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忍不住又說道,「陳小姐說你喜歡過一個女人,是深愛的那種?你是不是一直忘不了她?」

「嗯。」韓湊應了一聲。

「其實我一直覺得,就算我不能吸引你讓你喜歡,陳小姐應該是可以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你們之間關係會這麼的不好,她不是都已經給你懷上孩子了嗎?」

「我的事情你不要多問了,我也不想多說。」韓湊冷然。

安琪不敢多嘴了。

她還不是得罪了韓湊。

上午練了兩個小時。

韓湊和安琪一起回房。

她跟著韓湊也有半年了,半年的時間,她真的深刻的體會到,韓湊對她的毫無感情。

但心裡還是平衡的。

韓湊對陳姍姍都沒有感情,別說對她了。

她也認命了。

只要韓湊願意把她留在身邊,做牛做馬做什麼都行。

她也沒什麼大追求。

韓湊沖了澡之後,換上乾淨的衣服出門。

陳姍姍那個時候也曬完太陽回來,和韓湊碰了正著。

韓湊看著她,看著她因為太陽的光芒洱紅彤彤的臉蛋,這段時間陳姍姍好像圓潤了些,皮膚更白了,是白裡透紅的那種,很有潤澤。

陳姍姍懶得看一眼韓湊,越過身體就走。

他們之間都是這樣,形同陌路。

從上次一起出門之後,就再也沒有一起單獨待過,很有默契的,誰都沒有去打擾了誰!

其實也不是不能好好交談和相處,就是不願意。

「陳姍姍。」韓湊叫著她。

「嗯。」陳姍姍不耐煩的應了一聲。

「馬上就臨盆了。」

「我知道。」陳姍姍說,「怎麼了?」

「注意身體。」

「我會很注意的,你不用管我。」陳姍姍淡漠。

韓湊知道她很討厭他,基本上也不會去主動招惹她。

他說,「過兩天我要去一趟北夏國,有些生意往來在那邊。」

「你去吧。」

「你萬一提前生產了……」韓湊說。

「你也幫不上什麼忙。」陳姍姍說得直白。

韓湊看著她。

「去忙你自己吧。」陳姍姍走過。

不會依賴任何人。

也看不出來,她的恐慌。

韓湊下樓。

直接走進了陳老的房間,敲門而進。

陳老說,「北夏國很難打通進去,好不容易那邊生意有了起色,所以你去我最放心,我知道陳姍姍要生產了,但醫生說,按照陳姍姍目前的情況,至少還有兩周,而兩周你應該怎麼都回來了。」

「嗯,我去。」韓湊點頭。

之前會有些猶豫,現在好像也沒什麼猶豫了。

「注意安全,別到時候孩子生了,父親沒了。」陳老玩笑。

「是。」

「收拾東西吧,明天上午出發,過去那邊就會有人接應你,注意一點,那邊的道上生意和國家政權有些牽連,無論如何不要得罪了那邊的國體。」

「好。」

「去忙自己的吧。」陳老說。

對著韓湊還算溫和。

陳老是真的對韓湊很滿意。

韓湊的穩重,冷血,殘忍,甚至能力,霸氣,處處都好。

以後他手上的一切交給他他會很放心。

而且以韓湊的性格,他也不會懷疑韓湊會背叛了自己。

倒是……

韓湊和陳姍姍之間的感情……

算了。

陳姍姍自己沒有那個福氣,他也不強求。

女人不懂知足,吃苦的終究是她自己。

韓湊從陳老的房間回去。

安琪看著韓湊回來,連忙給他倒茶。

韓湊看了一眼安琪。

現在的安琪對他而言,就真的只是一個伺候他起居的……傭人而已。

他說,「明天一早我要去北夏國。」

「要去多久?」

「時間不定,大概一周。」

「哦。」安琪有些不舍。

「陳姍姍快生了,這段時間你陪在她身邊,如果有什麼事兒及時通知陳老,陳姍姍脾氣比較倔強,她就算有事兒也很難會求助別人。」

「是。」安琪點頭。

有時候恍惚覺得,韓少爺好像是關心陳小姐的。

「如果陳姍姍提前生了孩子,你幫我看著她,別讓她亂跑。」

「什麼意思啊?」安琪不明白。

韓湊擔心的是,陳姍姍生了孩子,就可能想盡辦法的,逃走!

