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尚,小桂子二人緊隨楚帝背後,三人出現在將軍府外,此時,李靖派來的斥候已經被送出城。

小桂子特意命人給他準備了路上的乾糧,還為他換了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駒。

「子牙,按時間推算今日我軍應該和敵軍遭遇了,你下去繼續督辦朕交給你的事情,務必加快速度。」

「陛下放下,微臣這就去!」

姜子牙折身離開,楚帝下令小桂子不用在身邊伺候,隻身一人進入將軍府內,朝著後院湖邊走去。

「滴,系統提示,宿主麾下先鋒大軍在風沙灘與行敵軍遭遇,當前敵軍中發現歷史悍將數人,其中包括帝將。」

「風沙灘遭遇,帝將?」

聞聲,楚帝倩影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心神一動,快速進入系統頁面,開始查看敵營中戰將的信息。

「大秦司馬錯,戰力120,體力98,統帥150,政治95,神兵火雲戰刀,坐騎千里火焰駒。」

歷史上司馬錯深謀遠慮,是一位高超的戰略家,如果用一個字概括司馬錯的用兵特點,那就是『謀』。

這裡的『謀』指的就是謀略、戰略的意思,在他的滅蜀之戰中,他能一眼就看出伐韓與伐蜀之間的利弊,用雄辯的口才說服秦王,可謂深具謀略;而且率先提出了「得蜀即得楚」的戰略主張,目光深遠,極具戰略眼光,真乃深謀遠慮。

作為秦國三大幹將之一,司馬錯的名氣遠沒有白起和王翦的大,其根本原因就是司馬錯不僅是位傑出的軍事家,而且還是位高超的戰略家。

縱觀秦國三大幹將,白起是高超的指揮大師,擅長出奇制勝,以小博大。無論是伊闕之戰中的聲東擊西戰術,還是黔中之戰中的黑虎掏心戰術,或者是華陽之戰中的長途奔襲戰術,招招出奇,戰戰全勝。

而王翦則是卓越的戰術大師,他老成持重,穩紮穩打,穩中求勝。他老謀深算,工於心計,善於布局,可謂名將殺手,不管是能攻善守的名將李牧,還是大敗李信的楚將項燕,皆死於其手。而司馬錯卻是傑出的戰略大師,目光深遠,謀略過人,他一輩子只干一件事,滅蜀,平蜀,治蜀。

「好一個戰略大師,這司馬錯統帥如此厲害,秦皇竟將他當做衝鋒陷陣的戰將使用,當真是暴殄天物。」

楚帝眼裡的司馬錯應該是指揮百萬雄師的統帥,縱觀全局,運籌帷幄,而不是縱馬揮戈,逢戰先登的戰將。

「王賁,戰力150,體力110,統帥140,政治95,神兵破曉銀槍,坐騎青鬃獸。歷史中王賁隨父王翦東盪西殺,南征北戰,橫掃天下,相繼消滅五國,為秦國的統一奠定基礎,立下赫赫戰功。秦統一六國后,王翦、王賁父子激流勇退,榮歸故里,不再參與朝政」

「薛舉,戰力170,體力130,統帥110,政治100,神兵奪天槊,坐騎赤兔火龍駒,自稱西秦霸王!」

「薛仁杲:戰力180,體力140,統帥100,政治95,神兵九龍鏜,坐騎追風呼雷豹,人稱萬人敵!」

「蓋蘇文:戰力160,體力130,統帥110,政治98,神兵噬魂戰刀,坐騎渾紅獸,稱之為五刀神將!」

…………

楚帝凝神快速將系統頁面顯示的敵軍眾將信息查看結束,包括執失思力,契苾何力,鐵雷八寶,目露驚愕,沒想到龍唐,大秦十萬先鋒精騎,居然派出如此多戰將,其中不乏善戰者,善謀者。

