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數次之後,周圍的盯梢者便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如果沒被發現倒沒什麼,一旦被伊耶絲和塞莉他們察覺,想要清理這些實力弱小的盯梢者十分簡單。

「已經搞定了,伊耶絲大人」塞莉收回操控,周圍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如果還有隱藏著的人,那隻能說那人的能力比較特殊。

「很好,不管這些人是哪方的,與我們都無關了,今夜直接出擊!雖然對面有著兩名掌控者,但是問題不大,記住我們的第一要務是解救黑鼠和鷹眼,第二要務是收集奧德拉夫的證據。」

證據很重要,必須要收集,這樣可以避免他們後續的麻煩,而且如果菲爾德家族真的找上門來,也可以堵住他們的嘴!

其餘人點點頭,這種關鍵時刻,沒人會開玩笑,即便是來隨團參與的猴靈兒也是很仔細的聽著。

詳細的計劃,他們已經討論過了,此刻正是行動的時機。

見眾人沒有意見,伊耶絲點點頭,然後看下靈猴族長老道:「長老,到時候免不了要麻煩你了」

根據暗跡的情報,奧德拉夫家中有著兩位掌控者存在,雖然伊耶絲自信能夠剛掌控者,但是兩名還是太吃力,正好長老在,伊耶絲徵求了下他的意見,他倒也同意了。

對此,伊耶絲已經多次表示過感謝了。

夜色漸深,一行人趁著夜色直接抹黑前行,一路上伊耶絲在前方開道,精神力偶爾散開查看下周圍的狀況。

原本伊耶絲是不打算這麼急的,但是塞莉的附靈小草已經被發現,即便有些倉促,在經過了討論之後,眾人還是決定直接動手,只不過速度要快。

富人區的守衛力量很多,有錢人大多比窮人更捨得在安全方面投資,畢竟有錢嘛!

不過高階契約者是不可能用來守門的,這些都是低階契約者,對於伊耶絲而言,屏蔽他們的感知,偷偷溜進去並不是什麼難事。

甚至殘忍一點,他完全可以將這些人直接消滅毀屍滅跡,可惜他並不是那種人。

這次行動需要迅速,必須在引起大範圍的騷動前擺平,奧德拉夫作為這裡的超級富豪,肯定有著許多關係,不能讓他們發揮作用!另外便是城主那邊也不能被落口實,必須在衛兵團團圍住之前離開!

一行人速度很快,沒多久便來到了豪宅的外側,即便深夜,豪宅裡面也有這數十人在來回巡邏,之前大半都是契約者,這種守衛力量勘稱極強。

伊耶絲低語道:「按照計劃行動!」

此次行動分為三個隊伍,以伊耶絲和塞莉為一隊,突破密室,或者應付其中一個掌控者,長老獨自應對一個掌控者,猴靈兒和貝斯特、貝安娜以及法蓮娜四人應對餘下的契約者。

只要餘下的人中操縱者數量不超過五個,他們便足以應付,而暗跡的情報中也說了,大部分操縱者和契約者都去商隊護行了。

如果發現奧德拉夫的蹤跡,立刻以抓捕奧德拉夫為第一要務。

「行動!」伊耶絲低喝一聲,眾人互看一眼,紛紛朝著豪宅攻入!因為有著塞莉繪製的簡要地形圖,所以大家都目的都很明確! 舊愛逆襲:老公請接招 「什麼人?!此乃私人領地,嚴禁闖入!違者後果自負!」一道喝聲響起,一名二階契約者感知稍強第一時間發現眾人的動靜。

其他護衛紛紛警覺,除了個別幾個留在原地,警戒周圍,其餘人都朝著伊耶絲這邊圍去。

「小伊,這裡就交給我們了,你們先去救援!」貝安娜身體周圍清風環繞,衣服在空中微微蕩漾,宛若女神,極為美麗!

