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聽你的。”

廊橋水榭中,美麗的服務員穿梭,端茶送酒。

“嘿嘿,李總真有你的,三言兩語就讓蘇若雅那小妞把機會給讓出來了。”

李總狠狠摸着腿上尤物的柔軟,色笑道:“張總過譽了,一會你們還得跟緊我的口風,必須讓他們把合作機會讓出來,然後我們再投票,一起把蘇氏和昌隆擠出去。”

林絕三人的到來,頓時讓氣氛沉寂下來。

李總哈哈笑道:“蘇總,納蘭東家的,兩位真是光彩照人吶,我老李這把年紀了,看着都心動呢。”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羞怒不已,這老匹夫真是不要臉。

林絕冷笑道:“李總一把年紀,那活都爛褲襠了吧,就不要口花花了,乖乖回家含飴弄孫得了。”

“混蛋,林絕,別以爲你剛贏得大賽,就可以對我如此放肆。”

李總面色漲紅,怒吼起來。

本想給蘇若雅兩女一個下馬威,沒想到反而給林絕奚落一番。

林絕不屑道:“不好意思,就是這麼囂張,就是這麼放肆,李總你能奈我何?有本事你也贏一次。”

“你……”

李總那叫一個憋屈,哼道:“我不和你說,蘇總,納蘭東家,大家的意思你們應該知道,把機會讓出來吧,和氣生財。”

“就是,有錢一起賺,你們把機會讓出來。”

“讓出來好說話,不讓出來,你們休想走。”

其餘古玩商家紛紛說道,有的甚至帶着威脅。

蘇若雅氣呼呼的:“你們不要欺人太甚,這機會是我們爭取來的。”

納蘭玉珠也是冷哼:“對,憑什麼讓給你們。如果是你們贏了,你們會讓出來嗎?真是不要臉。”

李總怪笑道:“兩位一介女流,說話是不是太沖了。如果你們不識趣,那就別怪大家翻臉無情。”

“沒得商量,機會我們一分也不會讓出來。”

既然撕破臉皮,蘇若雅和納蘭玉珠也是堅決道。

李總道:“大家看到了吧,這兩個女人不識好歹,居然妄想與整個東海古玩界抗衡。”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色眯眯地盯着納蘭玉珠,狂吞饞涎:“嘿嘿,既然你們找死,那今晚就別想走,老子非要讓你們知道什麼叫雄風,王虎,給我把這女人拿下。”

“你敢?”

納蘭玉珠冷喝,臉色卻是有些掙扎,她不想出手暴露自己。

“小妞,乖乖陪我們老闆睡一覺,別自討苦吃。”


一個彪形大漢冷哼中,一大步跨出,大手就朝納蘭玉珠胸前抓去。

納蘭玉珠羞腦地後退,沒想到這混蛋如此下流。

林絕一把將她保護在身後,面色冷然,握拳,衝出。

嗷!

淒厲的慘叫傳出,叫王虎的大漢那隻大手五指被粗暴轟斷。

“小雜毛,你敢傷我?”

王虎痛吼,猛衝向林絕。

“找死。”

在所有人的驚叫中,林絕飛起一腳,踹在王虎胸膛上,咚咚兩聲,王虎直接給踹飛出去,正巧把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給撞飛,又是一聲慘叫。

李總刷一下站起,狂怒道:“林絕,我們這裏這麼多人,難道你真的要與我們動手嗎?”

林絕面無表情:“如果你覺得人多就可以爲所欲爲,那就來吧。不過我得先告訴你,一旦動手,我會廢了你。”

李總胸膛起伏,喘氣如風箱:“王總,賀總,段總,把你們的人都叫出來,我們一起弄死這混蛋。”

場面一度劍拔弩張,緊張到極點。

“小子,有點底子就敢如此囂張,知道我誰嗎?江湖人稱孟拳王,開山拳的創始人,一拳就能結果你。”

一位身着長衫的山羊鬍子老頭神色倨傲地踏出來。


李總喜上眉梢:“孟師傅,有您老人家出手,這混蛋翻不了天,快幫我弄死他。”

山羊鬍正要開口說兩句場面話,卻是怪叫一聲,雙臂橫檔。

“哼,你擋得住嗎?”


冷哼中,林絕的飛踢更加去如奔雷,山羊鬍大叫一聲,直接給踢飛,撞在柱子上後滑落在地.

撲!

山羊鬍噴出一口鮮血,不可思議盯着林絕:“你,你居然使用了內勁?”

