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聽你的!”

荒孤庭:“…………”

“…算了…我也懶得跟你解釋這麼多了,反正從今天開始,你必須每天修煉精神力!現在你的精神力二十階,顯然你父皇也是有意讓培養過你的精神力,要不然也不會達到這麼高!當然……這是在普通人眼中,在我眼中便很低了!”

“好吧!”秦月璃撅起小嘴巴,雖然可憐兮兮,但在荒孤庭威嚴的目光下,依然順從的點點頭。

忽然秦月璃眼睛一亮,盯向荒孤庭,道:“喂!你的極昊劍再拿出來讓我看看!”

荒孤庭看了她一眼,隨即心中一動,極昊劍便出現在他的手中,笑道:“怎麼?見我的極昊鋒利,想要?”

秦月璃訕訕一笑道:“怎麼會?這肯定是你的寶貝!我纔不要呢!”

荒孤庭看着秦月璃的俏臉,笑了笑,緩緩道:“你也是我的寶貝!”

“哎呀…你說什麼呢!”秦月璃頓時羞紅了臉,繃了繃嘴脣,側了側臉,道:“我是人,纔不是寶貝呢!”

“……我就是好奇你的極昊劍爲什麼這麼鋒利,比我的琉璃劍厲害這麼多!”秦月璃手中一晃,琉璃劍出現在她的手中,和極昊劍放在一起,一個墨黑,一個瑩白,一個寬大,一個狹長。

荒孤庭想了想,忽然道:“我記得你還有一柄白色的劍,差一點把我砍成兩半那個!”


秦月璃頓時蹙眉道:“不準再提那件事,我……我當時就是嚇唬你的…誰知道你這麼傻,竟然不躲開。”秦月璃現在想起在天秦帝國煙雨樓中的場景,都心有餘悸。

“那柄劍叫白玉古劍,因爲差一點傷到你,所以我就不再用它了!”秦月璃解釋了一下,隨即右手一晃,白玉古劍便出現在手中,白玉古劍也是三階元器,渾身閃動晶白之光,和琉璃劍的劍光十分相似。

荒孤庭把琉璃劍和白玉古劍同時拿在手中,細細看了一眼,道:“兩柄劍皆是頂級的三星元器,一個乃是以琉璃水晶爲原料,一個是以上等白玉爲原料,這兩柄劍的材質都不錯,有鍛造四星元器的潛質,若是把兩劍相融,再加上一些高等級的材料,和一些其他的條件,還是很有可能鍛造出四星元器的!”

“四星元器?”秦月璃頓時來了興趣:“真的嗎?…那還需要什麼其他的條件?”

“嗯…一個上佳的煉器環境,一個技藝高超的元器大師!”荒孤庭點點頭。

“這樣啊!”秦月璃頓時沒了興趣,道:“看來我是別想有四星攻擊元器用了,我們天秦帝國唯一的四星攻擊元器就是風秦刃。可那是鎮國之寶,父皇肯定也不會給我……!現在你們天荒帝國倒是有了兩件四星攻擊元器,再加上你的極昊劍,你們天荒帝國就有三個了!”

秦月璃頓時驚訝的看了荒孤庭一眼,道:“爲什麼你們天荒帝國運氣這麼好啊!”

荒孤庭無語一笑,道:“好了,別委屈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很快便能送你一件四星元器級別的劍!”

秦月璃頓時眸光一亮:“真的?那就一言爲定,不準騙我!誰騙人誰是小狗!”


荒孤庭忽然有一種上當了的感覺,苦笑道:“你就這麼相信我能再得到四星元器?”

秦月璃點點頭,歡喜無限:“相信!我怎麼不相信!我最相信你了!再說你能有一件,就肯定能得到第二件!”

荒孤庭淡淡一笑,道:“好吧!我會盡量快點,不讓你失望!”

