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問,「今日是什麼特大日子嗎?」

裴宇想了想,突然扇子一收,拍向額頭,「我記起來了,今日是南晉國特使到皇城的日子。」

南晉國的老皇上一個月前去世了,由太子爺上位登基,三個月後舉行登基大典。

這不,南晉國為了昭顯和西西國友好,就特意派來一個重量級特使,前來西西國送邀請函。

聽說來的特使是南晉國第一美男,百姓們很好奇,就早早去城門口看美男去了,自然沒空搭理他這個整日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的王爺美男。

珍珠一聽,就心痒痒道,「王爺,我們也去看看。」

嘩啦一下,裴宇打開白玉扇,慢條斯理的扇了幾下,笑的如沐春風般,「美女請求,本王自是答應。」

好吧,其實是他也很好奇,究竟是他這個西西國第一美男俊,還是南晉國第一美男俊。

一行人返回,打算坐馬車去城門。

「站住,不準跑……」

一個呼喊聲突然傳來,裴宇就回頭看去,只見幾個小廝正在拚命追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渾身髒兮兮的,手上還拿著一個咬了一口的肉包子,一看就是個小叫花子。

裴宇最不喜歡不美好事物,在他眼裡,叫花子就是皇城裡的蛀蟲,破壞了整個皇城的美感。

他下意識的擰了眉,見小叫花子往他這邊跑,他連忙拉著小玉後退了幾步,像避毒蛇一樣的避開小叫花子。

其他幾個美婢,也都退到他和小玉身前,擋著他們,不讓小叫花子衝撞到了他們。

小玉心生憐惜,眼巴巴的看著裴宇,道,「好可憐啊,你不救救他嗎?」

「天下間那麼多叫花子,本王若是都可憐他們,那他們吃飽了,本王吃什麼?」

小玉就默。

在小叫花子越過他們時,小玉突然衝過去,一把揪住他的手臂。

「你等一下,我……」她剛要掏銀子給他,卻沒想到,小叫花子突然對她猛力一推,然後就跑。

她一個措手不及,身子往後倒去,還被她身後的珍珠絆了一腳,兩人慘叫一聲,摔了一堆。

珍珠默默垂淚:嗚嗚……人倒霉,喝涼水都塞牙。

小玉腳拐了一下,疼的她眼淚當場飆出來。

裴宇連忙蹲下幫她查看,見她腳踝處在發腫,他又心疼又氣憤,咬牙道,「疼吧,那是你活該,誰讓你管人家閑事來著。」

小玉被他罵的一臉委屈,嘟囔道,「我只是可憐人家嘛。」

心裡卻高興的大喊:哇咔咔……她終於可以休息幾天了。

整日被變汰王爺使喚,她都快變成做飯的木頭人了。

小玉心裡樂呵著,但表情卻痛的都扭曲了,一個勁的喊疼,喊的裴宇的心都酥了。

真亦假,假亦真。

裴宇看她難受,連忙抱著她去了最近的藥房,請大夫幫她敷了葯,紅腫這才下去了些。

珍珠一臉歉意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該站你背後的,害你摔倒的。」

「你也不是故意的。」小玉安撫她,又對大家道,「我沒事,大家不是要去看南晉國的特使嗎,再不去,特使就進皇宮了。」

「可是你的腳?」珍珠有些遲疑。

好姐妹拐腳了,她們卻置之不顧,還樂滋滋的去看美男,這是典型的無情無義啊。


小玉卻道,「我沒關係,我坐在馬車上就行。」

裴宇也不想錯過這一次機會,想著小玉回了府也是躺床上休息,乾脆,他就讓小玉躺在他的馬車上。

裴宇的馬車是他親手設計,特製出來的。

馬車不但豪華,還比一般的馬車寬了三分之一,長了三分之一,可以說,這輛馬車就是他西西國二王爺的標誌。

裡面有一邊的坐位,被改成了一張小型的貴妃榻,小玉躺在上面剛剛好,而另外幾人就坐在了另一邊。

可裴宇這個不要臉的,非要坐小玉這邊,還讓小玉的腦袋枕在他大腿上,說什麼他要在娶妃之前,先享受一下被美女躺大腿的感覺。 氣的小玉咬牙切齒,差點就一口咬下去。

一刻鐘后,馬車到了城門,但人太多,馬車壓根兒就進不去。

阿九就把馬車停在了路邊,裴宇和四個美婢下了車,小玉留在了馬車上。

聽著車外面涌潮般的聲音,小玉心生好奇,忍著腳痛,坐起身,掀開車窗帘子朝外看去。

南晉國隊伍剛到,停在了城門口,小玉見到圖相正領著一群官員上前迎接。

最前面的一匹馬上,翻身下來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因為距離的遠,她看不清楚相貌,只感覺他身形高大。

