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待會你穿上這衣服就來飯堂吧,待會兒我們一起吃飯。”她笑了笑,翩翩而去。

蒼無惑古怪的看了這衣服一眼,打開後眼睛一亮,笑得無比的燦爛。

飯堂。

“師妹怎麼還沒弄好啊,我都等不急了,餓死我了!”

“就你最慌,再等一會兒又怎麼了?”

“額,二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師妹那手藝,那把我饞得……”

“好了,都別說話了,今天我給你們招來了一個師弟,你們要好好相處。待會他來了你們各自介紹下。”

“哇?有新成員了?”

“……”

蒼無惑穿着那套衣服,跟在小師姐背後來到了飯堂。

如眼處擺了一張大圓桌,上面整齊的擺了許多的菜。已經坐好了六個人,最顯眼的還是那老頭,他坐最中間,沉着眉頭看個蒼無惑進來。

“師傅,我把他帶來了。”汐茹說道。

那老頭點了點頭,道:“嗯,坐下吧!”

蒼無惑跟着,也坐了下來,那老頭突然道:“等等,你幹嘛?又沒叫你坐下!”

蒼無惑愣住了,看着旁邊的人嚴肅着,小師姐也是愣住了,不明白她師傅要幹嘛。蒼無惑沒起身,笑道:“不知道師傅您有什麼吩咐呢?”

“咳咳!小子,你還沒有行拜師禮!”

那老頭走了過來,高高的看着蒼無惑,一臉的冷漠。

“哦?拜師禮?不知道師傅要多少呢?”蒼無惑還是那副懶散的樣子,他明白他的意思,這是要錢來了,還不得不給,萬一除名了呢?

“你覺得你的分量值多少就給多少!”老頭笑道,似乎這下得好好砍他一筆了。

蒼無惑摸了摸口袋,伸出握住的手,露了一條縫,送到了他眼前。

那老頭也是愣住了,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好奇的看了過去。

一股劇痛傳來,在周圍呆愣的目光中那老頭飛出去了幾米遠,臉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熊貓眼。

“不知道徒弟這拜師禮您滿意嗎?”蒼無惑微笑着,眼中閃過兇狠。 幾個師兄師姐看得傻住了,完全沒想到蒼無惑會這樣做,這下手也太兇殘了!

蒼無惑冷哼一聲,坐了下來,笑道:“大家吃飯吧。”

大師兄率先動起了筷子,其它幾人相互看了一下,跟着吃了起來。

“這個沒正經的師傅,今天終於被收拾了。”汐茹輕笑着,大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大師兄放下了碗筷,對他們說道:“你們自我介紹下,以後好好相處,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好!”他們歡笑着,似乎忘記了還躺在地上的老頭子。

坐在老頭子旁邊的是個光頭男,橫眉冷目,可卻是外冷內熱。對於蒼無惑這樣對這老頭子一向也是嚴肅的他也是笑個不停,蒼無惑第一天來就這樣對老頭他很佩服,佩服他的膽量。

他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首先道:“我是奉凜,是你平時的老師,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他擠了擠眉頭,樣子很是奇怪,看起來如同一個流氓。

“嗯。”蒼無惑點了點頭,他記住了這個人。

接着就是那二師姐,她笑嘻嘻的看着蒼無惑,道:“沒想到這個新來的小師弟挺冷漠的,我是千音,叫我二師姐,或者二姐就可以了,他們都這樣叫我。”

蒼無惑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哈哈,終於該我了,沒錯我就是你的三哥,遲越!老五,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帥,可羨慕死我了。誒,對了,你是從新手區來的吧?不知道你是從哪個新手區來的?他們說你挑戰了死亡隧道是吧?那你應該獲得了很多驚魂點吧?”

遲越最是活躍,一上來就滔滔不絕的說出這麼多問題,蒼無惑一愣沒想到居然還有比自己還要喜歡說話的。

“你不知道這裏實在是太悶了,現在終於來個新人我們得先搞好關係呀,免得以後你對他們熟悉了,我們卻生落了。”

(你這目的也太明確了吧!爲什麼還要說出來呀!)

汐茹嘟着嘴,不滿道:“哎呀,三哥~”她的話音拖得很長。

“怎麼了小師妹?”遲越疑惑的看着她。

“你嚇到他了!我還沒有介紹呢!”

“哦哦,好,就這樣了,記得有困難找我喲!”

他最後吐出一個舒麻的聲音,看着他那略微帶着蘭花指的左手,蒼無惑突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嘻嘻,你知道我了,我就是他們中最小的了,今天終於不再是了。”

“哦,今年我應該25了吧。”

“嘻嘻,以後終於有個比我小的了……等等,你說啥?”

