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一聲巨響,隨即潑下了淅淅瀝瀝的大雨,似乎蒼天也在哭泣,也在為這等悲情壯舉而痛哭流涕。

姜亢心中無比的震撼,他總算明白過來了,為何大長老對項家那等盡心儘力。

因為,無數年之後的今天,舉世茫茫,他除了項家,什麼也不剩下了。

他之所以會一直去寬恕項正言,也是因為對方是自己的後人罷。

幽幽百萬年,人生幾代興亡,對於大長老來說,卻只是一夢之果,便是和親人的天地之別離。

他的心中,該承受了多大的悲傷。

淚水,幾乎爬滿了每一個大陸人的臉龐。

女帝抬起了雪白的手,在美目上擦了擦,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轉過身去,維持自己女帝的威儀。

「真是感人啊,也真是不開竅啊。」東皇太一大笑起來,眼神之中極盡鄙夷:「你為了對付我們,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得到了什麼?

我和你的父親,踏過多少人的屍體,披荊斬棘登上了至尊寶座,為的是什麼?是萬年稱尊之後的一抷黃土嗎?

不是!

即便是世人信仰又如何!」

他咆哮起來,極其激動,手指著被大長老扶好的力尊道:

「你看看他,你看看你的父親!昔日天上地下無敵的力尊,一人力敵四位至尊,斃殺三人,堪稱前無古人的萬世第一尊!

如今又能如何,他死了!死了!再也不會動了,不會說話了,不能看到這世間的美好,不能感受生命的美妙,甚至連感受痛苦,都成了奢望!

他沒有了意識,他失去了自我,他成了白茫茫的虛無,如同一個凡人一般,卑微的死去,只是留下這一具沒有了生息的屍體!即便是他的子孫遭到屠戮,他的土地遭到了踐踏,卻依舊不能動彈!

他榮耀過,他光輝過,他受萬世擁戴,那又如何?

他知道嗎?不!他不知道,他也感受不到,他看不到人們對於他的感恩戴德。

反而,他的理念,連累你也跟著受苦,不但不能長生,反而承受天下人未曾承受過的苦痛,為了一個毫無意義的目標,征戰下去。

我問你們,你們為了什麼,又能獲得什麼!

若成為至尊不能長生,我又要這至尊之位何用,我與那天下芸芸眾生,又有何區別!

人生若是有死亡,那便有終點,你活的再好,地位越高,力量越強,你的結束就越發的悲慘,就會越發的不舍!活了一萬年再死,比活了一百年死更痛苦!

常人生下來,就是為了死亡!不管其是貧窮或者富貴,終究難以擺脫死亡的終點!

他們奔跑著沖向了死亡的節點,結束了他們的一切!

我不想這樣,我們不想這樣,我們是至尊!應當凌駕於蒼生之上,為了長生,去結束一些本就會結束的生命,這有錯嗎!你告訴我,這有錯嗎!」 僵尸保鏢 大長老抬起了頭,看著東皇太一好一會兒,忽而笑了。

「你笑什麼?」東皇太一怒道。

「我問你,你一躲百萬年,出來之後便大行殺戮,隨後又如同耗子一般躲藏,如此生命,如此歲月,你覺得你活著,跟死了有什麼區別?」

「我活著!」東皇太一咬著牙,堅持這一個觀點:「我活著,而他死了,這就是區別!」

「藏頭藏尾的活著,奪取他人性命而苟活於世間,在陰暗的世界之中等待著生命的流逝,恐慌著哪日危機的爆發導致自身徹底的消亡,這種活,不如死!

名為至尊,卻活的如同對盜賊一般!你的生命,又有何價值?即便你能夠長生下去,你的生命在一日日的永遠重複,你告訴我,你的意識價值何在?百萬年的蟄伏,只是為了這幾日的惡魔之行,意義何在?

你的生命,沒有半點價值!即便是活著,已是死了!而我的父親,即便他如今已死,但他依舊活著!他活在人們的心中,他的信念在永世流傳。他走在偉大的道路之上,他即便是死,也不受死亡的恐懼!

而你們,數百萬年的生命,數百萬年卻生活在時光的陰影之下,告訴我,意義何在!」

大長老冷笑起來。

東皇太一腳步往後一退,臉色變得難看了許多。

大長老撮中了他的痛處,揭開了他們的傷疤。

「我……我們如此活著,只是盼了有一天,可以參悟出長生之理。」

「若你們能夠打破天地的規則,成就長生果位,世人當為之賀喜,而你等殺戮天下,屠戮他人生命維持自己的生命,你也覺得這正常么?