林絕不屑撇嘴,內經而已,如果他以真氣轟擊,這老頭當場就要橫死。

“孟師傅,你快起來,繼續幹啊。”

李總驚恐連連,山羊鬍已經昏死過去。

李總面色發狠:“各位老總,讓你們請來的高手都一起上吧,別再藏着掖着了。”

“快一起上,只要乾死這小子,我再加兩百萬。”

“別再單挑了,裝尼瑪高手風範呢,給我羣毆,弄死我重賞。”

林絕冷笑看去,有泰拳高手,黑道刀疤臉,甚至一人還帶着微弱的殺氣,應該是個職業殺手。

“一起上吧,收拾完你們幾個廢物,我再收拾這幾個豬頭老總。”

林絕招手,神色冷漠。

“狂妄的小子,我們三個高手圍攻你,黃泉路上你也可以吹半天了。”

三大高手快速衝出,一起夾攻林絕。

泰拳高手一腿橫掃向林絕的小腿,刀疤臉正面撲向林絕,那殺手則是身法變換,手裏的匕首指向林絕的後頸。

砰!

砰!

砰!

三聲連續響起的悶響,緊隨而來的是三聲慘叫。

泰拳高手慘叫是因爲他的腿斷了。

刀疤臉慘叫是因爲他的一隻眼睛直接被打爆了。

殺手慘叫是因爲雙手被折斷了,沒有雙手,他再也幹不了殺手。

“這?這怎麼可能?”

李總喉嚨滾動,腦門上冷汗簌簌落下。

“這人太可怕了,惹不起,我們先撤。”

其他幾位老總早也沒了之前的囂張,有的只是無盡的後怕,屁滾尿流就想逃。

“想走,沒那麼容易。”

林絕一步跨出,就來到李總身後,如拎小雞般,李總被高高拎起,隨手一仍,李總如垃圾一樣被扔出去,發出慘叫。

其他幾位老總也是被林絕如破口袋一樣扔出去,和李總滾做一團,紛紛發出求饒的慘叫。

“不知幾位老總,還想要分這個機會嗎?”

林絕坐在主位上,笑眯眯問道。


李總最慘,盆骨已經裂開,疼得不斷吸氣:“不要了,打死我也不要了。”

“我們也不要了。”

其他幾位也是紛紛附和。

林絕滿意地嗯了一聲,起身道:“去告訴王天龍,別再作了,一不注意可能老命就要作沒了。”

李總幾人對望一眼,心頭震驚,沒想到連王天龍林絕都敢威脅。

他們連王天龍的腳指頭都不如,沒被林絕打死,已經是萬幸了。

“走吧,明天就要籤合同了,這些垃圾興不起風浪。”

林絕朝目瞪口呆的蘇若雅和納蘭玉珠道。

兩女現在還是懵的,在她們那裏怎麼也談不攏的事,林絕上來,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 “廢物,老子扶持你做這些人的領頭人,真是瞎了眼。”

山莊浴池處,王天龍指着面色慘淡的李總大罵不停。

李總腰還是麻木的,顫抖着道:“王老,這也不能怪我啊,那小子太能打了,我們請來的高手都給他幹趴了。”

王天龍怒吼:“老子不是事先交代過你,不要動手嗎?要聯合起來給那兩個小妞施加壓力,要用計謀,而不是武力。你這頭蠢豬,如果動手能了事,老子的人早就擺平了,還用得着你請來的那些垃圾嗎?你還想和人家動手,信不信,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你。”

李總羞愧得無地自容,一把年紀了,還被人一口一個蠢豬,敢恨不敢怒。

王天龍冷哼:“不服氣?真想把你這把老骨頭扭斷啊,不中用的東西。聽好了,明天就是他們與魏家籤合同的日子,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決不能讓蘇若雅和納蘭玉珠到現場。一旦他們爽約,以魏家的高傲,必定就會不爽,取消合作機會,到時候魏家就只能找我合作。”

李總咬牙保證道:“這次我一定完成任務,對了,那小子讓我告訴你一句話。”

“嗯?告訴我什麼話?”王天龍問道。

李總張了張嘴,小聲道:“他讓我告訴王老你,別再作了,怕一不注意把老命作沒了。”

“什麼?他敢威脅我?”王天龍面目一下扭曲,臉上青筋暴起,大吼道:“老子王天龍縱橫四海,會怕他這個無名小卒嗎?氣煞我也,我必殺他。”

李總匆匆離開水木山莊,匯合其他老總,來到自己的老窩。

“各位快點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那兩個臭女人和魏家的簽約。”

“草,我看直接派人解決這兩女的得了。”

啪!

李總一巴掌就甩出去:“派人解決?你當解決豆腐呢?沒看到那個林絕大殺四方嗎?派誰去?你嗎?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弄死你,你個沒腦子的蠢豬。”

剛被王天龍當蠢豬,李總也跟着效仿,真別說,挺解壓舒服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