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從鬼靈淵出來,看來上天不亡他啊!”……

一道道驚詫的聲音在下面響起,平靜了許久的廣場再度騷動起來。

“什麼?他就是張林,那個前段時間被小靈域三大勢力追殺的張林?”聽的周圍的議論之聲,精瘦男眼睛瞪得更大,他從未想過那跟他在一起十天,就被他數落了十天的小子就是小靈域內名聲大噪的張林,而且還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意動境後期,一時間,他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還好對方度量大,還把自己當成朋友,這要是追究起來,別人放個屁都能給他崩死。

聽的下面衆人議論的聲音,這時候慕容東海才知道,原來面前這小子就是前段時間呂志他們追殺的張林,怪不得要這樣處心積慮的扳倒他們,只是令他不解的是,張林是怎麼從鬼靈淵出來的,要知道,就是他這個涅槃境中期,進入鬼靈淵都只能有去無回。

不過他現在卻沒有心思想那麼多,他現在只想把對方全部斬殺,包括霍白華。

“裘使者,還得麻煩你了,事成之後,老夫定當把冰寒聖衣拱手相贈。”對方人多,更有着霍白華這涅槃境中期,現在的局勢,光是靠他慕容東海一個人是不行的,因此,想要活命,想要將天閣府踩下去讓他太清派成爲小靈域之首,還得需要這個裘使者。

爲了這個小靈域霸主之位,一件冰寒聖衣又算得了什麼。

“呵呵,這可是你說的,好,事成之後那冰寒聖衣就是我的。”裘使者顯得很是高興,似乎這個冰寒聖衣對他很是重要一般。

“冰寒聖衣?”聽得這個陌生的名字,張林眸子微眯了眯,能夠讓一名涅槃境這樣的,想來應該是個好東西。

“大長老,芊芊,你們帶着人去剷除楚禹國其他的強者,一個不留。”偏頭給身後霍芊芊他們吩咐完,霍白華這時候又是望向了張林,“張林兄弟,動手吧!”

霍芊芊他們聽令,一個個轉身便向半空中楚禹國那一幫化形境以上強者撲了過去,張林面色逐漸變得凝重,隨後身形一動向裘使者掠了過去,在他後面,霍白華森然一笑,嚮慕容東海撲了過去。

看到張林向自己掠來,裘使者輕蔑的笑了笑,在他看來,張林只不過是一個意動境後期,再怎麼強悍,也根本與自己比不了。

袖袍隨意一揮,一道兇悍的靈氣匹練轟然向張林甩了過去。望着那閃電般向自己划來的靈氣匹練,張林並未有絲毫慌張,天血閃現而出,緊跟着大刀劃下,一道璀璨的刀芒迎面而上。

“幻影天斬!”

“轟!”兩道皆是不弱的攻擊撼在一起,頓時便雙雙爆開,一圈能量風暴飛速向周圍蔓延。

望着這一幕,裘使者一怔,雖然剛剛這一擊只是他隨意甩出,但其中的威力他自然知道,這一擊絕對不是一般意動境後期能夠輕易擋得下的,而面前這少年,不僅給他化解而去,而且觀其面色,根本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果然有些本事,那不知道下一招你又能不能接的下呢!”裘使者面色稍稍變了一些,下面,他是要準備真正動手了。

張林自然知道對方的強大,在境界上,自己跟對方差的不是一星半點,這種時刻,他不能再有所保留了。

“大荒金體!”

“戰神甲衣!”身形輕微一震,一層金色光芒在張林身上閃耀而起,緊跟着,張林的皮膚開始變化,隱隱看去,皮膚之表,竟然有着金光流動。

“五行九變,第一變!”

“五行九變,第二變!”這一切並未停止,張林輕喝兩聲,兩次靈氣變異頓時全部開啓。

雙拳緊緊握在一起,感受到體內那野獸般的狂暴,這一刻他才感覺,這纔是他真正想要的力量。 這是張林第一次真正的跟涅槃境交手,從上一次霍白華那一道隨意的靈氣匹練張林便能夠知道涅槃境強者的強大,因此,即便對方沒有霍白華實力強悍,但他也必須傾巢而出。