伊耶絲點頭道:「好!法蓮娜,記得保護好安娜!」

法蓮雙手持劍,一身泛著寒芒的鎧甲,英姿颯爽,「知道了!不用你提醒,這是聖騎士的職責!」

猴靈兒餘光注意著這兩位戰鬥狀態時的模樣,心中竟然隱隱有些羨慕,這兩人真的好漂亮…

「塞莉,我們走!」伊耶絲襯沉聲道,兩人順著密室的位置,直接沖了過去。

靈猴族長老氣勢全開,宛若黑夜中的燈火一般,十分顯眼,下一刻,豪宅內立刻升起一股完全不弱於長老的氣息,一名老者從裡面走了出來。

這位老者便是奧德拉夫請來的掌控者,鎮守豪宅的終極力量,而奧德拉夫的那名親信掌控者,則負責守著密室,不為外人所趁。

「老爺!有人夜襲!」管家急促的聲音在房門外響起,奧德拉夫瞬間睜開眼睛清醒過來。

「怎麼回事?」奧德拉夫身穿一身奢華睡衣,沉聲問道。

管家道:「就在剛剛,有人闖入宅內,所有力量都已經調動起來,甚至連掌控者大人都被驚動了!似乎實力不低!」

「好大的膽子!」奧德拉夫怒道,忽然他腦中閃過一絲警覺道:「密室怎麼樣?」

管家道:「目前尚不清楚,外面打的激烈,根本無法傳遞信息過來!」

奧德拉夫:「趕快隨我過去查看一番!」

管家勸道:「老爺不行啊!那裡很可能充滿危險!而且密室有著那位大人鎮守,根本無需老爺過去!」

管家心中還有句話沒說,以他們兩人的實力過去根本沒用,如果那位大人都應付不了他們過去也是送死!

「說的有理」關心則亂,奧德拉夫實在是太在意那個密室了,一來那裡關乎著他的壽命能否延長,另一方面哪路關乎著這整個家族的安危!

「老爺,我看我們不如先撤離吧,上陣衝鋒的事情就交給他們就行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老爺你的安全!」管家道。

奧德拉夫點點頭道:「說的不錯,我們去三號地下室,那裡足夠安全。」

「好的老爺!」管家說道。

「對了,待會鬧出來的動靜肯定極大,必須速度解決,否則讓城主府的人過來,他們正好有了借口搜查,這可不允許發生!」奧德拉夫沉聲道。

管家道:「好的老爺,待把您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便通知下去。」

「嗯」

……

伊耶絲和塞莉朝著密室的方向過去,待兩人來到那個不起眼的地方,他們並沒有發現密室的啟動條件。

「看來只能強攻了!」伊耶絲手中一個神力手雷拋來拋去,很顯然他心中的炸彈人之心已經蠢蠢欲動了!

「不過就是動靜有些大,可能會更快的吸引周圍的人和衛兵們的注意,不管了,速戰速決!」伊耶絲不再猶豫,手中的神力手雷直接散開三個,朝著周圍牆角扔去,而他則和塞莉兩人飛快的撤出房子。

「轟!」三聲爆炸同一時間響起,聽起來就好像只有一聲巨響!整個豪宅的地面為之抖了一抖!畢竟這些手雷在伊耶絲進階后,威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近乎五階的威力了!就是攻擊方式有些搓,別人容易躲開罷了。

整個房子瞬間倒塌,一個地道口入口出現在伊耶絲面前。

「走!塞莉!讓我們去下面會會那個消滅了你的附靈小草的傢伙!」伊耶絲豪氣道,一般而言能夠發現附靈小草蹤跡並且消滅的十有八九實力比塞莉高,那麼顯然便是掌控者了!

「好的,伊耶絲大人!」塞莉微笑以對。

在爆炸響起的瞬間,奧德拉夫扭頭看向密室的方向,面色嚴肅且有著一絲擔憂道:「那個方向是密室?全靠你了,意乙,一定要將闖入者消滅。」

這一刻,奧德拉夫心中升起濃濃的不安,他忽然抬頭對管家道:「不去地下室了,我們直接沿著密道離開!」

經過再三的思索,奧德拉夫決定保險起見,直接啟用最後手段,離開此地在說,冷靜下里后的他感覺這一次前來襲擊的人實力極為不凡,密室里的秘密可能保不住了,雖然實驗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但是於此相比起來,自己要活下來才是最為重要。

