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流音垂著眼眸,髮絲垂落,遮蓋住他的半張臉,讓夜冰依看不清楚他是什麼表情,可是卻感覺到他周身的氣息的波動。

下一瞬,姬流音猛然上前,雙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夜冰依心中一驚,睜大眼睛看著他,卻並沒有掙扎,因為她知道這個男人無論如何都不會傷害她一分一毫……

姬流音的雙手緩緩的從她的肩膀滑落,一直牽住了她的手,隨後在她的手心裡塞進了什麼東西?

「我走了,日後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一個女孩子,要小心一點,不要再隨便闖禍冒險。」姬流音聲音淡淡,可其中不知道成了多少關懷。

不管他的外表再怎麼變,他的心依舊是暖的,他一直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啊。

轉身,姬流音飛快的離去,宛若清風消逝。

姬流音走了好半天,夜冰依才猛然回過神來,不知不覺中,早已經淚流滿面。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冰涼的臉頰,隨後低頭,望著自己手中還有他留下的東西。

這是她之前送給他的一張生命咒符,可以讓他變成恢復以前的樣子,可是他沒有用,又還給她了。

還有一個,是和帝玄胤帶給她的一樣的白原石。

夜冰依的眼睛猛然一紅,喉頭哽住,腳步不自覺的向前追了一步,然而姬流音早已經離開得無影無蹤。

她們這一別,不知道還會不會再相見?何時再見?

他去找的那個人,是他的至親之人,可是他的至親之人,小時候就離開了他,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萬一要是再離開他,再傷害他一次,夜冰依很擔憂,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承受的住……

她也想去陪著他,陪他經歷過這些磨難,可是,她卻不能夠分身,她還有家人,還有孩子,她肚子里還有一個,她再也不能和之前一樣一人獨來獨往了。

「流音,希望你能夠好好的,就算全天下拋棄你,我也不會拋棄你……」夜冰依望著男子消失的地方,重重地承諾道。

背後突然多了一雙手臂,緊緊環住她的腰身。

夜冰依轉過頭,對上帝玄胤一雙瀲灧的紫眸。 帝玄胤伸手幫她擦了擦眼淚,吻了吻她的額頭,安慰道,「依依別擔心,他現在已經長大了,即便經歷再多的磨難,他也不會被打敗。

我相信,他也一定會想清楚的。

而且,只要他真的能夠放下你,我也允許他跟在你的身邊,伴在你左右。」

夜冰依再也忍不住,趴在帝玄胤的懷裡無聲的大哭了起來。

哭了好半天也停不下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怕引來別人的注意,帝玄胤直接抱著她回去了住處。

回去之後,夜冰依才終於止住了眼淚,吸了吸鼻子,抱著帝玄胤的腰道:「小胤胤,為什麼我最近總是傷春悲秋,多愁善感啊。」

「是因為你肚子里的小傢伙,因為你懷孕了,和平常不同,心情自然也不一樣。」帝玄胤摸了摸她的頭道。

「咦?你一個大男人怎麼知道得這麼多?」夜冰依眨了眨眼睛,好奇的望著帝玄胤。

「我在書上看的。」帝玄胤好笑道。

「嘖,那你還真是無所不能啊,居然連這種書都看過,你簡直可以當百科全書了。」

帝玄胤捏了捏她的鼻子,「小女人,我是為了你才看這些東西的,你在想什麼?」

「真的?」夜冰依頓時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得夫如此,她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小胤胤,你看我現在什麼都好,一切都這麼好,我簡直太幸福了,好像做夢一樣,難道上天讓我重活一次,就是為了要給我幸福的?可是,我怕這是個夢,一醒來便什麼都沒有了。」

