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一個時辰左右方昊天才飛回來。

韓賓這個陣法大行家卻已經看出,陣法還是他布置的陣法,但經過方昊天做出些許的修改後,陣法足足強大了一倍有餘。

也就是說,現在的陣法才是真正完美的陣法。

韓賓目光掃視,細細觀察,感覺在陣法上有很大的啟發,悟出了許多以前所不能明白的地方。

至此,韓賓徹底知道方昊天對陣法的理解遠在他之上。

「我有一些陣法圖,也許對你有用。」

方昊天看出韓賓對陣法彼為喜好,心念微動間便將道蘊陣殘解中那些完好的魂陣圖打入韓賓的靈魂中。

魂陣圖對方昊天來說,是一種攻擊魂術,攻擊手段。

但對韓賓來說僅是一張可以用來布陣的陣圖。

「這……這些陣法好高明,有古老的陣法意味,這全都是上古陣法!」

韓賓震驚。

轟隆!

幽雲關北面突然有強烈的波動襲來。

方昊天幾人一震:「有強敵攻打幽雲關?靜寂了一段時間的魔軍又出動了?」

「方昊天,快去迎接你的好友。」唐錚的聲音突然鑽進方昊天的耳中,「要快,否則的話你好友就有大苦頭吃了。還有,那幫傢伙竟敢在我們幽雲關附近撒里,殺或放你全權做主。」

「好友?」

方昊天意外,震驚,不知道是誰。

嗡!

他的靈魂感應力再度散出,朝事發的方向蔓延而去。

他的臉色跟著變了。

「姜兄,隨我去救人,我朋友被人圍攻。」

方昊天急掠而起。

「朋友?」

姜遠行一聽便趕緊跟上。

頂流她恃美行兇 「看來巡察使有朋友來投……能有這麼大的動靜,實力定然不差,我巡察營又增一名大將了……」

韓賓用手輕撫這段時間蓄起的鬍鬚,有期待之色。

嗖嗖!

方昊天和姜遠行急速飛掠,朝幽雲關之外掠去。

出關十三里,有亂石嶺。

此時亂石嶺很亂,人影雜亂,飛濺的碎石更亂。

至少上百名強者圍攻一人。

被圍攻的人左衝右突,兇悍無比,隨著他的移動,圍攻他的人便也移動。

這麼多強者對戰,亂石嶺的大巨不斷的被打碎,很快一半的嶺變成了禿嶺。

「君無邪,你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圍攻的人當中有一名老人臉龐猙獰,「當年你刺殺我父,害我家族破滅,我卻因為動用了天人境力量而不得不離開蠻獸境,我一直恨自已當時殺不了你,沒想到你竟然也過來了。」

被圍攻的人竟然是君無邪。

「老雜碎,你全家人都不是東西,我沒殺光你全家算仁慈了。」

君無邪身影如魅,他手中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的利刃更快更詭異,一身實力竟然也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看來他到了這邊后也有了大奇遇,實力也突飛猛進不能按常理計。

「殺,快殺了他。」那老人瘋狂嘶吼,「幽雲關的人被驚動了,我們必須要在他們到來之前殺了這個惡徒。」

「轟轟!」

那老人和他的同伴頓時更加瘋狂的出手。

君無邪不得不全力防守,隨後他看清急趕過來的人其中一個是方昊天時精神頓時一振。

嗖嗖!

