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弘煦白白得了褚臨沉的幫助,自然高興。

「謝了!」破天荒地道了一聲謝之後,愉快地掛了電話。

褚臨沉立即著手安排起來。

撥通墨寒的號碼,把事情交代給他去辦。

墨寒的效率也很快,並且非常聰明。先讓那份錄音通過一些小賬號傳播擴散,慢慢形成輿論勢頭,再推上大媒體平台。

等所有人都聽到錄音內容的時候,再想制止也來不及了。

而且經過重重傳播,想追根溯源找出幕後主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隨著錄音被越來越多人聽到,在消息還沒傳到國主府的時候,街頭巷尾已經率先討論起來。

「原來溫泉酒店那件事,辛四小姐是替宮雅月背了鍋!」

「真沒看出來,雅月公主是這種人……皇家人果然不簡單,連自己親弟弟都要設計陷害,嘖嘖……」

「我算是看出來了,皇室哪有什麼親情。只可憐那辛四小姐,一個人抗下了所有。」

「有什麼好可憐的?她倆密謀害人呢,一丘之貉而已!」

「這麼說好像也對……」

清晨。

冷白色曦光才把國醫院照亮。

來自國主府的御用車隊整齊劃一的停在大門外。

宮雅月從為首的白色奧迪車內走出,稍稍整理了下衣裙,邁著優雅華貴的步伐,朝國醫院內走去。

身穿制服的國醫院衛兵分成兩列跟在她身後,氣勢威嚴。

門口保安看到他們一行人,面色閃過幾分異樣,卻還是恭敬開口:「雅月公主。」

「嗯。」

宮雅月並未察覺到對方的微妙神情,臉上帶著從容淡雅的笑容,徑直往裡走去。

與此同時,宮雅月到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傳遍了國醫院。

眾多院士聞訊而來。

等宮雅月來到調養室外,國醫院眾人早已聚集在這裡,沸沸揚揚。

宮雅月有些意外,卻也並沒有多想。

她走向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齊鈺和劉喜文二人,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跟兩人打了個招呼,說道:

「聽說元副院長身受重傷,我特意來看看。」

「不好意思雅月公主,您不能進去。」回答她的卻是齊鈺毫不客氣的拒絕。

宮雅月臉上的笑容微僵。 這一刻,時宜有些惱火這MR.章了。

為什麼要那麼有個性呢?難道平凡有些不好嗎?

如果MR.章做事就跟尋常人一樣的話,直接給時箏回個電話,現在這件事情不就已經輕易解決了嗎?哪裡還像是現在一樣,這麼麻煩呢?

席聿衍看出時宜的苦惱:「行了,你也不會要再苦惱了,這件事情就這樣子吧,你去參加,讓時箏也參加。」

時宜瞪大眼睛:「你現在不反對了嗎?」

席聿衍無奈:「難道我反對有用嗎?我反對你就不去做這些事情了嗎?既然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去做這些事情,那麼我還說什麼呢?」

所以席聿衍這不是自己想要妥協,而是被動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所以才會妥協的?

可是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都說明席聿衍是喜歡她的,在乎她的。

如果不嚇喜歡她,不在乎她的話,又何必來做這些事情呢?

既然做出了這些事情,那麼就定然說明在席聿衍的心中,她佔據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位置。

時宜激動的握住席聿衍的手:「你放心,我不會白白讓你信任我的,我一定會奪到冠軍的位置,同時我也不會讓時箏傷害到我,真的。」

席聿衍臉上帶著笑容:「好。」

時宜自然沒有多想,席聿衍現在能夠答應這些事情,她都已經相當開心了,至於其他的事情自然不會再去說,再去想了。

正在這的時候,時宜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

剛剛接通,時老爺子的聲音就中氣十足的傳過來。

「小宜呀,你現在立刻回來。」

時宜還沒來得極說一個好呢,那邊就又掛了電話。

這下,時宜是真的鬱悶了。

「老公啊,你說他們都怎麼了呢?怎麼就這麼熱愛於掛電話呢?難道先掛電話會比較有成就感嗎?」

說完,時宜又補充了一句。

「不過仔細想一想,爺爺會這樣子也正常,畢竟他是長輩,如果我先掛電話的話,怎麼說也不怎麼好呢。不過顧其言先掛我電話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跟他算賬的。」

