收了這看似兇惡的大漢。

與人聊天,時間總是匆匆而過,沒一會,那黑玉行會就在眼前。 調教奸臣老公 ,佔地很大,至少龍小虎從來沒見過這樣大的房子。那胡飛飛像是見慣市面,直接就走了進去,龍小虎急忙跟上。

行會裏頭都是一個個櫃檯,放着保羅萬千各種物品,櫃檯旁邊老闆們都緊緊盯着自己的貨物,生怕來往的某些強者一個貪心將他的東西搶走。

當然,整個會場的秩序還是非常良好的,聽說這黑玉行會的老大實力驚人,放眼整個東洲都沒幾個敵手,所以基本沒幾個敢亂來的。

“胡大哥,你要買些什麼?”龍小虎好奇的問道。只是那胡飛飛非常專注的在看着各個櫃檯,隨口說了一句,“符文”,龍小虎並沒聽清,只看到那胡飛飛忽然盯着一個櫃檯就走了過去。

“老闆,你這裏符文怎麼賣?”胡飛飛問道。

“一階低級十金一個,中級五十,高級五百,拒不還價。”那老闆捋着他的山羊鬍子,得意的說道。

龍小虎看到櫃檯裏那些印着古怪圖案的兇獸毛皮,奇怪的想到,“究竟是什麼東西,也不像藝術品,也不像可以吃的。”

“這是符文,沒想到你們現在還有。”尋龍的聲音在耳畔傳來。

龍小虎問道,“符文?做什麼的?”

尋龍說道,“符文是遠古留下來的東西,四大家族都會。用處有很多,主要分爲兩種,一種是用在兵器防具上,一種是用在自己身上,用處有很多,一下子解釋不清楚。”

龍小虎心道,“真是好東西,而且居然可以賣十個金幣,自己好幾年的省吃儉用,才存了十五個金幣。”

尋龍又道,“一階符文是最簡單,最容易製作的,在我們那時候幾乎沒什麼用處。”

龍小虎笑了笑也不說話,一旁那胡飛飛正在和那老闆唾沫橫飛的交流着,雙方爲了一個金幣已經說了二十多個回合了,不過也難怪,畢竟一個金幣能夠正常人生活好久呢。

終於,價格確定下來了,九十五個金幣,兩張一階中級的迅捷符文,據說這東西附在腳上,能讓你奔跑速度變快,估計是逃命用的。

胡飛飛拿出一袋金幣,“嘭”的放在臺上,估摸着起碼也有個上千的金幣。

那老闆一看,瞪着眼睛說道,“你有這麼大一袋子,爲何還爲了一個金幣與我口水半天。”

胡飛飛眨了眨眼,笑道,“興趣使然。”聽的那老闆差點暈倒。

龍小虎也覺得奇怪,問道,“胡大哥,你要買很多東西嗎?爲何帶一大包來。”

胡飛飛說道,“明日還有拍賣會,我要去買些東西,今日是來踩點的順便給兩個丫頭買符文的。”

龍小虎呵呵一笑,見那胡飛飛已經買完,便走過去問那山羊鬍子,“老闆,我問一下,你整天在這裏,有沒有看到有合歡派的人挾持着一個嬌小少女?”他語無倫次的問着。

這黑玉城秩序頗好,雖然合歡門徒也常有光顧,只是他們也不會笨到將小云帶在身上到處走,此刻龍小虎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打探,只好亂七八糟的問道。

山羊鬍子回頭看這少年衣衫襤褸,眼中便有些不屑,隨口說道,“這裏只做生意,不問路的。”

шшш ⊕тt kan ⊕¢o

龍小虎見這人勢利,心中也有些不悅,只是此刻有求於人,哪裏能發脾氣,便只好再次說道,“那你這裏有沒有功法賣?”

一聽他要買東西,那山羊鬍子頓時來了點精神,擡頭說道,“一階低級,五十金一個,拒不還價。”

“什麼?五十金。”懷中只有十五金的少年,聽到這幾個字大吃一驚,他活那麼大還沒有一次性拿過那麼多錢,除非自己去搶劫,不然哪裏來的這麼多錢。

一旁胡飛飛看出少年窘迫,便轉頭問道,“龍兄弟,如果沒錢,你吱一聲,我可以借你。”

龍小虎心裏也想,只是這借了是要還的,他日讓他如何拿得出這五十金還人家,於是便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一會再決定買不買。”


山羊鬍子看着二人,沒好氣的繼續說道,“用過一次的功法,二十金一本,要不要。”

這功法用過之後那上頭的文字便被真氣吸收,痕跡會變淺,若是下一個人修煉效果會差了許多,甚至有時候練岔了會有危險,所以沒人願意買這二手貨。

“就算買這二手的功法,我都沒錢。”龍小虎苦笑的搖了搖頭,正想走開,尋龍卻說話了。

“若是你想掙錢,我有辦法。”這話語頓時爲龍小虎點燃了希望。“快,快說,你有什麼辦法。”龍小虎說道。

尋龍道,“你去尋一些獸皮,和魔皇草,我教你做一些一階符文來賣,不就有錢了。”

