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女星流星帶中一顆從外面看毫不起眼的星石,在一個不易被人察覺的陰影中,一個探測器正對準駛過的星船發出一陣紅色的警報。

躲藏在這顆星石內的黑衣人很快就行動了起來。連續襲擊斯古爾星三次的黑衣人頭領大手一揮下令道:“出發,去消滅那些狂妄的斯古爾星人。”

沒有人迴應,但是那些原本就像木偶一樣的黑衣人在自己的頭領下令之後,沉默的開始了各自的工作。

星石的底部打開,一艘星船緩緩的露出底部,中部,最後是頂部。

“目標,斯古爾星的星船,進攻!”黑衣人大聲下令道。

連續三次的輕鬆得手讓黑衣人的心氣變得很高,原本小心翼翼的心態早就被他給扔到了角落,在他眼裏,隨着院長多倫多的老去,斯古爾星也已經開始沒落了。

“警報,發現有不明身份的星船從流星帶內衝過來,速度很快,預計兩分鐘後兩船就會遭遇。”韓宇大聲對多倫多等人示警道。

“果然來了。”多倫多心中暗道,毫不猶豫的下令道:“中止和天女星的聯絡,高志,星船轉向天女星,和天女星的援軍匯合。不要讓目標察覺。”

“明白。”高志答應一聲,一轉船舵,星船開始緩慢轉向,從外面看就像是正在努力想要逃跑一樣。

“想跑?門都沒有!加速,準備接舷戰。”黑衣人頭領見狀冷笑一聲,大聲下令道。

“警報,敵船加速,一分鐘後就會與我船相撞。”寧平大聲預警道。

“準備抗衝擊。孟賁,與敵船接觸以後按照計劃行事。”

“明白。”孟賁答應一聲,靜靜的盯上了自己面前的一枚黃色按鈕。

“你準備了什麼暗棋?”火焰貂看了多倫多一眼問道。

“馬上你就知道。” 顧少的寵妻 多倫多敷衍了一句,眼睛緊緊的盯着顯示屏。

一分鐘以後,伴隨着一陣劇烈的晃動,多倫多等人知道,自己的星船和那艘來歷不明的星船相撞了。

“孟賁!”多倫多大喊一聲。

“明白。孟賁用力按下了自己面前的那枚黃色按鈕,星船立刻一陣晃動,不過晃動過後,就再也沒有了反應。原本剛剛登船的黑衣人頭領也被星船的晃動給嚇了一跳,不過在緊張過後,發現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黑衣人頭領的心裏鬆了口氣,指揮着手下開始進攻。”

“放下閘門,等待援軍。”多倫多慢條斯理的說道。

……

“咯吱吱……咯吱吱……”一番努力之後,一道將近八釐米厚的鐵閘門被黑衣人的手下用蠻力撬開了,看着前方暢通無阻的通道,黑衣人頭領得意的笑出了聲。只不過還沒等黑衣人頭領笑上幾聲,隨着多倫多一聲令下,第二道鐵閘門又落了下來。

天行戰記 “繼續給我撬,我倒要看看這艘星船能安多少道門?我已經將這一帶的信號屏蔽,我有的是時間。”

第二道門,第三道門,到撬到第四道門的時候,來自天女星的援軍終於趕到了。“這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將這一帶的信號全部屏蔽了的。該死,這艘船上的人運氣也太好了吧?”黑衣人不甘心的吼道。

現在黑衣人面臨兩個選擇,一是繼續撬門,等那些多管閒事的人也來了再將他們一併消滅,還有就是立刻帶人撤離,等待下一次機會。

沒有思考太長的時間,出於對自己能力的自信,黑衣人頭領選擇了留下。第四道門被撬開了,那幫多管閒事的人也和黑衣人的星船接觸上了,和留守在船上的黑衣人展開了激戰。黑衣人腳下不停,徑自向星船的控制室走去,按照經驗,那裏是全船最安全的地方。