大荒金體和戰神甲衣催發至極致,兩次靈氣變異同時開啓,頓時間,就連他身旁的空氣,似乎都有着輕微的嗡鳴之聲。

“靈氣變異?”張林的變化自然瞞不過那裘使者,感受到張林身上那異常暴動的氣息,裘使者的面色終於是變得凝重起來。

靈氣的變異,他深深的知道,這種變異沒有特殊的體制和大能之人的幫助是無法完成的,即便勉強完成,也只是水貨。

但此次,裘使者能夠切實的感受到,張林的靈氣變異,是實質上的變異,而且還是兩次。

這樣一來,面前這意動境後期就要他稍微慎重一些了,但也僅此而已。

身爲涅槃境,他很清楚意動境跟涅槃境之間的差距,即便只是剛晉級的涅槃境,揮手之下,也能輕易的斬殺一名意動境後期巔峯。

張林沒有多跟他廢話,做完這些,手中緊握的天血緩緩擡了起來。

天血跟着他的時間不長,但是跟他卻有着很親密的感應,每一次要戰鬥的時候,他都能感受到天血內那歡悅狂暴的氣息,只是上次老魔怪說這天血還差一點刀魂,若真有那天,那張林就直接都能跟刀魂溝通了。

天血緩緩舉過頭頂,那渴望戰鬥的嗡鳴之聲愈發響亮,體內變異的靈氣翻涌而出,最後盡數匯聚在了刀身之上。

光亮的大刀在陽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輝,而隨着張林靈氣的灌入,一絲絲黑紫色光芒在上面流動了起來,乍一看去,彷彿雷電纏繞一般。

“玄殺!”高舉的大刀猛然劃下,一道彷彿能夠開天的黑紫色刀芒破開虛空,牽動着周圍蜂擁而至的天地能量,蠻橫的向裘使者轟了過去。

玄殺本來便是地階高級武技,現在加上張林兩次變異的靈氣,隱隱間,那威力都能夠跟低級的天階武技相媲美。

望着那兇悍的刀芒,裘使者這時候也不敢怠慢,雙臂在面前揮動,緊跟着一隻能量大手隔空伸出,五指一握,竟然將張林劃下的那刀芒抓在了能量大手當中。

狂暴的兩道能量攻擊碰在一起,當即天空之上便爆發出了一陣噼裏啪啦的爆裂之聲。

張林手中緊緊握着天血,雙臂猛的一發力,隨着他手臂的壓下,那刀芒頂着大手狠狠的向下壓了下去。

望着這一幕,廣場上衆人臉龐上頓時便涌現出了濃郁的驚駭之色,就是那霍芊芊小嘴都是張了開來,他沒想到張林意動境後期竟然能將一名涅槃境初期巔峯的一擊壓下去,現在看來,暫時張林還佔着上風,這個時候她才知道,當初府主的決定是正確的。

“哼,就憑你也想將我壓下去,還差了點,給我爆!”裘使者面色一沉,冷哼了一聲,緊跟着五指猛然發力,半空中握着刀芒的能量大手向刀芒捏了下去。


張林體內能量瘋狂向刀芒灌入,但這個時候他感覺到,這一切根本無濟於事,涅槃境強者太強大了。

“轟!”在一聲彷彿山嶽崩塌般的爆炸之聲中,張林的刀芒終於是抵擋不住能量大手的擠壓,轟然爆開。

不過此時也能看到,裘使者那能量大手上的光芒黯淡了不少。

這一下的震盪讓張林退了幾步,不過卻並未造成什麼影響,天血脫手懸浮在面前,他沒有絲毫停歇,手中一個手印飛快變幻。

暗紅色的大印緩緩凝聚而出,大印上那一尊王者身影散發着令人窒息的壓迫,周圍能量瘋狂涌動,大印之上黑紫色光芒上下竄動。

“神尊大印!”雙臂揮動,在裘使者大手向自己拍過來的時候,暗紅色的大印宛若一顆隕落的星辰一般,狠狠的向大手撞了上去。

“嘭!”沒有絲毫的停滯,在那暗紅色大印蠻橫的姿態下,原本已經黯淡了不少的大手頓時爆裂而開,能量風暴並沒有起到任何阻擋作用,大印繼續朝裘使者壓了過去。

望着這一幕,裘使者眉頭微皺了皺,張林的手段層出不窮,這種高級武技更是不少,這時候就連他也不能小看張林了。

“魔王神棺!”裘使者面色一變,雙臂揮動間,一尊四四方方的棺材突然閃現而出。

張林怔了怔,這武技還真是千奇百怪,弄出個拳腳掌也就罷了,居然還能凝聚出一尊棺材來。

棺材看上去似乎比較普通,但張林知道,這東西威力絕對不弱。


果然不出所料,那棺材並沒有直接跟張林的神尊大印來個相撞,黑色的棺材蓋突然彈了開來,緊跟着一股強大的吸力陡然從棺材中爆出,直接向神尊大印籠罩而來。

這股吸力有些怪異,張林能夠感覺到,在這股吸力之下,神尊大印上的能量似乎都被他吸了過去一般。

想到這,張林心頭一凜,當下便知道了這東西的用意。

頭一次遇到這種吸力,一般人來說,肯定會將自己的攻勢停住,若張林就此將神尊大印停下來,那棺材就會不斷的吸收神尊大印上的能量,這種吞噬非常迅速,等棺材吸飽了,這邊張林的神尊大印也就廢了,這種情況下,裘使者在一舉出擊,這種打法,往往都會取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就是比裘使者境界高的人,大意之下都能吃暗虧。

