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一種悠閑慵懶的姿勢,轉頭望向窗外。

看似隨意觀景,實際上卻將兩旁路標建築都記在了腦子裡。

傍晚時分,他們的車子拐進了一條高樓林立的繁華街道。

天色不過才微微黯淡,兩旁店鋪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就已經通電,璀璨奪目的亮了起來。

寬闊的柏油馬路上各色車輛交錯而過,汽車鳴笛聲,自行車鈴鈴的催促聲吵得人的耳膜嗡嗡的響。

穿著時髦的女人們說說笑笑的從兩旁店鋪進進出出,街上行人往來熙熙攘攘。與武清所住別館所在的那片遠郊簡直有著天壤之別。

武器星眸微眯,即便她是第一次來,也能判斷出這是市中心最繁華的街道。

上次的海公館雖然也位於市裡,可卻是鬧中取靜的一大片別墅區,非常有格調。

這條雖然繁華,卻是太吵鬧了,更有些名利場的味道。

果然,車子停在了一幢裝修豪華的五層大樓門前。

武清一眼就掃見了嵌著七彩玻璃的金色大門,以及上面燈光璀璨的鑽石招牌。

招牌上面「夜舞巴黎」四個大字異常醒目,耀得人雙眼眩暈。

武清目光微暗,上一次的海公館若算是大家閨秀,這一次就該是妖艷賤貨小婊砸了。 「生死輪轉大法又是什麼,你會嗎?」姜亢問道。

「我不會。」王昭君果斷的搖頭,讓姜亢一顆心沉到了海底。

「我雖不會,但有人卻會。」王昭君又笑了,看著姜亢,道:「這人和你關係非常,他一定會幫你的。」

「是誰?」

「死亡之神——橘右京和邪體女媧!」王昭君道。

「兩個人!?」

「死亡之神,其實是兩人組成,一人負責死,一人掌管生;邪體女媧便是將人的魂體寂滅,而橘右京則擁有復活人的能力,因此他也是死神找不到的人。」王昭君笑道。

「那他們所處於的世界,是什麼世界?」

「那是屬於他們自己的世界,除此之外,難有解釋。」王昭君搖頭。

「邪體女媧,和我所認識的人母女媧,又有什麼關係?」

「答案不再我這裡,暫時我也不知道。」美眸有些深邃,王昭君道:「只要在這一片宇宙之中,便少有我所不知道的事情,畢竟一切都源於玄牝之中,我若不知道,那答案便不再這一界。」

「我明白了。」姜亢點了點頭,托起了紫光,道:「我現在是否應該去找橘右京復活赤靈?」

「去吧,如今的你如何坐的住。」王昭君站起身來,在姜亢的額頭之上點了一下。

姜亢一轉身,帶著紫色的光芒離開了此處,他沒有再去看猴子,而是直往王者大陸上而去。

在他離開之後不久,王昭君端坐了起來,手中結起了一個法印,從她身體之內走出來一道影子,散發著天地本源的氣息。

她一抬步子,離開了此處,走入了宇宙當中。

準確來說,是那片火海地獄之中。

「玄牝之母。」女媧讓開身來。

王昭君的分身從女媧身邊走過,來到了猴子的面前。

猴子猛地抬起頭來,眼中的紅光稍做退卻,開始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的人影。

隨後突然激動了起來,大叫道:「你幫幫我,你一定能夠幫我,幫我復活紫霞!」

「悟空。」玄牝之母開口,眼中滿是柔和之意,伸手撫摸在猴子的腦袋上。

猴子的心頓時安定了不少,這種氣息,像是陪伴了他無數年。

「希望還在,你要振作,堅守本心。身在烈焰,當心向光明。她錯開了時光與你重逢,當有一日,你們會真正團聚,自此不再分離。」

「你沒騙我嗎!?」猴子抬起頭來。

「沒有。」玄牝之母笑著搖頭,手指著長生路上,道:「這是你未來的征戰之路,在此之前,千萬不要墮入魔道之中,不然紫霞便再也回不來了,你知道嗎?」

猴子似乎在思考對方的話,過了好久,他才猛地一點頭,眼中射出一道厲芒。

「我相信你和項羽的話,如果你們騙了我,我必然從火海地獄之中化作神魔,來毀滅整個宇宙!」

他怒吼了一聲,身上的鎧甲開始被燒成了烈焰,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他猛地一轉身,遁入了當中。

轟!