艙門打開了,先是蜂擁進數十名黑衣人,直撲控制室內的韓宇等人。

“叮~”的一聲脆響,寧平吃了一驚,連忙身形後撤,剛纔那一劍自己明明是奔着黑衣人的咽喉刺過去的,不料卻感覺像是刺在了鐵板上,竟然發出金屬的聲響。而和寧平交手的黑衣人卻絲毫不管寧平是否退卻,手拿一柄戰斧對準寧平的腦袋就劈了下來。除了繼續躲避,寧平想不出別的辦法。

“該死的,這些黑衣人都是什麼玩意?”同樣第一波攻擊受挫的孟賁一邊抵擋黑衣人的進攻一邊大聲叫道。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都在各自忙着應對各自的對手。不過高手就是高手,在經過短暫的不適應之後,孟賁很快就找到了對付黑衣人的訣竅,三下兩除二的就解決了自己的對手,開始有精力去看看寧平的現狀。

和火焰貂主動帶韓宇來這裏不同,孟賁是被寧平說服以後才被同意帶上船的。不過既然是自己把寧平帶上的船,那自己就應該對寧平的安全負責。不過在看到寧平一劍從黑衣人的右眼刺穿大腦以後,孟賁覺得自己的擔心可以有點多餘。

等等,那個黑衣人既然被劍穿透了腦袋,怎麼一點血都沒有冒出來?發現了異常的孟賁連忙衝寧平吼道:“不要大意,那些黑衣人很反常。”說着話,孟賁一劍挑起被自己放倒的黑衣人臉上的面巾。蒼白的不像人類的一張臉,讓孟賁看了一眼以後就感到心裏一凜。蹲下身捏開黑衣人的嘴,一嘴的尖牙。再往裏看,發現那張嘴裏沒有舌頭。

“小心!”就在孟賁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黑衣人的嘴巴里的時候,寧平突然發出警訊,原來正在被孟賁檢查的那名黑衣人正在伸手去夠落在不遠處的戰斧。而孟賁確信,剛纔自己明明已經幹掉這個黑衣人了。 “蓬”的一聲,孟賁抓住了黑衣人舉起的手,用力一扭,竟然沒有扭斷,孟賁不由心裏一驚,右手劍一揮,削掉了黑衣人的腦袋。

沒有鮮血涌出,反而流出了一種散發着刺鼻難聞氣味的黑色液體。

“這是怎麼回事?”孟賁心裏雖然納悶,不過手上卻動作不慢,仗着手中兵器的犀利,連連將衝到近前的黑衣人一一砍翻在地。孟賁發現,從那些黑衣人的傷口處流出的都不是血,反而和剛纔被自己一劍削了腦袋的黑衣人流出來的一樣,都是黑色的液體。

那些失去手臂或者雙腿的黑衣人也沒有哀嚎慘叫,依然悍不畏死的繼續進攻。觀戰的多倫多眉頭微皺,這些黑衣人的來歷十分古怪,看上去簡直就不是人類,尤其是看到被孟賁幹掉的黑衣人以後,多倫多更加的肯定了這一點。

和多倫多不同,站在控制室外的黑衣人頭領此時已經暴跳如雷,他感覺自己好像被人帶進了一個陷阱,但是要說怨誰,他又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對象,只能自己怪自己。

“你們這幫廢物,還不抓緊時間制服控制室裏的幾個人,待在這裏做什麼?”黑衣人頭領指着身邊幾個黑衣人罵道。被罵的黑衣人默默無語,轉身進入控制室加入了戰鬥。

“你們幾個,去堵住艙門,不要讓外面那些人進來。”黑衣人頭領又指着另幾個黑衣人命令道。

黑衣人頭領的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進入控制室戰鬥的黑衣人已經奪下了半個控制室,而已經趕到進入星船的援軍此時也在艾瑪、方銘的帶領下和負責攔截的黑衣人戰到了一處。

迫不及待的進入控制室,黑衣人頭領一見到多倫多,立刻感覺這次的行動值得了。指着多倫多很聲說道:“多倫多啊多倫多,你也有今天!”