方昊天和姜遠行轉眼就到,直接就撕開那幫人的攻勢而落到君無邪的身邊。

「報出來歷,該死者死!」

方昊天一落地,冷厲的聲音便在亂石嶺之上響徹。

殺氣,很濃! 家庭醫生動作嫻熟地先幫秦菲測量了體溫,診斷後說,「應該是寒氣入侵,著涼了,吊完液體后好好卧床修養幾日即可痊癒。」

東方玉卿淡漠而疏離地嗯了一聲,然後再無其他,這倒是超出了家庭醫生的意料。似乎在他的潛意識裡,見慣了那些達官貴人的頤指氣使,能夠這麼配合的倒是少見。

重生之富婆系統 醫生給秦菲輸上液體后就先行離開了,秦瓊繼續陪著東方玉卿品嘗著紅酒。

沉默了一會兒,東方玉卿才冷不丁地提醒了一句:「既然有意打理公司,有些人就該清理一下了。」

秦瓊二話沒說,表明心跡:「嗯,二哥,你放心,我一定會給嫂子討回個公道。」

秦瓊心知肚明,他知道東方玉卿不可能平白無故地說這些,既然他會提出來,說明跟秦菲有關。

東方玉卿瞭然於胸,輕輕搖晃了一下酒杯,看著殷紅的液體:「我不干涉你怎麼做,只看結果。」

不知道哪根神經搭錯了,以至於秦瓊八卦道:「那個,有件事情不知該不該跟你……」

不等秦瓊說完,東方玉卿就猛地站了起來,向床鋪走去:「老婆,你醒啦?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秦菲突然情緒激動地抱住了東方玉卿,似乎沒有注意到秦瓊,「阿卿,我剛剛做了一個可怕的夢,牛頭馬面非要帶我走……為什麼不管我躲在哪裡,他們都能在第一時間找到我?」

「好了,別怕!趕緊躺好,小心針孔穿了。」東方玉卿小心翼翼地將秦菲扶著躺好,眼角眉梢都透著幾分懊惱和擔憂。

哎,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他女人原本近來的情緒就不穩定,誰知又滋生出這樣的禍端?

她分明驚嚇得不輕,卻要偽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真不知該如何才好。

秦瓊怔愣在原地,隔空望了秦菲幾眼后,默默地走出了房間。

不知不覺間,秦瓊便向秦菲今晚落水的地方走去。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在那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醜小鴨?」這個時候,她怎麼會在這裡?

就在秦瓊想再靠近一點的時候,聽到從另一個方向傳來高跟鞋的腳步聲。

不等女人靠近,便急著開口:「夜小倩,你整個晚上跟哪個男人鬼混去了?電話也不接,微信也不回。」

眼看著室友女孩,正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自己,使得夜小倩的臉色微變,明顯是做賊心虛。

但她很快調整好狀態,不答反問道,「先別說這個……聽說有人墜海了,是哪個蠢貨,死了沒?」

「還不就是那個……」

因為兩個女人在竊竊私語,所以後面的話秦瓊壓根沒聽清楚。

不過有一點是值得肯定的,這個夜小倩有問題。

秦海就懷著這樣難以言明的心情回到了房間,他並沒有睡覺,而是將筆記本電腦上有關《醜小鴨》的選秀視頻點開。

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細節。還有那麼一瞬間,秦瓊滿腦子想的都是秦菲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神情舉止。

呵,難怪那天秦海那個臭小子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而且秦菲暈倒的時候,為什麼偏偏遇到他?

經過上一輪的選拔淘汰,剩下的競賽選手就更少了。

秦氏高層在開過一次研討會後,暫停了下一階段的演出項目,開始做訪談節目。

這其實也是一個讓選手們展示自己人格魅力、拉選票的機會,為此節目組還特意增加了與觀眾的互動環節。

活動規則是各個參賽選手除了需要回答主持人的特定提問外,還需要隨機應答觀眾們通過簡訊和網路平台提出的問題。

鑒於這次訪談活動的重要性,秦瓊和秦海等各大股東也將列席。

訪談節目就這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很快就輪到了夜小倩。

「所以,夜小倩你最擅長的部分是舞蹈嗎?」

「聽說你之前是憑藉著舞蹈《野小鴨》躋身進入全國總決賽的,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拍攝過程中的花絮嗎?」

短暫的怔愣后,夜小倩對主持人的問題對答如流,尤其是在談到令她扭轉乾坤的舞蹈《醜小鴨》時,臉上更是洋溢著不同尋常的慶幸。

主持人回應道:「好,謝謝夜小倩的分享。那麼接下來,讓我們進入觀眾問題環節,請問夜小倩,你做好準備了嗎?」

夜小倩微笑著點頭,直到此刻都給現場觀眾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好,那麼現在讓我們連線提第一個問題的觀眾。」

短暫的溝通后,主持人神色微變,卻不敢懈怠,公式化地解說著:「這位提問的先生有些特別,正是夜小倩同父異母的哥哥,他在電視里看到夜小倩之後非常激動,特别致電我們節目組。他說自從夜小倩的母親去世后,他就再也沒有見過夜小倩了。因此我們專程把他邀請到了節目組。」

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猶如一枚重磅炸—彈,讓夜小倩的笑容瞬間僵硬在半空中。

主持人還在對她微笑著,周遭的閃光燈也在繼續,在舞台緩緩升起的台階上,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身影正被隱匿在升騰起的煙霧中。