更加沒想到歷史中和李世民是敵對的薛舉,蓋蘇文,鐵雷八寶等人,現在都已成為龍唐的最大助力。

兵強將廣,恐怖如斯,區區先鋒大軍戰將如雲,不敢想象四國後續大軍還會出現多少猛將。

「這場戰役不簡單,四國有備而來,氣勢驚天,顯然是準備一舉擊敗吾楚!」

楚帝心中暗自盤算著,眸光向風沙灘疆場上看去,秦瓊手中兩柄金鐧左右開弓,不消片刻迎面衝殺而來龍唐輕騎,盡數墜落馬下。

「殺!」

一聲暴喝炸起,秦瓊揮動金鐧向正前方侯君集衝殺過去,馬踏虛空,黃沙遮面,虛空飛濺飄灑的血漬從臉頰上劃過。

侯君集執槊催馬,戰意高昂,此刻早已是血染戰甲,殺伐逆天,幾個呼吸間,兩人鐧如猛虎,槊如飛凰,快似流星,勢若游龍。

砰砰砰~

砰砰砰~

兩馬狂馳,金戈翻飛,一晃間,兩人已戰十餘回合,紛紛勒馬而立,抬首打量對方,好似針尖對麥芒,浩瀚的威壓相互碰撞。

楚帝可以看出兩人波瀾不驚,毫不畏懼對方,顯然他們勢力旗鼓相當,棋逢對手,三百回合之內沒有致命的破綻是很難分出勝負。

「找死!」

一聲怒叱驚天,楚帝循聲看去,秦用緊攥兩柄巨錘,怒目而視,正前方薛舉,薛仁杲,鐵雷八寶,宗羅睺四人縱快馬疾馳,自四面向秦用合圍而來。

兵戈戮天,殺氣盎然,秦用以一敵四,怒叱一聲,悄無聲息開啟斗戰聖體第二道神勇,聖體不滅。

聖體不滅,寶體無暇,金光閃耀,普通攻擊根本無法打破聖體的防禦,如此他將可肆無忌憚,完全不用擔心遭受重創。

轟隆!

一聲巨響傳開,秦用凝神向前看去,一座高一米有餘的獨腳銅人迎面暴掠而來,好似泰山壓頂,將空氣一寸寸震碎。

見狀。

秦用高舉手中巨錘迎了上,紫金八棱錘和千斤銅人撞擊在一起,震耳發聵的巨響激蕩,於此同時三柄兵戈穿透虛空而來,快如流星,勝似閃電。

一擊之下,薛舉,薛仁杲,宗羅睺三人認定秦用必死無疑,這一切發生在星光火石之間,秦用的確有些猝不及防,可即便如此他依舊抬起另一柄巨錘擋在胸前。

轟隆~

轟隆~

轟隆~

薛舉,薛仁杲的馬槊和巨鏜被巨錘擋在了胸前,而宗羅睺手中寒槍穿刺在他肩膀上,可當撞擊在鎧甲上時,卻被閃爍的金芒震飛出去。

秦用頷首向肩膀上瞥了眼,抬手發力,空出的巨錘徑直撞擊在薛氏父子兵戈上,浩瀚磅礴的巨力震得兩人向後退去。

「死!」

秦用雙腿拍馬而起,凌空輕踏向前,朝著宗羅睺追去,手中巨錘旋轉如飛,狂暴的轟撞在宗羅睺身上。

唰唰唰~~「還走神??」阿屠再次出手救了我。

我徹底清醒了過來,抄起板凳就沖那人臉蜘蛛砸去,

但它那上百條毛腿,每根都堅如鋼矛,別說板凳了,我感覺丟顆手榴彈它都沒事!

人臉蜘蛛見我們行動敏捷,動作扭曲的在原地撅了撅屁股,突然猛烈……

《屍家禁地》第150章奇門遁甲他們都想到了一個可怕的結果。

孟軒背後站著的不是某一方勢力,而是國家的話……

麻煩了!

僅僅只是想到這一點,所有人臉色開始瞬間變得極其難看。

畢竟他們不是蠢貨,孟家這些年一直在做的事,他們心中自然也十分有數,在加上他們大多數人本身就在體制內工作,所以自然十分清楚近些年國家已經趨於穩定和平發展,所以視線自然已經開始集中在清掃這些違法大鱷的身上。

所以盯上他們孟家,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雖說他們這些年的做法都十分小……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283章孟家很糾結 「你要是覺得在愛人之間說不出口,也可以和我說……何必,自己扛着呢?」

她幽幽的說道。

她正絮絮叨叨的說着,突然躺在床上的男人睜開了眼,把她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醒了?」

「被你吵醒了。」

「……」唐柒柒頓時有些窘迫,她竟然把一個喝多了酒,還受了傷的人吵醒了!看來話的確是有點多。

「不……不好意思……」她趕緊道歉。

「你怎麼會在這兒?路遙呢?」

他明知故問。

「他去忙別的事情了,你也真是的,出這麼大事情怎麼不告訴我呢?」她蹙眉埋怨。

封晏聽言臉色有些難看:「是路遙跟你說的?這件事我不想把你牽扯進來,我知道你在等陸昭,我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的。」

「你解決,你怎麼解決?」

「大不了安頓好路遙,我去父親母親那兒請罪!」

「這怎麼行?」

她瞬間急了,這讓老兩口知道他喜歡男人,打擊多大啊!

白胭身體本來就不好,萬一被刺激的出什麼事怎麼辦?

還有,那孩子怎麼接受,自己的父親喜歡男人的事實?

說不定,封君還會把封晏給打死!