“你是誰?”多倫多聞言皺眉問道。

“哼哼哼……原來你已經不記得我了。也是,像我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當然不會放在眼裏。不過,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我了,我要你,要你的學院,爲當年對我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

“你到底是誰?”多倫多不耐煩的問道。

“哼,學院西北角,生物研究實驗室。”黑衣人頭領冷聲說出了兩個地點。多倫多立刻臉色大變,失聲叫道:“竟然是你?你,你當年不是已經死了嗎?”

“哈哈哈……你當然希望我死,不過很遺憾,我依然還活得好好的,並且我還要遺憾的告訴你,我不僅沒有死,當年的研究,現在已經有了成果。”

“……你這個邪魔歪道,當年你打着生物研究的名義誘使學院內的學生協助你進行人體試驗,結果害死了上百條人命,現在你既然又出現在我面前,那我說不得就要再除魔衛道一次了。”多倫多憤怒的瞪着黑衣人頭領說道。

“成就的腳下,都是累累的白骨。爲了我偉大的研究,上百個無知學生的性命算什麼?”黑衣人頭領死不悔改的叫囂道。

“你去死!”一旁的孟賁忍無可忍的揮劍對黑衣人頭領發出一道劍芒。黑衣人頭領不躲不避,旁邊的一名黑衣人挺身而出,接住了那道劍芒,只在身上留下了一道劍痕。

“這些都是什麼鬼東西?”孟賁驚訝的叫道。

“呵呵……這是我在逃亡的時候偶爾發現的好東西。”黑衣人頭領得意的拍了拍身邊黑衣人的胳膊說道。

回答完孟賁的問題,黑衣人頭領看着多倫多恨聲說道:“多倫多,你已經安排好後事了嗎?”

“有什麼能耐?儘管使出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黑衣人頭領冷笑一聲,伸出雙手對準多倫多說道。

綠色的光芒在黑衣人頭領的雙手開始匯聚,多倫多見狀問道:“這就是你這些年來的成果?”

“不錯,這光名爲裁決之光,只要有私心的人被擊中,那他就必死無疑。”話音剛落,一道黑影直撲黑衣人頭領而來。黑衣人頭領冷笑一聲,手中綠光大盛,一個綠色的光球迎面飛向撲過來的孟賁。

孟賁不以爲意,揮劍就想將光球劈碎,不料身後傳來火焰貂急促的叫聲,“不要碰那個玩意,快閃開!”

而這個時候孟賁已經來不及做出躲避動作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要被綠光球擊中。也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飛撲過來,一把將孟賁推開,孟賁一見,是寧平,頓時駭得眼角迸裂,而還沒等他心裏的懊悔升起,又一道身影擋在了寧平的前面,綠光球直接打在了那道身影的身上。

“哈哈哈……爆吧,爆吧,砰的一聲,心脈爆裂。”黑衣人頭領大笑着叫道。

接下綠光球的韓宇莫名其妙的看着形似瘋癲的黑衣人頭領,原本他以爲這個綠光球打在身上一定很疼,但是,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韓宇,你沒事吧?”寧平在一旁擔心的問道。

“沒事。”韓宇聞言搖頭答道。

“這是怎麼回事?”不遠處的多倫多低聲問火焰貂道。

就聽火焰貂沉聲答道:“先前提醒孟賁不要接觸綠光,那是因爲我想起了在妖獸世界中的一種妖獸,裁決獸。那是種數量稀少,擁有可愛外表,和兔子差不多大的妖獸。它們的攻擊方式就是剛纔那個黑衣人嘴裏所說的那種效果。”

“那現在……”多倫多聞言指了指還被綠光包裹的韓宇問道。

“只要有私心,就會被那道綠光所傷,韓宇能夠沒死,只能說明他的心靈乾淨,至少到目前爲止,他還沒有屬於自己的私心。”彷彿就是爲了印證火焰貂的話一樣,包裹着韓宇的綠光發出一聲輕響,消失在空氣中。

