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到是無所謂,主要把自己的房間給整頓一下,把多餘的傢俱直接辦到旁邊的房間,留下一個空空蕩蕩的房間,就可以啦。

陸亞搓着手說:“還有,完全的頭兒,身子也出來些狀況,你看?”

夭夭淡定的問:“離死還遠呢吧?額,離開儀器,能不能動?”

陸亞很尷尬的說:“額,不是那種情況,不過,情況也挺詭異的,雖然不能自主活動,但精神沒問題。”

夭夭點頭說:“中藥,你們出,如果有需要的物品,你們出。”

陸亞表示:“必須的。”

夭夭去對面看看了看,把多餘的傢俱叫他們處理掉,隨後說:“行吧,把人帶過來就是,我先看看,最好找你們的人陪住,如果有需要,請假也是你們的事情。”

陸亞回答:“這都是小事,人晚一點就能過來。”

夭夭點頭,果然,也就八點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車,過來一男一女,她看看說:“他中蠱啦。”說着,她手伸向男人的脖子,摸着動脈定了一會兒,繼續說:“你還活着,不容易啊!”

她卡巴卡巴眼色說:“額,木盆,最少兩個,是洗澡加熱的那種浴盆,最好叫兩個男人過來幫忙換桶,預計至少要燉七天,吃飯什麼的,自己解決昂。”

說完,她回房間拿出一個本,刷刷刷寫了一張藥方,隨後,在地上加幾個字:“巴豆一斤。”後面,更是一些菜名。

她把本子遞給旁邊的女子說:“藥,弄回來給我看看,別不合格。巴豆備用,等燉七天後,用巴豆排蟲子。這些天吃的清淡一些,等排掉蟲子,狂補,額記得鍛鍊哦親,變成大肚漢,我可不管的。”

額,一羣人趕緊行動,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要的所以東西都搞定,先把一個桶,加水加蓋加藥開始煮,之後,在兩個男人的幫助下,直接誒把老頭給拔光,她豪爽的把老頭紮成了刺蝟。


過來一陣,把針拔出來後,她在老頭身上化了幾個口子,直接叫兩個男人把老頭丟到水裏燉:“三個時辰,也就六個小時後,叫我。過程可能有些癢,正常。把老頭按住,不能難受就不繼續哦。” 莫夭夭想一下才說:“還有,水要保持最低80度哦。”說着打了個哈欠,轉生回房睡覺。等第二天夭夭早上起來的時候,發現這羣哥們真是按標準做事,她再次給老頭把了一下脈,隨後,衝着身後的兩個男人說:“把他洗乾淨,看看傷口出是否有蟲子,有就挑出來。”

她直接拿出一個菜單,隨後說:“找人購物去,這些必須有。 美人有毒:顧先生別亂來 ,飲料什麼,也都弄一些,當然他不能吃。咱們幾個沒事的吃。”兩個男人莫名其妙的想笑啊!

之前的女人很早就來了,賣東西的工作,自然就是她的,夭夭強烈要求:“各種酒、飲料都來點,椰子味不要。米菜肉什麼的,給你們屋子填滿就好。”女人很無力。


很快東西就買了回來,夭夭開始做飯,這邊老頭也被再次洗吧乾淨,這邊電飯煲已經坐上食物,她則給大叔重新紮了一遍針。看到從大叔身體裏冒出的蟲子,她說:“你們先挑着,我炒兩菜。”

等色香味具全的菜擺上,一羣人瞬間不管老頭了,一副等開飯的架勢,夭夭一臉嫌棄的說:“喂喂喂,先給老頭吃啊喂。”被叫老頭的大叔很無奈,看着自己清湯寡水,而其他一羣傢伙,吃的滿嘴流油,感覺好鬱悶啊!

夭夭看着來蹭飯的陸亞問:“你整天沒事的?這麼一大早就來蹭飯?”

陸亞淡定的笑着說:“沒事昂,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這個老頭啦。”

夭夭一臉興奮的說:“這個老頭挺能挺啊!連麻藥都剩了,不錯,不錯。”一羣人,點點點。

陸亞淡定的說:“那個,能上麻藥,還是上吧。”


夭夭補刀:“你的話,剛好反啦,他的情況是,能不上麻藥就不上,上了麻藥效果那不是減半的問題,剩下幾個卵,就夠他受2波罪的哦。之所以難受,那是蟲子臨死反抗的好吧。”

幾個人總算是知道,這一天,老頭受的是什麼罪,夭夭想一下說:“對啦,友情提示,如果最近有什麼死相慘烈,而且是猝死的人,身上滿是蟲子的那種,直接拖去燒就好。那就是給老頭下毒的人。”

陸亞傻傻的問:“哇咧,你的意思是說,下手的人,在我們身邊?”

