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駭之下,憤力抽出來。

就在唐怕即將要將手完全抽出來時,一聲怪異的厲喝從古銅子底下的石棺材傳出來。

吱!

這一聲怪響,彷彿來自九天地獄,即恐怖又帶著一股蒼桑。

聲音直衝九宵天外。

兜率宮外。

是夜。

皇帝陛下正睡得安穩,被這一聲怒叫,震醒過來,以為有人刺殺,渾身冷汗,驚叫:「來人護駕。」

無數軍隊衝進去。

遠處清宮香香正騎著龍在空中飛,原本平平穩穩的,張朝的龍被這一聲怪響,嚇得直接從蒼穹之上跌跌撞撞地掉了下去。

清宮香香大驚失色:「啊……救命啊。」她被嚇得完全失去了理智,忘記了自己本來也是會飛的。

小姑娘更是直接從龍背上掉了下去。

這一刻,整個皇城所有人都被這一聲怒喝從夢中驚醒。

皇后扶著額頭的汗,坐在床簾前叫道:「小玉,外面發生什麼大事了?這一聲喝是怎麼回事?」

是夜。

慕容紫嫣翻身起床,很快的穿起衣服,一躍跳上最高的城牆,望著兜率宮的方向,神色害怕。

兜率宮內。

唐怕臉色慘白,被這一聲震得心神具裂。

老人慕容霸天一掌拍向石碑,藉此力,然後大喝一聲:「出來。」

他這一聲喝伴隨著巨力,將唐怕的手從古銅鏡子中拉了出來。

伴隨著手被拉出來之後,那個怪聲跟著消失。

老人和唐怕同時驚出冷汗。

唐怕彷彿從死神那兒走了一遭,看著老人慕容霸天道:「還好,活著。」

「你做了什麼事?」老人緊緊地盯著唐怕:「我將手放上去沒事,偏偏你放上去就有事?」

唐怕也不解,道:「可能和我說了皇凌通天山這幾個字有關。」

老人見唐怕並沒有說謊,這才鬆了一口氣,對他道:「先派士兵將這個地方守住,你發現了什麼?」

「我看到了石棺,那聲音肯定是從那石棺出來的。」唐怕道。

「最好是沒騙我。」老人將地上的士兵屍體抱了起來,對唐怕道:「念。」

「這…..」唐怕大駭。

「不念,我將你扔進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唐怕輕念:「皇凌通天山。」

隨著五字出來,果見鏡面發生異樣,原本暗無光澤的古銅鏡散發著光華。

老人將士兵的屍體扔了下去,古銅鏡面將屍體吸了進去。

在這個間隙,剛才的怪響,再次傳來,只是沒有剛才那麼響,細了很多,趁這個間隙,唐怕和老人同時看到了古銅鏡面的另一端,果見一石棺在鏡子裡面。

「走,我們先出去,明天繼續。」老人眉頭緊皺。

老人和唐怕一同走出來,慕容紫嫣此時已經帶著一群士兵守在兜率宮門外,此時見慕容霸天出來,走上去行禮道:「玄祖爺爺,裡面發生什麼事了?」

老人對唐怕道:「你先回去。」

「好的。」唐怕也沒多問,離開之後,又偷偷的折了回去,藏在一棵古樹後面,不敢靠得太近。

老人慕容霸天和慕容紫嫣都不是省油的燈,況且那個古銅鏡子裡面的石棺實在是太驚天地泣鬼神了。

只聽老人道:「馬上通知清宮虛那邊,讓他們盡量派人過來,另外偷偷的將唐怕殺害相國千金的消息放出去,記住是小道消息。」

「這……」慕容紫嫣略一遲疑,表示明白道:「孫女慕容紫嫣這就去辦。」

唐怕發現老人慕容霸天看向自己獨院的方向時目中寒光一閃,心中暗冷,這樣做的目的,是因為老人慕容霸天知道自己想要離開皇城。

但是要想自己留下來還主動幫忙,自然的不能撕破臉皮。

所以他想到了逼自己留在宮中,讓自己寸步不離皇城。

留在皇城,自己便只好聽他命令,這個老人好毒的計。

唐怕心中發寒,回到獨院,聽到老妖婆的隔壁傳來清宮香香的聲音:「婆婆你好心,就將樹晶借我玩幾天吧。」

老妖婆道:「不行,樹晶可是我從魔森裡面帶回來的樹木精華,樹晶是怎麼來的你知道么。」

「不知道。」

「三千大世界,修妖道的和修正道不同,普通樹木是沒有精華的,更沒有神識,每一棵樹要想滋養出樹晶,必須經歷千萬年,甚至更久,可以說樹晶就是樹木吸收日月天地之精華形成。」