極有可能! 韓湊離開了金三角。

一去去了一周。

一周后。

陳姍姍發作了。

就是在某個下午,突然羊水就破了。

陳姍姍其實也有些恐慌。

女人第一次經歷生產,其實並沒有自己表現的那麼淡定。

她就這麼看著下體的一灘水,不知所措。

安琪剛好進來找她,驚嚇著,連忙去告訴了陳老。

陳老也有些緊張。

緊張的讓人把她送去了醫院。

到了醫院,她就徹底發作了。

肚子內傳來一陣子一陣的疼痛,比她想象的更難受。

她被送去了產房。

整個人躺在了上面,疼痛感很強烈。

原本還能夠稍微堅持的不哼不鬧,終究最後還是大聲的叫了出來。

甚至越來越疼。

助產一直在旁邊鼓勵著她,讓她用力,閉著嘴下身用力。

她都已經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不出來了,孩子還在肚子裡面,紋絲不動。

持續的時間有些長。

陳老和陳老的幾個女人以及安琪還有很多保鏢都在走廊外等候。

陳老有些焦慮,在走廊上不停的走動。

來來回回。

陳老的幾個女人安慰著陳老。

陳老也沒見好臉色,畢竟這個女人都沒有生產的經驗,她們說的話他完全當屁話在聽。

整個醫院還傳來陳姍姍有些慘烈的叫聲。

而進去醫院都已經3個多小時了,還沒有好消息。

安琪也有些不知所措。

她聽到陳姍姍的叫聲都有些害怕,當初韓少爺走的時候吩咐她照顧好陳小姐,現在也不知道陳小姐怎麼樣了,自覺地她的叫聲比剛開始進去的時候,虛弱了些。

「陳老爺。」安琪走到陳老旁邊,「您通知韓少爺了嗎?」

「這有什麼好通知的。」陳老臉色一沉。

根本就不想和安琪多話。

此刻整個人也難掩的緊張。

「韓少爺不是孩子的父親嗎?」安琪詢問。

不管金三角有多男尊女卑,但女人生孩子的時候,男人多少還是會關心的。

陳老說,「韓湊在外很危險,不能因為任何事情影響到了他,等他回來了,自然就知道自己有個孩子了。你也別多嘴!」

安琪只得點頭。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

陳姍姍依然沒有將孩子生下來。

陳姍姍在產房裡面,自己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她肚子一陣一陣劇痛,但孩子就是紋絲不動的在她肚子裡面,她完全感覺不到他有要出來的傾向,她咬牙,虛弱著對醫生說,「我要剖腹!」

醫生頓了頓,她低頭看著陳姍姍的狀態。

看樣子還是比較困難。

如果要生,確實還有些時間,也怕胎兒在裡面憋久了危險,想了想說,「那我出去給你家屬做一個溝通。」

醫生走出去。

工程大佬 走廊外,陳老看著醫生出來,連忙上前道,「生了嗎?」

「還沒有,而且看樣子有些困難,陳小姐現在的宮口都開得還很慢。剛剛陳小姐也建議說直接剖腹,我們考慮到孕婦的情緒以及胎兒的安全,也建議剖腹,需要家屬同意。」

重生之女神醫 「剖腹?」盧老臉色明顯不滿了,「不是之前做產檢的時候就說胎兒很正大小也好,可以順產嗎?你們是不是嫌麻煩,我有的是錢,給你們順產的錢可以當你們剖腹手術前的幾倍!」

「不是的陳先生。」醫生連忙解釋,在金三角,誰不知道陳老,誰還敢得罪他,很是恭敬小心的說道,「是陳小姐堅持要剖腹!」

「你現在就告訴我,如果不剖腹,她到底能不能生出來?」

「如果努力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不剖腹!」陳老冷漠,「我陳家的孩子,不經過人生的第一個重要卡口也不能算是我陳家的孩子,給陳姍姍說一聲,想要偷懶門都沒有!」

醫生點頭。

根本不敢反抗。

她走進產房。

陳姍姍都在準備著剖腹產了,所以根本沒怎麼用力了。

不是她不想生,她只是越想越不是滋味。

憑什麼,她要這麼痛的來生這個孩子,而龍一而她爸,就只是冷眼旁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