不過對於張林,卻沒有多大作用。神尊大印的勢頭不減,藉着這股吸力,神尊大印速度跟着暴漲,直接向棺材撞了過去,既然你想吸,那便讓你吸吧。

見到這一幕,裘使者一怔,他不知道張林是看穿了他的意思還是沒剎住車。

雙臂揮動,方形棺材砰然迎了上去。

“轟!”在慣性跟威力的使然下,兩者剛剛相撞便轟然爆開,濃郁的能量風暴瞬間將兩人的視線擋住。

裘使者這招不弱,張林的神尊大印都沒能對他產生多大影響,然而,未等裘使者反應過來,兩者剛一爆開,突然間一把閃爍着寒芒的大刀陡然從能連風暴中射出,直刺他的胸口。

大刀速度不慢,即便是裘使者這樣的涅槃境強者都只能見到一道光影,而當光影出現在視線當中時,那大刀的刀尖距他已經不到兩米距離遠。 半空當中,一道道能量炸響此起彼伏,能量風暴肆意瀰漫,張林的身形飄動在半空當中,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臨於刀尖的裘使者。


剛剛的一尊神尊大印破去了裘使者的魔王神棺,裘使者沒有想到,在那大印當中居然還暗藏着天血。

即便他有着涅槃境的實力,那般速度可用鬼魅形容,但是在這樣的距離下他想要完全躲開也是不可能的,憑着多年的戰鬥經驗和意識,在目光剛剛掃過大刀之時,裘使者的身形猛地向旁邊側了過去。

咻!破風之聲在耳邊響起,一把寒刃帶起一片亮光從裘使者胸口擦身而過,一片殷紅的血霧在半空中飛灑而開。

裘使者的速度不慢,但是想要完全將大刀逼開那是不可能的,雖然閃過了致命的一擊,但鋒利的刀口仍然在他胸口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刀痕。

這是張林第一次跟涅槃境強者正面交手,雖然他現在有着意動境後期的實力,再加上這些輔助的攻擊,看上去戰鬥力不弱,但是跟真正的涅槃境比起來卻是差的不少。

張林自然清楚,這一刀不可能就這麼容易的要裘使者的命,能在裘使者身上留下一道傷口就已經算達到目的了。

因此,下一刻,在裘使者被大刀牽引住注意力的時候,這邊一尊大印再度向裘使者扔了過去。

涅槃境與涅槃境之間的戰鬥固然精彩,但是意動境能夠和涅槃境的強者戰鬥,那就更精彩了,因此,廣場之上,這時候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張林這邊戰場吸引過來。

原本張林能夠憑着意動境實力牽制住涅槃境的裘使者就已經讓他們很是吃驚,而當他們的目光落在裘使者胸口那道血痕上時,廣場上頓時響起了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

一個意動境的選手竟然能夠傷到涅槃境!一時間,廣場上衆人看向張林的目光,那是相當精彩。

半空當中,裘使者和張林倒是沒有心情去注意廣場上衆人的表情,張林的戰鬥力已經完全出乎了裘使者的意料,這種情況他只是在靈域見到過,那些大宗派培養出來的妖孽天才,就是經常越級挑戰,可是沒想到在小靈域這樣的地方也能有這種變態的存在,居然有着兩次靈氣變異,而且看張林的戰鬥經驗,明顯就是從戰場中打滾出來的,根本不是那些沒有戰鬥經驗的人能夠比的,這時候,意動境的張林已經讓裘使者完全重視了起來。

“絕世金槍!”望着那在瞳孔中逐漸放大的大印,裘使者也不敢怠慢,雙手一結,伴隨着口中喝聲的落下,一把閃爍着刺眼光芒的金槍陡然閃現在了他的頭頂。

“給我去!”雙臂揮動,金色長槍在裘使者的指揮下,帶起一片音爆之聲,刁鑽的向大印刺了上去。

“鐺!”兩道能量物體撞在一起,沒有發出隕石撞地球般的轟鳴,反而是有着一道清脆的鋼鐵交加聲音,而在兩者交接之處,也見不到有多大的能量波動,甚至連那片空間都是那麼的平靜。

張林站在半空當中,眸子死死的盯着那把抵抗着神尊大印的長槍,雖然在長槍表面上看不出任何靈力波動,但是張林清楚,那長槍之中蘊含着何等可怕的能量,只要長槍爆裂,那股震盪下,神尊大印必然也是不可能保存下來,但是看目前的勢頭,裘使者並不是想要震散張林的大印,而是想徹底將張林的大印破去,再來一個乘勝追擊。

