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曉明沒讓他們卸車,而是直接讓他們把貨拉到了火車站。今天這些貨就跟着趙永一行人一起上車南下了。

不過趙永他們做的是客車,而這些貨坐的是貨車,正好比他們晚到幾天,讓他們有時間收貨。

封華已經把武康路上蘇家豪宅的地址告訴了嚴朗,而租賃合同也跟趙永簽好了,他們到時候直接過去就好。

當然少不了要給沈鶴庭拍一封電報說一下,不然他可能都不會讓這些人進門。不過她只會說房子租出去了,至於她和租戶的關係,她不會提。

十天後,趙永一行人平安抵達上海,直奔武康路,見到了他們的“分廠”。

“這分廠好,氣派!”趙永讚歎地看着蘇家曾經的公館。這房子是歐式建築,三層,東西四五百米寬,一溜的大窗戶,看着就氣派。

這還只是主樓,旁邊還有兩座稍小一些的附樓,三座樓房圍着一個小廣場。

敢住這種格局的房子,可見蘇家當初的輝煌。

不過外面看着再氣派,裏面就不行了,曾經的奢華內設被破壞的一塌糊塗,檔次一下子從天上掉到地上。

這還是封華收拾過的結果呢。

“行吧,當倉庫正合適。”趙永裏外看了一遍說道。

沈鶴庭接到消息,已經趕了過來,看過趙永的手續,沈鶴庭反覆交代他們一定要好好愛護房子才走了。

搖錢樹已經掛果了,眼看就能搖錢了!他離開一秒心裏都不踏實,要不是看封華對這房子很上心,他根本不會跑這一趟。

等人走了,幾人選了幾間保存最好的房間住了下來,收拾收拾,又出去買好柴米油鹽,就算安家了。

趁貨沒到的幾天,嚴朗又帶着他們好好逛了逛大上海。只有周新月在家看孩子,哪裏都沒去,她也不想去。

史家人,能不遇見最好不遇見,噁心。

幾天後,趙永收到了貨,他們這“大興安嶺食品分廠”就算正式成立了。

貨都收進房間,幾天時間陸陸續續被趕來的供銷社、副食品商店、某某單位拉走,趙永坐在屋裏有些傻眼。

這跟他想的不一樣啊!說好的做買賣呢?說好的賺大錢呢?

錢是賺了,三毛五毛一斤收上來的山貨,一塊左右一斤賣出去了,但是扣掉運費,也不剩啥。

關鍵就是剩啥,那也得上繳國家!

這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實在是隔行如隔山,他倒騰黑市久了,早忘了白市什麼樣了,即便總在白市裏買東西,但是也沒仔細想它背後是怎麼操作的。

計劃經濟時代,國有企業的作用就是“加工廠”。原材料的供給、原材料的價格、用原材料生產製作什麼東西、賣價多少、賣給誰,都是國家規定的。

跟企業,跟經理,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不能自己做主,也不能自己定價。

而這種模式也才存在10來年,快30歲的趙永不適應、沒想明白,也在情理之中。

封華更不適應,她開始闖商場的時候都是改革後了,那時候國企已經有一定程度自由了,私企都允許存在了,她也沒接觸過這種模式。

不過她現在卻是知道這種模式存在的,她也知道她的這個食品廠,會用這種模式經營很多年。

但是跟趙永討論的時候,趙永沒問,她就沒提。因爲在她看來,這不是什麼大事嘛。

就像這次,一火車皮的山貨賣出去,也才掙了幾百塊錢嘛~算什麼大事?商量個毛線……

而他們好不容易洗白不混黑市了,自然白市怎麼操作,他們就怎麼操作,不能再玩黑市那一套了。

她把趙永放到這裏來,是讓他看家的,不是讓他“混黑”的。這裏可沒有**罩着他,**的手也沒這麼長,他敢混就得死。

當然是指混大了,偷偷賣個雞蛋在哪裏都沒事的。

“這不行這不行,我得問問大小姐,我不是來這玩的啊!”見識了繁華的大上海,他更心心念念賺錢了。

但是握着手裏剛剛賺到的第一筆盈利,800塊錢,他好想哭。 封華把他們放出去,就撒手不管了,三個未來商業巨頭湊在一起賣個山貨,再賣不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覺得她的蝴蝶翅膀再硬,也不能把這些人腦子扇沒了。

即便有什麼挫折,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貨款是國家的,利潤是國家的,他們的工資也是國家的,頂多不賠不賺,搭上忙活。

沒什麼損失,就當鍛鍊了。

封華現在正忙着拯救方健,他的通知書到了!

整個故家屯都沸騰了,這是他們村第一個大學生!這也是他們縣第一個清華大學生!

學校的老師校長都親自下來慰問來了,順便也給他們科普了一下清華的牛逼。

了不得了,方健差點要當了衛玠,被人看死了。

封華帶着方芳方強,把他從人堆里拉了出來,帶到了蔡家。

方健紅着臉,捂着胸口,大喘氣。

封華趕緊給他倒了一杯水:“你這小體格,我都不敢放你出去上大學了。”

關照了這麼久的漂亮小少年,在她心裏,就跟孫子輩似的……她有種家長般的不放心。

方健臉更紅了,他這麼大的人了,還讓這麼小的嫂子不放心…..

“我沒事,以後這種情況,我會注意的,人多的地方不會去。”他從來都不愛湊熱鬧,不是沒有好奇心,就是怕被人擠在裏面出不來…

“不過出去以後,估計沒人會圍觀我。”方健笑道,他在故家屯是文曲星下凡了,但是到了北京,到了清華,大家都是文曲星,誰還能羨慕誰?