無盡的火焰在燃燒,神猴的身影端坐於烈火的煎熬當中,盤身而坐,緊閉雙眼,任由鐵鏈將自己束縛。

「這樣也好。」女媧嘆息了一聲,道:「總歸好過他一直生存在痛苦當中。」

「我沒有騙他,紫霞會復活的。」玄牝之母笑道。

白色的人影一閃,韓信來到了她的面前,有些熱切的問道:「公主,你回來了嗎?」

「我……」玄牝之母笑了笑,手指著裡面道:「我只是她的心罷了。」

說完,一轉身,腳下出現了一隻金色的鳳凰,徑直往玄牝之門當中而去,消失不見。

「離開吧。」女媧嘆息了一聲。

人們漸漸散去了,星空之中多了一片火海傳說,除此之外,再無了其他。

「老朋友,我又來了!」

死界當中,姜亢的身影再度出現,伸手在棺材上敲了敲。

「討厭的傢伙,你怎麼又來了?」棺材之中傳出一些不悅之色,卻帶著三分笑意。

姜亢卻是笑不出來,道:「原來你竟然是死亡之神,這麼大的身份為什麼一直瞞著我?」

棺材抖了抖,裡面傳出了橘右京的聲音。

「這和我原來的身份差距太大,我怕你受不了這種刺激。」

「少來這種胡話,我妻子出了點問題,需要你幫忙。」姜亢伸手敲了敲棺材。

一陣沉默之後,橘右京推開了棺材,從中慢慢的坐了起來,隨後竟然從中跳出。

「不準走!」裡面的邪體女媧嘶吼,伸手抓住了他的腳。

橘右京臉色一變,道:「幫忙!」

姜亢心中記掛著紫霞和赤靈,哪裡容的下他人搗亂?

頓時大怒,掌心死尊圖出現,沖著裡面猛地一巴掌拍了下去。

「啊!」邪體女媧大叫了一聲,姜亢反手一推,將棺材給推了上去。

「我知道了這事情。」橘右京直接點頭,但皺著一雙好看的眉頭。

不得不承認,他確實長得非常之帥,和姜亢大有不同。

姜亢長相威武,再加上如今修為和地位問題,儼然一副宇宙至尊的派頭。

說白了,走到哪臉上都寫著「宇宙我老大」幾個字。

而橘右京則不同,他還是昔日翩翩刀者的模樣,一身藍袍藍發,容顏俊俏,氣質冰冷。

「幫個忙!」姜亢一臉祈求之色,將手中的紫光伸了過來。

橘右京用手接住,嘆息了一聲,道:「真是難得啊,如今你可是宇宙至尊,竟然還出言求我。」

「拜託了。」姜亢再道。

「生死輪轉大法我確實會,但逆轉生死,是有違大道的作法,到時候恐怕會有滅世雷罰落下,我可擋不住。」橘右京臉上有忌憚之色,道:「到時候雷罰落下,我是死不了,恐怕這團紫光就會徹底消散。」

姜亢沉吟,隨即道:「大道雷罰,是主宰掌控的嗎?」

「不是。是大道本源,不為任何人所掌控。」橘右京搖頭。

「那便好,我抗住雷劫,你幫我!」姜亢激動的說道。

「可以,但在此之前,還需要你用時光之眼將他們分離開來!」 車子一停穩,梁心就下了車,他仰頭望了望「夜舞巴黎」的鑽石招牌,抬手將脖領處的領帶拽了拽,故意拉歪拽松,使得領口斜斜敞開,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頸。