但是,根據現場女人們興奮尖叫聲的程度來判斷,她敢肯定,此男子長的一定非常俊美。

停了片刻后,圖相領著特使緩緩而來。

周圍百姓異常興奮,嘶聲吶喊著歡迎,特別是未婚女子,扯了嗓子喊,這個熱情勁就甭提了,那滔滔江水,狂風暴雨都不夠形容她們。

特使一雙漂亮的眉,微微擰起,似乎很不喜歡這種情況。

眾女子一見,卻尖叫聲起。

有人喊道:「哎呀媽啊,男人漂亮,連皺眉都特別惹人憐愛。」

「他是從畫上走出來的嗎,男人怎麼可以長的這麼漂亮?」

「你看他那唇瓣,真是姓感,好想摸一下哦。」

「我說他的眼睛才漂亮,漆黑深邃的如一灘黑水,讓你永遠也看不透他眼眸中所表達的意思。」

「哇,他看我了,看我了……」

……

四周響起了熱烈的讚美聲,圖相一臉黑線,眼眉狠狠抽了幾抽。

丟人啦,真是丟人啦。

難道西西國就沒男人了么,怎麼這些個女子,就跟沒見過男人似得?

她們還要不要更丟臉一點兒?

面對一大群呱呱直叫喚的蜜蜂蝴蝶,圖相實在是一點兒辦法也無,只覺得丟臉。

正好,他看到裴宇過來,圖相立馬擦了擦腦門子的汗,將特使領過去,引薦二人認識。

全民向武 ,小玉看清楚了特使的臉。

她滿眼驚艷,嘴裡嘖嘖嘖聲起,低喃道,「果然特使比王爺都還漂亮,怪不得現場女人們的聲音都快要掀天了。」

她見到裴宇和特使一起聊了些什麼,然後一起朝這邊走來。

小玉盯著特使完美無瑕的臉龐,一眨不眨,滿眼都是欣賞。

特使的側臉特別好看,筆挺的鼻子特別有型,深邃的眼,姓感的唇,飽滿的額頭,讓小玉突然有了一股想要作畫一幅的衝動。

「可惜,馬車上沒有準備筆墨。」她一臉可惜,嘟著唇,低聲念了一句。

從馬車旁走過的蕭寒,腳步頓了頓,突然轉過頭朝她望來。

她心一驚,急急放下車簾,沒讓對方發現她偷窺。

蕭寒沒看到人,只看到一隻白皙的手從車簾處縮了回去。

裴宇見他停下,盯著自己馬車,他掃了一眼馬車,就問他,「蕭寒王爺,怎麼了?」

「沒事。」蕭寒收回了視線。


等他們走後,車簾上,小玉掀開一條縫,偷偷的盯著他背影看。

她擰了眉,感覺他的背影特別的傷感,不像是一個年輕人的背影。

不過……那不關她的事。

人家的事,她看看就好,千萬不能好奇,好奇心能殺死貓,也能殺死人。

裴宇陪著特使進了宮,珍珠她們回到了馬車上,

一上車,她們就興奮的唧唧喳喳說個不停。

琉璃一臉似夢似幻,激動不已的說道,「太漂亮了,我一看到他那張臉,我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射中了一樣,跳的嘭嘭直響,比打鼓都還要快。」