這個結果在讓寧平鬆了口氣的同時,也讓黑衣人頭領感到無法接受。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黑衣人頭領彷彿見了鬼一樣的大叫大嚷道。

“去死!”就在黑衣人頭領大叫大嚷的時候,潛行到黑衣人頭領身邊的高志突然大喝一聲,躍起對準黑衣人頭領的腦袋就是一刀。黑衣人頭領原本準備了兩分裁決之光,剛纔給了韓宇一發,還有一發留中未發,見高志襲來,立刻下意識的將手中一發衝高志扔了過去。

我有一個小黑洞 可惜高志沒有聽到剛纔多倫多和火焰貂交談,不知道綠光的厲害,在他眼中,既然這道綠光沒有把韓宇這個學院的學生怎麼樣,那同樣,自己就算被打中,那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是,這人跟人,是不同的。半空中的高志突然就感到心口一疼,兩眼一黑,意志在一瞬間開始模糊。

“撲通~”高志落在了地上,黑衣人頭領彷彿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連忙上前一探高志的鼻息,死了。

“我的成果沒有白費,只能說,那個人是個怪物!”黑衣人頭領惡狠狠的盯着對面的韓宇,自己安慰自己道。

不過出現了韓宇這個另類的傢伙,黑衣人頭領也不敢再託大,自己的能力有了一個可以剋制自己的因素,而自身的實力又不強,這個時候,黑衣人頭領的心裏開始打起了退堂鼓。

而因爲高志的死亡,多倫多等人也有些投鼠忌器。

……

黑衣人頭領跑了,不過在跑之前,黑衣人頭領放下了狠話,一個星期以後,他會帶着自己的幫手前往斯古爾星,一舉搗毀他痛恨的斯古爾星。

對於黑衣人頭領臨走前的話,多倫多等人沒有一個把它當成這只是失敗者逃跑前的狠話。原因就是黑衣人頭領的能力太變態。像高志這樣的學院高手竟然連施展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幹掉了。

當然,多倫多等人這次行動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幹掉了一批黑衣人,還逼着黑衣人頭領扔下了約戰這樣的話,剩下的一個星期裏,就該是衆人專心備戰的時間了。

“多倫多,你是不是該跟我們好好說說那個黑衣人頭領的來歷?”在返回斯古爾星的途中,艾瑪當着衆人的面對多倫多說道。

多倫多聞言苦笑一聲,答道:“其實那個兇手的來歷,我一提你們就知道是誰了。先前我們調查的方向錯了,只把目光放在了學生的身上,忽視了那些離開斯古爾星的老師。你們還記得,十年之前,斯古爾星出現的那個食人老師嗎?”

“是那個惡魔?”艾瑪驚呼出聲。十年前的那件事,差點讓斯古爾學院的校譽毀於一旦,好在當時學院方面處置及時才得以保住。不過,那個惡魔老師不是說當時已經死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了?

艾瑪將這個疑問說了出來,就聽多倫多說道:“當時他的確葬身火海,但是在事後清理的時候,卻並沒有發現那個傢伙的屍體。當時還以爲是被大火燒沒了,現在看來,他應該是在進行他的研究之前就料到了可能會出現那種後果,所以早早的就給自己留好了出路,放火自焚應該只是爲了矇蔽我們的視線。”

“老師,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坐在角落的寧平低聲問一旁的孟賁道。

孟賁聞言打開了話匣子:“這件事就說來話長了,不過距離回到斯古爾星還有段時間,我就跟你們講講好了。” 四十年前的斯古爾星

作爲聯盟內最有名的學術星球,無論是規模還是教學質量,那都是一流的。同時在教導學生的同時,大多數導師都擁有專屬自己的研究項目,不過在這衆多的研究項目中,所有研究者都必須遵守一個準則,不允許使用活人進行研究實驗。

