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柔趕緊點點頭,也不解釋。

等人都走完了,姜柔就對慕言說,「雖然他們都不看好你,但我知道,你是最好的。」

慕言笑了,他明明一點都不在意,在意的人是她,可為什麼被安慰的人反而成了他呢。

。【河中朱友謙】

為了方便敘述,兼顧可讀性,前文是以河東集團為主視角,講述了李存勖為尋求打破夾河對峙僵局的突破口而做的努力,因而人為省略了某些重要事件,比如兗州張萬進叛梁歸晉,再比如接下來的河中朱友謙叛梁歸晉。後文我們還會站在後梁的視角上,回放這些事件,講述它們的來龍去脈。

《五代十國往事》第263章河中朱友謙 顧央央沉默了下來,抬眼眺望窗外,天空一顆星都沒有,烏黑無光,只有半遮半掩的小月牙掛上邊,月光清冷柔和。

她嘆了聲氣「再說吧,反正我現在倆個都沒看上。」

溫喬也沒想硬逼著她現在做決定,聞言應了聲就不說話了,顧央央去將房間的大燈了起來,摸摸溫喬的手臂道「睡吧,晚安喬喬。」

「晚安央央。」

或許是倆人說了一會兒話,溫喬心中沒那麼沉悶了,她閉上眼睛,沒會兒便睡了過去。

等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倆點,沈思危帶著吃的在外邊敲門,顧央央去開的門,突然驚叫一聲把溫喬給嚇到了。

她正要問怎麼了顧央央就在門口大喊「你流氓啊!怎麼不穿衣服!」

「怎麼沒穿了,我這不是穿了褲子了嗎?」沈思危很是委屈的辯解。

他昨天在酒店浴室里摔了一跤,衣服全給弄濕了,身上這條大短褲還是找酒店要的,手裡拿的食物是叫外賣的,他自己都沒吃上一口就拿過來了,結果因為上身沒穿衣服被堵在門口。

顧央央厲聲喊道「我不管!你把衣服穿上再過來!」說完彭的一聲將房間門用力關上了。

溫喬隱約聽到門外的沈思危罵了句髒話,她感到好笑,看著走向她的顧央央說道「怎麼沒把吃的先拿進來?」

顧央央一拍腦門「嘿!我給忘了!」被這麼一提醒,顧央央立即打電話給沈思危,理直氣壯道「你把吃的留下!」

「知道了姑奶奶。」電話另一頭的沈思危無奈道。

顧央央掛掉電話,嘴角微微翹了起來,溫喬不動聲色的看一眼她的表情,無聲的笑了笑。

她這個閨蜜要比她想象中更喜歡沈思危,只是當局者迷。

過了會兒,門口又傳來了動靜,是穿戴整齊的沈思危,手中領著為他們倆人準備好的吃食。

這次總算被顧央央允許進了房間,房間內有一塊小桌子,沈思危將外賣放上邊打開,溫喬已經洗漱完畢從洗手間里出來,見倆人已經開始吃了也跟著坐下。

等三人吃飽,顧央央和沈思危先去醫院,溫喬要先到警局去做筆錄。

由於昨天晚上她的狀態實在太差,警方便讓她今天過去,順便見一見肇事司機。

司機是個中年人,看上去忠厚老實,昨晚運完貨開著大卡車準備回家,但因喝了點酒腦子異常興奮,車速過快才導致發生了車禍。

溫喬到警局時,那位中年人看上去十分憔悴,周身都是頹喪的氣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直小聲念叨這「這可怎麼辦啊,這得要多少錢啊,我還有倆個小孩要養……」

溫喬冷眼瞥了一眼,並不會感到同情,人總是要為自己做錯的事情付出代價,以免長不了教訓。

她沒有跟這位中年人接觸,跟著警方到一間小房間里做筆錄,等出來了,中年人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上,只是嘴上不念叨了,倏地抬眼看溫喬。

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之時,中年人在溫喬面前撲通跪了下來,布滿眼尾的眼角滲出了淚「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溫喬心中忍不住冷笑,說一句不是故意的她就必須要原諒他了?