「還有還有,你們看到沒有,他的身材也好好,修長又有型,手指骨節分明修長,一看就很有勁。」

說著,琉璃捧著發紅的臉蛋,身子一陣扭捏,興奮的不能自己。

翡翠也一臉花痴道,「果然,南晉國的人長的比我們西西國的人漂亮,王爺就沒人家南晉國第一美男漂亮,我看到王爺見到特使時,嫉妒的眼睛都快爆出來了。」

瑪瑙就說,「你們注意到沒有,特使身後還跟著一個美男呢,雖然沒有特使漂亮,但也帥氣的讓人心痒痒。」

三人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臉上都有發晴的節奏,小玉則一臉黑線,拚命的翻白眼。

她好笑道,「拜託,要不要這麼花痴啊,不就是幾個男人嗎。」

珍珠是四人中唯一一個還算正常的人,她也跟著翻了一個白眼,「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們家王爺可是最疼女人的男人,是我們西西國所有女人的白馬王子。」

西西國國風開放,女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喜歡的人,不似南晉國一樣女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婚約都是父母做主,媒妁之言。

反派又來求復婚[穿書] ,婚約可以自己做主,只要男人願意娶,她們就可以嫁,可以私定終身。

所以,這裡的女人一見到讓自己心儀的男人,就會發出瘋狂的追求。

有的時候,那瘋狂的架勢讓男人都承受不了。


裴宇就整日被追求中,每一次出門,都會有女人直接往他身上撲,所以,他出門時都會帶上珍珠幾人幫他擋桃花劫。

……

小玉幾人一回到王府,還沒等進大廳,總管阿大就從裡面急匆匆出來。

他急急道,「小玉,你們怎麼才回來呀,都快要急死我了。」

一見老總管急成這樣,小玉以為出了大事,一臉的擔心,「怎麼了,大總管,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總管就道,「剛才趙公公來傳旨意,說是皇上安排特使住進二王府,讓小玉姑娘好好招待他們。」

小玉一聽,就鬆了一口氣,笑了,「我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呢,不就是讓我多侍候幾個人的吃食嗎。」

不過……

她皺眉了,「我腳扭傷了。」

總管一聽,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急忙道,「傷的怎麼樣,嚴重不嚴重,還能不能做飯?」

***********

【今日網站抽了,一天都進不來,我也是醉了,多謝技術帥哥弄好了,總算能更文,親們也能看到了,(*^__^*),風雨過去,總會見到彩虹。】 小玉就一拐一瘸的進了大廳,找了個椅子坐下,笑道,「還好,只是走路會不方便。」

「那怎麼辦?」老總管急出了一臉的冷汗,在大廳里直打轉,「皇上可是指名道姓要你親自下廚呢。」

皇上下這個聖旨,是想向人家炫耀小玉的廚藝,沒曾想小玉卻受傷了。

珍珠幾人也急了。

小玉若不下廚,那就是抗旨,這罪名可不小,就算有王爺為她撐腰,皇上看在王爺的面子上不罰小玉,恐怕會堵不住悠悠之口。


有些人嫉妒王爺有小玉這棵搖錢樹,嫉妒的眼紅心熱呢,就等著找借口把這顆搖錢樹連根拔起呢。

小玉見幾人為她著急,她心裡一暖,道,「不就是做幾頓飯嗎,我行的。」

「你……你真的行嗎?」老管家盯著她的腳,喜憂參半。

小玉無奈道,「不行也得行啊,我小小一個廚女,哪兒來的膽子敢違抗皇上的旨意啊。」

老總管就哀嘆一息,「說的也是,皇上讓你做飯,你就是病的在床上起不來,也得爬起來做。」

然後又呸呸呸了幾聲,「看我這張嘴,凈說一些胡話,小玉姑娘好好的,怎麼會病的起不來呢。」

最後叮囑她,「那你快去廚房準備吧,特使他們在皇宮裡不會多待,差不多和王爺也快回來了。」

小玉向老總管告退,走出大廳,仰頭嘆息:果然,人不能高興的太早,不然就樂極生悲。

珍珠愧疚害小玉拐了腳,本想去廚房幫忙,但她不會切菜,又不會生火。

而且小玉做菜對火候的要求十分嚴格,她把握不好,就沒敢跟去。

還是老管家見她腿腳不方便,就派了兩個粗使丫頭給她拎水洗菜什麼的,做些零活。

這不,小玉這倒霉孩子,一拐一瘸的回了廚房,開始忙裡忙外,一直忙到中午,終於忙好了一大桌子的飯菜。

特使也在一個小時前,和裴宇到了二王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