某個懷了孕的小女人患失患得,抓住男人的衣襟,窩在他的懷中擔憂道。

「當然不會,你是我的,誰都不準搶走你。你很幸福,那是因為,你很善良,這是你應得的,你將會更幸福,因為有我,我們一家人,一直都會好好的。」

「嗯……」兩人緊緊相擁,情意綿綿。

如今在彩翼學院當中,夜冰依的人氣與名聲最為旺盛。

她不僅收穫了學院下一任院長的繼承人的身份,並且就連之前排名第三大殿堂的幽雨閣也都歸屬到了她的門下。

還有她的夫君也收服了明月閣。

如此一算明月閣也算是她的了,再加上她又認了一個乾哥哥,強大的上官雲燁。

所以這個學院的一切強勢,全部都到了她夜冰依的頭上,眾女子們只能羨慕,大家都是身為女人,夜冰依為什麼會這麼好命,她們卻沒有。

同時,這兩天夜冰依還將龍漓塵跟千邪寒兩大高手給拉到了自己身邊,逼迫著他們加入了彩翼學院,當做她的得力助手。

比賽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夜冰依為了要拿到前三名,不得不這樣做。

有了這兩個強大的傢伙,她也更加有底氣。

她也和上官雲燁商量了,讓龍漓塵和千邪寒兩人也加入她們的秘密基地去修鍊。

上官雲燁自然也同意了讓他們兩人一起進入混沌靈氣的地方。

這個地方能夠使人快速提升實力,龍漓塵和千邪寒都是夜冰依的朋友,夜冰依有好東西,也念著他們的。 “自己的能力還很弱,底蘊也還很淺薄吶。”

我的男友是病嬌 仰天發出了一聲幽幽的輕嘆後,陳志凡忽地伸出右手,一把就抓住了赤色小龍的龍頸。心靈一動間,他的右手手腕驀地就是一抖。

瞬息之間,赤色小龍的細長身軀表面,散發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氤氳紅光。

等衆人眨眼再看,就發現原本呈圓柱狀的小龍身體,已經變成了一把通體閃爍瑩瑩紅色光芒的赤色長劍。

看着一條赤色小龍,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把赤色長劍,並沒有將其與之前大鄉武夫手上拿着的那把赤色劍聯繫在一起的衛無忌,瞳孔倏地就是一縮。

又是一件法器?!而且還是一件可以在兩種形態之間轉變的頂級法器?!

直勾勾看着那把劍身長三尺有餘,龍尾爲劍尖,龍頸爲劍柄,龍頭爲劍首的赤色長劍,一抹貪婪,從他的眼瞳深處一閃即逝。

如果自己要是有這樣一把頂級法劍的話······內心充滿了十分渴望的衛無忌,呼吸變得稍微急促了幾分。

注意到他眼裏那抹一閃即逝的貪婪,陳志凡在心裏冷冷笑了一聲。

少頃,他揮舞了一下手上的赤龍劍撩眉說道:“衛前輩,從現在開始,我與你之間的恩怨,算是一筆勾銷。以後你過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忘於江湖就好。”

恩怨一筆勾銷?

感覺自己神魂所在地還在隱隱抽痛,體內紫雲勁到現在還只是恢復了一小半,身上更是大小傷處十數個的衛無忌,臉上神情着實難看的抿嘴不發一言。

沉默片刻後,他上下嘴皮一啓,臉上流露出一種極其複雜的表情沉聲應道:“這世間,情理法義皆是虛妄,唯有拳頭和力量纔是最真!我現在實力不如你,自是一切以你的意見爲尊。”

現在實力不如我?明顯是還不甘心嘍。

聽着衛無忌話裏隱含的意思,陳志凡臉上掛着些許哂然的笑着點了點頭:“衛前輩,我隨時恭候。”

一旁,秋山原眸子裏兇光霍然一閃。體內屍氣呼嘯奔涌間,他偏頭朝藤田直樹暗暗使了一個眼色。

面上帶着幾分冷然的大鄉武夫,眼裏橙光閃爍着,對着二人右手輕輕擺動了兩下。

“既如此,山高路長,以後見!”

朝着陳志凡看了一眼,然後又掉轉目光朝着以大鄉武夫爲首的幾人逐一深深看了一眼後,衛無忌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就朝着大道旁的樹林裏騰身就飛躍離去。

“以後見?哼,現在你打不過我,以後也不可能打得過。”

內心充滿了十分自信的某青年,看着衛無忌的身形迅速消失在了樹林深處後,眼裏灰芒驟閃的撇了撇嘴。

片刻後,大鄉武夫走到他的面前,朝着樹林裏看了一眼後,躬身垂首說道:“主人,需不需要屬下隨時注意他的行蹤?”

陳志凡搖頭:“現在的你們,還沒有那個能力。”大鄉武夫聞言,面上表情微微一變。

眼角餘光注意到大鄉武夫的表情後,他薰然一笑和聲說道:“用不着擺出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你和他之間的差距,也不是很大。想一想他都已經活了三百多年,才比你強一籌而已,你完全有希望在幾年前趕上他,甚至是超過他。”

大鄉武夫臉上肅然的恭聲應道:“主人,屬下一定會努力的!”

