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吾知道了!”

李天霸在心中想,主人太重色輕友了。有了女鬼僕,就不要男屍僕了。嗚嗚嗚,難不成我堂堂屍王以後要被一個鬼靈壓在頭上,以後還能不能友好的開玩笑了。

秦巖坐到駕駛座上,一邊開車一邊拿起手機給馬天通打去了電話。

不一會兒,馬天通接起了電話,他沒有秦巖的電話號碼,不知道是誰打來的,接起來好奇的問:“喂,是誰了?”

秦巖調節了一下聲帶,讓自己說話的時候儘量顯得自然一些:“師伯,是我,秦巖。”

“哦,是小秦啊,有事嗎?”

“師伯,是這樣的……”秦巖將駝背遇到的案子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馬天通。

“師伯,原本我想先和我師傅說,但是我覺得您比我師傅的地位高,所以我就先和您打個招呼,希望您能幫一幫我。”說到最後,秦巖裝出討好的口氣。

馬天通沒有直接答應秦巖,而是摸着下巴深思熟慮起來。

這是除掉秦巖的一個好機會,即便秦巖死了,我也可以假裝說他是被殭屍打死的,馬澤洪到時候肯定也拿我沒辦法。

想到這裏,馬天通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秦巖,好的,既然是爲了老百姓辦事,那我就和你去吧!”

停頓了一下,馬天通接着說:“不過這件事我覺得就沒有必要叫你師傅了,有我一個人就足夠了。你師傅最近幾天因爲你和馬嬌的事情操碎了心,還是讓他多休息休息吧!”

聽到馬天通這樣說,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老傢伙,你想殺我,我還想殺你呢,咱們到時候看看誰能殺了誰。

秦岩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是嘴上面卻感恩戴德的說:“師伯,真是太謝謝你了,我替高先生謝謝你!”

“客氣什麼,咱們都是馬家人,你現在在哪裏,我開車去找你。”

“師伯,五分鐘後我去接您吧,哪能讓您開車。”

馬天通哈哈大笑起來,裝出非常豪爽的口吻說:“好,咱們不見不散!”

掛了手機,秦巖對李天霸和慕容雪菡說:“你們打一輛出租車緊緊的跟着我。我開車去接這個老東西。”

李天霸點了點頭,打開車門走到了路邊。

慕容雪菡飄到了車外,給秦巖傳聲叮囑:主人,你一定要小心啊!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開車直奔酒店。

五分鐘後,秦巖來到了酒店,接上了馬天通,並且打電話聯繫上了駝背高先生。 駝背見到秦巖和馬天通後,一掃這幾天的萎靡,整個人頓時精神了許多。

他心中明白,困擾他多日的殭屍案就要解決了,到時候他身上將再無壓力。

“秦大師,馬天師,多謝你們!”駝背給秦巖和馬天通鞠躬。

“不用謝!”馬天通擺了擺手,用非常高傲的口吻說,似乎駝背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拽什麼拽,你一會兒就拽不起來了。

秦岩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是表面上卻對馬天通恭敬無比:“高先生,我師伯可是天師級的高手,即便在我們馬家那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啊!”

聽到秦巖這麼奉承自己,馬天通心中十分得意。

秦巖啊秦巖,你小子這麼會拍馬屁,我都有點不好意思殺你了。唉!要怪只能怪你拜在了馬澤洪的門下!算你倒黴吧!

“好了!不要再說廢話了。秦巖,趕快追蹤殭屍吧!”馬天通想看看秦巖的實力。

秦巖也懶得再藏着掖着,拿出符紙念動咒語,“轟”的一聲符紙被點燃了。

將符紙扔進羅盤後,秦巖大喝一聲:“現!”