丫頭點頭說:“這個玩意兒,施毒者應該就在你們附近而已,不然蟲子不會這麼活躍的哦。不過,經過這麼一天的話,差不多,下毒的也該遭到反噬啦!你們善後啦。”

想一下,她繼續說:“這個大叔挺能挺,好事。麻藥省啦。”

旁邊一個男人弱弱的說:“能上還是上點唄。”

夭夭則沒好氣的說:“錯,那是能不上,就不上,之所以難受,那是蟲子在臨死掙扎,但凡少排泄一個蟲卵,他就要受二波罪好吧。對啦,最近多最進點竹筍、冬筍之類的玩意兒,他的食物哦。”指指某個沒人權的大叔。

陸亞差異的說:“確定能吃?”

夭夭則咧嘴一笑說:“那啥,其實吧,那些蟲,比較不待見筍類的玩意兒。所以,他可以開心吃。”一羣人很無語的感覺。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足足隨着她高興的折騰了大叔大半月,一羣人終於聽到他們久違的那句話:“可以收拾房間啦,最近沒事給大叔吃點好的,變大肚漢我可不管,還有,之前給亞哥的房子,等大叔的身體恢復到正常狀態,就可以也跟着泡了。”

說着指指旁邊的幾個男人:“大概到這個身量,就可以泡澡啦。剩下的重新修煉什麼的,那就不管我事兒啦,還有,有這麼一遭,大叔你以後也差不多是蠱蟲半免疫,比這波等級低的蠱蟲,對你無效,這可以算好消息哦!”

她想一下,繼續說:“還有,房間的東西,重新都裝備一邊,現在這些,全部燒掉。”她順手寫一個方子,衝着那些人說:“這個房子,你們幾個泡三天,每天跑一個時辰,感覺身體不舒服,鬧肚子或者是感覺身體裏怪怪的,就過來叫我看看,萬一中蠱了,趕緊清理。”

再次拿出一個方子,很淡定的說:“在給我弄箇中藥櫃子,拿這個方子,在屋子裏撒一邊。”一羣人趕緊去辦事,也就一個小時,草藥就到位。

她調製出藥粉,把房間撒了一邊,並且把另一部分交給幾個人說:“發現屍體的房間,都撒一邊,跟屍體接觸的人,也都泡泡澡,有問題就過來看。”

這邊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夭夭開始正常的上課,第三天,陸亞就把相關的人帶過來做檢查,夭夭確定都沒問題,陸亞就給她一張卡,表示,這是工資,夭夭果斷,找到一些賣零食、菸酒公司,叫他們果斷批。

陸亞很詫異的說:“你要這些做什麼?”

夭夭淡定的表示:“先給我每樣進十幾箱,後續在說。”

陸亞果斷打電話,把自家妹子給叫過來,淡定的說:“隨叫隨有,把名字寫出來就成。 狼性壞壞老公:只疼迷糊小甜妻 。”夭夭表示,亞哥你無敵啦。

她先刷了一箱辣條上去,接下來一羣神仙很給面子的開啓紅包雨模式,夭夭一頓搶,隨後,很鬱悶的建議:“我說各路大神,能不能開商城啊喂,額,店鋪賣東西的模式,我把下界東西往上倒騰,你們按通用貨幣結算。”

“你們賣一些我能用的東西,哪怕是飯食也好,對了,我抽到的東西,要是倒賣,你們也要給我個建議價格,要不拍賣也好啊!”

神仙的辦事效率,那叫一個快,夭夭才提出建議,也就一小會兒的時間,新版本就搞出來啦,太白金星還很體貼的說:“歡迎提議更改哦親。”

別說,夭夭大概一看,基本上設計還是在線的,這裏賺的是功德,夭夭很快就提出意見:“那啥,麻煩來個搜索物品唄,我寫出要的物品大概情況,能搜索到相應,類似物品。那啥,不要太歧視凡人成不,誰知道你們那裏物品的名字是啥。” 短短几分鐘,太白金星就已經重新改版完畢,更是加上查看功德的功能,只是看到功德數目,她笑了,自身的招財貓屬性在那裏擺在那裏,功德,那是以億億億計算的。

她可以豪放的表示,隨便花,罩得住。此時天庭之上,太白金星等人也有點啥,確定這貨是個凡人?身上的功德,就算功德成聖貌似也差不了多少吧?什麼情況啊喂?