“通天大道就在你的腳下,只要一步一步向前走就是了。”陳志凡輕挑了一下眉頭。

微微一頓後,他將赤龍劍遞了過去:“這劍你收好,日夜用心神精血祭煉之。等什麼時候可以將其收入體內,你就有能力挑戰衛無忌了。”

垂首雙手接過赤龍劍後,大鄉武夫恭聲應道:“屬下謹遵主人的教導!”

“好了,此番不管是與那衛無忌,還是同黑龍會,事情都算是落下了帷幕,你還有很多事要處理,不用陪着我。”

揮手示意他該幹嘛幹嘛去後,陳志凡將視線投在了地上紅色小蛇和四隻大黑老鼠的身上。

倏地探出右手,將飄在半空的鬼撲滿再次抓在手裏後,他一邊揉搓着小傢伙圓滾滾、軟乎乎的身體,一邊看着小蛇在大黑的背上嬉戲般來回滑動着。

嘟着嘴,毛茸茸小臉上,流露出幾分無奈表情的鬼撲滿,一邊甩動着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一邊小眼睛直勾勾盯着遠去的大鄉武夫手上的赤龍劍。

砸吧了兩下小嘴後,小傢伙扭頭望着陳志凡奶聲奶氣的問道:“主人,你什麼時候帶我去那個紅色的小世界碎片裏吃好東西呀?”

“你這小吃貨,還念念不忘惦記吃的東西啊!”一邊擼着鬼撲滿的身體,他一邊撇了撇嘴,“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主人我一定會做到的。不過現在可不行,下午還得去香都有事辦哪。”

經過了某青年接連幾次的調·教後,小傢伙早已經沒有了剛開始那般嬌蠻、不把他這個主人放在眼裏。

於是在聽到陳志凡的解釋後,它也只是語氣略帶幾分不滿和委屈的輕聲“哦”了一句。

感知到從鬼撲滿身上散發出來的些許負面情緒,他笑了一笑,然後輕輕揉搓了幾下它的軟乎乎肚子後,靈念一動間,從腹部丹田虛空裏憑空挪移出了一大團凝練無比的鬼氣。

“小東西,看你這麼乖巧聽話的份上,先獎勵你一些零食吃。”

一邊說着,陳志凡一邊將那一團有足球大小、散發出一股股森森冰冷氣息的鬼氣朝着小傢伙面前揮手拂去。

小眼半眯的鬼撲滿,蠍子尾巴一甩,就將那團鬼氣給捲到了自己的眼前。

伸出兩隻小爪子一把抱住了鬼氣後,它樂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的脆生生說道:“謝謝主人!”

“不客氣。”笑着應了一聲後,陳志凡鬆開五指,任由小傢伙抱着鬼氣團飄在半空,一口一口吃了起來。

習習涼風四散吹拂中,地上的四隻大黑老鼠驀地朝着浮在半空的鬼撲滿吱吱叫了起來。

七八米遠外,正彎腰在地上的一片屍體堆裏撥拉着什麼的大鄉衛門,忽地直起身來,手裏拿着那把造型古怪的古斯特長槍,咧嘴傻樂。

看着四隻大黑老鼠神情顯得有些躁動了起來,陳志凡搖了搖頭:“鬼氣那東西,不是你們的菜。”

飄在半空的鬼撲滿,大口大口吃着鬼氣團的同時,點了點它那小腦袋,一臉“主人說的沒錯”的樣子。 ……

上官雲燁望著夜冰依幾人,緩緩道:「在往年,我們彩翼學院的實力一直都是倒數第一,這其中的原因,無非就是我們學院的學生實力不均衡。

而且在幻夢之境的,也僅有幾個人而已。

並且最高的,也才只有幻夢之境二階,但是在別的學院當中,幻夢之境四階五階的都是有大多數,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便是去年,我們剛上場便對上了玄青學院,就直接敗落了。」

力量懸殊,幻夢之境三階之上還有更高的……夜冰依聽了驚訝不已,「哥哥,你是說這個大陸之上還有其他比幻夢之境更高級的級別么?」

原來她在神魔大陸只知道最高的級別就是幻夢之境。

上官雲燁為她解釋道,「妹妹你還不太了解,在神樂大陸,以強者為尊的大門來說,幻夢之境只是一個初開始而已,在這之上,還有幻靈境界。

並且,除了我們彩翼學院,其他那些學院里還有一個好像靈聖之地的地方,裡面專供學生修鍊,有很多的靈氣。

學生也就是靠著那塊有靈氣的地方,在學院里增長實力。

豪門前妻:總裁,請負責 不過,這些一直是每一個學院的秘密,只有高級學生們才有機會接觸和知道,如果妹妹你日後接手了學院,自己就會弄清楚一切。」

上官雲燁頓了頓,又道:「還有,不僅是我們彩翼學院這裡,還有別的,他們每個學院都有自己不同的秘密,但是想要了解,就只有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才可以有機會了解到。」

