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以為他在生氣,她還以為他在怨他。

根本不知這個一直護她愛她的人,早就離開世界。

離開時候這樣凄涼,客死他鄉,連塊墓碑都沒。

「六十八萬七千三百塊錢整,他說拿著這錢給你,將來你就不會說他沒用。」

這句話猶如一把尖刀刺進惠婆婆的心中,愧疚侵襲她的心臟。

承受不住這份悲痛,惠婆婆直接暈倒在地。

南初連忙將惠婆婆送往醫院救治。

醫院走廊陽台處,南初一直都以旁觀者的身份,參與這場事件,但是心情格外沉重。

「其實,你也已經做的很好,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不要難過,至少因為你的努力,惠婆婆找到浩然,知道浩然心裡一直有她。」

陸司寒端著一杯熱水過來,拍拍她的肩頭。

他在錦都權勢浸染之下,看慣生生死死,內心毫不波瀾,但是看到南初這樣難受,心中不是滋味。

南初一言不發,直接撲進他的懷中。

陸司寒只穿這件白色襯衫,不出一會兒,他能感覺他的白色襯衫已經弄濕一片。

不用多想,他都知道這是某人眼淚。

眼淚流在襯衫上面,彷彿流進他的心中,酸酸澀澀。

「今年幾歲,怎麼還哭,奶包都能比你堅強,要不要我拍下你在哭的照片,發給奶包看看。」

「不準!」

懷中那道聲音,帶著濃濃鼻音,像是一隻發怒奶貓,絲毫沒有威脅。

「好好好,我不拍,但是不準再哭。」

「以後如果我們吵架,如果你被氣跑,必須回來,不準離開這麼長的時間。」

「還有我才不會去像惠婆婆那樣等著,如果你敢不來,我就去找鮮肉,我就去找帥哥,我才不會守你這麼長的時間。」

怎麼好端端的,說著說著,還能說到他們身上。

而且還說要找鮮肉,陸司寒嚴重懷疑,可能南初心中一直都有這個想法。

這個絕對不能忍耐。

陸司寒索性一口喝下熱水,隨後挑起她的下巴覆上。

南初因為整天忙著惠婆婆的事,一直都沒喝水,嘴角已經起皮。

此刻溫度適宜的水滑過口腔,南初忍不住的吞咽起來。

「我們之間就算吵架,我也不會離開,總之賴定是你,誰也別想拆散我們。」

喝完水,陸司寒下巴抵在南初頭髮上面,認真的說。

女孩似乎總歸敏感,多愁善感些,但是陸司寒願意給她安全感。

「看看時間,惠婆婆該醒過來,我們過去看看。」

陸司寒的手,牽起南初朝著病房走去。

果然惠婆婆已經清醒過來,但是情緒未能走出,忍不住抹著眼淚。

看到南初進來,惠婆婆倒是打起精神,畢竟這個姑娘幫她這麼多忙,總不能對她使脾氣。

「南初,謝謝。」

「惠婆婆,千萬不要這樣說,請你節哀。」

「現在浩然伯伯已經去世,惠婆婆南市的家有些破舊,不如搬來錦都,能夠互相有個照應。」惠婆婆無兒無女,南初看她實在可憐,為她著想起來。

「不用這樣麻煩,我想還是回到南市,雖然家是舊些,但有回憶。」

惠婆婆說著說著看向陸司寒,轉而握住南初的手。

「婆婆是個例子,就在你的眼前擺著,你可千萬別走我的老路。」 郝健彷彿做了一個惡夢,夢見在那枯井旁,苟蛋子被那羣惡鬼活生生的給咬死了!!!

滿地都是殘肢碎肉,苟蛋子被他們撕咬着,拖拉着,滿身都是鮮血。

苟蛋子痛不欲生的掙扎着,最後向着郝健爬了過去,郝健仔細一看苟蛋子的手腳都被咬得稀巴爛,畫面特別慘不忍睹。

苟蛋子面色蒼白的、拼了命的向着他爬過來,奄奄一息的樣子,聲音孱弱的向着郝健呼救:“郝子,救救我!!!”

郝健很想救他,可是他卻動不了,他的四肢就像被禁錮了起來。

郝健很想開口說話,可是他卻什麼也說不出,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苟蛋子被那些惡鬼一點一滴的摧殘、撕咬、折磨。

看得他心急如焚,痛得郝健心都快碎了。他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滿頭大汗。。。

“啊——!”

“啊啊——!”

狗蛋子痛得在地上打滾,他的大腿肉瞬間就被一個男鬼給活生生的撕扯了下來,同時還有兩個小鬼一人咬他一隻耳朵,咔嚓咔嚓兩下,就把他的耳朵給咬掉了!!!滿耳朵全是血!!!

痛得他直打滾,他一路呼救,一路爬到郝健的腳底下,十根血淋淋的手指,血肉模糊,還被鬼咬得長短不一的樣子,他把手啪嗒一下子搭在了郝健的腳上,拉着他的褲子道:“郝子,救我!!!”,“郝子,你爲什麼不救我?!啊啊啊!