萬一到時候來不及逃跑,秘密又被捅了出去,自己再想要離開神風帝國就有些麻煩了。

「老爺…」管家十分驚訝,沒想到為何奧德拉夫會突然做出如何決定,不過多年來奧德拉夫在商界叱吒風雲的決斷還是讓他不去反駁,「好的,我這就去做!」

奧德拉夫道:「等等,你看看能不能將那個實驗者帶上,畢竟他已經研究了這麼久了,拋棄了可惜了。」

「是」管家應道,猶豫一下后又道:「老爺,我們走了以後夫人和三少爺怎麼辦?」

三少爺是奧德拉夫的小兒子,被作為人質住在菲爾德家族裡面,而奧德拉夫的夫人這段時間正好過去探望,如果他們這個時候走了,那麼奧德拉夫的夫人和小兒子就十分危險了。

奧德拉夫沉默一下道:「顧不得這麼多了,如果結果並沒有如我預料的那般朝著最壞的方向發展,我自然會回來將他們兩人保下來,但是結果變成最壞,那麼我自身都難保了,更沒有精力照顧他們了。」

管家懂了,不再多言,將奧德拉夫護送到密道后,他則轉身回去完成奧德拉夫所吩咐的事情。

……

地下密室很大,更是有著多個房間,在某個豪華的房間內,一名氣勢驚人的契約者起身朝著出口走去!

上面那麼大的爆炸威力早就讓他驚覺,為了回報奧德拉夫的幫助,保護他的秘密,他會拼盡全力將入侵者消滅! 意乙的實力氣勢比不過外面那名掌控者,他進階的時間尚短,才幾年而已,但是他是奧德拉夫的親信,所以才坐鎮這種隱秘之地。

回想起奧德拉夫對自己的幫助,意乙心中儘是感激,守護奧德拉夫的秘密便是他的責任和使命。

伊耶絲和塞莉緩緩的走下地道,十分的小心謹慎,那位掌控者真是能夠隱忍,如此大的動靜都沒有出來,一直在底下。

密室另外某個房間內,黑鼠被幫下一張金屬椅子上面,渾身動彈不得,他沒有像那些異族女子一般大喊大叫,在外面混了這麼久,面對危險時保持鎮定已經是家常便飯。

更何況,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求饒是沒有任何用途的,不然以他苟且偷生的性格早就求饒了。

黑鼠自從被綁過來以後便一直看著那個實驗者不斷的切割實驗那個異族女子,聽著異族女子的慘叫和哀嚎,心中說不怕死事不可能的,但是也唯有接受事實。

原本他已經認命了,雖然通過將手環吞進肚子里,之後再看守疏忽之際勉強發了個求救信號,但是此處守衛力量強大,有著掌控者的存在,地方也是隱秘,這裡的背後勢力似乎不小。

伊耶絲即便接受到了自己的信號,又救得了他嗎?或者是伊耶絲選擇放棄,他也能夠理解。

忽然而來的爆炸和顫抖讓黑鼠心中一震,他心中居然感覺是伊耶絲來救他了,但是覺得又不可能,不現實,自己只是被禁制限制的手下,怎麼值得他冒險相救?一定是錯覺。

「怎麼回事?!」相對於黑鼠的期待,實驗者則是一臉的警惕,似乎地面上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這一刻他也顧不得繼續實驗了,立刻招來助手。

「去外面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順便再找些人來將資料收集好,另外把這個女子扔了」實驗者說道。

助手點頭稱是,退了下去,實驗者心情沒了,看了眼黑鼠,冷哼一聲,不去管他,本來他打算今晚將那個東西打入黑鼠的體內看看高階契約者能否成功適應那個東西,但是此刻不合時宜,不能詳細專心的觀測,先放一放了。

地道不長,兩人很快便來到了底下密室,剛一下來,淡淡的血腥味便傳了過來,伊耶絲看著周圍的環境,這裡燈火通明,看的十分清楚。

伊耶絲鼻子嗅了嗅,雖然他的嗅覺沒有黑鼠那麼誇張,但是比之一般契約者卻是強上不少。

「這裡很血腥,看樣子很有可能便是那個所謂的實驗進行場所。」伊耶絲目光謹慎的觀察著周圍,這裡畢竟是密室,說不定有著什麼機關陷阱,不能大意。

塞莉已經召喚出了兩具陰影傀儡,在她身旁長鞭和鎖鏈也是懸浮空中,至於另外兩把武器已經在之前的那次經歷中碎裂了,並沒有補充。剩下的這兩把武器,除了鎖鏈完好,長鞭上面也是有著不少的裂縫。

