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說謊,眼前的這個女人,一定就是艾琳!可這個女人不是已經死在那黑色的櫃子了嗎?她又爲什麼會存在於屬於花瑾的身體裏?

如果她是艾琳,那麼花瑾呢?花瑾的靈魂又在那兒?

蘇暖狠狠的盯着沉默不語的“花瑾”不……現在似乎稱呼她艾琳更爲合適些。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在說謊,也許、也許真正的花瑾就是被這女人給害死的!

“我想,花瑾之前所用的屍油裏,含有你的魂魄,她用的愈多,你的魂魄就會愈發的蠶食屬於她的身體,直到最後將你的靈魂取代了花瑾原本的魂魄,進而佔據了這具身體,對不對!”唐小寶細細的想了一會兒,終於沉聲說道。

見艾琳依舊沉默不語,唐小寶繼續說道:“看來顧念這個男人不只是想要個替代品,他還想要艾琳在花瑾的身上徹底復活!我說的對嗎?”

當唐小寶提到顧念的時候,艾琳的眼神明顯變了,變得比之前更爲陰毒,並帶着濃濃的怨恨。

她冷笑着說:“顧念就是個魔鬼,他想要我復活……我活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殺了他!”

艾琳的語調完全變了,她的聲音變得很陌生,再也沒有花瑾的半點兒影子,她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女人!

“是你殺了顧念?”蘇暖蹙眉問道。

“哈哈哈!難道你認爲還能有別人嗎?顧念是我殺的,我恨不得將這個惡魔剝皮拆骨,剁成肉泥!”艾琳的眼神裏透着瘋狂與詭異。

看着她的眼睛,蘇暖愈發覺得這雙眼睛與之前在藏屍櫃裏看到的那對眼珠極爲相似,他們的眼神裏同樣都藏着惡毒與不甘。

似乎感覺到了蘇暖此時的疑惑,艾琳伸手整理了一下有些蓬亂的長髮,之後神情淡然的說:“如果你經歷過我所承受的那一切,你也許會更加恨顧念,也許會比我更加瘋狂……”

頓了頓,她接着說道;“我和顧念從小一起長大,我承認從很小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他。”

“當我們慢慢長大,很自然的就成爲了一對人人欽羨的情侶,可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漸漸覺得,顧念並不是我理想中的對象!”

“他太注重事業,從不懂得什麼叫做浪漫,也從來不曾用心來了解我的心思,他唯一的興趣,就是有研究新產品,然後用來賺錢!”

“當金錢與事業代替我成爲了顧念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時,我知道……我們的這段感情也走到了盡頭!”

“於是,我愛上了另一個男人,他沒有太多的錢,也沒有功成名就的事業,但是他很浪漫,很細心,很溫柔……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快樂!”

“考慮了許久之後,我很鄭重的向顧念提出了反手!我以爲他會答應,可怎麼能想到,他卻怎麼都不願意放手。”

“那一天,就是在這個別墅裏,我收拾好屬於自己的東西,打算與顧念告別……然後、然後他就在這個客廳裏,生生的勒死了我!”

說到這兒,艾琳深吸了一口氣,並伸手摸了摸自己白皙的脖子,彷彿當時被勒死的情形重新出現在她的眼前。

沉默了一小會兒之後,艾琳冷笑着說道:“我本以爲我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誰知道顧念竟然還不放過我!”

艾琳的聲音很冷,帶着深入骨髓的怨毒,這讓蘇暖雖然未身臨其境,卻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她對顧念的恨!

“顧念不知從哪找來了一個帶有詛咒的櫃子,他將我的屍體連同靈魂一起放了進去,我曾經苦苦的哀求他不要這樣,我不想被關在這兒!”

“我甚至說,如果他將我的靈魂放走,那麼我就不怨恨他剝奪了我的生命……可顧念不答應,他說他絕對不允許我離開他,哪怕我只剩下靈魂!”