就這樣,接下來就是瘋狂購物階段,夭夭先開始擺東西,既然是按着功德算,那她價錢就完全隨意啦,更叫衆人無語的是,夭夭淡定的叫囂哮天犬。

夭夭:“狗子,二哥家的狗子,商城有沒有你家狗崽賣?來一隻看家護院啊喂。”

很快商城首頁強烈推薦,各種狗子,貓,甚至還有別的寵物,夭夭只能表示,她不是要開動物園啊喂。

看到這裏,她外頭問陸亞:“那啥,我要攢齊四大神獸,你們敢不敢給****?”


陸亞嘴角明顯一抽,夭夭歪頭看看天,嘟囔說:“額,還是買正常狗子吧。”

反倒是陸亞,打了個電話後,一臉決然的來一句:“你敢買,完全就敢養!”

夭夭看看這個房間,很淡定的表示:“略小,裝不下吧?”

來到一個荒涼的地方,她真就四大神獸,各買一隻,看的過來的老頭都有些傻眼了,她賣的都是幼崽系列,叫她感覺略坑的他們,龍,居然到手是條綠色的蛇;鳳凰,居然是指小麻雀;玄武,根本就是一隻小烏龜;白虎更是一隻貓!

夭夭淡定的質疑:“我去,你們這是賣假貨的節奏嗎?龍變蛇,鳳變雀,玄武是烏龜,白虎成小貓,唉,給個理由啊喂。”

太白金星:“親,下界只能收到幼崽啊喂,待進化,幼崽是沒問題的,只要不餓死,他們是能進化成你預定的模樣的哦。”

夭夭點點點,再次問:“那啥,有飼料吃不?”

很快,各種妖獸飼料都些的滿滿的,夭夭果斷開始給四隻買飼料,並且多買一隻狗子,全都放在房間中,並且批了一堆貓糧狗糧,直接給哮天犬試吃。

不過淡定的在商城後面備註:“凡人物品,只負責口感啊喂,有任何意見,找食神處理。”

把下界的東西能用的,都往上刷了一波,食品調料更是,沙拉醬、烤肉醬、辣椒醬、番茄醬、各種現代美食書,都按着功德比例的直接上架,備註是:食神專區。

另一邊,各種下載的網絡小說,都直接加載上面,這裏備註是:“凡人編的話本,完全沒有真實案例啊親。”

還有那些電視劇什麼的,同樣備註:偶爾有雷同的,但還是當話本看吧,不要教壞小朋友哦。

她更是把一些成人的片子,只是這個上面寫的:“未成年者,禁止入內,成年物種,謹慎入內。荼毒生靈版,”當然獸獸們的過程,也被丟上去只不過,那種就不收什麼費用啦。

當然,人類的機械,也他們不能丟的,往上面馬上各種農具,需要充電的她就在後面寫着:“需要充電魔改。”

夭夭琢磨着,這種東西,應該夠賣一陣子,她也就不管了,很快她就發現,這羣傢伙,額,真是她敢擺,那羣人就敢買啊!並且很快就研究出魔改版。

神農甚至表示:“這些東西真好用啊!”

她更是跟陸亞他們要來一些熱武器,比如槍支,**什麼的,也丟過去給那些神仙研究,上面寫着:凡人現用機械武器,**的究級進化體。原理明火哦親,玩火的會死的很慘哦!

她還選擇賣了茅山的道術,更是詢問,有沒有驅魔龍族類似的技能,事實證明,這邊還真沒馬小玲和類似的技能。不過茅山的道術,還是比較通用的。

她現在本身還是修煉北冥神功的,附送技能纔是茅山術,補貨這種事情,只要打一個電話就好,有五個神獸在,她果斷選擇吧自己的房間,重新佈置一下,讓五個傢伙能睡的比較安穩一些。


現在的夭夭跟陸家的人混的也算是熟了,直接訓練起陸家人來,跟軍隊訓練不一樣,夭夭直接跟他們說:“我教你們的,是能修仙的,當然只是理論上,終於能不能成功,那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對於修仙,這個世界顯然並不是很陌生,所以很輕鬆的就開啓組團修仙模式。畢竟,他們用的是仙藥,但凡不是不能拯救的,都是有修煉可能的。

夭夭更是跟之前的老頭:鳳王。申請一組兵哥哥,美其名曰:“萬一玩飛昇了幾個,就算撿到啦。”鳳王很開心的叫來50人,歡樂做實驗,那棟樓,更是直接被收購下來。

夭夭並沒傳他們北冥神功,而是跟賣茅山道術的陶弘景商量了一下:“陶前輩,我把你的茅山術,傳給凡人去修仙,你沒意見吧?”