「也正因如此,這些學院的眾多的學生中,有很多都是被家族派過去的,他們想要了解學院中到底有什麼樣的秘密,就讓自己的家的優秀弟子參加學院當中,不斷的晉陞努力,提高實力,來了解這個秘密。」

「而在我們這些排名榜上的學院當中,實力最高的,都是來自龍王學院,那裡的學生他們有著幻夢之境五階的高手。」

「另外,在玄虎學院當中,也有兩個幻夢之境四階的高手。」

「還有五個幻夢之境三階的,依然屬於龍王學院,這也是為什麼龍王學院位列於其他的學院的第一的原因。」

「而院長說讓我們要達到前三,如果要完成這個要求,我們便只能從玄青學院下手了。

但是據我所知,玄青學院已經有了一位幻夢之境四階的,還有一個幻夢之境三階的,他們的實力高在我們之上,所以我們想要贏,就必須在我們幾個人當中有一個提高實力。

如此,才有可能贏得了他們。」

聽完了上官雲燁的話,幾人都沉默了下來,畢竟想要晉陞可不是那麼容易事情。

「哥哥,小胤胤,我這裡有一些靈果,不如你們兩個吃下去,儘快提高實力,畢竟如今我們幾個你們兩人最有希望提高實力。」

上官雲燁卻搖了搖頭,「沒有用的,靈果這些東西,只有對幻夢之境二階以下的修鍊者才有用,到了我們這個境界,拿來當零食還差不多。」 「依依,我倒是建議你可以和邪寒兄與漓塵兄弟一起服下,到時候你們也要出手,你們也要儘快提高自己的實力才是。」

「其實以我現在的實力,要是一直在這裡修鍊,想要在短時間突破到幻夢之境也是有可能的。

只不過我們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肯定來不及在比賽之前做到。

所以在這期間,如果要有比靈鬼更加有靈氣的東西,來輔助就好了。」帝玄胤望著眾人分析道。

「我倒是知道有一種靈石可以達到這個效果。

這些靈石它們有著不同的等級,分為金木水火土種,從金靈石開始說起罷。

一顆金靈石,如就好比十顆靈果,一顆木靈石,就是相當於百顆靈果,一顆水靈石,就相當於千顆靈果,一顆火靈石,那就更加珍貴了,就等於萬顆靈果,如果找到土靈石,那麼你一定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直接突破,完全沒有意外,」龍漓塵望著眾人解釋說道。

聞言,雖然他們暫時還不知道上哪裡找這些靈石,但是幾人眼中卻燃起了一抹希望。

「這種靈石我也聽說過,就在附近的拍賣會場應該便會有,但是我想,那裡有的也僅僅只有金和木靈石,後面這些稀有的水火土靈石肯定不會出現。

畢竟這麼珍貴的東西,就算是有,別人也會悄悄的把它珍藏起來留著自己用。」上官雲燁望著幾人道。

「那沒關係,只要我們知道了有這種東西,我們便不會找不到。

難道我們自己去找也不可以么?龍大哥,你還記不記得這種東西都是在哪個地方有?我們可以親自去一趟,不就行了嘛?」夜冰依轉過頭望向龍漓塵道。

龍漓塵微微頜首:「這種地方,我記得有好幾處,但是只有一處我記得最為清楚,那便是在虛幻之境。」

「虛幻之境?沒錯,虛幻之境距離這裡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我們只需要兩天兩夜的路程就可以趕到。」上官雲燁說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睛突然一亮,高興的道:「對了,你們還不知道吧,我們學院之中,還有一位來自帝家的帝凌影師兄,他如今便在虛幻之境那裡。」

「不過半年前,凌影師兄離開的時候,實力便是幻夢之境二階,如今半年過去,他的實力不知道又漲到了什麼地步。」

「帝凌影?!」聽到這個名字,帝玄胤猛然震驚道,眸中閃過複雜的光芒。

「小胤胤,莫非你認識此人?」夜冰依挑眉好奇的望著帝玄胤,她還沒有來得及把帝凌影這件事情告訴他,沒想到哥哥卻先在他的面前說了出來。

不過,小胤胤跟這個帝凌影究竟是什麼關係,會讓他有如此變化?

帝玄胤微微沉默,彷彿陷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