蒼生雖小,壽不過百,然而億萬萬一體,卻是無盡的歲月!」

長槍已起,大長老面目肅然。

「無需多說,今日一戰,了卻我跨越時空而來的夙願!」

東皇太一嘴角扯出一絲冰冷的笑意,「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繼承了你父親的幾分本事,竟敢如此大言不慚!」

「來!」

一聲大喝,東皇太一手運神通,黑光凝聚,無盡的黑氣從天邊涌動而來。

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吸動八方天地元氣,滾滾而來,湧入他手中,緊接著一道黑色的閃電從中劈了出來,一把犀利的黑色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長劍一抖,便是山崩地裂。

大長老冷眉而視,面前雖然是一代至尊,但他毫無畏懼之色,大手一揮,一股浩然之力拂過,地面上千軍萬馬和項誅等人憑空消失。

再一次出現,已經到了長安城中!

從天山到長安,即便是高手飛行也好好幾日的功夫,沒想到大長老這一揮手便到了,可見其修為到了何等境界。

「只差半步,也只差半步了。」東皇太一看著大長老點了點頭,嘆息道:「若是你願意放棄征戰,我們不為難你,用不了多久,你便能追上你父親的步伐,破入至尊境界,享受萬載壽命,何必如此?」

亞瑟王等人一聽,頓時都有些緊張了起來。

一旦大長老答應了這個條件,那大陸就會徹底完蛋。

「那我與你這等敗類,有何區別?!」冷笑一聲,看著大怒的東皇太一,大長老戰意沸騰,一槍刺去!

槍動,風雲滾滾,天邊萬朵光雲翻捲起來,滔滔如同海波一般,殺向對方。

隨意一擊,便能勾動天地之力。

東皇太一毫不示弱,挺劍而起,黑色曜光遮蔽九州,對抗對方!

呲呲呲!

黑光黑浪互相衝擊,翻開無數的空間破洞,四處時間的流轉也變得緩慢了許多。

轟然一炸,方圓數百里的地界,成了一望無際的沙漠,兩道身影衝天而起。

豪門絕寵:寶貝你不乖 於此相同的是一座重新出現的高台,高台上身影盤坐,飛上了高天之上,懸挂蒼天。

「已死的人,還有什麼守護的價值!」

東皇太一冷笑,長劍一指著,一個黑色的光球就飛了過去,砸向力尊。

「鼎來!」

一聲大喝,霸王鼎霸道衝來,狂暴無比,四處的空間體系瞬間就崩塌了!

當的一聲和那黑色的光球撞在了一起,光球頓時潰散,大鼎接著往前,橫衝直撞,逼向東皇太一!

「哼!」

東皇太一怒哼了一聲,舉起手中的東皇鍾化成了的東皇劍,沖著大鼎撞了過去。

又是一聲巨響,東皇太一被震得手臂發麻,露出驚恐之色。

身體往後一退,黑光沖入劍中,那劍眨眼變化起來,化作了一口金黃色的東皇鍾,再次力撼霸王鼎!

兩尊兵器徹底舒醒過來,器靈在怒吼,法則在飛舞,無邊的至尊兵威散發出去,落下去一縷,便讓光禿禿的地面出現一個萬丈深淵,火焰直迸射出來。

大長老擔心將整個大陸給打沒了,身體不斷的往上方飛去,同時攻擊不停,連連出手。

他曾經是霸王鼎的器靈,由他催動此鼎,威力比起當年的力尊也差不了多少!

霸王鼎上龍鳳飛舞,上面銘刻各種神獸都沖了出來,發出了憤怒的咆哮之聲。

東皇鍾迅速旋轉起來,釋放無盡的空間波動,裂開一道道的天界之門,攔在了前方。

霸王鼎如同黑色的怒獅,吼碎了道道天門,通體黑光大作,沖著東皇鍾死命砸去,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

當!

驚天巨響傳出,霸王鼎一招得手,被大長老催動,又一次的砸了下來,黑色的鼎中噴薄著萬丈的混沌之光芒,其中隱隱有一道虛影,像是力尊重生了一般,要斃殺東皇!

「已經死去的人,還想要來作威作福嗎,看我如何殺你!」東皇太一怒吼一聲,所有的黑色光球合為一體,沖入了東皇鍾之中,沖著大鼎砸了過去。

「人鼎合一!」

大長老也是一聲大喝,一步跨出,天地風雲隨其而動,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黑色的仙光,撞入了霸王鼎之中!