可以說那個不知名的小店,邋遢不客氣的老闆,其手藝還是不錯的,東西質量很高。

伊耶絲白擔心了,一路上都沒有任何機關,兩人不疾不徐的超裡面推進,沿路房子打開,很多房間里空蕩蕩的,但是裡面的一些邋遢東西卻顯示著這裡曾經有人存在過,伊耶絲估摸著就是被抓來的人。

很快,兩人便與意乙相遇了,意乙神情淡漠道:「無論你們是誰,既然來了此地那麼便把命留下吧」

伊耶絲眼睛眯起,這人身上傳來的神力波動必然是掌控者,不過從感應上來說實力似乎沒有他之前在海島看到的那些掌控者們強。

這其實是廢話,趕去海島奪寶的都是各方勢力的一些精英,實力自然不俗,而意乙只不過是一階散修,沒有系統的學習過各方面的知識,雖然在奧德拉夫的幫助下掌握了一些神術,但是卻也不多。

「塞莉,這裡先交給你,我去看下黑鼠他們在不在」伊耶絲說道,這也是他們計劃中的一環,先確定人在不在裡面,如果不在,他可不會在這裡和這名掌控者浪費時間,此次行動的最主要目的還是救人。

「請放心,伊耶絲大人」塞莉點頭,周身長鞭和鎖鏈上神力匯聚,簌簌作響。

意乙目光微微一縮,不知道這兩個操縱者哪來的自信,不過他不屑多說什麼,反正結局早已註定!凡是擅闖者,死!

意乙伸手空中一抓,空氣中一陣吸力傳出,塞莉身邊的鎖鏈劇烈顫抖起來,似乎要不受控制朝著他那裡飛去!

塞莉精神一凝,精神力附加上去,頓時顫抖的鎖鏈平定了下來,意乙目光中閃過一絲異色,沒想到比自己低了一階的契約者居然能夠抵抗住自己對神紋器的控制。

伊耶絲見意乙暫且沒有奈何塞莉,立刻朝著一旁襲去,打算趁此機會突過去。

「想的美,金屬控制!」意乙口中低喝一聲,伊耶絲身上的腰帶頓時勒住他的腰部,似乎要將他的腰絞斷。

「龍之力!」伊耶絲口中輕語,體內的龍血激發,身體素質瞬間提升數倍,直接將腰帶撐斷!

伊耶絲能夠感受到腰部傳來的隱隱作痛,剛才那一下突如其來,他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腰部此刻已經被勒出血痕,幸好即便普通狀態下的身體素質也比之一般契約者高出不少,不然直接陰溝裡翻船!

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此刻伊耶絲已經大致清楚了眼前這位掌控者的能力,似乎能夠操控某些成分!

從剛才自己的就腰帶被控制可以看出,衣服等似乎不說控制,而塞莉的鎖鏈之前也有異動,這兩者都含有金屬元素。如此說來,眼前這個掌控者似乎能夠操控金屬,是一名金屬系的掌控者!

伊耶絲微微皺眉,金屬系契約者擅長防禦,攻擊力也不弱,倒是比較難對付,不過還好他們的目的是拖住而不是打敗,只要救出黑鼠和鷹眼,順便收集點證據此行便可以暫且安全撤離。

以自己這方的實力,伊耶絲自信這便不可能留下他們。 雖然暫且被限制了下來,但是塞莉那邊此刻也主動出手,陰影傀儡、鎖鏈以及長鞭朝著意乙襲去,這些的實力都弱於高階操縱者,再加上塞莉本身還有這不死族的神術配合,一時間竟然纏著意乙沒有空管伊耶絲。

亂世大商人 伊耶絲見此機會,再次從旁繞開,不過出於剛才那一下的反擊,伊耶絲在快要進入裡面房間之前,反手就是一個火箭炮。

意乙反應很快,注意到後面的攻擊,一堵不知名金屬所打造而成的牆壁擋在身後,火箭炮直接在牆壁上炸裂,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個密室!