羅盤上的指針滴溜溜轉了一圈,然後指向了西北方向。

“師伯,那些殭屍在西北方向!”秦巖擡起頭向馬天通望去。

馬天通看到秦巖居然已經晉升變成了道師,眼角不由抽動了一下:

好小子,這才幾天的時間,他居然晉升成道師了,看來我必須要除掉他了。

而且馬國濤的死極有可能也是他做的。

“嗯!前面帶路!”馬天通不動聲色地說,臉色依舊如常。

秦巖雖然沒有看到馬天通眼中閃過寒光,但是他看到馬天通的眼角抽動了一下,這說明馬天通動了殺機。

這老東西與我想象的果然一樣,看到我晉升成道師後居然動了殺機。

不過這一次恐怕不是你殺我,而是我殺你。

秦巖點了點頭,轉過身和駝背向前走去。

在轉過身的那一刻,秦巖感覺到兩道寒芒射在他的後背上,看的他直冒冷汗。

不用回頭秦巖也知道,馬天通肯定露出本來面目了,此刻正用陰寒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後背。

秦巖假裝什麼也沒有感覺到,繼續在前面帶路,並且和駝背有說有笑的。

半個多小時後,秦巖他們來到了保市郊區東面的山中。

這裏的山並不高,看起來也就百八十米,但是一座座小山頭連綿在一起,就像是一個個巨人蹲下了身子。

進了山中,又走了七八分鐘,秦巖遠遠看到一座寺廟。

羅盤所指的方向恰恰就在寺廟所在的方向。

莫非這幾個殭屍在寺廟之中。

秦巖和駝背對視了一眼加快了腳步。

當他們走到寺廟門口的時候,一股似有若無的血腥味從裏面飄了出來。

駝背攥緊了拳頭,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該死的!它們又殺人了!”

秦巖轉過頭說:“師伯,殭屍應該就在裏面了!”

秦巖想讓馬天通在前面帶路,這樣即便和殭屍打了照面,殭屍也是先找馬天通的麻煩。

馬天通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說:“繼續在前面帶路!”

哼!想讓我給你擋住殭屍,沒門!等你被這些殭屍搞死了我再出手。

到時候有這個駝背作證,馬澤洪對我也無可奈何。

秦巖沒有想到馬天通這麼無恥,居然還讓自己在前面帶路。

“放心吧!有師伯在,你們是不會有事情的!”馬天通心口不一地說。

爲了達到目的,秦巖只好硬着頭皮繼續向裏面走去。

穿過庭院,來到大殿,秦巖看到六個和尚被倒吊在大殿房樑之上,他們的頭頂被鑿開一個小窟窿,鮮血從小窟窿流出來,滴落在六個殭屍的口中。

這六個殭屍盤腿坐在地上,看起來就像在練功一樣。

秦巖認識其中三個,另外三個沒有見過。

見過的這三個殭屍分別是九窈古墓中的雙煞屍王,以及雙煞屍王的母親吊門屍。

另外三個秦巖覺得應該也是雙煞屍王的親戚,極有可能是它們的爸爸、爺爺和奶奶。

在九窈古墓中,趙子神說過,像吊門屍和雙煞屍王這種情況,極有可能是一家殭屍。

看到這六具殭屍,秦巖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煞白:

我去!怎麼會是它們!這下可玩完了!

李天霸雖然是極品屍王,但是依舊對付不了雙煞屍王和它們的母親,現在又多出一個爸爸、一個爺爺和一個奶奶。

不用問,這三個老傢伙肯定也是屍王,李天霸就更對付不了了。

即便馬天通和李天霸聯手也不是這幾個屍王的對手,更何況馬天通還心懷鬼胎。

感覺到有人進來了,六個屍王同時睜開眼睛向秦巖三人望去。

幽冥路18號別墅 當雙煞屍王和它們的母親看到秦巖後,立即裂開嘴露出了嘴裏面的犬齒,還發出了沉悶的低吼聲。

犬齒在黑暗中閃閃發光,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匕首。

特別是雙煞屍王看到秦巖後,更是憤怒地從地上站起來。

這兩個小傢伙雖然身高不到五十釐米,站在那裏顯得十分可愛,但是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卻強大無比。

它們之前和秦巖打過兩次,一次讓秦巖跑了,一次被李天霸五馬分屍了,所以它們特別嫉恨秦巖。

“秦大師,他們這是……”駝背看到六個殭屍盤腿打坐心中十分好奇,他此刻還沒有意識到危險。

不等秦巖說話,馬天通冷冷地說:“他們在用人血修煉!”

“嗷”的一聲,雙煞屍王大吼一聲,就像獵豹一樣從原地彈跳起來,向秦巖撲去。

“跑!”

