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一個窮小子也敢跟我叫囂,讓你嚐嚐老子的拳頭再說。”

男帥擼起袖管,拳頭就已經捏緊了,女美卻一把就按住了他的拳頭說道:“達令,別衝動,對這種窮人,打了他還顯得咱們沒素質,讓他賠錢,砸鍋賣鐵也得賠。”

“這娘們夠狠的啊!”林陽苦着臉說道:“那要賠多少錢啊?”

男帥見林陽一副倒黴相,又見許多好事的路人圍了過來,嘖嘖嘆着這保時捷的貴重,心裏的優越感爆棚,伸手摸了摸車身道:“這可是保時捷911-2017款,三百多萬,你賠得起嗎,光鈔票砸都砸死你。”

男帥和女美傲嬌地看了看圍觀路人,一臉得意。

車都撞壞了,還能傲視世人啊,這對活寶還真夠可以的。

“哇,這麼貴啊,我爺爺加上我爸爸一輩子賺的錢也不夠買一輛呢。”

“是啊,還是2017年款的,這有錢就是牛鼻啊。”

許多路人都紛紛議論着,有人還擡頭瞧了瞧男帥,又瞧了瞧林陽,嘆道:“人比人會氣死人啊,簡直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林陽冷冷地站着,不知道這男帥要耍什麼花招,反正一口咬定自己是看見綠燈亮起才通行的就行。

女美媚眼一拋,朝男帥說道:“要不這樣吧,你家企業不是新增了一項洗車業務的嘛,就罰他到車場裏免費洗車三年吧。”

“妙啊,我怎麼沒想到呢,但還是便宜這小子了。”男帥轉身說道:“窮小子,你都聽到了吧,你就到我家的洗車場免費洗車三年吧,算是賠了我們的損失了。”

“三年?”林陽豎着手指,繼而冷冷地說道:“你以爲你能叫我洗車嗎?”

男帥一聽臉馬上橫起來,指着林陽的鼻子吼道:“信不信現在我就揍扁你。”

男帥再次擼起袖口,還是被女美給拉住了。

女美嬌聲道:“我說小子,你還是乖乖聽我的建議吧,不然,我們會讓你傾家蕩產。”

“是啊,小夥子,你就當去他們家打工不就行了。”

“小夥子,你暫時去他家洗車,努力工作,說不定將來會時來運轉,出人頭地都有可能。”

“我想去,人家都還不要呢,這小子還嫌棄,真是笨得可以,人家那麼大的企業還會虧待你嘛。”

“呼啦”一聲,一輛銀白色的敞篷跑車就開了過來,路人紛紛閃開,又“呼啦”一聲停在保時捷的車身邊,曹老伯從車上走了下來。

“哇!這是什麼車啊,看起來很威風欸!”

“好像比這哥們的車還貴重吧。”

瞧見跑車就停在自己的車身旁,男帥和女美兩人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氣。

“小少爺,發生什麼事了?”曹老伯走過來問道。

“哦,曹老伯你來了,這兩位帥鍋靚女正跟我開玩笑呢。”林陽玩味地瞥了男帥和女美,見他倆的臉刷地就白了,心裏一陣暗爽,“這對狗眼看人底的狗男女,自己闖紅燈了還賴老子,活該。”

曹老伯牽起林陽的手,來到銀白色跑車跟前說道:“小少爺,這是我剛剛爲你買的布加迪威航,喜歡嗎?”

“曹老伯,您幹嘛爲我買這麼貴重的車啊,您不是知道我一直低調的嘛。”

“哦,又不貴,也就四千多萬而已。”

“四千多萬而已?還說不貴?”

所有人都驚呆了。

“原來真人不漏相啊,這小夥子纔是真正的富家公子哦,我看那這欺人太甚的傢伙要反過來給他洗車纔對。”

“是啊,這三百多萬的車怎麼能跟四千多萬的車相提並論呢,差着好幾個檔次呢。”

“是啊,這麼有錢的富家公子不但長得帥,還這麼謙虛低調,真是難能可貴,難能可貴啊!”


圍觀的路人又都議論紛紛起來,一波蓋過一波。

“有錢就是帥哦!”林陽只能輕輕笑了笑,“唉,世人就是這樣,你沒錢的時候,無論你怎麼做都是錯的,你一旦有錢了,無論你怎麼做又都是對了啦。”

“走吧,別在這兒浪費時間。”曹老伯說着就上了車。

林陽雙腿一躍就跳了上去,坐在副駕駛座上,跟男帥和女美道了聲:“拜拜!”

曹老伯熟練地揉了一下方向盤,車子打了一個漂亮的彎,呼啦絕塵而去,留下一大羣人對着男帥和女美指指點點的。

車上,林陽感激地說道:“曹老伯,謝謝您幫我解圍,不然,他們要我去他們家的企業洗車呢。”

“開玩笑,小少爺的身份這麼尊貴,怎麼能爲人家洗車的。”

“曹老伯,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對了,你家的後臺老闆真的這麼牛逼啊,買這麼貴的車?”