“你們這些惡鬼,快放開他!!!放開我的兄弟!!!”郝健心裏難過極了!

可是無論他怎麼呼喊,怎麼動彈可就是動彈不了!!!彷彿他們都聽不見郝健說的話。

郝健驚恐萬狀,拼命搖頭,拼命大喊着:“不!不要!!!兄弟,我對不起你啊!”

“咔嚓——!”

蛋子的血飈了郝健一臉,啊,天啊!它們居然把蛋子的腦袋瓜子給直接擰了下來!!!

看着在地上滾了滾的血葫蘆似的腦袋瓜子,郝健感覺他的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蛋子他死不瞑目地瞪着他,臉上表情即驚恐又失望,簡直就是對他失望到了極點——

“爲什麼?爲什麼你不救我?!”

在他的血淋淋的質問下,郝健拼命搖頭解釋,可是任他怎樣苟蛋子也聽不見,郝健只好抱頭蹲在蛋子的屍體旁,失聲痛哭了起來!!!

“不!!!”

郝健就猛的一下被驚醒了過來!!!

他睜開眼一看,竟發現自己被人五花大綁給綁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屋子裏,任他怎麼動彈也動彈不了。

郝健用後背砰砰的撞了幾下,是木質的,他猜自己大概被人給綁在了凳子上。

那個女鬼勒?胖子勒?還有蛋子呢?他們全都去哪了?

郝健就動彈得更兇了!!!

他想盡力用背把凳子給搬起來,結果弄得噼裏啪啦一陣響,硬是沒有把凳子給搬起來,凳子的背面似乎坐着個比他更沉重的東西,累得他氣喘吁吁的。

就在這時,郝健背後有人沒好氣的說話了:“動什麼動,打攪到你胖爺我睡瞌睡了!”

“咦?胖子!”

郝健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問道,就像十萬個爲什麼一樣,連連發問道:“胖子是你嗎?我是郝子啊!我們這是怎麼了?被綁架了嘛!?難不成這是地獄?你怎麼也下來了?”

“唉,這都要怪那苟蛋子,這不,你跟着那女鬼掉下枯井以後,我就聽見他在井上痛苦嚎叫,我叫他把我拉上去,誰知他慘叫了一聲,一撒手,我也就跟着掉了下來,一起來就到這兒了。醒來就發現特麼的居然被人綁了!!!要是被我逮到那人,我一定把他大卸八塊!”胖子連連嘆氣道:“對了,你剛纔怎麼了?我怎麼聽見你一直在說夢話?”

聽到胖子的話,郝健大吃一驚,就晃動得更快了,慌亂道:“啊!!!我們被綁了?! 婚婚欲睡:嬌妻休想逃 那,那蛋子呢?他不會是真被那些鬼給吃了吧!”

“我剛纔做了一個惡夢,居然夢見蛋子他被那些鬼東西給吃了!!!真是太恐怖太血腥了,嚇死我了,我真爲他擔心啊!”

“你別瞎吵吵,別瞎動,讓我先靜一靜,想想辦法,你放心,我算過,蛋子他的命盤硬,不會這麼快就死了,我們先得考慮自己現在怎麼脫身才是!”王胖子略帶點斥責的對他小聲吼道。

被他這麼一吼,郝健立馬也就閉口不說話了,也開始埋着頭,試着讓自己冷靜下來。

對了!可以找妞妞想想辦法試試,他連忙在心裏呼喚妞妞。

——“呼叫妞妞,呼叫妞妞。”

他輕喚了幾聲,也沒個動靜。難道是距離太遠了?

那時自己正在接電話,就被那女鬼給拉下了枯井,妞妞該不會跟着自己一起掉在井裏了吧?

這時,郝健感覺到周圍的環境特別的陰冷潮溼,時不時還有股子寒風吹刮在他臉上,冷得他有點瑟瑟發抖,汗毛直立。

他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喂,胖子,你有沒有發現……?”

郝健的話還沒說完,胖子就用嘴做了一個噓,搶着說:“噓!你先別說話,我發現這地兒有點古怪!貌似有很多不乾淨的東西正在附近,你仔細聽?!別吵醒了它們!!!”

胖子不說還沒啥,他這一說,郝健還真明顯感覺到了一絲異樣……

郝健仔細地扭動眼珠子望了望四周,發現黑屋子裏影影綽綽的有很多像黑熊般大小的黑影。他還時不時地感覺到了很多喘一息聲,就像人一樣的喘氣聲,只是比較粗重,渾厚。

尤其是在他的正前方,有着無數像彈珠子般大小的紅光,正若有若無的閃着紅光。不會是那什麼生物吧?!

一想到電視劇裏面的什麼喪屍殭屍,以前不怎麼害怕,若是真的出現在現實生活中,郝健就覺得很恐怖,這莫名的生物讓他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這時,他們的周圍開始傳出很多動靜,一陣噼裏啪啦過後,就不斷聽到有人在咆哮,咒罵,還有驚恐的慘叫,發問道:“我爲什麼會在這?”

“是誰?是誰綁架了我?”

“媽媽呀,救命啊,我不想死!”