溫喬手指動了動,不知為何突然想抽根煙,心中的苦悶一直盤旋不散。

「阿叔。」她在中年人的哭聲中開口「我們都是成年人,你犯的也不是小錯,不是一倆句道歉,一個不是故意的,就可以獲得諒解的。」

她目光冷然的睨著跪在她面前的男人「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搶救及時,我會失去我的丈夫,而我的丈夫也不是什麼普通人,他是謝氏的總裁。」

一旁的警方聽到這話面面相覷,臉上神情複雜,看向中年人的眼神多了幾分同情和憐憫。

撞誰不好,撞到了謝家大少,剛剛上任的謝氏總裁,就算沒有出事,這個中年男人也不會被輕易放過。

「要是昨晚那一撞,讓我的丈夫了事,謝氏會立即亂成一團,說不定會直接因人心浮動而徹底崩垮,令整個集團的員工都瞬間失去工作,阿叔,這些後果是你能承擔的嗎?」

中年男人沒了聲,眼淚還在流,臉上滿是愧疚與驚恐。

溫喬微微嘆聲,拍了拍他的肩膀「幸好這些都沒有發生,我的丈夫被搶救了過去,只是日後那腿,肯定是無法恢復到最好的狀態了,我不為難你,該賠錢的賠錢,該坐牢的坐牢。」

她說著說著眼神一冷「但是你要是敢跑了,你的家人你的同事你的親朋好友,都會受到牽連!」

溫喬不客氣的威脅著,犯錯了就該得到懲罰,試圖逃避責任是不對的。

中年人像是徹底捱不住,肩膀垮了下去,大掌捂上臉,發出一倆聲含糊的嗚咽。

他只是個大卡車司機,一年存不下幾萬塊錢,就是貸款也不可能貸夠謝嶼的手術費,更何況他家長還有一老人和倆孩子要養,只是要把他逼死啊!

中年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絕望氣息太重,溫喬微微皺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這個道理連小朋友都懂,你犯了這麼個低級錯誤怪得了誰?」

更何況她並沒有為難他,這都是他應得的懲罰,中年人心中也明白,可心中依舊苦悶,想到日後他的家庭可能是因此被壓垮,便覺得生活無望。

他低低嘶吼「都怪那個女人!都是因為那個女人!我都說不喝了!她還是要端酒過來!都是她!」

溫喬看著中年男人失態,心中不為所動,抬腳正準備往外走,聽到中年男人吐出一個名字,她腳步頓住了「季……婉寧……都怪她!」

她猛地瞪大眼,聲音不由自主的拔高「你說誰?!」

她的聲音太尖太厲,嚇得中年人瑟縮了下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溫喬又問了遍「你剛剛說誰?是誰非讓你喝酒?」

中年男人看她表情激動,小心翼翼的又說了遍那個名字「是……季婉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十年一場空,百年一場空,千年!一場空!

難!

難!

難!】

「孩子,好久不見。」她摸了摸他的頭,寵溺的眼睛眯成一條線,她慈祥,白髮蒼蒼,玉簪在她盤起的發間輕搖,單是這個蹲伏在他面前的孩子,也比她要高,那是敬畏,低着頭,感知着她的撫摸。

她將手放下,輕輕的按在在自己的膝蓋上,看着他緩緩的抬頭。

「母上。」他看着自己的母親,用很溫柔的語氣說道:「堂哥已經歸來白靈山,按照囑託,我已經需要離開,特此來向母上告別。」

「此番前去,務必多加小心。楓兒性子懦弱偏執,你要在旁邊小心提醒引導,千萬不可魯莽。」

「是,母上。」

【白靈山小山丘】

長羽楓摸著自己的肚子坐在自己「家」的大門外,沒有為什麼,只是因為吃的很飽。

打了飽嗝。

那件買的衣服好好的收起來重新賣給了衣服店的老闆,只是折了點價錢,250金幣。現在穿的粗布衣服樸素,乾淨,讓人舒服。

沒有那麼多為什麼,

要問,就是閑來無事,到此乘涼。

現在的自己,好像只有二百五個金幣了。

雖然,自己確實有些二百五,但是不打緊的。

完全沒關係不是嗎?

二百五個金幣足夠省吃儉用一年的。

雖然這樣說很不好,但是現在唯一的希望,只能等自己的靈力恢復,或者尋荒影那邊解決了事情。

可能也解決不了。

很突然,自己這邊出了問題,尋荒影那邊也出了問題。

打牌打多了?

打麻將打多了?

抽風了?

羊癲瘋?

好吧,真是有夠好笑的。

長羽楓這幾天看着日出日落都無聊透頂了,因為還有些底子,所以,在這裏造一件小房子還是可以的。

一個人住,放一張床就是整個世界。

買這張床還是很便宜的,用四個腳固定,放石頭在四個腳,因為石頭並不太平,所以需要打磨,長羽楓在李府打磨了很久,才做了四個小的圓片。

因為害怕潮濕和蟲蟻,所以放的兩張長凳子是貼在圓石上的,和鋪起來的地磚也很用心的做到了可以縫合不留太大的空隙,再加上這樣一個很小的地方不需要多少功夫,不到一兩天就做到了可以居住。