“什麼?小少爺,你不能這麼說話,這車原本就是爲你買的。”

“什麼?”林陽一怔,怪叫起來:“曹老伯,您老就別拿我開涮了,我就一賣菜的,怎麼配坐這等高檔車呢。”

“我沒有開玩笑。”

曹老伯嘴裏這麼說,林陽心裏還是覺得他在開玩笑。 車子到了善堂,曹老伯的手機響起,接聽後掛了手機,一臉凝重地說道:“小少爺,我突然有事得離開。”

曹老伯將車鑰匙拍在他手裏說道:“你的身手我是瞭解的,這車就交給你了。”

“什麼?不是吧,這車給我,剛纔您真不是在開玩笑啊?”

“當然不是開玩笑,這車原本就是我在法國訂製,只有小少爺你才配得上。”

林陽沉思一小會,說道:“曹老伯,您到底是我媽什麼人呢?或者您的後臺老闆跟我媽是什麼關係?不然,您不可能對我這麼好,還將這豪車送給我。”

“小少爺,這原本就是屬於你的東西,不是我送你的,你也不要胡思亂想了,快了,很快你就明白了。”

“可惜我沒有駕駛證。”

“在花椰市,能開這種車的人,交警一般不查,也不敢查。”

“是嗎,竟有這種事?”

說話之間,曹老伯就下車離開了。

林陽呆愣了一會兒,也只能下了車,上了防盜鎖,進了春風義工隊的門,只見潮汐正跟另一義工談着話。


潮汐見到林陽,呼啦站起,一臉冰冷地說道:“走吧,雁隊長真是所託非人,連收個屍都要遲到。”

“對不起,我在路上出了點狀況,所以來晚了。”

“爛藉口。”

“林陽小哥,你是不是在路上扶老爺爺老太太過馬路啦?”

那名義工開着玩笑,也跟着出來,他叫大躍,是隊裏的司機。

在善堂門口,許多人圍住了布加迪威航,指手劃腳的。

“嘖嘖,這布加迪威航最起碼幾千萬吧,咱們善堂誰這麼牛逼啊,能開這麼頂級的豪跑?”

“估計是哪位大善人來奉獻愛心了吧。”

林陽笑了笑,走了過去,大躍急忙拉住他的手鬼叫道:“林陽小哥千萬別碰,碰壞了咱們賠不起,擁有這種豪跑的人那身份也相當尊貴,咱們惹不起。”

“有什麼了不起,老子偏偏就要碰一碰。”林陽笑嘻嘻說道。

“臭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你可不要給我闖禍啊,趕緊收屍去。”潮汐柳眉一豎,杏眼一瞪道。

“去,有什麼大不了,不就一輛車嗎,我就是不習慣坐隊裏的麪包車,咱們上車吧。”

嘀,林陽按響防盜鎖,隨即打開副駕座車門,向潮汐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潮汐怔了怔,大躍更是大愣特愣,在場的人更是無語。

“林陽小哥,這車原來是你開來的啊!你的美女僱主又換新車了?”


“什麼我僱主換新車,這原本就是我的,剛從國外訂製的。”


“不是吧,擁有這種豪車的那是相當的尊貴,就像人的名片一般,原來林陽小哥不簡單啊!”

“我什麼時候說我簡單啦?但也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好不好。”

大躍笑嘻嘻地摸着車聲,好像這麼一摸,他的身份立馬就高大上了,然後身子一溜就上了後座。

大躍精得很,經過上幾次的接觸,豬頭也知道林陽小哥對潮汐有意思,後座纔是他最佳的選擇。

潮汐卻沒有急着上車,這車在她的眼裏就很隊部的麪包車一個級別,小嘴一撇道:“大躍你下車。”

“怎麼了潮汐,我坐坐都不行啊,這車現在還不是你的,等你嫁了小哥再說吧。”

“死大躍你說什麼呢,下車,你不開面包車,呆會遺體怎麼弄?用布加迪載啊?”

大躍想想也是,撲通跳下車來,林陽朝他喊道:“大躍你等等。”

大躍站住,不知道他要搞什麼鬼。

林陽的手還捉着車把,朝潮汐嘟嘟嘴道:“我的大美人,請上車。”

潮汐白了他一眼,心裏暗暗驚訝,“這小子還真有點本事,可惜是浪子哥兒,花心大蘿蔔,圍在他的身邊的美女多如牛毛,這種人我得防着點。”

潮汐不理睬林陽,兀自打開後座門,身子優雅一扭,進了後座。

林陽趕緊從另一邊門上了後座,坐在潮汐的身邊,大腿幾乎觸碰到了她的大腿,故意的。

潮汐莫名其妙地瞪着他喊道:“你不開車嗎?”

林陽指指傻站在外頭的大躍說道:“他不就是司機嘛。”

“剛纔我都說了,他要開面包車的,難道你要將遺體用你這豪跑布加迪運送嗎?”

“沒錯。”

“你有病啊你。”

“你說對了,我還真有病,相思病。”

“懶得理你。”

潮汐將臉轉到另一邊去,不再理睬林陽。

林陽朝大躍揮手道:“過來,大躍你過來開車。”

大躍指着自個的鼻頭,驚訝地嚷嚷:“林陽小哥,你真的要我開布加迪威航?”

“對,沒錯。”

“好嘞!”

大躍欣喜若狂,立馬就鑽進了豪車裏,嘴裏“哇哇”地驚歎,在各種按鈕上東敲西點,怪叫不已:“真是太爽了,這車開起來一定超爽,小哥坐穩了。”

“大躍,將敞篷打開,我喜歡大自然的風。”

“是,小哥。”

大躍十分興奮,對林陽那是言聽計從,幾乎都將他當成大老闆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