一個黑光無盡,一個金光萬丈,劃破了長空的極限,打斷了空間的阻隔,用最為蠻橫的方式,對撞在了一塊!

砰!

像是天地間最為絢麗的花在開放,又以極快的速度在凋謝,衝起的浩光,將完整的天空,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裂縫!

王者大陸之外,宇宙之中的罡風,颯颯而入! 「將天給打破了!」王者大陸之上,眾人無不色變,驚恐萬分的看著天空之上。

兩人還不是圓滿至尊,相戰就有這等結果,若是真正的至尊出手,豈不是連王者大陸都要被打沒了?

空中兩人連連出手,極光四飛,在王者大陸的上空出現了好些漏洞,但迅速又恢復了。

彷彿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再不斷的修補著天空,形成這個完美的牢籠,困住裡面的芸芸眾生。

轟轟轟!

仙光亂飛,大陸震撼,戰鬥不止在這一處上演。

巫帝厲害非常,又有境界壓制,三教之主如果不是有本門聖物支撐,怕是難以持久。

不過到了這時候,也是險象環生。

「諸位,不能留手了。」

佛祖大喝了一聲,往後退開,盤腿坐於金蓮之上。

「恩。」

另外兩教之主也點了點頭,紛紛往後退去,身後出現了衝天光芒。

「大悲無淚,大悟無言,大笑無聲……」

靈山之上,眾生盤腿坐下,口誦深奧經文,從每個佛者身上都飛出了一個個金色符文,匯入了空中,緩緩旋轉。

轟!

整座靈山猛地一震,靈山之上的佛者迅速衰老,眨眼的功夫,光頭生出白髮,臉上爬滿了皺紋,但臉上沒有任何的痛苦,反而是掛著笑容。

靈山開裂,金色符文匯聚天空當中,從中召喚出來一尊金色的大佛。

巫帝眉頭一皺,盯著那黃金色的大佛驚道:「是佛門創始人,阿彌陀佛!」

金佛出世,整個大陸之上都飄蕩著一股佛的氣息。

「阿彌陀佛。」

佛祖口誦了一聲佛號,那金佛嗖的一下沖入了他的身體之中,佛祖身體通體發光,身體如同度上了琉璃,遍體金光,氣息拔升!

道門雪峰,投映出來一面巨大的陰陽八卦,緩緩旋轉,無盡的玄奧氣息從中滋生而出,隨後飛了出來,懸於莊周頭頂,為他加持神力。

儒教之塔頂射出一道白光,直接進入了老夫子身體之內,那蒼老的身體迅速變得年輕挺拔了起來,手中的濟世明燈光芒四射,受到加持,力量飆升。

「哼!即便是動用信仰之力,你們也無法跨越你我之間的巨大差距!」冷笑了一聲,巫帝絲毫不懼,戰端再起。

而另外一面,劍皇鏖戰屍皇,兩人也是打到天崩地裂,絲毫不曾鬆手,都是以命相搏。

剩下還有一個,東荒鬼帝,已經走到了大唐的境地之內!

百姓嚎哭,卻是沖不出城池的束縛,只能任由他屠戮。

一口巨大的棺材壓了下來,整座城池都被籠罩在了當中,隨後被抽出來道道魂魄,根本無力掙扎,很快死去,肉體也被迅速煉化。

「是朕無能。」女帝美目見淚,悲傷無盡。

露娜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後背,搖頭道:「我們都已經儘力了。」

「他就要打到長安了,我們的生命是不是已經開始倒計時了?」貂蟬有些感嘆的抬著頭,腦海之中卻是那道背影。

姜亢,他成功了嗎?

天空已經交織成了戰鬥的光,偶爾有戰鬥餘波落了下來,就會將一座城池夷為平地。

在如此局面之下,這些已經很難讓人注意到了。

「幾位好好加油,我就先進食了,呵呵。」

東荒鬼帝有些得意的笑著,匆匆的往前行進:「應該沒有這樣攔路的傢伙了吧,哈哈哈!」

他有些瘋狂,他很享受下面那芸芸眾生掙扎著死去的樣子,這滿足了他那變態似得心理。

咔擦!

轟!

鋼鐵至尊的身體之外,終於發出了光芒,身體在逐漸的動著,身後的火力推動開始出現了作用。

而姜亢自己本來的身體,則是完全的融合了,現在這鋼鐵至尊的身體,就完全成為了他!

「蒼天啊,大地啊,為何會有如此劫難!」

人們在痛哭,為自己即將結束的一生而痛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