席聿衍突然提醒了一句:「我怎麼記得,他比你大呢?」

「就算是他比我大一些,那我們也是平輩的,再者說了,我還是一個女生,他先掛我電話真的合適嗎?算了,不糾結這個問題了,我還是得趕緊去收拾收拾去,我得去見爺爺。」

「我跟你一起去。」

聽到席聿衍的聲音,時宜下意識就想要說,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可是轉念一想,今天回到老宅,必然沒有好事。

就算是時老爺子不怨恨她,也不代表傅婉清和時箏就會息事寧人。

既然是要回去打仗的,那麼自然還是讓絲席聿衍一起跟著回去才比較好。

時家老宅。

時宜跟席聿衍剛剛一走進去,就聽到了哭聲。

一看,跪在時老爺子面前的不是時箏又是誰呢?

時宜都有些不耐煩了:「說吧,這一次又是什麼事情呢?說真的,難道你們就嫌累嗎?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說真的,你們不累我們都累了呢。」

「姐姐。」時箏突然間抱住她的腿,「都怪我不好,我不應該計劃這一切的,我也不應該一時間失去理智就拿走了你的企劃書,我應該跟你商量的,這一切都怨我,真的,姐姐,我拜託你,不要傷害到媽咪好不好?」

原本時箏這張口道歉,時宜還非常好奇,不知道為什麼呢。

可是聽到時箏後面的話,時宜就瞬間明白了。

時箏這是在保護傅婉清呢,的確,她自己原本就是這個家的養女,沒有什麼身份地位的。

但是傅婉清不一樣啊,她是這個家的大太太,毫不誇張的說一句。

只要傅婉清沒有犯什麼大錯,那麼時箏就可以永遠的在這裡家裡,地位根本就不會受到威脅。

說起來,傅婉清跟時箏在其他的事情上不行,在這方面還挺行的。

只可惜,傅婉清跟時箏有一件事情是預估算了的。

那就是她現在已經不會再顧及傅婉清的面子了,下一瞬,時宜直接踢開了時箏。

傅婉清頓時蹲在地上,抱住時箏:「小箏,你沒有事情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呢?如果有的話你可一定要告訴我,不要瞞著我。」

時箏也演的很像,嘴唇都白了:「媽咪,我沒有事情的,這一切都怪我,是我不應該做出這些事情的,是我不應該這麼過分。不管姐姐怎麼對我,那麼都是正常的,合理的,絲毫不過分的。」

「時宜!」

傅婉清的聲音中帶著憤怒:「這件事情你生氣,我們都很能理解,可是你為什麼要做出這樣子的事情呢?如果你將小箏踹出來個好歹來,誰負責?」

「我負責。」

這中氣十足的一聲不是別人而是時老爺子。

時老爺子現在正皺眉看著傅婉清:「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事情一定要弄清楚再開口。小宜到底是什麼性格,別人不知道,難道你這個當媽的還不知道?現在這些事情到底是什麼情況,你都還不知道呢,你就在這裡各種說?怎麼就你長了一個嘴?」

這番話說下來,傅婉清的臉色都白了。

時老爺子這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她留,竟然直接在小輩面前說了這些事情,這是直接將她的臉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如果不是因為已經有了之前的經驗,傅婉清真的是沒面子到極致了。

「爸,那就讓小宜說,如果這些事情不是小箏說的這樣子,那麼我就立刻道歉,這樣子總算是行了吧。」

時老爺子看著時宜:「小宜,這些事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你就直接說出來就是,不需要考慮任何事情,也不需要為任何人想,事情是什麼樣子的,你就說出來就可以了。」