車中武清安靜的坐著,目光一直在觀察梁心的細微表情。

車上的他雖故意與她拉開距離,但是武清還是能看出,除了故意敷衍她的那幾句,梁心的氣場一直都很端正嚴肅。

而此時這松領帶的動作,則更像是要為即將的變臉而做準備。

果然,梁心一轉身,臉上表情已經恢復了初見時的輕佻與不羈。

他走到車前,一把拉開車門,低下視線,望著武清笑容邪魅,「honey!準備迎接全新的冒險旅程了么?」

說著,他朝她伸出手,極為紳士的請她下車。

武清眉眼微彎,盈盈一笑,「如果我說沒有準備好,你會送我回去嗎?」

梁心薄唇微動,打了一個輕快的哨音,「我的honey時刻都是最完美的,沒有準備就是最好的準備。」

武清面色微哂,卻還是大方的伸出手握住梁心的,另一手提著裙裾姿態優雅的下了車。

梁心將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執著武清的手,躬身行了一個吻手禮,

對於武清來說,這點程度的禮儀是算不了什麼。

可是有了昨晚偷聽的經歷,再加上通過手銬立柱上的痕迹做的腦補畫面,武清就覺得被梁心的嘴唇碰觸,是一件很反胃的事情。

「梁少過獎。」武清笑著,就想趁機把手抽回,身後忽然一道寒光射來,立時叫她脊背一僵。

對犯罪氣息最為敏感的她當即察覺,後面有人正盯著她,且殺意騰騰。

正好借著這個當口擺脫梁心的親密行為,武清直接抽回了手,轉身就向後面望去。

不想就在夜舞巴黎門口的另一側,頎停著一輛氣勢森然黑色越野車,光是輪胎就比梁心的車前鼻還高,銀色的輪轂回閃了刺目的光,車身更是高大,帶著一種迫人的森然氣勢。

車旁則立著一個男人,高挑頎長,身姿挺拔。

一襲深藍色的軍裝簇新筆挺,腳下是一雙擦得鋥亮的皮質中靴。

光是看看就能想象出他的步伐是何等的鏗然有力。

一條做工精良的皮帶緊緊束在腰上,紮緊軍裝,顯出他硬挺的腰身,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軍裝里穿了一件纖白不染的白襯衫,扣子工整扣到最上面一顆。暗紅色的領帶打的一絲不苟。

再上面則是一頂帶著金屬徽章的硬挺軍帽。

帽子下是一頭標誌性的順直長發,紮成一個極為利落的馬尾,隨意甩在後面。

唯一與上次不同的是,戴郁白這次帶了一副墨鏡,架在他高挑的鼻樑上,微暗的夜色中,反射著上面鑽石招牌紛亂的燈光。雙手帶著白色的軍用手套,越發顯出一種慘絕人寰的冷酷暴帥。

武清瞳仁微縮,縱使閱男無數(真是只是閱覽,表面交道,慫慫的從未親身實踐過),乍看之下還是被戴郁白這副十足禁慾系,又凜然偉岸,英氣勃發的外貌給震懾住了。

她在心裡狠狠爆了一句粗口,靠!要不要這麼帥,這麼雕?

不過典獄長畢竟是典獄長,再被男色迷了眼,也沒有忽略墨鏡之後那道朝她射來的冰冷視線。

那是一種充滿敵意的探究。 姜亢離開了死界,進入了火海當中。

隨後,他手中出現了一個紫色的盒子,他將盒子打開,把紫光放入了當中。

行走在王者大陸所在的星域之中,他抬頭找到了一顆太陽。

「應該就在這裡了。」

進入太陽之中閉關了三十日,世人好奇,但卻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麼。

如今黑暗至尊被消滅,也沒有人再出來搗亂了。

三十日後,姜亢手中出現了一點染著紫色的紅光,滿臉喜色。

「幸好,通過時光之眼激活了月光寶盒,獲得了一些昔日她留下來的痕迹。」

他托著光芒,再來到了月亮之上。

這顆月球比起太陽系中的要大了不少,灰塵淤積,沒有一點生命的跡象。

灰塵的廢墟當中,他看到了一座破碎的宮殿,當中散發著微弱的熟悉氣機。

「曾經她在這裡停留過。」

他嘆息了一聲,再次激活了月光寶盒。

從此地離開的時候,他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

「明確當初紫霞仙子分離的方法,才能將她再次分離。」

姜亢離開了月亮,直接來到了咸陽城中。

歷經劫難,但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恢復,咸陽漸漸恢復了,但人數依舊是比不上昔日鼎盛的大秦。

擁有野心的帝王雖然已死去,但所留下的劫難卻未曾完全化解。

姜亢來到此地,卻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罪人羋月見過項至尊!」

妖嬈羋月,慌張下跪,嬌、軀顫抖,不敢有任何反抗之心。

「起來吧。」 冷情總裁的替身嬌妻 到如今,曾經的敵人早已不在眼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