封華點點頭:“你記得提前一年畢業就行。”說完轉身出去,準備大餐去了。

通知書到了,這事就板上釘釘了,可以好好慶祝一下了。

方家也是這麼想的,方老太太坐在屋裏享受着衆人的恭維,吩咐兩個孫媳婦去做飯,就要叫方健進來再讓衆人瞧瞧,結果找了半天沒看見人。

也沒看見方芳和方強。

三個小兔崽子,準是又找封華去了!可是當着衆人的面,她也不敢罵封華,傳到封華耳朵裏怎麼辦?

不,就是當着自己家人的面,她也不敢罵,三個小兔崽子跟她不是一條心的了!她只有在心裏把封華罵了一千八百遍,才緩了臉色繼續享受着恭維。

……

一頓豐盛的午餐之後,封華又找出兩塊藍布,讓方芳拿回去給方健做兩身新衣服,至於她自己,貢獻個布就行了,就不親自動手了。

方芳不客氣地收下了。

“把你那些沒補丁的舊衣服也拿着,總穿新衣服跟我們這‘貧下中農’的身份不符,外面也不太平的,心眼小的人多的是。”封華對方健道:“不要以爲考上清華的就都是好人,傻傻地跟人家交心。”

方健點點頭,他還不至於這麼傻。

封華又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注意事項,又把蔡建軍的地址告訴了他,讓他有事去找蔡建軍。

至於張家她沒說,她自覺跟劉小麗隔着一層,所以也不願意麻煩張家。

再說方健有事,蔡建軍看在她和蔡老太太的面子上能出十分力去幫忙,估計也就夠用了,如果他不捅大簍子的話。

這邊慶祝完,方家兄妹纔回了家。


晚上,封華就跟方遠分享了這個好消息。

弟弟出息了,方遠很高興,也很感激,感激封華。

之前只覺得方健的身體恢復的莫名其妙,唐賢明明說了,活不了一年的…現在他知道了,都是因爲封華看在他的面子上,大方地分享了空間井水。

不過感謝的話方遠並沒有說,那太見外了。

方遠拎着刀去了牧場….打算繼續宰殺牲口,幾個月過去,又有一批牲口該出欄了。

“別去了,弄一身血腥氣回去,你戰友再以爲你出去殺人了。”封華攔住他。他還住着集體宿舍呢,裏面各個都是專業的,鼻子保證靈的很。

“沒事,我們今天夜訓游泳。現在他們都在海里泡着呢,等一會我也回去泡着,保證沒味。”方遠道。

封華還是攔住他,每天好不容易進來幾分鐘,打打殺殺的太沒情調了。

封華把方遠推進了小木屋,三兩下扒了他的外套……拿出一件新衣服讓他去試。

其他有情調的事,她也不敢做呀~再說,時間也不夠,就幾分鐘……

方遠……嚇了他一跳!

試了兩件新衣服,又吃了封華準備的宵夜,方遠才依依不捨地出去了。不過出去之前自然少不了一個深情而短暫的吻。

到底是“老夫老妻”了,其他的還不敢,親一下,方遠已經非常習慣自然了。

……

第二天一早,封華就去了省城。她昨天下午的時候就發現江邊花園的信箱裏有封電報。

趙永拍來的,跟她訴苦呢。一個月辛辛苦苦忙前忙後,只賺幾十塊錢的工資,他渾身不得勁。

他覺得大小姐肯定也不得勁,大小姐連他們廠的職工都不是,擺了這麼大個攤子,結果連幾十塊的工資都賺不到,這不是大小姐的風格!

確實不是,封華今天就打算賺錢去了。

什麼圈地啊,私有化啊,都是十幾年後的事情。而這十幾年,這個工廠,她也不能浪費了。

封華在市區的“大興安嶺食品廠辦事處”裏見到了姜曉明。當初那個破破爛爛的房子已經修繕過了,雖然沒有煥然一新,但是屋頂已經補了,窗戶也安上了,勉強像個樣子了。

姜曉明現在是幹勁十足的,他對現在國企的經營模式很適應,他也不覺得賺的錢沒到自己手裏是無用功。


他爲國家做貢獻了呀!雖然目前才800塊,但是以後會很多很多,8千8萬80萬!都不是夢想。

當然如果盈利到了80萬,他們單位的福利肯定也好得不得了….裏子面子就都有了。

這就是他追求的人生價值,目前。

“你…有事?”姜曉明正在屋裏發呆,考慮着下一步去哪個山裏收山貨,擡頭就看見一個長得賊漂亮的姑娘走了進來。

姜曉明有些驚豔,磕磕巴巴地問道。

“聽說你們這裏收山貨?”封華問道。


“是啊是啊,你要賣嗎?”姜曉明看着她空空蕩蕩的手問道,這可能是哪個村裏的姑娘來賣山貨?雖然他們單位不零收,但是也不是不可以破一次例,人家大老遠來一趟省城不容易。 封華今天穿的比較樸素,很大衆款的灰色外套,布料也不高級也不新,姜曉明誤會了也不奇怪。

像她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家裏寵愛一些,給她湊一件沒補丁的衣服出來也是可能的。

封華點點頭:“我是來賣山貨的。”

“哦?什麼山貨?有多少?太多了沒拿過來嗎?”姜曉明問道。

封華依然點點頭:“好多,放在親戚家了,你跟着我過去取嗎?”

姜曉明看看她,個子在女孩子裏算高的,但是手腳纖細,看着就不像能幹重活的樣子….那他就去一趟吧!

“行。”姜曉明推着自行車就跟着封華一起走了。

“遠嗎?”出了門,姜曉明問道。如果遠的話,他可以騎車帶着她…如果她同意的話。

“不遠。”封華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