老妖婆娓娓道來:「我這些樹晶都是我運用妖力慢慢賠植得來的,來之不易,豈可借你玩?這些可都是我修鍊妖道,提升境界的寶貝。」

「不明白。」

「還不明白?笨,三千大世界有花妖、石妖、獸妖、樹妖,這些萬物擁有靈識都是常年累月吸收日月精華而成,修道吸收的是天地靈氣,武道修鍊的是內力,妖吸收的是日月精華…..」

「我看它發光比夜明珠還亮,挺好看的,你就借我一次吧。」

「這些可是樹之精華,是樹木存在於世上千萬年才能夠蘊養得出來的,珍貴得很,上次你居然將我好不容易賠植出來的樹晶拿去當柴火燒,我都沒找你算賬,你今天居然還來。」

「因為…..用你的樹晶燒出來的東西,不但止美味,而且還耐燒。」

老妖婆道:「我不是柴夫,我修鍊出來的樹晶不是給你當柴燒的,再不走,我可要搶你手中的小姑娘了。」

唐怕搖頭,跑回自己的房間內,並沒有再聽下去。

此時老妖婆怒道:「小姑娘跟我走,學習妖法去。」

清宮香香拒絕:「不行。」

「滾。」老妖婆將小姑娘帶進自己的房間,然後幫她清洗和換了身衣服之後,給小姑娘敷藥,道:「這是誰啊?那麼狠,捨得給你下這麼重的手,這臉上的刀傷,沒有靈丹妙藥,恐怕治不好了。」

「我真的覺得你很眼熟,小姑娘。」清宮香香看著小姑娘饒有興趣的問。

小姑娘不說話。

老妖婆看著小姑娘手臂上全是傷,還有背上被抽得血肉模糊,小心翼翼地上藥道:「哎,小小年紀就受這種苦,幸好我有樹晶,專治傷疤,也幸好對方只用蠻力抽你,沒用到靈力,否則你臉上的刀劍之傷,恐怕便沒人能治。」

老妖婆接著道:「能跟我說你父母是誰嗎?」 小姑娘始終是年紀小,別人對她好一點點,便開始感激涕零,把心相交,道:「我沒父母,是師傅收留的我,不過我所學不精,沒有習得師傅的萬分之一。」

「你還有師傅?」老妖婆驚道。

「我師父…..」小姑娘流起了傷心的淚:「是師傅她收留了我,是……是…..是唐怕殺了我師傅,我好不容易從一個沒有頭的大人手下逃了出來。」

「大人手下?」老妖婆和清宮香香同時驚問。

「有很多穿著道袍的人衝出來喊那個人為斷頭巨人。」

「斷頭巨人?」老妖婆和清宮香香再次驚訝地大喊。

老妖婆和清宮香香面面相覷。

老妖婆驚的是,沒想到居然會有巨人出現,要知道巨人這就是一個傳說啊。

清宮香香驚嘆的是,這小姑娘莫非當時就在場?可是沒什麼重要的印象。

「唐怕壞蛋…..要不是他,我師傅也不會死了,嗚嗚……」

小姑娘哭得很傷心,那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不停地掉:「嗚嗚……嗚嗚…..我師傅沒了,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了。」

「你師傅是誰?唐怕殺了你師傅?」老妖婆唉地嘆息一聲,坐了下來,端詳著小姑娘身上的傷疤。

「是……是….。」小姑娘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慢慢說別急,我看唐公子並非大奸大惡之人,斷然不會殺了你師傅,這裡面定有原因。」老妖婆道。

老妖婆心想,這傷要是閣在自己身上,恐怕自己早自殺了,可是小姑娘居然一聲不坑地承受著,雖然資質不怎麼樣,可是這承受能力,恐怕便絕非一般人能夠做到。

要是資質再好一點,好好的修鍊,憑她目前所受到的苦難,靈魂力之強,恐怕便無人能敵,日後定當能夠問鼎顛峰。

一旁的清宮香香不停地猜測小姑娘的身份。

「叫…..」清宮香香想了一下,終於想了起來:「當日清宮虛巨人出頭那天,那個被斷頭巨人一掌拍死的人是你師傅?」

「是的…..我師傅是愁一仇。」小姑娘嗚嗚的抽泣著:「師父是想去清宮虛問唐怕拿回自己的三品仙劍的,沒想到被天空中跳下來的斷頭巨人殺了。」

「我說你為什麼那麼眼熟。」清宮香香晃然大悟,當天自己追著唐怕時,偷偷瞄到這個小身影。

只是小姑娘在當時的場景中倒是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當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巨人身上。