這點張林自然清楚,但是想要破開,那就有些困難了,實力間的差距總會帶來一些難題。

“既然這樣,那就放手一搏了吧!”眸子盯着那逐漸陷入大印的槍尖,張林咬了咬牙,而後雙臂張了開來。

“給我爆!”當前的形勢,神尊大印明顯不能跟那金槍抗衡,因此,張林決然將神尊大印引爆,即便爆開的能量風暴不能將金槍震散,那也會消磨不少戰鬥力,最少這樣毫無阻攔的殺在自己身上不會致命,而這也算達到了他的目的,伴隨着張林雙手的捏下,那抵擋在金槍面前的金色大印轟然爆開。

“轟!”震耳的能量爆炸聲在半空中蔓延,一片能量風暴瞬間向四周席捲。

“大荒金體!”

“戰神甲衣!”在神尊大印爆開的瞬間,兩道防護頓時被張林施展到了極致。

“嗡!”大印爆開,而金槍卻並未被震散,雖然說較剛纔有所黯淡,但是餘下的威力想要殺一名意動境後期的強者還是綽綽有餘的,在一道輕微的嗡鳴聲中,金槍彷彿離弦的箭一般,穿過空間中的能量霧氣,陡然向張林刺了過去。

望着那向自己飛速射來的金槍,張林眸子中閃爍着金光,但是卻並沒有要閃避的意思,在裘使者那驚駭的目光下,他將雙手擡了起來。

“大荒金指!合!”兩道璀璨的金指在張林兩手中指指尖上迸發着強烈的光芒,隨着張林口中輕喝聲的落下,兩道能量巨指在所有驚駭的目光下陡然合在了一起。

“居然能將能量體合在一起?”望着那由兩根能量手指合成一根的巨指,裘使者面色陡然變了下來,這種能量合體,就是他都是辦不到,沒想到張林卻能夠,而他也清晰的知道,一旦能量合體後,那威力將是什麼樣的,原本看剛剛張林那不要命的打法他能夠一舉將張林斬殺,但是現在看來,情況卻是不太妙。

然而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裘使者的金槍已經來到了張林的跟前,眼看着就要貼到張林最外面一層的戰神甲衣上,想要收回已經來不及了,而張林的合體巨指,也已經點向了裘使者。

望着這一幕,廣場上衆人都是睜大了眼睛,這種硬碰硬的打法還真是難得一見,現在就看誰的攻擊力強悍,誰的防禦弱了。

空間出現扭曲,一陣陣音爆之響混合在周圍打鬥的聲音當中,充斥着衆人的耳朵,一道亮光從天際劃過,在衆人閃爍的目光下,猛的點在了張林身上。

咔!絕世金槍撕裂空間,帶着那強悍的能量波動,在一聲脆裂的響聲中,毫無阻攔的點在了張林外面的戰神甲衣上。

咔、咔!毫無疑問,光是一層戰神甲衣根本就抵擋不了裘使者這強悍的金槍,在幾聲脆響之後,張林的戰神甲衣轟然碎裂,而後,那長槍依然帶着剩餘的慣性猛的刺在了張林胸口之上。

金色的槍尖一點點沒入張林胸口,一絲絲鮮血順着金色的槍尖流下,最後灑落在了下面的廣場之上。

而裘使者這邊,在張林被金槍刺中之時,那一根合體的巨指也結實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璀璨的巨指在浩瀚的天空中騰起,一層層空間被蠻橫的壓縮,在裘使者那驚恐的目光下,最終落在了他身上。

“砰!”一擊擊中,一聲悶響中,裘使者的身形宛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向後倒飛了出去,最後在空中站立不住,向下面廣場落了下去。

下面衆人見到有人從天上落下,趕緊閃了開來,而這一下,裘使者就結實的砸在了青石板的廣場之上,饒是如此堅硬的廣場,也被裘使者砸出了一個人形大坑出來。

“咳咳咳!”身形落入地面,裘使者努力一個轉身讓自己的身體撐起來,單手捂住胸口,幾大口猩紅的鮮血從嘴裏咳了出來。

裘使者乃涅槃境實力,本身身體強度就強悍,甚至比現在有着大荒金體的張林還強,剛剛張林這一擊雖然強,但是還要不了裘使者的命,只是讓其重傷,暫時失去戰鬥力。

裘使者面色慘白,目光幽怨的盯着半空中的張林,帶着血絲的牙齒狠狠的要在一起,顯然,張林已經讓他恨之入骨。

半空當中,裘使者被轟飛之後,張林胸口那逐漸向裏沒入的金槍也停了下來,隨後消失而去,雖然這一槍沒有要他的命,但是胸口處依然殘留着一道巴掌大的傷口,鮮血淋淋,觸目驚心。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