一想到這,她立刻阻止:「我是心甘情願幫你的,孫敏敏我來解決,你千萬別想不開。」

「我不想麻煩你。」

封晏僵硬著神色,似乎極其不情願讓她施以援手一般。

她知道,封晏還是挺正人君子的,覺得這樣麻煩自己,有些不好。

之前她還顧慮陸昭多一點,現在聽他不情願,她哪裏還管那麼多,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去做傻事吧。

「這怎麼能叫麻煩呢,我是心甘情願的啊。封家的事就是我的事,那個孫敏敏想要進封家,也要看我同不同意對不對?」

「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回頭你帶我會會這個孫敏敏。」

「那好,明天。」

「明天?」她愣住,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

「如果明天不答應她,她就會昭告全世界,我喜歡男人這個事情。」

「好!我去見她!」

唐柒柒咬牙說道。

她處理好封晏的傷口就回房了,封晏也沒抱她過來,一個人休息的時候有些不適應,但心裏卻是暖融融的。

有女人給自己撐腰的感覺真好,這個苦肉計還算圓滿完成。

唐柒柒倒床就睡,第二天精神飽滿的起床,畢竟今天她是要去戰鬥的。

她去了衣帽間,裏面全都是封晏給自己準備的,她精心挑選適合自己,比較舒適的一套。

現在漸漸步入夏天,天氣炎熱起來,她穿着黑色的絲絨裙,頭髮隨意挽起,顯得氣質靜好。

她八百年難得一次化妝,簡單的上了一個淺淺的妝容,穿上了八厘米的細高跟,整個人感覺像是踩高蹺一樣。

她下樓,封晏聽到腳步聲看去,那一瞬目光被深深吸引。

她被看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攏了攏頭髮,緊張的問道:「是不是有點彆扭?要不……我去換點日常的,這個樣子是不是太正式了?」

她有些局促。

。 「藥物分級為珍、元、靈、仙」陳宇娓娓說道:「我們市面上可買到的年份久遠的人蔘,靈芝一類的就被稱之為珍級。對氣候溫度有要求,而且生存地方須是有一定的風水福地的藥物,稱之為元。」

陳宇說:「元級藥物,已經是可遇不可求的葯,至於靈級,則是能起死回生,活死人,肉白骨的藥物,蔓越流心雖然是半靈級,但也不是普通人能找得到的。」

「這種葯多生於地脈交匯之處,汲天地日月精華而生,想要找到這種葯,非一些通曉天文地理,懂風水玄學,可尋龍點穴一類的高人所不能。」

「這…這麼難嗎?」葉清凝有些傻眼了。

本來之前她找到天機門的衛鴻葉,對方聽她要找這種半靈級的葯,就露出了一副為難的神色。

如果不是葉家的地位,還有許以重金,這位天機門的高人恐怕都不會出山。

原本葉清凝以為天機門所謂的高人不過如此,許以重金就能驅使他們做事,但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的,而是這次的事情難度太大了。

「你以為這是山裏找顆老人蔘?」陳宇搖頭道:「而且蔓越流心與靈級藥物不同,這種東西生活在極寒之地,所在之地必伴有陰穢生物,所以比起真正的靈級藥物難度更大。」

「陳先生,你一定有辦法的,我求你幫幫我好嗎?如果先生能幫助我尋得靈藥,我們盛京葉氏感激不盡。」葉清凝對着陳宇深深的一躬身。

「你先回去吧,我考慮考慮。」陳宇搖搖頭,沒有直接答應下來,畢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且不說這東西生活的地方有多危險,就算是找到了,這種藥物本身就是天材地寶,暗地裏不知道多少超脫人類認知的東西在盯着,這無疑於虎口奪食。

「陳先生。」葉清凝好不容易抓到一點希望,她是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放棄的,她懇求道:「你有什麼條件可以儘管提,我們葉家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這不是條件不條件的問題,而是你爺爺的病,必須以這種靈藥為引才能治,這種靈藥又太難求來,所以我沒萬全的把握。」陳宇搖搖頭:「說真的,我對一切疑難雜症都有興趣挑戰。」

「但這種病,不是我治不了,而是藥物太難尋。」陳宇說。

「我請了的天機門的高人,到處打聽,查閱資料,歷時一年已經有了蔓越流心的消息了。」葉清凝咬牙道:「只要先生隨我們一同前去巫族,我葉家便有重謝。」

「你是真的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陳宇瞥了一眼葉清凝道:「你現在只是打探出消息,你可知道,蔓越流星生存的環境有多惡劣,周邊有多少成了氣候的東西在盯着。」

「你可又知道,巫族是什麼地方?這個據傳說遠古時期被貶於苦寒之地的族群,幾乎是與世隔絕,他們當中有一些思想守舊者看到外人進入巫族,視同於入侵,那種環境下,想取得這種半靈藥的藥物有多難你可想過?」陳宇道。

「陳先生…我父母過世的早,我和弟弟都是我爺爺一手拉扯大的,我發過誓,如果誰能救得了我爺他……我。」說到這裏,葉清凝原本冷艷的臉上露出一抹紅暈。

「我就嫁給他,我爺爺早就立下過遺囑,若有一天他離世,我將持有葉氏集團三分之一的股份,而且和我執掌葉氏的叔叔,在葉氏有同樣的話語權。」

「有何條件?」陳宇愣了愣,不自由主的打量起葉清凝了起來。

葉清凝出身大戶人家,相貌和氣質自然沒法說,她身上的氣質,陳宇只從余司晨身上看到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