“我25了。”蒼無惑笑了笑。

“不是吧!”遲越驚呼。

其他幾個人也是看得一愣,看起來外貌如此年輕的蒼無惑居然都已經25了?

“真的呀?”

“是呀,你看起來才17,18左右吧?”

他們都古怪的看着蒼無惑,一臉的不信。

這時候桌子下面傳來一個嘶啞的聲音,是那老頭子的。

“因爲他開啓了仙氣元力感知,那元力會慢慢改善他的身體,所以和老四一樣看起來這麼年輕。”他露出了一個頭,艱難的爬了上來。

“可是我什麼都沒有修煉呀?”蒼無惑奇怪的道。

“什麼?”那老頭突然愣住了,覺得不可思議。

“是這樣的啊,騙你幹嘛。”

蒼無惑笑笑,心道怎麼會告訴你在那南山上的事,要不是沉睡了三年,他還覺得自己真的才18歲。那塊黑色的石頭到底是什麼,他想不出一個結果,目前看來似乎只對他的身體有好處,嘛,反正沒事就好了。

“老夫大老遠就看到你身上的與衆不同,所以用了那最後的一張招魂令。”他捂着眼睛,還在抽搐着。

“師傅~你確定那真的是最後一張招魂令了嗎?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你忘了嗎?”汐茹死死得盯着他的眼睛。“該不會我們這裏所有的人都是這樣被你坑來的吧?”

“哪……哪有?老夫什麼時候會騙我的愛徒呢?我疼你們還來不及……”

他被打斷了,二姐說話了。

“你得了吧,快吃飯吧,這小師妹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呢,某些人口水都流了一桌了。”

旁邊的遲越咳嗽一聲,轉移了眼神,不過那嘴上殘留的水漬暴露了他。

見二姐千音這樣說,他們都動起了筷子。蒼無惑也不甘落後,早就聞到這個味道,按捺不住了。

“唔,還真好吃。”蒼無惑加快了速度,滿口的香味,深入喉嚨的舒爽,他好久沒這樣吃飯了。

“好吃吧,好吃就多吃點。”汐茹看着蒼無惑這副樣子,笑了,她喜歡看別人吃自己的飯菜。

酒足飯飽後,古樹下。

“明天就開始了。”大師兄琅神色嚴肅,眉頭緊鎖,對於未來很是堪憂。

蒼無惑看着這幾個人,聽汐茹說他們會經常到這裏來聚會。

“雖然不知道明天到底會怎樣,但我們同心協力就一定能度過不是嗎?”蒼無惑笑了笑,開始有點喜歡這個吵鬧的集體了,他喜歡這樣的感覺,人多多的,心也很寬敞。

蒼無惑這樣鼓勵的一說,他們都笑了,大師兄拍了拍手,道:“我要先去和奉凜師傅修築防禦工事了,否則今天晚上十二點都撐不過。”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蒼無惑迷惑的問道:“這真的很危險嗎?以前你們經歷過這樣的事嗎?”

汐茹搖了搖頭,遲越也是搖頭,二姐千音卻是笑道:“我也沒有,不過那老頭說很危險,那就一定很危險。”

蒼無惑很是奇怪,這無腦的相信也太過了吧,而且他們也是稱呼他“那老頭”看樣子很不尊敬他一樣,可是從他們的眼神中卻是沒有絲毫懷疑,很清澈,隱隱的還有堅定。

蒼無惑看着那滿是星辰的天空,沉默了,在這裏他感覺很是奇妙,異常的安心。

“悠兒,你在哪……”

二師姐看了看天空,也嘆了一口氣,道:“這未來太多折磨,人活下來每一天都算得上是一個奇蹟。”

“嗯。”

“記住那老頭,他名叫——寂方!”

蒼無惑聽到這名字,心裏一震,一種奇特的感覺油然而生。 午夜十二點。

“這個身體,還是太弱了。”

蒼無惑握了握拳頭,不滿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現在他的身上是很怪異的氣息,驚飛了遠處老樹上的鳥,就連地上的螞蟻也爬得遠遠的。

“哼,每天只有六個小時,還真是夠鬱悶的,這到底要到什麼時候!”

他獨自一人站在這場地上,擡頭看了看月亮,在那一剎那,似乎月光也暗淡了。

“人體的第一極限,沒有達到這個限度,就沒有自由!”