塞莉早有準備,在爆炸響起的瞬間便直接用神力封上耳朵,而意乙可不知道火箭炮的威力和聲響。

在他的意識里,區區一個四階操縱者的倉促一擊威力能夠高到哪去,這不大意了,金屬牆在火箭炮的爆炸威力下直接碎裂爆開,無數的金屬殘骸碎片朝著意乙激射。

而巨大轟鳴聲更是讓意乙耳朵嗡嗡作響,即便五階的身體素質也擋不住那麼強烈的音爆!他感覺自己的耳鼓膜都已經碎了。

「金屬守護」關鍵時刻,意乙直接整個人被金屬所包裹,自己躲進了金屬蛋中,不過因為反應有些慢,速度上沒來的及完全防禦住,一些金屬碎片在爆炸的衝擊下直接突破了意乙體表的神力防禦插入了他的身體中。

在給了一發火箭炮后伊耶絲便快速離去了,他要找到黑鼠和鷹眼兩人後才能安心。

見此良機,塞莉又豈會錯過,心中默默的感謝了一下伊耶絲的攻擊,意念一動,兩具陰影傀儡速度陡然加快,一步越過一段距離,家中手中的刀狠狠的劈到了金屬蛋殼上面。

「叮」清脆的響聲傳來,畢竟意乙是一名掌控者,全力防禦之下,陰影傀儡並不能破開金屬蛋殼,另一具陰影傀儡也是看上,再加上兩把神紋器的圍攻,一時間叮叮噹噹的清脆響聲不斷。

金屬蛋殼內,意乙臉色微微有些扭曲,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背後起碼插了七八片金屬碎片,唯一不錯的便是這些金屬碎片插入的都不深,沒有傷及五臟六腑。

「倒是有些小瞧這兩傢伙了,看樣子那個男的是擅長進攻擁有強大攻擊性能力的契約者!」意乙心中對他們有了一定的認知。

「還好外面那個女的攻擊力不是特彆強」意乙感受著塞莉的攻擊力度,心中微微輕鬆,「如果兩人聯手還有些麻煩,既然離開了一個,那麼正好趁機先解決一個!」

意乙沒有想過暫且撤退這個選項,一來即便這兩人稍微有些厲害,但是畢竟都是操縱者,他身為掌控者機會害怕,二來無論如何這裡的秘密都要守住,不能讓這兩人離開!

伊耶絲很快便深入進去,空氣中的血腥味也逐漸變濃,他順著氣味來到血腥味最濃的地方,一腳將門踹開,頓時濃重的血腥味迎面撲來。

「是誰?」實驗者正在準備撤離,伊耶絲忽然一腳踹門讓他陡然一驚,立刻質問道。

作為實驗人員,他處理突發事情的能力極低,反應更是很差,第一時間不是躲避居然是質問。

伊耶絲目光很快就看到了被綁在椅子上的黑鼠,同時他也注意到檯子那具被分解了一半的異族女子身軀。

伊耶絲心中怒火騰的一下升起,這種人真的是該死!如果直接殺死也就算了,看那屍體抽搐的樣子很顯然是被折磨致死。

伊耶絲掏出銀之鷹朝著實驗者的雙腿就是兩槍,實驗者慘叫兩聲直接跪倒在地,他只是一介實驗人員,雖然是個契約者,但是根本沒時間修鍊,實力到現在為止也就二階,如何擋的住伊耶絲的攻擊。

實驗者哀嚎不斷,捂著自己的兩條腿不斷喊叫,太疼了,他這小身子骨受不了這麼劇烈的疼痛。

伊耶絲見他暫且跑不了了,便先不管他,來到黑鼠身邊為其解開捆綁,順便在他身體上灌入神力,助其解開體內的神力禁錮。

「你怎麼樣?有受什麼傷嗎?」伊耶絲見黑鼠動作似乎有些僵硬,關切的問了句。

黑鼠:「沒什麼大事,有些虛弱而已…那個,團長,謝謝你前來相救」

黑鼠心中真的有些感動,自己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所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溫暖之意。

伊耶絲擺擺手道:「這些矯情的話就不用說了,鷹眼在哪裡?你一個人去救沒問題吧?我要留在這裡收集些證據。」

黑鼠:「沒問題的,團長,這裡面似乎沒有什麼高手,而且上次若不是為了我鷹眼,他們也抓不住我。」

「既然如此,那麼你便趕快去吧,動作快點,已經用了一些時間了,我們必須趕快撤離了。」伊耶絲囑咐一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