所以清宮香香將她給忽略了,就連唐怕也沒有一下子想起小姑娘的身份來。

「你是如何離開天山山脈的?」

「當初我在天山山脈差一點便死了,幸好遇到清宮虛的大師們,我跟著他們離開了天山山脈,回到了東邊,慢慢地找到了清宮虛門派通往東陽國的大道。」

「他們…..」

「好像是清宮白雲….」

「我爹爹他來了東陽國?」

「好像是,我不是很清楚。」

「我爹爹他們來東陽國做什麼?」清宮香香沉思。

「可憐。」老妖婆將小姑娘緊緊的抱了起來道:「委屈你了,只是你說是唐怕的錯,可是他並沒有殺你師傅。」

「可是…..」小姑娘低頭不語。

老妖婆道:「唐怕他是無辜的,你師傅的死雖然有他的因素,可殺你師傅的畢竟是斷頭巨人。」

「婆婆你錯了。」清宮香香露出邪媚的一笑:「唐怕偷了小姑娘師傅的三品仙劍,也就是愁一仇的劍,愁一仇才過去想把劍拿回來,也才被斷頭巨人給殺的,也就是說是唐怕的錯。」

老妖婆和清宮香香就這個問題在不斷爭論。

隔壁房的唐怕在收拾行李,很快收拾好。

唐怕正想衝出去,突然間看到五六道黑影電射而至,速度極快,眨眼間出現在院子內。

帕棠一直以來都木然的坐著,看天空發獃,此時修鍊者對危險天生敏感的神經,令到他不敢輕視來者。

唐怕駭意極濃,這群人氣息內斂,一看就是功夫極強的強者,唐怕能夠感受得出來者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化神期之上。

看得出來者非相國的人便是慕容紫嫣派過來的。

當中一人道:「唐公子,還請和我等出去喝兩杯。」

「誰請我?」唐怕問。

地府巡靈倌 「去了便知。」

帕棠此時難得的恢復了往日的神采,走近唐怕道:「找你的?恐怕是相國的人,是我連累你了,唐公子。」

「我不怪你,五災十害這種人渣,本來就該死。」唐怕小心地打量著院子門外。

按照道理來說,呂英的士兵應該守在門外才對,可是此時居然沒有任何聲息,不禁覺得好奇。

還是當中那人道:「唐公子不必再望了,守在你院子門外的人已經被我等打暈,估計不會有人來救你。」

「哎,看來一戰難免。」帕棠持劍橫在跟前對唐怕道:「唐公子,你先逃,我斷後。」

「哼。」站在當中一人冷哼一聲,道:「帕棠你認為你能贏得了我?」

聽到聲音帕棠眉頭緊皺,驚呼道:「你是三年前年輕俊傑比賽中排名前三的,李風?」

「哼。」那人不置可否。

帕棠如臨大敵,再也沒有之前的淡然:「唐公子,此生帕棠無以為報,希望下輩子你我能夠做兄弟。」

能令帕棠大驚失色,並且感覺到無力戰鬥的人,絕非一般人士,唐怕警惕起來,決定先發制人,手持玄天刀,體**力洶湧而出,湧向玄天刀。

點點金芒自刀身身上散發出來,淡淡的紅光自他體表透發而出。

唐怕充滿了強大的自信,整個人的氣質在剎那間改變了,和先前判若兩人。

他舉起玄天刀,直指上空。

單臂用力緊握刀柄,一股股暖流流遍唐怕全身,這種力量很暖和,像佛芒普照。

玄天刀金光萬道,瑞彩氤氳,璀璨的光芒令天上的月亮都黯然失色,唐怕和玄天刀宛如骨肉相連一般,身上同樣金光璀璨。

強大的力量波動以唐怕為中心向整個院子蔓延開去。

賢能異士府內所有的異士,國士,皇城內的一些強者都感應到了這股超強的力量波動。

每個人都震驚不已。

穿書後大佬都寵我 唐怕藉助玄天刀之威,散發出的強大力量堪比六階不出世高手的水平。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