“嗯嗯!”秦月璃激動不已,滿口答應。

荒孤庭微微一笑,四星元器,他自然從來沒有放在眼中,只是囿於精神力無法快速突破,和沒有煉器材料,要不然,什麼元器他煉製不出來。

“對了!月璃,小浣溪還好吧!”荒孤庭問道。

秦月璃點點頭道:“你的寶貝徒弟,我哪裏敢怠慢啊,你放心好了,每天清雅清雪都會帶着他一起玩,錦衣玉食,山珍海味,綾羅綢緞都好生招待着呢!等你回去,肯定還你一個白白胖胖的浣溪。”

“哈哈!那就好!她從小受過太多苦楚,身子骨很弱,先以你這位尊貴的公主的待遇補養一年,我再教她修煉之法!”荒孤庭笑道。

“哼!這都是你第三個徒弟了,你自己好像才十六歲哎!不過也快十七歲了!還有小熙,周烽!他們還遠在天荒帝國呢!”秦月璃道。

荒孤庭緩緩點頭:“我這一次出來的時間的確有些久了,等到這件事了結,的確要回去看看她們,尤其是小熙,她比浣溪吃的苦還要多!但是卻依然滿懷信心!更兼有上等的體質,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這樣厲害?”秦月璃小聲嘀咕道:“我還以爲你就是覺得她長的太漂亮才收她爲徒呢!”

“哈哈!要是我因爲她漂亮,那就不是收徒了!”荒孤庭笑道:“別胡思亂想!以後你也是他們的長輩了,可要有師母的樣子!”

秦月璃白了荒孤庭一眼,哼道:“行吧!看在你這麼客氣的份上,本公主以後就勉爲其難的把她們當成自己人了!不過嘛……小浣溪每次哭起來,那可就止不住了,我和清雪清雅要哄上半天才行的!”秦月璃緩緩吐槽道。“本公主還想當孩子呢!不想哄孩子!”

“哈哈!好!浣溪是小孩子,你是大孩子,你們以後誰哭鬧都有我來哄!好不好!”荒孤庭苦笑道。

秦月璃點點頭,理所當然的說道:“那當然,你不哄誰哄?……那萬一我們兩個一起有事了,你先哄誰?”

秦月璃忽然眉眼一點,直直的盯向荒孤庭。

荒孤庭看了秦月璃一眼,絲毫沒有猶豫,笑道:“當然是先哄我的公主殿下了!”

秦月璃羞赧的哼了一聲:“騙人!小浣溪這麼可愛,你肯定先哄她了。”

“哈…好了別胡思亂想了!無論何時,你在我心中都是第一位的!”荒孤庭淡淡道。

“哼!那我就勉強相信你一次吧!”秦月璃好似十分不情願的道。

忽然她又撅起小嘴,幽嘆道:“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迴天秦皇城啊!我父皇肯定要發現我了!找不到我的話,肯定就着急了!”

荒孤庭淡淡一笑,秦彧都知道,秦升肯定也知道,這件事荒孤庭倒是一點不擔心。

他笑了笑,道:“至少也要等到天齊帝國的大軍退去纔好!綺羅鎮的安全還是需要保證的!”

“那天齊帝國什麼時候退兵啊!也不知道他們天齊帝國爲什麼無緣無故就來打仗!真是討厭!天齊帝國都是壞人!”秦月璃憤憤道。

荒孤庭道:“話也不能這麼說!不過,我想他們很快就會退兵了!”

荒孤庭目光微凝,勾脣一笑。 汨羅城!

城主府!

齊弘率領八萬殘兵終於回到大本營!

他佇立在廳堂之上,沉默無言,久久俯視這下方的五十位真元境武者!

而這些真元境武者則是屏氣斂息,不敢擡頭。

雖然天齊帝國大軍損失慘重,但也正因爲有這些大軍的掩護,五十位真元境高手一個不少,除了重傷的原澤和馬有才,其餘真元境高手只是受了些許傷勢。

所以表面上此戰天齊帝國吃了很大的虧,但實際上和天秦帝國平分秋色。

也正是如此,齊弘雖然怒不可遏,但是也並沒有發火。此次綺羅鎮的戰場上已經足夠慘烈,勝負已經不是一人可以決斷。

所以真正讓他憤怒的乃是攻打了兩次綺羅鎮,但兩次敗北!天齊帝國的顏面可以說完完全全的毀在這兩場戰役上面!