在學院西北角,一棟老式的教學樓內,一名穿着整齊,連頭髮都一絲不亂的老師正在和幾名女學生說話。

二十多歲的年紀,幽默風趣的談吐,再加上又是班裏的班主任,不免就會引來一些女學生的愛慕。

“老師,今天是情人節,這是我送給你的。”一名女生在同伴的鼓勵下,紅着臉遞給老師一盒巧克力。

“謝謝。”老師微笑着接過巧克力,笑着說道:“既然你送給了我巧克力,那我就帶你參觀一下我的實驗室好了。”

“真的?”女生驚喜的問道。

“當然。”說着話,老師上前牽着女生的手,向着自己的研究室走去。剩下的女生見狀也識趣的結伴離去,將時間留給了那個女生和老師。

“老師,你是在做什麼研究啊?”女生羞紅着臉在路上問老師道。

“哦,我在進行一項祕密研究。超能力你知道的,但是如何讓人擁有超能力呢?我正在研究的就是這個,如何讓普通人成爲超能力者?”

“……老師,真的有讓普通人成爲超能力者的方法嗎?”女生吃驚的問道。她自己就是一個超級超能力迷,總是幻想着自己可以擁有超能力,但是進過超能力者的測試以後,她已經被明確告知,她不擁有成爲超能力者的資質。這個結果並沒有讓女生死心,現在猛地聽到自己愛慕的老師竟然是在研究這個,不由感興趣的問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不過,現在我的理論依據雖然已經很充分,但是卻找不到願意實踐的人?畢竟學院內有規定,禁止進行一切有關活人的研究實驗。”老師一臉爲難的答道。

女生聽後沉默了片刻,開口對老師說道:“老師,我願意幫你。成爲一名超能力者一直是我的夢想,老師,讓我成爲你的實驗品吧。”

“……好吧。”老師看着女生一臉認真的樣子,勉強的答應道。

……

女生死了。死在了實驗中。

“不,不可能,我的研究怎麼可能會失敗?是實驗品不合格,對,一定是這樣的。”實驗失敗的老師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道。

……

自那開始,陸陸續續,斯古爾星開始出現學生失蹤。由於學院太多,學生太多,一開始,幾名學生的失蹤根本就引不起學院方面的重視,直到有一天,學院的巡邏隊在一次夜間巡邏的時候,發現有野狗正在抱着一個人腦袋啃,這才引起了學院的注意。

那個被啃的人腦袋正是被列入失蹤名單的人。這個消息被證實之後,整個斯古爾星沸騰了,一時間人人自危。藉助狗的幫忙,學院警衛隊又陸陸續續挖到了百餘顆人頭,而且,每一顆人頭,都是女性。

出了這檔子事,學院已經無法再將這件事壓下去了,原本在暗中進行的調查工作也擺在了明面上,當時的多倫多還不是院長,只是一個研究組的組長,擔任院長的是他的父親。

多倫多臨危受命,擔任了調查組的組長,發誓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兇手,還學院一個安寧。

不斷的調查走訪之後,多倫多發現了一點線索,或者說是這百餘顆人頭的主人在生前都接觸過一個人,學院生物研究實驗室的負責人,費舍爾。

二十三歲的費舍爾來自一個已經沒落的貴族家庭,家族上下也只有他一個人還活在世上,至於親戚也是一個沒有。他可以說是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

但是也不知爲什麼,這個費舍爾很有女人緣。或者說,他很得女生緣。但凡是他教過的女生,總有幾個被他吸引。但是他在生活上卻很檢點,從來沒有傳出過什麼緋聞。 邊宋群俠傳 這樣一個人,讓多倫多不敢小視。