聽到時老爺子的話,時宜眼眶一熱。

前世時老爺子也曾經說過很多這樣的話,這都是明白明的告訴她了,她有他這個靠山,根本就無須害怕任何事情,可是她卻一直為傅婉清和時箏說話。

到最後害得時老爺子下場悲慘。

「是啊,小宜,到底是什麼情況,你直接說出來就好了。」傅婉清甚至還瞪了時宜一眼,這明顯就是在提醒,到底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不可以說。」 對面,思柔郡主被顏容一句話,氣的差點吐血,臉色鐵青,抿著唇,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的沒有說出口。

太后淡淡的抬眼看了看思柔郡主鐵青的臉色,心裡冷笑。

如此沉不住氣,當真不如逸王妃萬分之一。

不過,難得看到這麼有趣的畫面,太后摸了摸顏容的腦袋。

「容兒莫要胡說,這位是天虞國的思柔郡主,身份尊貴。」

說着,抬眼看向思柔郡主。

「思柔郡主莫怪,容兒年紀小,說話口無遮攔,但心思單純,並無惡意。」

思柔郡主聽着太后的話,臉上的笑容僵了僵。

「太后嚴重了,小孩子天真爛漫,思柔也是很喜歡孩子的。」

「噢!思柔郡主喜歡小孩子?」

「是。」

思柔郡主點點頭。

「在宮裏的時候,思柔就喜歡帶着年幼的弟弟妹妹們玩鬧。」

低着頭的顏容聽到這話,幾不可見的勾了勾唇角。

盛世大白蓮,看他怎麼拆穿她。

「曾祖母,郡主姐姐這麼漂亮,容兒想讓郡主姐姐抱抱。」

太后一怔,心裏也不明白這小子打的是什麼鬼主意。

倒是對面的思柔郡主,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眸光,臉上帶着笑容,張開手臂朝着顏容道:

「小世子,快過來。」

她如今一心想要進入逸王府,只要沒了這個絆腳石,讓逸王和逸王妃因為孩子產生隔閡,她才能趁虛而入。

顏容毫不猶豫地離開太后的懷抱,張開雙臂朝着思柔郡主跑了過去。

別看他一臉無辜的童顏,但經過器靈藍風用自身的靈力給他推骨活靈脈后,他的身體機能,絕不是一個五六歲孩子才有的。

思柔郡主在他撞進她懷裏的那一刻,只覺得自己怕不是被石頭撞了一下,再加上天氣熱了,穿的單薄,被顏容這一撞,胸口上頓時傳來疼痛。

原本抓着顏容的手指,在疼痛下,漸漸收緊,指甲里的某種藥物也隨之附着在了顏容的手臂上。

「哎呦!郡主姐姐掐的容兒胳膊疼,郡主姐姐是不喜歡容兒嗎?」

顏容的語氣委屈,一雙眼眸子純潔無暇。

「思柔郡主,你這是幹什麼。」

太后一聽到顏容喊疼,面上露出驚慌,連忙讓流蘇把顏容拉回來。

她以為是顏容故意的,可當流蘇捲起顏容的袖子,看到他胳膊上的一片紅時,太后心疼的不得了。

有些埋怨地瞪了一眼思柔郡主,臉上都是責怪的神色。

思柔郡主捂了一下胸口,忍着痛楚,只以為是顏容剛才撞的她那一下所致,忙道:

「太后誤會了,剛剛是小世子跑的心急,撞的我心口疼,我才下意識的緊了手臂。」

當看到太后那埋怨的眼神時,又看到顏容手臂上的紅印時,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可面上卻相當驚慌。

連忙過來蹲在顏容的面前。

「小世子,對不起,是我不好。」

「太后,要不然,讓太醫過來給小世子看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