“之後,我的靈魂和屍體被顧暖牢牢的困在櫃子裏,度過了一天又一天,我親眼看着自己的身體開始慢慢腐敗,長出蛆蟲,流出屍水。”

“時候久了,我的身體漸漸融合在了一切,早已分不出四肢與身軀,變成了一堆臭烘烘的腐肉!”

聽艾琳說到這兒,蘇暖忍不住有些噁心……一個人死了之後,要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屍體漸漸腐敗,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折磨啊!

蘇暖不敢想象,尤其是當她的腦海中浮現出藏屍櫃中那黑褐色的屍油,還有那面目全非融化在一起的腐肉時,她更加覺得艾琳的這些委實太過恐怖!

死原來並非最恐怖的事情,看着自己的身體腐爛,靈魂被關在暗無天日的櫃子裏沒有出頭之日,這遠比死亡更加恐怖百倍。陣央叨劃。

“顧念每一天都會從櫃子前面的管子裏接出一些屍油,我並不知道他要做些什麼,可心裏有時候也會想,他這樣的惡毒的人,拿着這些屍油肯定也做不出身好事來。”

“我的日子就在黑暗與惡臭中日復一日的過着,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這樣的日子完全沒有盡頭!”

“就當我絕望的時候,櫃子的門竟然被打開了!難道說顧念想通了,他決定放了我嗎?”

艾琳再次笑了起來,她邊笑邊說:“不過從事實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顧念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就是爲了留住我,他有怎麼可能這樣輕易的放過我呢?

“所以,櫃子打開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了一個女人!對了……就是這個身體的主人,那個叫做花瑾的女人!”

“她的眼神裏都是恐懼,臉色變得蒼白無比……呵呵,我想任何一個人見到櫃子裏情形都會覺得很恐怖吧?”

“下一刻,這女人就被嚇暈了過去!而我在她的身上竟然問道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對了,就是我屍體流出的屍油的味道!這其中又夾雜了其他的香料味兒,我想這肯定是顧念將一些用於化妝品的香料摻進了屍油,以壓蓋住屍油本身的腐臭味道。”

“事實證明我猜的沒錯!這個女人就是顧念找來複活我的替身……當他將自己的計劃娓娓道來的時候,眉宇間竟然是那樣的得意!”

“花瑾,這個倒黴的女人,當時她的臉已經與我之前的臉有了五成相似,我知道這應該就是屍油的作用!”

說到這兒,艾琳頓了頓……似乎在回憶,也似乎在感嘆這個她之前怎麼都想不到的事實。

“我看顧念真的找到了所謂的替身,就虛以爲蛇的對他說,自己很想復活,復活之後絕對不會再離開他一步!”

“顧念信了,他真的信了我說的謊話,之後……我眼睜睜的看着這個男人親手割開了花瑾兩隻手的手腕。”

“他將花瑾流出的血蒐集到一個銀製的盆裏,不一會兒的功夫,那大盆裏面就盛滿了鮮血。”

“顧念說,這些血會將花瑾衰弱的靈魂帶出來,當她奄奄一息的時候,就是我佔據她身體的最佳機會!”

“我不想繼續呆在暗無天日的藏屍櫃裏,我也不想繼續看着自己的身體一天天的腐爛,這樣會讓我覺得,總有一天,我的靈魂也會腐爛在這黑褐色的屍油裏面!”

“所以,這是我唯一的機會!花瑾的身體終於吐出了最後一口氣,我猛的竄上了她的身體,而顧念也迅速開始給這具身體止血!”

“老天總算對我不錯,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看到了陽光,看到了天空,看到了積雪,也看到了顧念那張令人噁心的臉!”

“天知道,我當時多麼想將這張臉撕爛,我甚至想嚐嚐這男人鮮血的滋味!可我不能,因爲我實在太虛弱了,我要等,等一個最佳的報仇機會!”

“可能因爲心中的恨太多了,我反而平靜下來,我甚至對着顧念笑了笑……他居然很激動,激動的將我抱了起來,瘋狂的吻我的脣!”