……

天空那巨大的黑洞旋轉着,無數的風暴在裏面肆虐,一塊塊的空間被撕得粉碎,變作亮晶晶的東西掉落下來,又很快消失在空中。

終於,有個身影努力的從裏面爬了出來,它掙扎着掉落在了地上,給這片大地帶來了第一聲怒吼。

不遠處有幾個身影遠遠的看着這黑洞,他們披着黑色的斗篷,一股腐朽的氣息在他們周圍蔓延。

爲首的是個身材佝僂的乾瘦年輕人,他咳咳一聲,對着樓板吐出一口墨綠色的痰,它腐蝕着,緊緊地黏在上面,不到三秒就到了下面一層,觸之即爛,不停的向下。

“谷陽,說了多少次了,不要亂吐口水!真噁心!”後面是一個毀容的女子,名叫葉硫。

谷陽笑出了聲,那聲音嘶啞得幾乎不可聞。

“看看你們!看看我!哪一個不是這樣子!都是這覺醒的惡系異能的原因!”

“好了,你們夠了!這都是天意,強大是要付出代價的!”陌黎,這個高大的男子,他的右手臂成一種奇怪的扭曲狀,被紗布嚴實的包裹着,他揮手阻止了他們的吵鬧

“就算這樣,可我們是最能刷驚魂點的了,這一次我們必然超過其它幾個勢力,成爲最強大的!”谷陽又咳出一口濃痰。

“真噁心!”

“哼,你的樣子更噁心!”

“好了,別吵!別忘記我們這一次的目的!”

谷陽攤了攤手,道:“我們幾個人的力量能行嗎?那裏可是有大師兄在呀,驚魂榜第三名,蓋世的力量!”

“別打岔!大師兄雖然強,但也不是無解,只要我們這樣……再這樣……”他在他們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三人都笑了。

谷陽道:“不愧是陌黎,你的智商還真和你體型成正比!”

“哈哈哈,只要搞定了大師兄,那幾個殘廢之人不足爲懼!”陌黎大笑。

而葉離卻是很謹慎,道:“那幾個人我們都沒有他們絲毫的消息,也沒見他們出過手,資料也沒有,我們還是小心點好!”

谷陽譏諷:“就你最操心,衰落的終究還是是衰落了,他們都不行!”

“哼,當心說大話咬了舌頭!”

“夠了,我能感覺到那裏面有龐然大物要出來了,都快去準備吧,這一次一定要將‘魂門’弄到手,有了它,別說九大勢力,他們全部聯手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消息可靠嗎?魂門真的在他們手裏?”

“這可是先知大人所說的,錯不了!”

“這樣就好!”

“好戲就要開演了!”

黑夜中傳來幾聲怪笑,他們身影一閃而逝,消失在樓頂。

……

“醒醒,醒醒!”

小師姐的聲音在蒼無惑耳邊響起,帶着一股幽香,蒼無惑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

“嗯?我什麼時候睡着的……”

“哎呀,老五,天都曬屁股了。怪獸都打上門來了,快出來幫忙!”小師姐衣袖撫過他的臉,冰冷的感覺襲面,蒼無惑一下清醒了,追着就跑了出去。

“外面怎麼了?”蒼無惑剛問就看到一隻巨大的烏龜在外面爬着,它緩緩的挪動撞倒了無數的高樓大廈。遠處無數的怪物身影遊蕩着,它們那龐大得如同小山一般的身軀,讓人毛骨悚然。街道上還有許多不明的怪物,它們追趕着奔跑的人羣,鮮血瀰漫了這座城。到處都是吶喊,到處都是哭嚎,悲痛與血性充斥了這個世界。

這就是他們渴望的自由世界!

“別愣着了,快去阻止外面的人,他們都要進來!”

“進來?”蒼無惑雖然疑惑,但回憶着來時的路,順着就到了大門口。

無數的人,他們密密麻麻的堆積在大門口出,大師兄和奉凜在地上勾勾畫畫着,一個龐大的陣法被展開了,那地面上的奇特水晶閃耀着,元力洶涌。

這些人就被阻擋在了外面,不過還是有少數的人擠了進來,三師兄手成掌,但那力道卻是無比的柔和,每一個進來的人都被打了出去。

“老五,你來了。快,幫我頂替着,我去幫大師兄,記住,不要讓哪怕一個人進來!”三師兄說道,然後快速的走開了。

蒼無惑眉頭一皺,又到那個位置,看着進來的一個年輕人,他握拳,打了出去。

“求求你,怪物呀,好多怪物呀!會被吃掉的!讓我進去吧!”

他們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蒼無惑看了看,估計全部進來這裏也容不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