而且因爲這一番失利,齊弘的所有計劃完全落空,繼續向天秦帝國兩路夾攻的籌謀也已經不可實現!

場面就這樣陷入寂靜!

齊弘雖然異常憤怒,但此時,他也知道,綺羅鎮很難再次攻打下來,即使成功,也必然損失慘重!所以他已經打算放棄進攻綺羅鎮,而專門把手宣化城!

反正汨羅城除了綺羅鎮之外,如今全部都在天齊帝國手中。已經足以和麒麟山打掩護了!

想到此處,齊弘心中的怒氣也不由消散了一些。此次大舉進攻天秦!不是爲了攻城掠地,只是爲了拿下麒麟山,只要麒麟山還在手中,一切犧牲都不會白費,只是有一些可惜罷了!

若是能順便打壓一下天秦帝國,此番天齊帝國出兵的結果可謂盡善盡美。

原岸緩緩走進中堂,他剛得到齊弘退兵的消息,本以爲用了這麼半天,必然是大勝而歸,但沒想到他收到的消息竟然是損失慘重,綺羅鎮依然在天秦帝國手中。

原岸邁步走進,見齊弘背對衆人,看了看下面噤若寒蟬的真元境高手,大多數都是他們原家子弟,輕輕擺手,示意他們退下。

這些真元境高手頓時如蒙大赦,連忙作揖退下。



原岸走到齊弘旁邊,緩緩道:“勝敗乃兵家常事,王爺不必過於憂慮!”

齊弘緩緩回頭看了原岸一眼,緩緩坐下,輕嘆道:“原家主!消息你都收到了?”

原岸點點頭,道:“收到了!天秦帝國的援兵能這麼快趕到,是你我都無法預料的!”

齊弘點點頭,道:“我並不是擔憂今日之敗,只是害怕影響了麒麟山的進度!我的兩日之期已經快到了,齊聯那裏怎麼樣了?”

“齊長老正在加緊時間,現在可能已經有些眉目了!”原岸道。

“嗯!”齊弘點點頭,“天秦帝國只來了一百五十位真元境高手,想必後面還有數十萬大軍隨後,恐怕這兩天便能趕到,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覺,我們必須要快!”

齊弘看向原岸道:“綺羅鎮本王已經打算放棄,大軍也不必再向天秦帝國進攻!我意,嚴密守護好汨羅城麒麟山和宣化城這一條線!只要我們守住這一條線,我們出兵的目的也便不會落空!即便天秦帝國大軍到來,我們也不至於陷入被動!”

原岸深以爲然的點點頭,道:“王爺說的是!那本家主現在就傳訊陸將軍,讓他十五萬大軍原地待命,嚴守宣化城,以防天秦帝國攻城!”

齊弘面色威嚴,沉沉點頭。

…………………………

“見過寧夫人!”

狄生雲十分客氣的向寧陌染行禮,秦漢也微微點頭示意。本來他並不相信孫家還有真元境九重巔峯的武者,現在一見面便不得不驚訝。雖然寧陌染周身的元力並不強烈,但是隱隱約約透露的一絲威能,便讓秦漢輕易的察覺到對方的修爲醇厚。

狄生雲向寧陌染一一介紹,隨後才笑道:“綺羅鎮能夠保住,寧夫人也功不可沒,狄某再次代天秦帝國拜謝寧夫人!”


寧陌染微微一笑,道:“狄將軍不必多禮,這都是綺羅鎮的百姓應該做的事情。”

幾人又寒暄幾句,秦漢便轉入正題,道:“寧夫人,孫家主,今日一戰,天齊帝國應該已經顧慮我等,不敢再來侵犯!所以綺羅鎮已經相對安全,但是宣化城又陷入敵手,所以,本帥決定明日便率領手下前去奪回宣化城!”