如果費舍爾真的就像調查所說的那樣,那可以說他是個完美的人,但如果不是,那隻能說他是個十分奸詐,擅於僞裝的人。

就在多倫多有些無法判斷的時候,一個新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新的消息說,費舍爾曾經在情人節收過女生的巧克力以後邀請那名女生進入他的實驗室,接着三天以後,那名女生在上課的時候死在了教室裏,死因不明。而更讓多倫多感到精神一振的就是,在那名女生死後沒多久,學院便開始出現人員失蹤的現象,並且失蹤的人都是容貌姣好,身世普通的女學生。

“多倫多,你怎麼就盯上那個費舍爾了?”擔任助手的艾瑪不解的問道。

“因爲我覺得那傢伙可疑。”多倫多一邊回答一邊收拾工具,準備等夜裏去探探位於學院西北角的生物研究實驗室的虛實。

夜幕降臨,藉着黑暗的掩護,多倫多來到了目標所在。漆黑的大樓只有一樓的一個實驗室內亮着燈。因爲這一塊屬於老校區,所以基本上只要入夜,這附近就再也不會有人出現。

多倫多貓着腰,悄悄的靠近了亮着燈的實驗室。沒人!環顧了一下四周,多倫多沒有發現費舍爾的蹤影。不過在來的路上多倫多已經調查清楚了,一般這個時候,費舍爾應該是在實驗室內進行試驗纔對,怎麼會沒有人呢?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多倫多推門進了實驗室。試驗檯上的試驗器具全部擺放的整整齊齊,沒有絲毫被人動過的跡象。費舍爾哪裏去了?

帶着疑問,多倫多開始調查實驗室,因爲是在一樓,多倫多在調查實驗室的時候,便把重點放在了察看這個實驗室裏是否有暗門機關的存在。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經過一番查找之後,多倫多還真的發現了一個暗門。輕輕的推開暗門,多倫多經過一段往下走的階梯,就聽到階梯下面不遠處,傳來一陣陣男女說話的聲音。

“費舍爾,沒想到你膽子真是不小,竟然會想到用這種食物來招待我們。”一個嬌媚的女人聲音傳來。緊跟着多倫多就聽到了費舍爾的回答:“哪裏,這種東西第一次吃的時候還有點噁心,不過吃的多了,也就沒有了那一點心理障礙,仔細品嚐以後我才發現,這種食物真可以說是人間第一美味。”

多倫多很好奇,不由向下走了幾步,發現聲音傳來的地方就在不遠處一個階梯的拐角,那裏是塊空地,而空地上,蓋着一座房屋,聲音就是從屋子裏傳出來的。

離房屋越近,一股血腥味就越濃烈,多倫多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窗邊,悄悄的露了一個頭往屋裏一看,屋裏的景象頓時就讓多倫多震驚了。

在一張長桌上,包括費舍爾在內的四個人正在吃着各自眼前盤中的美食聊着天。而擺在長桌正中的美食,就是一具已經被開膛破肚的年輕女人。

多倫多猛地捂住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音,眼睛一瞄,發現了被扔在牆邊的一堆衣物,那是斯古爾學院學生的校服。

屋子裏的宴會還在繼續,而多倫多卻再也沒有了看上一眼的興趣,緊緊的捂着嘴,貓着腰,一步步退出了暗室。一到外面,多倫多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實驗室,跑到了外面就開始大吐特吐。而就在多倫多吐得暢快淋漓的時候,突然有人伸手拍了一下多倫多的肩膀。多倫多差點把魂嚇飛,毫不猶豫的朝身後就是一拳。

“哎喲~”身後傳來一聲疼叫。多倫多不由一愣,聽聲音好像在哪聽過,連忙回頭一看,不由傻眼了,訕訕的問道:“爸,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捂着左眼的斯古爾學院院長沒好氣的答道:“少廢話,你怎麼回事?不是說你去調查那個費舍爾了嗎?你看到了什麼?把你嚇成這樣?”

“爸,你帶來了幾個人?”多倫多聞言問道。

“艾瑪說你一個人來的,所以我就是過來看看。怎麼了?”

“……回去再說。”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