秦巖大吼一聲,拍了一下駝背,轉過身就向寺廟外面跑去。

駝背詫異無比,不明白秦巖爲什麼突然逃跑。

奇怪,秦大師這是怎麼了,有馬天師在這裏,用得着這麼害怕嗎?

馬天通也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在心中冷哼了一聲,不入流,不就是幾具殭屍嗎?用得着……

馬天通剛想到一半,突然發現不對勁。

嗯?它們這是……你妹的!全******是屍王啊! 婚裂症候羣 我勒個去,秦巖你個王八蛋,看老子不砍死你!

馬天通不敢逗留,轉過身也向寺廟外面跑去。 咦?馬天師怎麼也跑了?這是什麼情況?

駝背滿臉懵逼。

難道馬天師也對付不了這些殭屍?

想到這裏,駝背額頭上冒出一頭冷汗,轉過身也瘋狂地向大殿外跑去。

只是駝背剛剛轉過身,童男童女就“砰”的一聲撞在了駝背的後背上。

駝背的後背看起來就像背了一口鍋,此刻被童男童女撞到後,大鍋頓時凹陷下去,發出骨頭碎裂的聲音,鮮血就像不要錢似得噴灑的到處都是。

重生嫁給前夫死對頭 “噗”的一聲,駝背吐出一口鮮血,被撞的向前衝出去,然後摔在地上。

他看到六道人影,從地面上掠過,向寺廟外衝去。

他伸出手想喊救命,但是不等他張開嘴,已經昏迷不醒了。

寺廟外,馬天通一邊跑,一邊破口大罵起來:“秦巖,你這個王八蛋,居然想害我!”

“師伯,我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我也不知道它們是一窩屍王啊!”秦巖也沒有想到會這樣。

如果秦巖知道這是一家子屍王,打死他他也不敢來。

他寧願帶着李天霸對付兩個馬天通,也不願面對這一家屍王。

馬天通還想繼續罵秦巖,童男童女就像獵豹一樣,從馬天通的身邊竄過去,地面上被它們揚起無數灰塵。

馬天通左手捏訣,右手拿出桃木劍,準備和童男童女鬥法。

但是童男童女根本懶得理會馬天通,直撲秦巖而去。

嗯?什麼情況?它們居然不找我麻煩?

就在這時,母親屍王從馬天通的頭頂上飛馳而過。

馬天通再次捏緊了桃木劍,準備和母親屍王鬥法。

可是母親屍王同樣沒有理會馬天通,直撲秦巖而去。

嗯?它們怎麼去追秦巖了?莫非秦巖這小子惹到他們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太好了,最好是幫我殺了這個卑鄙無恥的小子。

想到這裏,馬天通頓時心情大好,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

父親屍王和爺爺奶奶屍王也追了上來。

馬天通還以爲他們三個屍王也要去追秦巖,根本沒有做出防禦動作。

可是緊接着馬天通發現,這三個屍王的目標不是秦巖而是他。

我去!有沒有搞錯!

馬天通不敢怠慢,當即左手捏訣,右手緊握桃木劍,嘴裏面唸唸有詞念起了咒語:“天地動,日月明,三魂應,陰陽開,天罰一點驚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

三道金光“嗖嗖嗖”地從桃木劍上接連飈射出去,直指三位屍王。

“砰砰砰”接連三聲,三道金光分別擊中三位屍王。

三位屍王被打的接連向後退了兩步,不過緊接着又再次向馬天通撲去。

看到三位屍王安然無恙,只是被自己打的向後退了幾步,馬天通的臉色當即變得煞白無比。

馬天通原本以爲,以他的實力和三位屍王周旋一下,應該沒有問題。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三位屍王這麼厲害,即便用上了馬家最厲害的殺伐咒居然都傷不到它們分毫。

該死的!這下完了!

馬天通嚇得雙手顫抖,但是他不甘心,繼續念動咒語向三位屍王殺去。

另一邊,童男童女越過秦巖的頭頂,攔住了秦巖的去路,齜牙咧嘴地看着秦巖。

與此同時,媽媽屍王也攔住了秦巖的退路,眼神冷漠地盯着秦巖。

就在童男童女準備動手的時候,一聲驚天厲喝從地面下響起。

緊接着“轟”的一聲,一道身影破開地面從地底竄出。

無數沙石塵土被帶着飛起來,灑的滿地都是。

突然冒出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屍王李天霸。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