“那樣的吻很炙熱,也很噁心!這樣的動作讓我有些反胃!於是,我裝作身體還沒有復原,想要將他敷衍過去。”

“可顧念更本就沒打算放過我,就在藏屍櫃隔壁的房間裏,他佔有了這具之前屬於花瑾,而現在屬於我的身體!”

“萬萬想不到的是,花瑾這女人居然還是……”說到這兒,艾琳停下來,慘然的笑了笑。

她雖然並沒有明白說清楚,可蘇暖還是聽懂了,顧念這男人,簡直就是個變態,他有今天這樣的下場,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那夜過後,顧念幾乎每一日都來折磨我,而我的身體也在日益恢復健康,而隨着靈魂與這具身體愈發的契合,我覺得復仇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直到今天,你們來到了這個別墅,口口聲聲的要找花瑾,我心裏明白……復仇的時候終於到了!”

“咯咯咯咯……果然,顧念一見到你們就怕了,他提醒我不要露出馬腳來,可他自己倒是先心虛了。”

“顧念拉着我跑到二樓的房間,哪兒有個不長不短的梯子,看起來他打算從窗戶跳出去逃走。”

“此情此景,我又如何能放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在顧念忙着放梯子的時候,我關上了燈!”

“黑暗之中,我將之前花瑾流出的那一大盆血潑到了地上,牆上,甚至是窗戶上!顧念懵了,他不知道我這是怎麼了?”

“我要的就是這個時候……顧念的死期終於到了!我就是用這把刀,一刀捅進了他的心臟,然後拔出來,再扎進去!直到他的血噴到我的身上,直到他倒下去再也不能動彈!”艾琳說的很平靜,她的眼神裏卻有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瘋狂。

看着艾琳不知從那兒拿出來的黑色的刀子,蘇暖的瞳孔開始忍不住的收縮……這是屬於連城雪的那把鎖魂刀啊!

想起連城雪的瘋狂,再看看眼前的艾琳,她們兩個完全沒有關係的女人,此時竟有種同一種表情!

本以爲連城雪的狠毒與瘋狂已經隨着她的死而終結,可讓蘇暖萬萬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又在艾琳的身上看到了另一個連城雪。

連城雪彷彿是個噩夢,飄飄蕩蕩卻從未曾離開過蘇暖半步!

“瘋了,你一定是瘋了!”蘇暖看着艾琳,喃喃的說。

艾琳“哈哈哈哈”的狂笑着,笑着點頭說道:“沒錯,我是瘋了,早在顧念將我禁錮在藏屍櫃裏的時候,就已經瘋了!”

“遺憾的是,你雖然瘋了,卻還不想死!”這句話來自蘇暖的身後,來自那面寬大的穿衣鏡,來自白朗!

“白朗,白朗,你在哪兒!”蘇暖跑到鏡子跟前,伸手摸着鏡子的邊框,無數的左右尋着。

可鏡子裏只有她焦急的臉,手裏觸摸到的也只有冰冷的金屬邊框,哪兒有半點兒白朗的影子?

“蘇暖,你就不能退後一點兒嗎?”白朗的聲音再次響起。

蘇暖怔了怔,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大步……“記得,閉上眼睛!”當白朗再次說話的時候,蘇暖早已經乖乖的閉上到了眼眸。陣央役弟。

似萬道光芒閃過,這光芒將黑也撕扯成了無數的碎片,一片片的點燃……光芒過後,白朗的身影出現在了蘇暖的眼瞳裏。

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半透明的影子,一個是花瑾,一個是顧念。

兩個鬼魂竟然都藏在了這面鏡子了,怪不得……怪不得之前無論唐小寶怎麼找都找不到他們。

任何人都想不到,鏡子里居然可以藏匿魂魄?

“你要走就走,怎麼都不帶說一聲的!”見到回到身邊的白朗,蘇暖有些生氣,可更多的則是開心!