因為牆是石頭泥巴和黏土合在一起的,所以買黏土的錢花了較多,當然也不會很多。

自己到李府借了幾個模具自己製作方土塊。

買了很多超強的附和膠堆起來,就連屋頂也是,為了染色不至於悶死,自己砍了一些光滑的樹枝做了圓柱的鑽口,用小的拴口打住,形成支架固定在一起,然後放了些很長的清洗過的草,其實美觀都沒什麼,只要能住,不會被風吹雨打冷死,不會被暴晒將做出來的土方塊裂開,長羽楓還向李府的建築師問了很多問題。

做土房子,簡單,土方塊必須很穩,能夠承重,還好在白靈山沒有特殊的常態天氣,是很正常的四季變化,不然,確實會很麻煩。

這住,雖然簡陋,但是起碼不用愁了。也不需要寄人籬下。

不過要避開正法司的巡視,自己還不至於當乞丐,變賣自己的一些物件后,得來錢也好好的縫在了自己的衣服里,先不說李家大小姐的幫助,光是自己的錢,也足夠自己吃很久了,但是,問題是現在應該怎麼辦。

坐吃山空是不行的。

還好自己有足夠多的知識讓自己活下來。

露水採集,石頭打磨,採摘可以吃的果實,用小陷阱捕殺一些小的魔獸。

更深的東西就有待商酌了,因為自己的力量並不是很大,也沒有靈力,能做到的事情確實很少,並且少的可憐。

吃的,也是不太愁了。

自己要麼徒步跟着那些去林間砍柴的農民撿柴燒,要麼就跟着獵人去森林裏打獵,當然,獵人不會讓他打獵,只是自己跟着,可以捕一些小動物,也算是安全。

除了土房子,還有土柜子,就是在土方塊模具的中間打空,碗倒是新買的瓷碗,自己還買了一些驅蚊蟲的小藥丸,一顆一銀,貴的嚇人。

門,也像是屋頂的拴鎖結構定在開口的位置,因為怕一下子就扯壞土質的門鎖拉環,所以,做了一個很重要的環行鎖結構,在一個土方塊裏面裝了個鐵環勾住門的環鎖,最重要的東西——也就是錢,都大部分存到了白靈山的當鋪,當票縫在了一件買來的衣服里。

自己身上也帶着大部分的錢,不怕人偷,不怕人搶,就怕人惦記。

所以,出門帶的錢不是很多,都是想好買什麼,就帶幾個錢去。

這樣的生活,竟然已經維持了一個星期。

並且,還樂此不疲。

長羽楓每天晚上起來,看着自己的小家,都會不自覺的笑起來,然後去河邊洗漱,將在外面過了一夜的衣服收好,關門出去——覓食。

因為每天吃的東西都不一樣,自己也不是很饞,所以,也算樂得自在。

有滋有味的多。

他現在正在準備做一間更大的房子,土房子當然可以住很久,但是,還是需要考慮一下地皮的問題,雖然李府的人已經打了招呼,這一片沒人的小山包自己是可以住下來,但是這樣小的房子,有時候還是會少很多東西。

水井應該是做不了的,只能做一個小深水塘,挖坑,用打磨的圓片堆起來,貼好,要水的時候就拿一個買的小木桶裝水。

其實,他發現自己買的碗有點多餘,因為他雖然已經買到了打火石,但是他沒有鍋,沒有炤,很難做飯,再比如,米,這種東西要和菜分開來同時做,是很難辦的,炤就需要兩個,還需要柴火,如果自己打到了獵,抓到了小動物,倒是還好,可以在用木支架和一根比較粗的鐵棍串起來,烤一隻小兔子,或者鳥,自己的土柜子裏也放了很多調料,烤起來的時候,撒點油,撒點調料,就可以慢慢的吃一天。

那這一天就準備其他的東西。

將用米和籃子簡易陷阱抓住的麻雀扒光毛,然後用刀掏去五臟六腑,將五臟六腑丟到別人的垃圾堆里焚燒。

用小鹽腌制,然後曬乾,就可以放很久。

抓到的兔子也是同理製作備用肉食。

在土房子的土柜子裏,長羽楓已經做了很多這樣的肉乾。

柴米油鹽醬醋都買齊了,在門口遠一點的地方擺好柴火和乾草,架好支架,穿起肉,用打火石點火,在肉串上澆點油,滋滋的肉,酥香四溢。

還有一些干藏的水果,以蘋果居多。

水果不吃會爛,所以是很難久藏,所以水果都是當天摘,當天吃。

不會隔太久。

你要知道,越是這樣過下來,就越覺得這個土房子小。

很多東西都不知道在哪放,所以,長羽楓花了很大的精力去繼續製作土房子,黏土,細土,黏膠,都花了不少錢。

做了一個小倉庫。

所以在白靈山很顯眼的小土丘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兩個小的土房子。

一個小孩子穿梭在這兩個土房子之間忙上忙下。

長羽楓做東西的工具原本是李府老師傅的,但現在,長羽楓還是新買了一套。

也不至於還過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