說實話,有那麼一瞬間夜小倩想到了臨陣脫逃,即便她將失去這唯一的成名機會也在所不惜。

但是,夜小倩又是那麼貪戀縈繞在她周遭的燈光和掌聲。 封魔 她只能寄希望於舞台上的煙霧褪去后,她剛才看到的那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錯覺。

然而,那個令她惶恐不安的男人並沒有如願消失,反倒對她笑著,就那樣深情款款地沖著自己走來。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說實話這個男人給過幼年夜小倩太多不齒甚至骯髒的回憶,以至於在她母親去世后,夜小倩刻意遺忘了關於他的一切。

然而有些人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忘就能忘記的,它們似乎早已深深紮根在夜小倩的身體內,就像是一顆惡性毒瘤,在你猝不及防的瞬間就有可能了結人的性命。

是的,此刻站在夜小倩面前的這張臉,讓她覺得厭惡到了極點。 感受到方昊天的殺意,那些圍攻君無邪的人內心都是凜然。

互相對視了一眼后那老者上前一步道:「我們是皇極宗的人,正在追捕惡徒並無心騷擾幽雲關,還請這位將軍不要插手。」

方昊天雖然年輕,但皇極宗的人看出他的實力不凡,定然是幽雲關中的一名將軍,於是語氣帶著客氣。

否則的話,以皇極宗的地位,他們自是不會對一個年輕人這麼好臉色。

「惡徒?」方昊天淡然一笑,「真巧,這個惡徒是我的兄弟,你們說我要不要插手?」

皇極宗的人臉色皆變。

他們也突然明白君無邪為什麼一路拼了命都要往幽雲關跑,原來是因為他在幽雲關有人。

「這麼說將軍要維護這個惡徒了?」

皇極宗那名跟君無邪有大仇的老人臉色頓時沉下。

雖然他們給面子幽雲關,但也僅僅是給面子而已,並不代表皇極宗怕幽雲關的人。

如果是唐錚或是那三大一品將軍來的話,他們自然惹不起會馬上退走,可是來的只是一個年輕的將軍,他們倒是沒有太多的忌憚。

「其實對我來說,你們要殺我兄弟,你們才是惡徒。」方昊天笑道,「一群惡徒跑來幽雲關殺我的兄弟,呵呵,我要是袖手旁觀我還是人嗎?但我也不想過於為難你們。這樣吧,只要你們向我的兄弟賠禮道歉而他又接受的話,你們就可以走了。」

皇極宗的臉色微變。

那老人身上氣息陡然暴涌:「如果我們不道歉呢?」

方昊天突然問姜遠行:「姜劍士,襲擊幽雲關屠魔軍該定什麼罪?」

姜遠行想都沒想就道:「回巡察使,斬!」

聽到兩人一問一答的話,皇極宗的人知道這兩人是肯定插手幫君無邪,不會罷手了,當則個個氣息涌動,手中的武器都舉了起來,又或是將拳頭緊握。

方昊天這才看向君無邪,笑道:「無邪哥,我們兄弟一會再斜舊,如何?」

君無邪看得出方昊天並不將皇極宗這些人看在眼裡,知道方昊天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不由很好奇方昊天現在強大到了哪個地步,於是點頭道:「兄弟我被這些王八蛋追殺了整整一個多月有點累了,我休息一會,你幫我將他們打發就是。」

「嗯。」方昊天輕輕點頭,然後目光緩緩一掃,道:「道歉或是隨我回關領襲擊屠魔軍之罪,你們選。」

「殺!」

那老者的回答是一聲大吼。

轟隆!

皇極宗一眾強者同時出手,轟殺而出,目標不僅僅是方昊天,連姜遠行和君無邪都在內。

君無邪不動,姜遠行也不動,方昊天動了!

「給我趴下!」

方昊天陡然一喝,喝聲如雷,連頭頂上的白雲都被震散。

撲通!

皇極宗只有三個人能站著,其他的人都應聲而倒。

姜遠行和君無邪卻是凜然。

皇極宗站著的三人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方昊天:「幽雲關巡察使,玄魂雙修武者方昊天!」

「原來我這麼出名了,居然連皇極宗的人都知道,榮幸啊!」

方昊天輕笑。

但他嘴裡說榮幸,手底下卻兇狠,九魂劍直接碾殺而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