面對着蘇暖有些不合時宜的嬌嗔,白朗的臉竟微微有些紅,他嘆了一口氣,順手握起蘇暖的手,悄悄在她耳邊說道:“原本想說,可有些來不及了……” 蘇暖都幾乎來不及瞪白朗一眼,就聽到艾琳忽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隨着這聲尖叫,她的身體猛的對着顧念鬼魂所在的位置撞了過去!

一響貪歡:誤惹首富大人 艾琳的手裏緊緊握着“鎖魂刀”刀尖閃着黝黑色的光芒,閃電般刺向顧念的胸膛!

下一刻,鎖魂刀的刀刃就被兩根修長的手指輕輕捏住了,再也無法前進一寸。那是白朗的手指。

“你放開我,我要殺了他!”艾琳狀似瘋狂,她緊咬着牙齒,狠狠的拽着手中的鎖魂刀!

奈何鎖魂刀在白朗的手中,完全就是紋絲不動。隨後,白朗輕輕的翻過手腕兒,那鎖魂刀就已經到了他的手中。

艾琳呆呆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不住的搖頭說道:“不!我要殺了他,殺了他!”

白朗平靜的看着艾琳的臉,之後輕嘆一聲說道:“你已經殺了顧念一次,難道這還不夠嗎?”

“不夠,不夠!殺他多少次都不夠,不夠!”艾琳雙手捂着腦袋,瘋狂的吼道。

白朗指着身後的花瑾,淡淡的說:“那麼花瑾呢,她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你要佔據她的身體,狠心的讓她去死?”

艾琳呆住了,她還在搖頭,嘴裏卻說道:“不、不!這不是我的錯,她是顧念找來的,和我沒關係!”

“怎麼沒關係,你自私的想要用我的身體活下去,所以狠心的推我去死!不止如此,你們還將我的靈魂禁錮在這面鏡子裏,打算讓我無聲無息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艾琳,你和顧念一樣自私冷酷,一樣那麼惡毒!”花瑾半透明的影子閃了閃,冷冷的說道。

“不是,我不是!”艾琳怒吼着,可她的聲音卻有着明顯的顫抖。

而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着的顧念忽然開口說道:“艾琳,我是真的愛你!我真的不是想要害死你!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繼續在一起,好不好?”

聽了他的話,蘇暖忽然冷笑着說道:“顧念,你這話說的多麼情真意切,多麼冠冕堂皇,可惜你永遠都不會愛其他人,你只愛你自己!”

“不願意艾琳離開,你殺了她!但是你又後悔了,你很想重新和她在一起,所以就用這些不知從哪兒學的邪術,企圖讓艾琳復活,然後陪着你!”

“這其中,你不惜傷害與你毫無瓜葛的花瑾,利用她的身體幫你完成你自己的意願,從頭到尾,你遵從的都是你自己的心意,你有沒有考慮過艾琳的感受,有沒有考慮過花瑾的感受!”

“你沒有,你只愛你自己,從來都不會爲你愛的人考慮哪怕是一丁點兒!所以,你沒有資格在這兒說你愛艾琳,你不配!”蘇暖將這些話一口氣說完,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這件悲慘恐怖的事情因愛而起,顧念的愛是恐怖的,自私的,他的愛害了兩個原本無辜的女人,也最終害死了他自己。

愛情是這個時間上最美好的情感,可若是掌控不好,也就成了這世界上最恐怖的毒藥!

無藥可解的毒藥!

顧念沒再說話,他呆愣愣的看着艾琳,認真的讀着她眼眸中的怨恨與厭惡,緩緩的低下了頭。

錯了,真的錯了嗎?或者說從一開始,他就已經錯了?