孫泰頓時一驚,他微微皺眉道:“秦元帥,老朽雖然不通兵法,但是也知道守城難,攻城更難的道理!雖然元帥手下皆是真元境高手,但是若無大軍到來,畢竟人數過少,如何攻城?”

秦漢點點頭,道:“孫家主所言有理,但是,兵貴神速,天齊帝國已經知道我們援軍到來,必定早做準備,若是再等兩日,大軍到來,天齊帝國的準備也必然十分完善,到時候固然更易攻下,但是必然更會損失慘重!”

孫泰點點頭道:“既然兩位將軍已經決定,老朽自不敢多言!不知兩位將軍有何需要?我綺羅鎮必定全力相助!”

孫泰心中自然明白,他們是否攻城,何時攻城,都完全沒有必要和他們孫家商量,但是竟然來特地告訴他們,顯然是有用到他們孫家的地方!

狄生雲哈哈一笑道:“那就先多謝孫家主了!我們也知道,大軍未至,想要收復宣化城的勝算並不高,但是多一個人總是多一份希望!而寧夫人實力強大,修爲精湛,若是能有寧夫人相助,我天秦大軍必然如虎添翼,勝率自然提高!……不知道寧夫人…孫家主可願意相助!”

孫泰微微一驚,本以爲秦漢等人是需要資源上面的幫助,沒想到竟然是要借人!

孫泰頓時看向寧陌染,這件事孫泰自然不好幫她做決定。

豈不料,孫清慧當即哼道:“兩位將軍!天秦帝國乃是中等帝國,真元境高手何計其數!爲什麼你們派遣援軍的時候不多帶一些高手,若是你們有兩百位真元境高手前來的話,我們孫家的護衛也不會死亡這麼多人了,現在終於打退了天齊帝國,你們想要收復宣化城,還想讓我師父去幫忙.難道我師父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影響你們的勝負嗎?”

孫清慧雖然言語比較尖銳,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分寸,秦漢狄生雲聞言,頓時一時竟無法解釋。他們當然知道援軍越多越好,大不了直接陛下御駕親征,更是分分鐘解決這裏的事情,但顯然這是不切實際的!天秦帝國何其之大,其中牽扯之多,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的清,兩人更是不會和一個小女孩來解釋這樣的事情。

孫泰心中頓時一緊,連忙呵斥道:“清慧!兩位將軍面前,不得亂談!還不道歉!”

“哼!我不!”孫清慧直接百無禁忌的走了出去。

孫泰頓時尷尬的看了狄生雲秦漢一眼,抱拳道:“兩位將軍,小女口無遮攔,十分莽撞,衝撞了兩位將軍,還請海涵…海涵!”

狄生雲擺擺手笑道:“令千金性格直爽,孫家主不必介意!”

“多謝狄將軍!”

寧陌染自然明白孫清慧是爲她好,而且她心中自然是不願意去的,畢竟她只是感念孫家的恩情,對天秦帝國自是沒有什麼歸屬感,在綺羅鎮自然要出手相助,可是讓她跟着狄生雲等人去宣化城,便讓她心中爲難,倒不是畏懼不敢戰,只不過若非必要,誰願意去戰場上廝殺呢?至少在寧陌染的潛意識中沒有這樣的經歷。所以她從心底都是排斥這件事的。

但狄生雲秦漢又如此言辭懇切,又護住了綺羅鎮,她若是直接拒絕,又好似有些不近人情之意。而且剛剛孫清慧已經言語衝撞,但人家絲毫沒有怪罪之意,這讓寧陌染越發無法開口。

正當她進退兩難,猶豫不決之時,荒孤庭緩步走了進來:“狄將軍,秦將軍!你們是想去奪回宣化城?”

秦月璃刻意和荒孤庭保持了一些距離,免得被人看出什麼。

狄生雲見荒孤庭進來,連忙道:“荒公子!我和秦將軍確實有此意,所以纔來求請寧夫人相助!”

荒孤庭淡淡一笑道:“要不這樣吧!我替我師父去如何?”

“嗯?”

所有人聽到荒孤庭的話,都忍不住微微一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