陶弘景自然是表示沒意見,現在天地之間的溝通已經沒以前那麼強,所以飛昇難度增大不少,他們能接受到的信仰,也越來越少,所以小傢伙這麼做,完全是給茅山祖師們福利啊!

夭夭表示:“那啥,現在咱們是封建迷信昂,沒事拜一拜,好歹是你們的祖師爺。”之後把道法傳承下去,各種裝備什麼的,夭夭表示買的沒壓力。

這羣人也是真的很給力,真不丟鳳王的臉,修煉起來還真是快的說,唯一不好的是,這個世界,妖魔鬼怪略少,不夠他們玩的啊。

這就比較尷尬了,所以,經過一陣心理建設後,由夭夭帶隊,帶着一羣人去島國玩,那邊的鬼鬼怪怪的,還是蠻到位的。

一羣人本就是兵哥哥,對這樣的工作,都表示,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一行人樂呵呵的去旅遊啦,更是走到哪裏,抓鬼除魔到哪裏,他們玩的是很開心沒錯,可那些島國人可不開心了,他們的式神啊!現在都成爲這羣惡棍的鬼奴啦。 一羣島國人,實驗了好幾次,都拿那羣人沒辦法,反倒是,莫夭夭本着一項的好運,居然發現了一個奇怪地方。

夭夭拉出聊天羣呼叫:“羣裏有死人不?地府那片的,出來幾個聊天啊!”

閻王:“小丫頭,又有好吃的啦?”

夭夭:“沒空,我這裏發現一些奇怪的東西,感覺應該是死人專用,你找個專業的紅包過來看看唄。咳咳,最少也無常昂,小鬼來我抽你!”

閻王點點點,黑白無常也出來點點點,黑白無常想想說:“那我倆只能傳送過去,可陽間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完全白天執行力不強啊!”

夭夭很淡定的回答:“少廢話,這裏現在更本不是人待的地方,速度過來報告,那啥,多帶些裝備啊親。”

很快,夭夭收到一個無常令,領出來之後,黑白無常笑嘻嘻的出來,一個是笑嘻嘻,一個一臉黑。夭夭果斷往一個方向一指,淡定的說:“開工啦親。”

兩個無常腦袋機械的轉向夭夭指的方向,隨後一口同聲:“我C!”

隨後白無常尷尬的說:“妹子你狠!這個我倆也搞不定,後面那個,是鬼門關啊親。”

夭夭聳聳肩說:“我管你,自己搞定啊混蛋!”兩個無常無語。

很快聊天羣中就冒出白無常的求援信:“大人,我和老黑搞不定啊,這邊是遺失的鬼門關之一,那啥,還有鬼兵的說。”

閻王也是一臉驚悚的表情,隨後說:“成吧,很快就過去,陰兵借道就是。”

白無常弱弱的發力幾個字:“青籮鬼門。”閻王瞬間就接了個淚目啊!那邊破地方,絕對的刁民鎮壓啊!夭夭在跟他們溝通後,白無常再次弱弱的發幾個字:“扶桑鬼國後裔。茅山後人在此遊歷,可這邊有天鳥鎮守。打不過啊親!”

夭夭戳戳一旁的黑無常說:“用人話解釋一下唄。”

白無常解釋:“您就別竄等老黑說話啦,簡單的說,天鳥等於二郎神那個級別的天神,然後吧,你懂的。”

黑無常冷不丁的冒出三個字:“必須死。”

白無常一捂臉:“額,他目前就會這三個字。”夭夭一臉黑線。而羣裏也炸了,我C!那羣鬼子這麼囂張啦?

夭夭一臉嫌棄的問:“我C,你們到底要不要來打羣架啊喂,不打我們這羣凡人就先撤啦。”

二郎神:“丫頭,那邊需要老子過去,慢慢等。”

夭夭:“友情提示,你們最好帶防毒面具哦!下屆的空氣,能叫你們****哦,污染的很嚴重啊親。”二郎神頓時一個汗的表情,哮天犬直接發了一個吐的表情。

過來一陣,夭夭收到天兵令、鬼王令。等放出來,楊戩、狗子加上十萬天兵,十萬鬼兵。夭夭豪爽的一指一羣人烏泱泱的衝向石門,夭夭已經叫自家五十人找個牆角蹲好,看着一羣天神,五十人頓時嘴角抽了抽。

夭夭安慰他們:“就當沒看見昂。”一羣人點點點。一羣神仙開始攻佔這裏,反倒是夭夭很淡定的問:“沒完事兒了吧?”

白無常說:“不行啊,等下還需要您送我們回去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