這些聲音郝健都特別熟悉,其中還有幾道聲音是他日思夜想的。郝健突然冒出了一個更恐怖的念頭!

——“你必須要強大,再強大,否則你的至親之人一個個都會因你而死!!!哈哈哈哈!”

突然,黑暗中響起了一道恐怖的聲音,正是那日在夢裏的聲音,正是日日夜夜困擾着他的那道該死的聲音!!!

——“cheers!”

——“歡迎加入我們的遊戲!!!在這裏,你們可以叫我惡魔大人!在這裏,你們將迎接你們人生當中最大的挑戰,當然死亡是一直會陪伴在你們左右的。不過有風險就會有收益。在這裏,你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活下去!活下去!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可以不擇手段,也可以犧牲掉你最愛的人,哈哈!” “shit!”郝健在心裏暗罵道,“又是這道該死的聲音!”

周圍的人開始害怕的吼叫了起來!

……

“救命啊!”

“你是誰?求求你放過我吧!”

錯過甜蜜:總裁的一世愛妻 “我不想死啊!”

他們有的人聲音顫抖的求饒着。

還有的責罵道:“王八蛋!玩陰的算什麼好漢!有本事出來單挑啊!”

也有的威脅道:“你要什麼?只要放了我和我的朋友,你要多少支票我都滿足你!”

“大哥,拜託你,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你就放了我唄,我家裏窮呀,都窮得揭不開鍋了!要不,你放了我,我把我的飯票全給你,這樣行了吧?”其中有一道郝健很熟悉的聲音,這麼逗逼這麼廢話的,肯定就是苟蛋子他啦!

聽見他的聲音,郝健興奮了起來。太好了,蛋子沒事,於是他喜悅的接話道:“蛋子,是你嗎?”

苟蛋子還沒回他,這感覺就好像蛋子他聽不見他的聲音,就和在夢裏一樣,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這時那道恐怖的聲音又來了!!!

——“小子,你看到沒有?你只有半個小時!!!這些人的生死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中!這是你的第一個任務。看見沒?你必須打敗窗外那些個‘小可愛’!!!把他們一個個給救出來!!!任務失敗的懲罰,你懂的喲!”

郝健動了動,卻發現胖子並沒有反應,這就表明現在那惡魔的聲音只有他聽得見,他開始逐漸明白自己真的掉進了一個大的圈套裏。

郝健在心裏對那惡魔狂吼咆哮道:“你爲什麼選我?有什麼目的?”

那惡魔並沒有回答他,直接跳過他的問題,挑逗的大笑道:“哈哈哈,我的小可愛們都已經餓得不行了呢?從誰開始咧?”

“咻!”

一瞬間滿屋子裏的燈光就亮了起來!屋子裏的角角落落都清清楚楚的呈現在了眼前!

原來他和胖子被關在一個破爛的施工樓房裏,就連剛纔黑暗中的那些彈珠紅光也不見了!!!奇怪!周圍怎麼不見人?!

郝健下意識的呼叫胖子,胖子也沒有反應,就像是被人弄暈了一樣。

可是剛剛他明明聽見了苟蛋子、上官、林華周永康,還有郝靜他們幾個的聲音,就連他那可惡的女房東的聲音也有!

整個房間,彷彿就只有他一個人,寒風呼呼地吹颳着木窗,破舊的窗戶木板啪啪啪的拍打在牆上特別的刺耳,瘮人!

“你個惡魔!你休想騙我?”郝健一邊拼命搖椅子,想把胖子給搖醒,可無論他的動靜有多大,胖子依然昏睡不醒,他只好故意用激將法質問他道:“你爲什麼要用我的名義把他們給騙來,你說,那短信是不是你用我的身份發的?!你遲遲不以真面目示人?難不成你不敢見人!”

——“小子,你別費勁了!!!他是不會醒過來的!!!那胖小子,居然敢跟我耍滑頭,簡直就是找死!他不是喜歡捉鬼嗎?我就讓他在夢裏捉個夠,啊哈哈!哈哈!”

“倒計時開始了!我看好你喲!”

“喂!王八蛋!!!臭砸碎!你特麼的把胖子他怎麼樣了?!”

一聽到胖子醒不過來了,郝健心裏頓時就更慌了,要是有胖子的幫助還是有點希望!

這點失望都不留給我,靠!!!

……

“喂,說話!你他奶奶的啞巴了嗎?”

這時,一束光從郝健正前方的天花板上緩緩的往下掉了下來!!!

宛如一塊幕布,整齊咻拉的一下子就佈滿了整個牆壁,上面居然是一個名叫“惡鬼訓練營”的冥界直播間,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屏幕上有無數個“求救”的彈幕,全是來自他所認識的人,所遇見過的人,甚至還有曾經的老闆,幼時的玩伴,就連玩比鄰玩微信搖一搖隨便加的好友,竟然連他最愛看的恐怖小說作者都有!!!

最主要的是!還有他最愛的人!!!他爸他媽還有郝靜!

一條一條的彈幕!聲音聲聲悽慘駭人!!!整個樓房回聲盪漾,瞬間就像一個鬼屋一樣,一道一道深深刺進郝健的心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