“你會做符文?”龍小虎奇怪的問道。

尋龍說道,“你看我的槍柄,都是奇怪的圖形,那些都是附過的符文的痕跡,遠古時期好多人都會,沒什麼稀奇的。”

龍小虎一聽便高興起來,說道,“我們能不能做一些高級點的,能賣五百金呢。”

尋龍道,“高級點的我知道怎麼做,只是你如今修爲不夠,而且高級符文要的材料也比較難搞。”

“要什麼材料,不就一支筆,一張紙嗎?”龍小虎問。

尋龍說道,“高級符文需要高級獸皮,也需要高級藥草的汁液,所以暫時做不了。”

能做低級符文也可以,至少有些錢,在黑玉行會行走也容易些。

“要多少獸皮和藥草?” 拒嫁豪門:總裁獨寵替身妻

“有多少,要多少。”尋龍道。

看着少年在一旁自言自語,胡飛飛覺得有些奇怪,只是他此刻有事要做便過來和龍小虎告別

,“龍兄弟,我先去買別的東西,明天早上我還要來拍賣行,若是你有興趣想上去看看,便在這裏等我,咱哥倆一起上去看看。”

龍小虎微笑的點了點頭,說道,“明日上午便在這裏相聚,我也正好上去探訪一下。”此刻他的心裏滿是獸皮和魔皇草,隨意道別後便走開了。

逛了一圈,這十五金幣總共買了一大包的魔皇草和一階一品的獸皮,這東西便宜,好多店鋪都沒有,最後還是在門口擺地攤的老爺爺手中才買到。

龍小虎沒有住所,晃來晃去,最後又來到了昨日度夜的小河邊,身後揹着一大包東西,也着實讓他很不方便。

這河邊雖然風景秀美,只是條件實在簡陋,若是來個颳風下雨,面前這少年怕是要爲難。好在龍小虎也是從小吃苦,此刻風餐露宿也是無所畏懼。

“尋龍,快些教我如何製作符文。”龍小虎有些迫不及待。這幾日他和那槍魂尋龍有些熟絡了,便也不客氣起來。

“彆着急,你先將那魔皇草碾碎,再將那獸皮割成五五見方。”尋龍說道。

“怎麼那麼麻煩。”龍小虎一邊不耐煩的說道,一邊照他說的一步步去做。

“畫符文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若是人人都能輕鬆畫出來,哪裏還會值錢。”尋龍此刻倒是非常耐心說道。

龍小虎三下五除二便整理好了開端工作,看着碾碎的魔皇草液和那裁好的獸皮,他有些迫不及待,不停催促着問道,“快說,如何畫。”

尋龍笑了笑,說道,“慢慢來吧,你先畫這個。”說完飛在空中,槍尖在地上橫七豎八的比劃起來,不一會兒,地上出現一個形狀。

龍小虎學習能力很強,圖形不難,他一看就懂,便問道,“如今我看會了,怎麼畫呢?”

“一階低級的符文沒什麼特殊要求,你用手指蘸着那草液便可繪製,注意畫的時候用體內真氣催動草液去畫,不要只是畫形狀。”尋龍說道。

龍小虎哪裏聽得了這麼多話,心裏着急就伸手去畫。歪歪久久弄了一會,那圖形似模似樣的畫好了,龍小虎拿在手上正在端詳。

“畫的怎樣,現在我畫好了符文要如何使用。”龍小虎得意的問道。

尋龍緩緩說道,“你這根本不是符文,只是一幅畫而已。符文需要你用真氣催動,如今你體內的是龍氣,照道理應該會比普通人更加有利。”

“真氣?”龍小虎有些疑惑,便扔掉手中的那一張,拿了一塊獸皮繼續畫。

這次畫起來,吃力了很多,龍小虎直感覺自己體內真氣緩緩流入那獸皮上,一張畫下來,搞得他精疲力竭。畫完後,少年看着那“精緻”的作品,有些感慨。

“畫一張一階符文都那麼吃力,我這個晚上能畫多少呀?”龍小虎猛然發現這符文原來也不是這麼好畫的。

尋龍笑道,“第一次畫是這樣的,你將這張符文用掉,便能回覆一些你的真氣。一會畫的時候注意控制真氣流出,緩一些就好,這樣以你現在的實力,到明天早上畫個十到十五張, 應該可以。”

“真是這樣嗎?”龍小虎這麼一聽覺得可以接受,問道,“我如何使用這符文?”

“放在胸口,催動自己的真氣去吸收就可以。”尋龍說道。

龍小虎照做,那符文瞬間不見了,只剩下焦黑的獸皮。一股真氣正向着體內慢慢回涌,讓他感覺有些舒服。


…… 畫完,已是清晨。

雖然一夜不睡,真氣耗盡,不過龍小虎有一種劇烈運動之後的舒適感,甚至感覺龍氣也被練得充裕了一些,看似這畫符也是很好的修煉。

此刻他躺在草地上,望着旁邊十二個一階低級和一個一階中級符文,心中成就感也是滿滿的。小云失蹤之後他每日都很鬱悶,此刻有些成就感,心中稍感欣慰,這一放鬆,便翻身睡了起來。

……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