“白朗,花瑾要怎麼辦?”蘇暖扯着白朗的衣角,有些擔憂的問。

白朗低頭看着她的眼眸,平靜的說道:“這面鏡子帶有蠶食靈魂的符咒,加之花瑾的靈魂遠在她開始塗抹屍油的時候就已經受損,此時恐怕難以回到她自己的身體裏了……”

“你的意思是,花瑾就這樣死了?這怎麼可以,她身體還在呢,她應該活着啊!“蘇暖說道。

細細的看過花瑾的魂魄,唐小寶終於開口說道:“靈魂有損之後,即使她能回到自己的身體裏,也可能會昏迷不醒,或者是變成傻子。”

“傻子?”蘇暖徹底懵了。本以爲花瑾的魂魄找到了,她的身體也好好的,那麼花瑾復活就是必然的,完全沒想到竟會是這樣!

“我真的回不去了嗎?”花瑾的臉色愈發的蒼白,她的眉宇間淨是後悔!當初,她爲了變得漂亮些,竟那麼輕易的就相信了顧念的話,最終將自己害成了這幅模樣。

臉對自己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

不!沒有任何的東西比生命還要重要!她不想要漂亮的臉,她只想要活下去!可如今,花瑾明白得似乎有些晚了!

“憑什麼?你們想要花瑾活,我呢!我也想要活! 總裁的天價新娘 我也是無辜的!”艾琳這時候忽然吼道。

“你?你的身體已經成了那個模樣,又如何能活?費盡心力佔了人家的身體,又怎麼能說自己是無辜的?”唐小寶的眸光有些冷,他的話更冷。

艾琳翹起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如今這身體已經是我的了,你們別想拿走,誰都別想!”

說完,艾琳忽然扭身就往房間外跑去!

這一下猝不及防,就連站在門口兒的老三都被她撞了個趔趄,險些摔倒。

艾琳完全瘋了,她的眼裏只有這棟別墅的大門,好像只要能越過這道門,她就能得到新生!

二樓的樓梯很陡,足足有幾十節臺階,艾琳穿着的是一雙粉色的高跟皮靴,她跑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她整個人瞬間踩空,從二樓的樓梯處翻滾而下!

“咚咚咚”的聲音過後,艾琳紅色的身子終於滾過最後一個臺階,停了下來了。

血,緩緩的從她的頭部溢出到白色的地板上,看起來是那樣的刺眼。

“艾琳,艾琳……”第一個飄下去的是顧念的魂魄,他身後跟着的是臉色蒼白,眼神卻平淡如水的花瑾。

“不、不、我不要死,我要活着,活着!”艾琳的粉色的嘴脣顫抖着,她的雙眼死死的盯着天花板,那兒裏面有這濃濃的不甘。

蘇暖眼尖的看到一團半透明的人影從這具身體上飄了起來,她看的很清楚,那是艾琳的魂魄。

“白朗,小寶你們要想想辦法幫幫花瑾,這可是她最後的機會了!”蘇暖看着地上倒在血泊裏了身體,着急的說。陣央帥劃。 唐小寶搖頭:“除非有人願意用自己的魂魄來修補花瑾的靈魂,否則的話,花瑾的靈魂太弱小了,根本就沒有辦法回到自己的身體裏。”

用一個靈魂來換取另一個靈魂的生存,這很殘忍,也很公平!

人活着的時候可能會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對待,可死這件事情,對於任何人都是公平的。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花瑾緊緊抿着脣沒有說話,她平靜的看着倒在地上那個屬於她的身體,很清晰的感覺到那身體裏的生命力,正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留給她的時間,真的是不多了!

可花瑾沒有能力回到自己的身體裏,她也許再也無法用身體感知這個世界,甚至連再呼吸一次都成爲了奢望。

“我願意用自己的魂魄來補償之前犯下的錯!”一直沉默無言的顧念,忽然擡起頭,很大聲的說。

他的神情很堅韌,他的表情很肅穆。

顧念……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不只是蘇暖,就連唐小寶和白朗,都忍不住泛出一抹奇異的神色。

如此自私的一個男人,竟然願意用自己的靈魂去幫助一個對於他來說,無關緊要的女人?

這到底是爲什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